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6.暮色

作品:《 颓圮

       阿祁看着已经睡着的少女,缓缓起身帮她掖好被角,吹灭了烛火,便轻手轻脚退出了她的房间,关好了房门。



       少年看着贴墙而靠的王博约,轻轻点了点头。



       王博约依旧瞥向墙外光秃秃的梧桐树,并未回应,似是在思索些事情。



       关于这位名动京城但却声名狼藉的纨绔少年,民间流传着诸多传闻,有人传言此子曾豪掷万金只为拔得头筹,博美人一笑。有人言道此子曾为图一时之快,大闹婚礼强抢民女,事后却弃女子如敝履。还有人笃定说道此子定是心狠手辣之徒,身后趟着无数鲜血。



       王博约在平民百姓眼中虽说是纨绔,可阿祁总觉得这些传闻里搀着假,他嘛,没有多好可却也没那么坏。



       不过店里的食客,可不这么想,他们只讲王博约的祖辈功德无量,说他是携着祖辈的余荫才可以如此作威作福。总是说的言之凿凿,好似亲眼见过王博约如何行纨绔之事,只是这话外总有那么点酸意。



       阿祁想了想,站在王博约身旁,也看着那棵光秃秃的梧桐树。



       王博约不知何时回过神来,感觉到身旁有人,左手便下意识的抬起,可才刚刚抬起便又立时放了下来,轻声道:“有多久了?”



       阿祁转头看向王博约,轻声道:“约莫一刻。”



       王博约扯了扯嘴角,摊起手来,“一想到京城万千待字闺中的少女都会因我的绝世容颜如痴如狂,我就有些头痛。”



       阿祁并未言语,坐在了门槛上,揉了揉额头,这个王博约,其实不说这些胡话怪话的时候,给人感觉并不差,但是比如这种时候,他就很想朝王博约的后脑来一闷棍,让自己清静清静。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王博约见阿祁并未理睬自己,也坐在门槛上,依旧自说自话:“我曾经有个朋友叫怀玉,怎么样,很好听的名字吧,是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姑娘,我原以为她这一生会像她的名字一样会是红尘岁月如玉亦如歌,不知忧愁为何物。”



       王博约喟叹一声,阿祁也没有打断有些伤感的少年,只是抱膝抬头望天,王博约见状也双手向后撑地,抬头仰望着星空,缓缓道:“可我现在才知道,原来那竟是甫一出生就怀璧有罪,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只能沉默不语看着她向深渊慢慢滑落。”



       王博约言罢突然枕在了阿祁的双腿上,看着一闪一闪的群星,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就此散落在地上,轻声道:“阿祁,你说天上的星星也会流泪么?”



       阿祁手掌虚握,聚拢起披散在地上的头发,搭在了自己的腿上,低下头沉声道;“痛苦总隐于人后,一直以来你都是如此么?”



       阿祁并未给王博约回答的机会,停下轻抚着王博约长发的手,抬起手指向天空中的星痕,“我想那些都是生命稍纵即逝留下的痕迹。”



       王博约眼眶突然有些泛红,“那他们一定不会流泪了,对吧。”



       阿祁突然笑了笑,放下抬起的手,揉了揉王博约的头,“这世间没有答案的问题太多太多了,我也不知道。”



       月光洒满了上京的大街小巷,一抹耀眼亮色从天际划过,星光倾泻在二人的脸上,经久闪耀,似是只有这一刻,尘世的忧虑与烦恼才被短暂地一笔勾销。



       流星划过,王博约动了动,悄声嘟囔了几句,又把头枕的更舒服些,看着夜空中闪耀着微光的群星和那一抹经久不散的星痕,他想,或许本不该和阿祁说这些埋藏在心底里的话,这样他在阿祁面前行那些纨绔行径时兴许还有些底气。



       当流星划过天际的那刻,躺在厢房盖着厚被正瑟缩发抖的老乞丐突然停了下来,睁开了眼睛,露出一双惨白的眸子,掀开被子起身缓缓走向窗台,打开了窗子,无奈道:“倒是欠了你一个比天还大的人情。”



       与此同时,上京某间简朴至极的房间内,飘落出了一声淡淡的笑意。



       ......



       “咚——咚,咚,咚。天寒地冻,早睡早起,保重身体。”



       阿祁坐在床旁边,看着四仰八叉睡姿奇特的王博约,随意伸手将被子掀开,王博约也不知是睡是醒,翻身将被子重新裹在身上。



       阿祁伸出手指轻轻捏住了王博约的鼻子,“别装了,快起来。”



       王博约睁开双眼,沉闷道:“你怎么知道。”



       “你的气息变快了,”阿祁接着道:“既然醒了就赶紧起来吧,还有很多事要准备。”



       王博约翻了个白眼,伸手指了指鼻子。



       阿祁这才松手。



       王博约等到阿祁起身,又重新躺下,拿起被子蒙住了头,叹了口气,“真是少爷的身子杂役的命,吃口面怎么这么不容易。”



       阿祁毫无征兆地转过头,偏着头,轻笑道:“没让你三更起,给油条炸了,就偷着乐吧。”



       王博约掀开被子坐立起来,双手一摊,莞尔一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阿祁轻声道:“天有点凉,衣服我帮你备好了,你穿厚些。”



       说罢,阿祁便转身离去。



       王博约环视四周,狠狠吸了口气,最后视线停在码放整齐的秋服上,捏了捏鼻子,感慨道:“真是捡到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