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1.吴胜角

作品:《 颓圮

       在开封府吴胜角有家不起眼的食肆,不大的门脸儿正对着大相国寺的偏门,此刻弯弯的勾月挂在疏落的梧桐树上,有位衣衫单薄的清瘦少年正在给食时便宰杀好的鸭子褪毛,就着灶台晦暗不明的火光,少年倒也乐得自在。



       少年不知姓名,不识双亲,只是幼时便被食肆的沈老爷子在门口捡下,于是扎根在此。一开始少年只在食肆跑堂,很少说话但腿脚很灵活,照顾客人也算周到。时间一长,人们渐渐与他相熟,但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后来有人问他姓什么叫什么,少年也不言语,只是用手蘸着水在桌上写下了“祁”这个字,从此人们便叫他阿祁。



       小小的食肆门店虽小但却颇具盛名,常有达官显贵到此一试。阿祁很小也就懂得了人情世故,跟着沈老爷子长大倒也做得出一手好味道,如今已到耳顺之年的老爷子还是在他再三恳求下,让出了位置,用阿祁的话说,“到年纪就得服老,松花酿酒,春水煎茶,您也该休息了。”



       薪火相传,阿祁如愿继承了沈老爷子的衣钵,自此每天八只鸭子,夜起四更,熬煮鸭汤,分作二百碗,卖完打烊。昨日午时上京殿帅王太尉路过此处,见店里店外比肩接踵,便让随从前去询问,可面已售罄。不管随从如何请求,阿祁还是婉谢。爷爷总说八只鸭子二百碗面一定保质保量保味道,爷爷也一直是这么做的,这对阿祁来说也是如此,他只知君子慎独,不欺暗室。食客无论老弱妇孺、高官商贾,一律赠送一盘小菜,一碟鸭肠。



       冷风瑟瑟,阿祁在案板上放好光秃秃的鸭子,换了锅水,又填了把柴,赤红的火光在秋风中摇曳。少年掀开破旧的蓝色门帘,走出屋子,蹲坐在台阶上,抬头望天,星河烂漫,银河倒卷,可映衬在少年脊背上的火光却依旧赶不走秋日透骨的寒。



       少年也曾想饮马江湖亦或是参军报国,可家有老幼,又无亲无友,只好得守着这家不大的食肆,家里还是有个能养家糊口的营生才是正经事。爷爷和妹妹是否吃饱穿暖始终是阿祁心中最大的牵挂。



       阿祁有时也很羡慕江湖游勇,就像今日午时过半带着随从的黑袍中年,明明只有透过门楣的一个照面,便压得叫人喘不过气来,不过如这般气势凌厉功力卓绝的人,终究是少数。



       虽然这辈子都未必能余晖牵瘦马,仗剑走天涯,但阿祁还是像往常一样趁着空闲功夫,锤炼拳脚,打磨气力。直到锅里的水滚沸,他这才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边舒缓筋骨一边熬煮鸭汤。这些都是一直住在大相国寺里的瞎眼老乞丐喝醉后教给他的,老乞丐总说他没慧根空有副好皮囊,阿祁也只是笑笑,依旧每天给老乞丐送去饭菜。最近天气转凉,是时候得得空儿帮老人家拾些新茅草收拾些旧床被御寒了,少年如是想到。



       黑夜无言,原本只有汤水沸腾和木柴噼啪燃烧声的夜晚,阿祁忽然听到了店里碗碟破碎的声音,循声而去,却看见一个衣着单薄的小女孩儿正蹲在地上用苍白的小手捡拾着碎瓷片,脸上布满了泪痕。



       这是他的妹妹沈一,爷爷说妹妹尚在襁褓时,父母便不知所踪,只独留下老爷子拉扯年幼的妹妹,过了不久又在店门口捡到了自己。刚过温饱的的爷孙俩从此又多了双嘴,但心中有盼头儿的日子终归过得有滋有味。



       阿祁轻轻蹲下身子,用袖口拭去了沈一眼角的泪痕,可少女只是站在他的面前,一双瑞凤眼便立时布满了水雾,身子也在止不住地颤抖,“对不起...哥哥我...”

一秒记住m.soduso.cc

       阿祁嘴角含笑,抱住了矮了他两个头还要多一点的妹妹,少女只是紧张的低垂着双手攥紧了不住颤抖的拳头,把头埋在阿祁的肩膀低声啜泣,阿祁只是踮起右脚耸起右肩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碎碎平,岁岁安,这是好兆头。没伤到就好啦,哥哥只想你和爷爷一辈子开心快乐。”



       听到这句话,沈一的泪水又是止不住地往下流,双手环抱阿祁的脖颈,埋着头只是不断哽咽道,“哥哥,你太辛苦了...”



       ......



       “你太辛苦了,爹,天下统筹军备均由您一手操办,买碗面还至于您亲自去么,让我来不就行了么,为人子理应...”锦袍少年正对着当今天下武官之首的父亲,一脸谄媚。



       王太尉斜眼道,“我还不知道你想干嘛,赶紧滚出去,别在我跟前儿碍眼。”



       锦袍少年弓着身子,搓着手,慢慢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您忘了,上回栖梧楼打架,您和我姐禁闭我一个月,我这身无分文,您看是不是怎么着也意思意思,一万两...”



       “滚!你个…”话音未落,锦袍少年一个稽首便消失不见。



       王太尉抿了口茶,望向屋外,低声呢喃,“嗯...太像了。”



       ......



       秋日的阳光洒落在地上,把辉煌气派的王府映照的如仙似幻,一地的梧桐落叶怎么看怎么叫人赏心悦目,锦袍少年走在满是金黄落叶的小路上,心情竟说不出的畅快。



       不远处的小路尽头,有个嘶哑的声音响起,“少爷。”



       锦袍少年朝着声音响起处微微稽首,随即便自顾自说道,“为了保住纨绔的名头儿,我王博约也是煞费苦心啊。哎,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不想了不想了,陈伯走了,咱们也去尝尝这碗让老头子也吃瘪的鸭汤面。”



       他说罢便掏出了随身的暗金虎纹绣袋转身迈步要走,可掂了掂分量,便停下身子转头望向一身补丁麻衣的陈伯,满脸笑容,“陈伯这顿您请吧,小子心里记着您的好。”



       陈伯嘴角抽动,喃喃自语。



       王博约舔着一张脸,笑嘻嘻道:“陈伯,什么第七十六次,我怎么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陈伯倒也不说话,只是盯着锦袍少年的眼睛,嘴角微翘。



       锦袍少年倒也不觉尴尬转身迈步离开,放声大笑,“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博约博约,老头子,你倒是给我谋了条康庄大道啊。”



       看着慢慢走远的锦袍少年,陈伯站定,沟壑纵横的脸上倒也多出了几分柔意。少年只听到了自己踩碎树叶的声音,便知陈伯并未随行,于是转身跑回了陈伯身边,轻轻推怂着他,“陈伯快走了,平日您总是守在我身边,这回我带您去犒劳犒劳五脏庙。咱有的是钱,您可千万别跟我磨不开面子。”



       ……



       阳光透过门楣,映射在王太尉的脸上,原本闭目养神的中年此刻眼底精光乍现,沉声道:“确认无误?”



       有曼妙身影自门外低头稽首而入,低声道:“是,父亲。”



       中年似是无奈一笑,便拿起一块柔软皮革缠在手臂上,吹了声口哨,一只矛隼便落了下来,中年语气低沉道:“简一,是父亲对不起你......”



       王简一默不作声,慢慢向后退去,轻轻关上了门,走在王府辉煌气派的大理石路上,曼妙少女缓缓抬头望天,清风拂面,这是一张足矣令万千人甘愿赴死的绝世容颜,可此刻她正在喃喃自语,说的却是“当为博约万死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