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一章 云隼与阿良

作品:《 为世界和平弑神

       炎帝的雷王庭与十万雷霆黑暗相撞后,领域内形成一块巨大盆地,炎帝逆亡狂狮剑斧雷火光耀闪烁,赫怀托雷斯将剑斧提起,斧下尘埃被风吹起,剑斧分别回归到剑盾的形态。



       两把武器上,分别沾染赫怀托雷斯双臂上,流淌下的血液,那是十万黑暗雷霆造成的创伤,伤痕犹如被荆棘鞭打过,尽管会令看到的人觉得触目惊心。



       但是在看到赫怀托雷斯孤傲兴奋的样子后,会觉得并没有对赫怀托雷斯造成多大的伤害,反而给赫怀托雷斯增添了不少威武的感觉。



       待到尘埃散去,处在不远处的的阿良手中,烬神的刀口不断有鲜血低落下,头颅低垂,看不到面目表情。



       却是通过破烂的衣服,赫然可见在阿良的身上,有着众多狰狞的旧疤痕,以及刚刚遭受到的新创伤上,不断的有鲜血往外渗出。



       这些新旧伤痕,也自然被赫怀托雷斯察觉到,所以左右手中的剑盾上,光芒熠熠,中臂上再度缠绕的火焰,熊熊不断注入到剑和盾中。



       难以想象,接下来又将发生什么。



       “队长...队长!”



       远处的废墟中,熟悉的声音不断传来,蒙塔克迅速转过身,朝着声音的方向寻找去,眼中惊喜,双手抱住一心还沉浸在寻找中的霍恩斯队长,喜极而泣道:



       “队长,你快看,快看肖恩斯、法比安、波斯塔维、他们!他们还活着...!”



       霍恩斯队长在听到蒙塔克的话后,大脑在短暂空白,立即转过头去,不敢置信的看着肖恩斯等人,一把将蒙塔克轻轻推开,朝着众人跑去,去脚下踉跄,直接摔滚下废墟。

一秒记住m.soduso.cc

       霍恩斯队长手脚并用爬起,脸上欣慰的笑容,看起来很像是在哭,奔跑向三人,张开手臂,一把搂住,顷刻间,泪眼婆娑,说不出话来。



       过程之中,其余穿着应急式隔热服的队员,也陆续从废墟之中出现。



       一时间,众人虽然心中疑惑,眼前的霍恩斯队长,真的是曾经那个无比严苛的铁血队长吗?但是却还是被霍恩斯队长此时的情绪所感染,逐渐泪眼朦胧,泪水划过脸颊。



       很快,霍恩斯队长情绪逐渐稳定,却是心猛地一缩,立刻确认其在场的人员!



       最后,在终于确认并且寻找了,所有的队员后,霍恩斯队长这才,一屁股瘫坐在废墟上,缩成一团的心脏,因为全队所有人的在场,终于稍微放松下来。



       这座小镇上,加入消防队的队员,基本都是经由他们的家人、亲人,手把手交到霍恩斯队长手中。



       这么多年过去,霍恩斯队长无比了解每一位队员,也逐渐全部知晓和,认识所有队员的父母以妻儿。



       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霍恩斯队长的训练,从来都是最艰苦、最苛刻、最令人绝望的,于是,霍恩斯也由此成为了,众人日常口中的铁血魔鬼队长。



       但也恰恰因为那些训练经历,早早的使得队中的所有成员已经成为一家人,因为霍恩斯队长的训练苛刻在,大多仅是依靠个人的能力,是根本无法完成的。



       只有每个队员,彼此间的配合达到心有灵犀,才有可能完成。



       这些所有的苛刻、所有的刁难,最终塑造出一支,不论是整体作业,还是单兵作业,都能够从容应对各类火灾状况的顶级英雄部队。



       自从十多年前,海尔达姆救火三中队,就开始被誉为卢克森堡,烈焰中永恒的守护者!



       此时,瘫坐在地上的霍德思队长,脸上的泪痕,则说明,部队虽铁血,可是这铁血的温度,是比流淌在心脏里的血液,这比火山中的岩浆,更要滚烫与炙热!



       更是,这股铁血的存在与灌注,海尔达姆救火中队,才得以无坚不摧,得以充满韧性,得以在艰苦卓绝中自强不息,守护着住无数的无产阶级的人民!



       曾经,在卢克森堡国内,有一位从火灾中,被救出的记者曾说,在所有正义的部队中,拥有着铁血精神,永远时刻保卫着,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战士,永远都值得被尊敬与歌颂!



       盆地内.



       阿良毫无预兆地吐出一口鲜血,而赫怀托雷斯狂热的眼神,变得冷静、凝重。刚才的刹那之间,赫怀托雷斯竟然在阿良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死亡的威胁。



       阿良抬头,两人相视,氛围与先前截然不同,赫怀托雷斯惊讶的发现,阿良左脸上,血液在不断的蒸发消散,渐渐在左脸上,形成一副骸骨面具,左眼空洞无神,其中漆黑与混沌。



       当漆黑与混沌达到至深一刻,阿良整个人的,气势完全改变。



       赫怀托雷斯试探性斩出的火刃迫近,面无表情的阿良,看上去反而像在诡异地笑着。



       随即,阿良抬手一挥,黑暗潮流凭空将火刃瞬间泯灭,烬神刀被高举过头顶,刀身之上,银白刀光冲出,冲破炎帝领域,或许要直达夜空尽头,



       星空中的黑暗,不断被牵引着,朝银白色刀光融入那银白色的刀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衍生成一把刀身形状,刃口就是那银白光芒,散发出吞噬苍穹的威压,仿佛一刀轻易就能将大地斩断。



       云海伴着响起烬神刀鸣,围绕在四周围,刀鸣声好像是奏响的死亡进行曲,以阿良为中心,周围所能触及到的一切化归虚无。



       “呼.......”



       阿良深吸一口气,毫无预兆下,烬神刀收归腰间,冲天的银白刀光,扯着星空的黑暗,缩至刀尖一点。



       赫怀托雷斯将炎帝逆亡狂狮剑斧插入身前废墟,扎下马步,双臂后展,仰天一吼,身上甲胄破裂,身形猛增,肌肉暴涨。



       伴随着赫怀托雷斯的变化,炎帝领域内彻底化作成岩浆,熔岩火蛇到处飞溅,更有大块岩浆从上方滚落。



       漆黑的长发,缓缓在空中浮动,阿良呈居合姿态,以风驰电掣之势,拔刀而出,不带迅速,更是能让寻常人的,只敢屏气沉声,一动不动地看着,心中暗自感叹,这一击到底有多么的势大力沉!



       顷刻间,划破的风声,在响如天崩地裂的毁坏声面前,是夜色哭嚎的前奏,刀光恍惚间已斩向了赫怀托雷斯。



       “武神锻·万象·炎帝的神威!”



       “额啊!”



       熔岩中的赫怀托雷斯,话音刚刚落地。阿良痛苦的嘶吼,率先传来,再看向阿良,右眼中的混沌黑暗,不断在清澈与浑浊中来回变换着。



       赫怀托雷斯虽然心中诧异,但是却没有停下手。



       阿良将手中的烬神刀插入岩浆中,跪拜在地,一只手像是失去控制般,挣扎着,试图要去撕扯下,骸骨面具。



       没错阿良正是云隼,十年前一战,在云隼的体内,一个完全黑暗的意识被创造出来,这些年来不断在侵蚀着云隼的自我第一意识,让现在的云隼已经完全处于死亡的边缘。



       与此同时,正当赫怀托雷斯全力一击攻出的刹那之间,伴随着阿良的变化,阿良劈出的一刀,刚刚达到二人相距的中间位置时,完全失去控制。



       直接出现在赫怀托雷斯面前,不足一米处,仓皇之下,全力一击正要攻出的赫怀托雷斯,应接不暇,甚至来不及闪身躲。



       刀光所带的罡风,率先将赫怀托雷斯所穿的甲胄切碎,健壮的身躯上,被割开数道伤口,看着血液快要迅速涌出的样子,料想伤口必然很深。



       赫怀托雷斯只感觉到,心脏骤然一停,大脑陷入片刻空白过后,那一刀竟然已经,微微偏斜着,贴着自己的身躯,一把斩过,可杀意的寒气依然留在原地,令人感到彻骨,所到之处,滚烫的岩浆全部被冻结。



       赫怀托雷斯依然摆出将要攻出的架势,只是此刻杀意全无,愣愣的杵在原地,一头长发被切碎的凌乱无比,长短不一,全身上下更是遍布被切割开,大小不一口径不同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