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4.败荷

作品:《 颓圮

       吴胜角不大不小,不足千户人家,街上寻常人家的门户,阿祁也大多认得,遇到相熟的街坊邻居倒也能闲谈几句,至于那些家底殷实的富贵人家,谁会愿意和泥腿子一般的阿祁东聊西扯,高门大户向来都是往上看,谁会在意屁股后的人过得好坏。



       阿祁向来都觉得荣华富贵和自己不沾边儿,这辈子能陪着爷爷和妹妹直至生命尽头,已然是上天对他最大的恩赐,就像是现在牵着妹妹的手,走在汴河边,看着暮色中的野鸭三三两两在水中嬉戏。



       阿祁松开了牵着妹妹的手,蹲下身子,轻轻揉了揉沈一的头发,低下头抿嘴轻笑道:“我希望你一辈子都开心快乐哦。”



       王博约看着眼前这幕情景,嘴角微翘,神情柔和,眼眸低垂像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轻声呢喃,不知说了些什么,似乎是在缅怀。



       经久,着一身破旧长衫的俊美少年,没有打断兄妹俩此刻的温情,只是转头望向远方,视线变得有些模糊。



       视线由高到低,由远及近,最后凝视着河水中早已凋零败落的莲叶,有些伤感的少年,这才挤出一丝笑意,摇着头轻道了句“萧瑟秋风今又是,当是洪波涌起时”,便转身向阿祁兄妹走去。



       没过多久,一位身着破旧僧袍,槁项没齿但却精神矍铄,眼神深邃的老者站定在河边,右手轻捻着布满岁月痕迹的念珠,用含混不清的语气道:“不以有行,亦不以无行。”



       言罢,念珠竟随风而散,化作点点星芒消散在暮色中。



       此刻正在相国寺门口打盹的老乞丐似是心有所感,坐立起身,用刚抠完脚的手揉了揉似乎有些湿润的眼睛,声音沙哑道:“要起风了。”



       ……



       远处红日的余晖洒落在阿祁身上,他抬头望了眼天空稀疏的云朵,便低下头加快了手中捡拾茅草的速度,急忙道:“要起风了,我们快一点,别让老爷子等太久。“

一秒记住m.soduso.cc

       王博约倒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只不过转过头,轻轻看了眼阿祁。



       阿祁依旧没有抬头,只是手中的动作更快了些,轻声道:“往年春风夏雨秋霜冬雪,每天清晨去探望,乞丐爷爷身上总是纤毫不染,只是三年前的那天霜降之后,他好像有些力不从心了。”



       不远处王博约手上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阿祁依旧头也不抬,继续说道:“从那之后,每年霜降之后,立冬之前,见到他的时候,他总是脸色发青,身体瑟缩成一团。我总和他说搬来和我们一起住,但他总是不肯。所以我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帮他备些御寒的物什。”



       王博约愣了愣,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身走向阿祁。



       这一市井小民,另一豪门公子,两人身份悬殊,细一看好似又并没有什么不同。



       阿祁笑着伸出空着的手,示意俊美少年递过手中的茅草。



       王博约缓了缓,突然说道:“等会儿我们一起去送吧,你看怎么样。”



       阿祁点头轻笑道:“那烦请你自己把这些茅草背回去吧。”



       王博约翻了个白眼,轻声反驳道:“那你干嘛?”



       阿祁哈哈笑到:“当然是背妹妹回家了,我可舍不得让她自己走这么远的路。”



       王博约顿了顿,伸手去拿阿祁拾好的茅草,突然问道:“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阿祁莞尔一笑,“只是闲聊罢了。”



       王博约想了想,拿起了阿祁捆扎好的茅草。



       阿祁微笑道:“乞丐爷爷总和我说但契本心,不用求法,万事不可强求呢。”



       王博约将茅草背在了身上,神情放松,轻声道:“那就是因上努力,果上随缘咯。”



       阿祁依旧微笑,点头道:“本该如此。”



       阿祁转身望向沈一,却看到少女面朝水面怔怔发神。他走上前走,轻抚着少女的头发,语气柔和道:“在想什么。”



       等少女回过神,只见水中早已枯败的荷花被风打落渐渐没入水中,少女有些伤感到:“哥,这世间有真正的永恒么?”



       阿祁看着缓缓沉入水中枯败的荷花,欲言又止。



       王博约转身轻轻走了过来,也看向了水面,温柔道:“那些曾经发生的过往便是永恒吧,有些事时间一久自会如意妥帖。”



       少女有些迷茫,每个字她都听得懂,可是连在一起对她却又如此晦涩难懂。



       阿祁笑了笑,看出了少女的迷茫,善解人意道:“走,我们回家了。”



       王博约看着骑在阿祁肩头,高举双臂放声高歌“门前一株枣,岁岁不知老”的少女,嘴角含笑。



       霜杀百草,荷花败落,此刻万里无云,起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