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4

作品:《 森灵汐梦

       “杀!”



       除了身背包裹的三人立即朝苍小天靠拢外,其余五人在听到冯啸那一声号令刹那,便抽出佩刀向那群蒙面人砍去。



       很显然,冯啸带来的这几人都是训练有素。



       蒙面人没有想到这帮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明显有点准备不足。刹那慌乱之后,纷纷抽出刀剑应敌。



       噗噗噗……



       一交手,形势一面倒。



       蒙面人根本不是冯啸一合之将,眨眼间便被砍到了三人。



       这么弱?



       冯啸心中纳闷,手上却完全不留手,左右砍杀。



       另外五人以少敌多,却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苍小天在一旁看着,脸色煞白。

http://m.soduso,cc首发

       太可怕了!



       “点子硬,风紧扯……”



       啪!



       蒙面人首领刚要下令撤退,便被冯啸一刀拍在了地上。



       冯啸打算留个活口审问,这才改劈为拍。



       蒙面人首领被拍晕在地,等他醒转过来看时,正见到冯啸一张满是杀气的脸。



       左右看看,他的人横七竖八躺了一片。



       “说,谁派你来的?”冯啸语气低沉,透着森森杀意。



       刚才仔细搜查过这群蒙面人的随身物品,看不出来他们究竟是谷阳城哪方势力。



       “这位爷……小的们只想讨要些买路钱……还请大爷饶命!”



       “嗯?”



       冯啸一愣。



       山贼?



       联想此前蒙面人首领那句撤退的暗语,再加上这伙人稀松平常的实力,冯啸有八成相信了。



       而且,无论是韩家还是其他势力,都不太可能只派出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来。



       噗!



       想明白了原委,冯啸一刀结果了蒙面人首领的性命。



       “呕……”



       一旁,苍小天终于吐了。



       冯啸看看苍小天,没说话。



       清理了这伙山贼的尸体,冯啸带领众人重新上路。这么一耽搁,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赶到天河边。



       早有人备好船只,冯啸一挥手,众人上了船。



       苍小天一看,头都大了。



       他好不容易压下了呕吐的感觉,这一上船,胃又开始翻涌了。



       小船在天河河面颠簸了两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到了河对岸。



       苍小天第一次乘船跨越天河,半条命都没了。



       冯啸看着苍小天病怏怏的模样,心中暗暗叹息:苍九海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



       找了客栈住下,苍小天连晚饭都没吃。



       妈的,这感觉比宿醉难受多了!



       看看冯啸带来那几人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苍小天不禁有些惭愧,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



       睡到日上三竿,苍小天起来后总算恢复了些精神,也终于有了胃口吃东西。



       他本以为冯啸一早已经去谈好了买卖,一问才知,冯啸竟然在等他。



       这让苍小天更加惭愧。



       水足饭饱,苍小天几人略作收拾,出了客栈。



       此前为了不引人注意,冯啸特意嘱咐众人身着便衣赶路。



       苍小天明白,这要求就是针对他的。



       如今到了天门城,他们要去谈生意,自然要衣着光鲜才是。



       与谷阳城韩家一家独大不同,天门城是两强争霸。



       罗家和申屠家。



       冯啸按照家主苍九海的吩咐,便是来找罗家谈矿石提炼之事。



       而苍小天,自然是代表家主苍九海而来。



       “少爷,待会到了罗家,讨价还价之事交给冯某便可……”



       一边走,冯啸交代苍小天。



       其实不用他说,苍小天也有这个自知之明。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管过家族事务,此刻你让他参与,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呦呵!这几位朋友面生得很,是远方来的吧?”



       冯啸正跟苍小天说着话,却见迎面走来几人,挡住了去路。



       为首之人衣着华贵,手拿纸扇,是标标准准的翩翩佳公子。



       冯啸看了眼对方这阵仗,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一抱拳:“这位兄台,在下几人走南闯北做些小买卖。初来宝地,还望行个方便!”



       说完,冯啸朝苍小天几人一招手,就打算绕过翩翩佳公子等人。



       强龙不压地头蛇。



       冯啸几人来天门城可是有重要事情,当然不想多生事端。此刻稍微示弱,速速脱身,办正事要紧。



       “慢着!”翩翩佳公子脚步一挪,再度挡住了去路,“做买卖?哈哈哈,我申屠家在天门城经营各类行当。诸位若不嫌弃,直接来我申屠家岂不正好?哦对了,忘了介绍,鄙人申屠引。敢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见到对方再度拦住去路,冯啸面色一寒。他已经主动示弱了,对方仍旧咄咄逼人,这就有些得寸进尺了。然而,再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冯啸硬生生压下了心头怒意。



       申屠家?



       自己等人运气也太不好了吧,刚到天门城便遇到了申屠家的人。



       苍小天跟在冯啸身后,早就心头火起,但他明白,一切有冯啸定夺。



       申屠引目光玩味地打量冯啸几人,在苍小天脸上还多停留了片刻。



       昨日傍晚冯啸一行人刚一登陆,申屠引便接到了探子的消息。



       河对岸过来的?



       申屠引很好奇冯啸一行人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就在冯啸斟酌着该如何回话的时候,一声大笑从不远处传来。



       “哈哈哈……冯兄弟,原来你们在这啊?害得我好找。”



       一名红脸老者带着几个随从,快步走了过来。



       冯啸回头看去,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来人。



       然而,身经百战的冯啸立即反应了过来,赶紧抱拳迎上去:“真是抱歉!我家少爷说想四处逛逛,这才……真是对不住!”



       冯啸很清楚,敢在这个时候出头帮他们解围的,定然是天门城另一霸主罗家的人。因此,他很好地配合对方演了这么一出。



       冯啸一边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苍小天。



       苍小天一头雾水,只得尴尬一笑。



       红脸老者一摆手:“无妨无妨。走吧,我们回去再说!”



       说着,拉住冯啸的手,转身便走。



       走了两步,老者才想起来什么,转过身来对着申屠引略一拱手:“申屠公子,改日再叙啊!”



       言罢,领着冯啸一行人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申屠引自打看到红脸老者一出现,便是脸色一沉。然而,直到红脸老者将冯啸一行人领走,申屠引却是一个字没说。



       罗家二长老罗霸天凶名赫赫,申屠引还真不敢惹他。“杀!”



       除了身背包裹的三人立即朝苍小天靠拢外,其余五人在听到冯啸那一声号令刹那,便抽出佩刀向那群蒙面人砍去。



       很显然,冯啸带来的这几人都是训练有素。



       蒙面人没有想到这帮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明显有点准备不足。刹那慌乱之后,纷纷抽出刀剑应敌。



       噗噗噗……



       一交手,形势一面倒。



       蒙面人根本不是冯啸一合之将,眨眼间便被砍到了三人。



       这么弱?



       冯啸心中纳闷,手上却完全不留手,左右砍杀。



       另外五人以少敌多,却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苍小天在一旁看着,脸色煞白。



       太可怕了!



       “点子硬,风紧扯……”



       啪!



       蒙面人首领刚要下令撤退,便被冯啸一刀拍在了地上。



       冯啸打算留个活口审问,这才改劈为拍。



       蒙面人首领被拍晕在地,等他醒转过来看时,正见到冯啸一张满是杀气的脸。



       左右看看,他的人横七竖八躺了一片。



       “说,谁派你来的?”冯啸语气低沉,透着森森杀意。



       刚才仔细搜查过这群蒙面人的随身物品,看不出来他们究竟是谷阳城哪方势力。



       “这位爷……小的们只想讨要些买路钱……还请大爷饶命!”



       “嗯?”



       冯啸一愣。



       山贼?



       联想此前蒙面人首领那句撤退的暗语,再加上这伙人稀松平常的实力,冯啸有八成相信了。



       而且,无论是韩家还是其他势力,都不太可能只派出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来。



       噗!



       想明白了原委,冯啸一刀结果了蒙面人首领的性命。



       “呕……”



       一旁,苍小天终于吐了。



       冯啸看看苍小天,没说话。



       清理了这伙山贼的尸体,冯啸带领众人重新上路。这么一耽搁,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赶到天河边。



       早有人备好船只,冯啸一挥手,众人上了船。



       苍小天一看,头都大了。



       他好不容易压下了呕吐的感觉,这一上船,胃又开始翻涌了。



       小船在天河河面颠簸了两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到了河对岸。



       苍小天第一次乘船跨越天河,半条命都没了。



       冯啸看着苍小天病怏怏的模样,心中暗暗叹息:苍九海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



       找了客栈住下,苍小天连晚饭都没吃。



       妈的,这感觉比宿醉难受多了!



       看看冯啸带来那几人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苍小天不禁有些惭愧,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



       睡到日上三竿,苍小天起来后总算恢复了些精神,也终于有了胃口吃东西。



       他本以为冯啸一早已经去谈好了买卖,一问才知,冯啸竟然在等他。



       这让苍小天更加惭愧。



       水足饭饱,苍小天几人略作收拾,出了客栈。



       此前为了不引人注意,冯啸特意嘱咐众人身着便衣赶路。



       苍小天明白,这要求就是针对他的。



       如今到了天门城,他们要去谈生意,自然要衣着光鲜才是。



       与谷阳城韩家一家独大不同,天门城是两强争霸。



       罗家和申屠家。



       冯啸按照家主苍九海的吩咐,便是来找罗家谈矿石提炼之事。



       而苍小天,自然是代表家主苍九海而来。



       “少爷,待会到了罗家,讨价还价之事交给冯某便可……”



       一边走,冯啸交代苍小天。



       其实不用他说,苍小天也有这个自知之明。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管过家族事务,此刻你让他参与,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呦呵!这几位朋友面生得很,是远方来的吧?”



       冯啸正跟苍小天说着话,却见迎面走来几人,挡住了去路。



       为首之人衣着华贵,手拿纸扇,是标标准准的翩翩佳公子。



       冯啸看了眼对方这阵仗,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一抱拳:“这位兄台,在下几人走南闯北做些小买卖。初来宝地,还望行个方便!”



       说完,冯啸朝苍小天几人一招手,就打算绕过翩翩佳公子等人。



       强龙不压地头蛇。



       冯啸几人来天门城可是有重要事情,当然不想多生事端。此刻稍微示弱,速速脱身,办正事要紧。



       “慢着!”翩翩佳公子脚步一挪,再度挡住了去路,“做买卖?哈哈哈,我申屠家在天门城经营各类行当。诸位若不嫌弃,直接来我申屠家岂不正好?哦对了,忘了介绍,鄙人申屠引。敢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见到对方再度拦住去路,冯啸面色一寒。他已经主动示弱了,对方仍旧咄咄逼人,这就有些得寸进尺了。然而,再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冯啸硬生生压下了心头怒意。



       申屠家?



       自己等人运气也太不好了吧,刚到天门城便遇到了申屠家的人。



       苍小天跟在冯啸身后,早就心头火起,但他明白,一切有冯啸定夺。



       申屠引目光玩味地打量冯啸几人,在苍小天脸上还多停留了片刻。



       昨日傍晚冯啸一行人刚一登陆,申屠引便接到了探子的消息。



       河对岸过来的?



       申屠引很好奇冯啸一行人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就在冯啸斟酌着该如何回话的时候,一声大笑从不远处传来。



       “哈哈哈……冯兄弟,原来你们在这啊?害得我好找。”



       一名红脸老者带着几个随从,快步走了过来。



       冯啸回头看去,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来人。



       然而,身经百战的冯啸立即反应了过来,赶紧抱拳迎上去:“真是抱歉!我家少爷说想四处逛逛,这才……真是对不住!”



       冯啸很清楚,敢在这个时候出头帮他们解围的,定然是天门城另一霸主罗家的人。因此,他很好地配合对方演了这么一出。



       冯啸一边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苍小天。



       苍小天一头雾水,只得尴尬一笑。



       红脸老者一摆手:“无妨无妨。走吧,我们回去再说!”



       说着,拉住冯啸的手,转身便走。



       走了两步,老者才想起来什么,转过身来对着申屠引略一拱手:“申屠公子,改日再叙啊!”



       言罢,领着冯啸一行人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申屠引自打看到红脸老者一出现,便是脸色一沉。然而,直到红脸老者将冯啸一行人领走,申屠引却是一个字没说。



       罗家二长老罗霸天凶名赫赫,申屠引还真不敢惹他。“杀!”



       除了身背包裹的三人立即朝苍小天靠拢外,其余五人在听到冯啸那一声号令刹那,便抽出佩刀向那群蒙面人砍去。



       很显然,冯啸带来的这几人都是训练有素。



       蒙面人没有想到这帮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明显有点准备不足。刹那慌乱之后,纷纷抽出刀剑应敌。



       噗噗噗……



       一交手,形势一面倒。



       蒙面人根本不是冯啸一合之将,眨眼间便被砍到了三人。



       这么弱?



       冯啸心中纳闷,手上却完全不留手,左右砍杀。



       另外五人以少敌多,却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苍小天在一旁看着,脸色煞白。



       太可怕了!



       “点子硬,风紧扯……”



       啪!



       蒙面人首领刚要下令撤退,便被冯啸一刀拍在了地上。



       冯啸打算留个活口审问,这才改劈为拍。



       蒙面人首领被拍晕在地,等他醒转过来看时,正见到冯啸一张满是杀气的脸。



       左右看看,他的人横七竖八躺了一片。



       “说,谁派你来的?”冯啸语气低沉,透着森森杀意。



       刚才仔细搜查过这群蒙面人的随身物品,看不出来他们究竟是谷阳城哪方势力。



       “这位爷……小的们只想讨要些买路钱……还请大爷饶命!”



       “嗯?”



       冯啸一愣。



       山贼?



       联想此前蒙面人首领那句撤退的暗语,再加上这伙人稀松平常的实力,冯啸有八成相信了。



       而且,无论是韩家还是其他势力,都不太可能只派出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来。



       噗!



       想明白了原委,冯啸一刀结果了蒙面人首领的性命。



       “呕……”



       一旁,苍小天终于吐了。



       冯啸看看苍小天,没说话。



       清理了这伙山贼的尸体,冯啸带领众人重新上路。这么一耽搁,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赶到天河边。



       早有人备好船只,冯啸一挥手,众人上了船。



       苍小天一看,头都大了。



       他好不容易压下了呕吐的感觉,这一上船,胃又开始翻涌了。



       小船在天河河面颠簸了两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到了河对岸。



       苍小天第一次乘船跨越天河,半条命都没了。



       冯啸看着苍小天病怏怏的模样,心中暗暗叹息:苍九海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



       找了客栈住下,苍小天连晚饭都没吃。



       妈的,这感觉比宿醉难受多了!



       看看冯啸带来那几人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苍小天不禁有些惭愧,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



       睡到日上三竿,苍小天起来后总算恢复了些精神,也终于有了胃口吃东西。



       他本以为冯啸一早已经去谈好了买卖,一问才知,冯啸竟然在等他。



       这让苍小天更加惭愧。



       水足饭饱,苍小天几人略作收拾,出了客栈。



       此前为了不引人注意,冯啸特意嘱咐众人身着便衣赶路。



       苍小天明白,这要求就是针对他的。



       如今到了天门城,他们要去谈生意,自然要衣着光鲜才是。



       与谷阳城韩家一家独大不同,天门城是两强争霸。



       罗家和申屠家。



       冯啸按照家主苍九海的吩咐,便是来找罗家谈矿石提炼之事。



       而苍小天,自然是代表家主苍九海而来。



       “少爷,待会到了罗家,讨价还价之事交给冯某便可……”



       一边走,冯啸交代苍小天。



       其实不用他说,苍小天也有这个自知之明。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管过家族事务,此刻你让他参与,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呦呵!这几位朋友面生得很,是远方来的吧?”



       冯啸正跟苍小天说着话,却见迎面走来几人,挡住了去路。



       为首之人衣着华贵,手拿纸扇,是标标准准的翩翩佳公子。



       冯啸看了眼对方这阵仗,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一抱拳:“这位兄台,在下几人走南闯北做些小买卖。初来宝地,还望行个方便!”



       说完,冯啸朝苍小天几人一招手,就打算绕过翩翩佳公子等人。



       强龙不压地头蛇。



       冯啸几人来天门城可是有重要事情,当然不想多生事端。此刻稍微示弱,速速脱身,办正事要紧。



       “慢着!”翩翩佳公子脚步一挪,再度挡住了去路,“做买卖?哈哈哈,我申屠家在天门城经营各类行当。诸位若不嫌弃,直接来我申屠家岂不正好?哦对了,忘了介绍,鄙人申屠引。敢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见到对方再度拦住去路,冯啸面色一寒。他已经主动示弱了,对方仍旧咄咄逼人,这就有些得寸进尺了。然而,再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冯啸硬生生压下了心头怒意。



       申屠家?



       自己等人运气也太不好了吧,刚到天门城便遇到了申屠家的人。



       苍小天跟在冯啸身后,早就心头火起,但他明白,一切有冯啸定夺。



       申屠引目光玩味地打量冯啸几人,在苍小天脸上还多停留了片刻。



       昨日傍晚冯啸一行人刚一登陆,申屠引便接到了探子的消息。



       河对岸过来的?



       申屠引很好奇冯啸一行人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就在冯啸斟酌着该如何回话的时候,一声大笑从不远处传来。



       “哈哈哈……冯兄弟,原来你们在这啊?害得我好找。”



       一名红脸老者带着几个随从,快步走了过来。



       冯啸回头看去,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来人。



       然而,身经百战的冯啸立即反应了过来,赶紧抱拳迎上去:“真是抱歉!我家少爷说想四处逛逛,这才……真是对不住!”



       冯啸很清楚,敢在这个时候出头帮他们解围的,定然是天门城另一霸主罗家的人。因此,他很好地配合对方演了这么一出。



       冯啸一边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苍小天。



       苍小天一头雾水,只得尴尬一笑。



       红脸老者一摆手:“无妨无妨。走吧,我们回去再说!”



       说着,拉住冯啸的手,转身便走。



       走了两步,老者才想起来什么,转过身来对着申屠引略一拱手:“申屠公子,改日再叙啊!”



       言罢,领着冯啸一行人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申屠引自打看到红脸老者一出现,便是脸色一沉。然而,直到红脸老者将冯啸一行人领走,申屠引却是一个字没说。



       罗家二长老罗霸天凶名赫赫,申屠引还真不敢惹他。“杀!”



       除了身背包裹的三人立即朝苍小天靠拢外,其余五人在听到冯啸那一声号令刹那,便抽出佩刀向那群蒙面人砍去。



       很显然,冯啸带来的这几人都是训练有素。



       蒙面人没有想到这帮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明显有点准备不足。刹那慌乱之后,纷纷抽出刀剑应敌。



       噗噗噗……



       一交手,形势一面倒。



       蒙面人根本不是冯啸一合之将,眨眼间便被砍到了三人。



       这么弱?



       冯啸心中纳闷,手上却完全不留手,左右砍杀。



       另外五人以少敌多,却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苍小天在一旁看着,脸色煞白。



       太可怕了!



       “点子硬,风紧扯……”



       啪!



       蒙面人首领刚要下令撤退,便被冯啸一刀拍在了地上。



       冯啸打算留个活口审问,这才改劈为拍。



       蒙面人首领被拍晕在地,等他醒转过来看时,正见到冯啸一张满是杀气的脸。



       左右看看,他的人横七竖八躺了一片。



       “说,谁派你来的?”冯啸语气低沉,透着森森杀意。



       刚才仔细搜查过这群蒙面人的随身物品,看不出来他们究竟是谷阳城哪方势力。



       “这位爷……小的们只想讨要些买路钱……还请大爷饶命!”



       “嗯?”



       冯啸一愣。



       山贼?



       联想此前蒙面人首领那句撤退的暗语,再加上这伙人稀松平常的实力,冯啸有八成相信了。



       而且,无论是韩家还是其他势力,都不太可能只派出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来。



       噗!



       想明白了原委,冯啸一刀结果了蒙面人首领的性命。



       “呕……”



       一旁,苍小天终于吐了。



       冯啸看看苍小天,没说话。



       清理了这伙山贼的尸体,冯啸带领众人重新上路。这么一耽搁,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赶到天河边。



       早有人备好船只,冯啸一挥手,众人上了船。



       苍小天一看,头都大了。



       他好不容易压下了呕吐的感觉,这一上船,胃又开始翻涌了。



       小船在天河河面颠簸了两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到了河对岸。



       苍小天第一次乘船跨越天河,半条命都没了。



       冯啸看着苍小天病怏怏的模样,心中暗暗叹息:苍九海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



       找了客栈住下,苍小天连晚饭都没吃。



       妈的,这感觉比宿醉难受多了!



       看看冯啸带来那几人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苍小天不禁有些惭愧,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



       睡到日上三竿,苍小天起来后总算恢复了些精神,也终于有了胃口吃东西。



       他本以为冯啸一早已经去谈好了买卖,一问才知,冯啸竟然在等他。



       这让苍小天更加惭愧。



       水足饭饱,苍小天几人略作收拾,出了客栈。



       此前为了不引人注意,冯啸特意嘱咐众人身着便衣赶路。



       苍小天明白,这要求就是针对他的。



       如今到了天门城,他们要去谈生意,自然要衣着光鲜才是。



       与谷阳城韩家一家独大不同,天门城是两强争霸。



       罗家和申屠家。



       冯啸按照家主苍九海的吩咐,便是来找罗家谈矿石提炼之事。



       而苍小天,自然是代表家主苍九海而来。



       “少爷,待会到了罗家,讨价还价之事交给冯某便可……”



       一边走,冯啸交代苍小天。



       其实不用他说,苍小天也有这个自知之明。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管过家族事务,此刻你让他参与,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呦呵!这几位朋友面生得很,是远方来的吧?”



       冯啸正跟苍小天说着话,却见迎面走来几人,挡住了去路。



       为首之人衣着华贵,手拿纸扇,是标标准准的翩翩佳公子。



       冯啸看了眼对方这阵仗,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一抱拳:“这位兄台,在下几人走南闯北做些小买卖。初来宝地,还望行个方便!”



       说完,冯啸朝苍小天几人一招手,就打算绕过翩翩佳公子等人。



       强龙不压地头蛇。



       冯啸几人来天门城可是有重要事情,当然不想多生事端。此刻稍微示弱,速速脱身,办正事要紧。



       “慢着!”翩翩佳公子脚步一挪,再度挡住了去路,“做买卖?哈哈哈,我申屠家在天门城经营各类行当。诸位若不嫌弃,直接来我申屠家岂不正好?哦对了,忘了介绍,鄙人申屠引。敢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见到对方再度拦住去路,冯啸面色一寒。他已经主动示弱了,对方仍旧咄咄逼人,这就有些得寸进尺了。然而,再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冯啸硬生生压下了心头怒意。



       申屠家?



       自己等人运气也太不好了吧,刚到天门城便遇到了申屠家的人。



       苍小天跟在冯啸身后,早就心头火起,但他明白,一切有冯啸定夺。



       申屠引目光玩味地打量冯啸几人,在苍小天脸上还多停留了片刻。



       昨日傍晚冯啸一行人刚一登陆,申屠引便接到了探子的消息。



       河对岸过来的?



       申屠引很好奇冯啸一行人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就在冯啸斟酌着该如何回话的时候,一声大笑从不远处传来。



       “哈哈哈……冯兄弟,原来你们在这啊?害得我好找。”



       一名红脸老者带着几个随从,快步走了过来。



       冯啸回头看去,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来人。



       然而,身经百战的冯啸立即反应了过来,赶紧抱拳迎上去:“真是抱歉!我家少爷说想四处逛逛,这才……真是对不住!”



       冯啸很清楚,敢在这个时候出头帮他们解围的,定然是天门城另一霸主罗家的人。因此,他很好地配合对方演了这么一出。



       冯啸一边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苍小天。



       苍小天一头雾水,只得尴尬一笑。



       红脸老者一摆手:“无妨无妨。走吧,我们回去再说!”



       说着,拉住冯啸的手,转身便走。



       走了两步,老者才想起来什么,转过身来对着申屠引略一拱手:“申屠公子,改日再叙啊!”



       言罢,领着冯啸一行人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申屠引自打看到红脸老者一出现,便是脸色一沉。然而,直到红脸老者将冯啸一行人领走,申屠引却是一个字没说。



       罗家二长老罗霸天凶名赫赫,申屠引还真不敢惹他。“杀!”



       除了身背包裹的三人立即朝苍小天靠拢外,其余五人在听到冯啸那一声号令刹那,便抽出佩刀向那群蒙面人砍去。



       很显然,冯啸带来的这几人都是训练有素。



       蒙面人没有想到这帮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明显有点准备不足。刹那慌乱之后,纷纷抽出刀剑应敌。



       噗噗噗……



       一交手,形势一面倒。



       蒙面人根本不是冯啸一合之将,眨眼间便被砍到了三人。



       这么弱?



       冯啸心中纳闷,手上却完全不留手,左右砍杀。



       另外五人以少敌多,却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苍小天在一旁看着,脸色煞白。



       太可怕了!



       “点子硬,风紧扯……”



       啪!



       蒙面人首领刚要下令撤退,便被冯啸一刀拍在了地上。



       冯啸打算留个活口审问,这才改劈为拍。



       蒙面人首领被拍晕在地,等他醒转过来看时,正见到冯啸一张满是杀气的脸。



       左右看看,他的人横七竖八躺了一片。



       “说,谁派你来的?”冯啸语气低沉,透着森森杀意。



       刚才仔细搜查过这群蒙面人的随身物品,看不出来他们究竟是谷阳城哪方势力。



       “这位爷……小的们只想讨要些买路钱……还请大爷饶命!”



       “嗯?”



       冯啸一愣。



       山贼?



       联想此前蒙面人首领那句撤退的暗语,再加上这伙人稀松平常的实力,冯啸有八成相信了。



       而且,无论是韩家还是其他势力,都不太可能只派出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来。



       噗!



       想明白了原委,冯啸一刀结果了蒙面人首领的性命。



       “呕……”



       一旁,苍小天终于吐了。



       冯啸看看苍小天,没说话。



       清理了这伙山贼的尸体,冯啸带领众人重新上路。这么一耽搁,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赶到天河边。



       早有人备好船只,冯啸一挥手,众人上了船。



       苍小天一看,头都大了。



       他好不容易压下了呕吐的感觉,这一上船,胃又开始翻涌了。



       小船在天河河面颠簸了两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到了河对岸。



       苍小天第一次乘船跨越天河,半条命都没了。



       冯啸看着苍小天病怏怏的模样,心中暗暗叹息:苍九海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



       找了客栈住下,苍小天连晚饭都没吃。



       妈的,这感觉比宿醉难受多了!



       看看冯啸带来那几人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苍小天不禁有些惭愧,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



       睡到日上三竿,苍小天起来后总算恢复了些精神,也终于有了胃口吃东西。



       他本以为冯啸一早已经去谈好了买卖,一问才知,冯啸竟然在等他。



       这让苍小天更加惭愧。



       水足饭饱,苍小天几人略作收拾,出了客栈。



       此前为了不引人注意,冯啸特意嘱咐众人身着便衣赶路。



       苍小天明白,这要求就是针对他的。



       如今到了天门城,他们要去谈生意,自然要衣着光鲜才是。



       与谷阳城韩家一家独大不同,天门城是两强争霸。



       罗家和申屠家。



       冯啸按照家主苍九海的吩咐,便是来找罗家谈矿石提炼之事。



       而苍小天,自然是代表家主苍九海而来。



       “少爷,待会到了罗家,讨价还价之事交给冯某便可……”



       一边走,冯啸交代苍小天。



       其实不用他说,苍小天也有这个自知之明。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管过家族事务,此刻你让他参与,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呦呵!这几位朋友面生得很,是远方来的吧?”



       冯啸正跟苍小天说着话,却见迎面走来几人,挡住了去路。



       为首之人衣着华贵,手拿纸扇,是标标准准的翩翩佳公子。



       冯啸看了眼对方这阵仗,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一抱拳:“这位兄台,在下几人走南闯北做些小买卖。初来宝地,还望行个方便!”



       说完,冯啸朝苍小天几人一招手,就打算绕过翩翩佳公子等人。



       强龙不压地头蛇。



       冯啸几人来天门城可是有重要事情,当然不想多生事端。此刻稍微示弱,速速脱身,办正事要紧。



       “慢着!”翩翩佳公子脚步一挪,再度挡住了去路,“做买卖?哈哈哈,我申屠家在天门城经营各类行当。诸位若不嫌弃,直接来我申屠家岂不正好?哦对了,忘了介绍,鄙人申屠引。敢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见到对方再度拦住去路,冯啸面色一寒。他已经主动示弱了,对方仍旧咄咄逼人,这就有些得寸进尺了。然而,再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冯啸硬生生压下了心头怒意。



       申屠家?



       自己等人运气也太不好了吧,刚到天门城便遇到了申屠家的人。



       苍小天跟在冯啸身后,早就心头火起,但他明白,一切有冯啸定夺。



       申屠引目光玩味地打量冯啸几人,在苍小天脸上还多停留了片刻。



       昨日傍晚冯啸一行人刚一登陆,申屠引便接到了探子的消息。



       河对岸过来的?



       申屠引很好奇冯啸一行人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就在冯啸斟酌着该如何回话的时候,一声大笑从不远处传来。



       “哈哈哈……冯兄弟,原来你们在这啊?害得我好找。”



       一名红脸老者带着几个随从,快步走了过来。



       冯啸回头看去,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来人。



       然而,身经百战的冯啸立即反应了过来,赶紧抱拳迎上去:“真是抱歉!我家少爷说想四处逛逛,这才……真是对不住!”



       冯啸很清楚,敢在这个时候出头帮他们解围的,定然是天门城另一霸主罗家的人。因此,他很好地配合对方演了这么一出。



       冯啸一边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苍小天。



       苍小天一头雾水,只得尴尬一笑。



       红脸老者一摆手:“无妨无妨。走吧,我们回去再说!”



       说着,拉住冯啸的手,转身便走。



       走了两步,老者才想起来什么,转过身来对着申屠引略一拱手:“申屠公子,改日再叙啊!”



       言罢,领着冯啸一行人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申屠引自打看到红脸老者一出现,便是脸色一沉。然而,直到红脸老者将冯啸一行人领走,申屠引却是一个字没说。



       罗家二长老罗霸天凶名赫赫,申屠引还真不敢惹他。“杀!”



       除了身背包裹的三人立即朝苍小天靠拢外,其余五人在听到冯啸那一声号令刹那,便抽出佩刀向那群蒙面人砍去。



       很显然,冯啸带来的这几人都是训练有素。



       蒙面人没有想到这帮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明显有点准备不足。刹那慌乱之后,纷纷抽出刀剑应敌。



       噗噗噗……



       一交手,形势一面倒。



       蒙面人根本不是冯啸一合之将,眨眼间便被砍到了三人。



       这么弱?



       冯啸心中纳闷,手上却完全不留手,左右砍杀。



       另外五人以少敌多,却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苍小天在一旁看着,脸色煞白。



       太可怕了!



       “点子硬,风紧扯……”



       啪!



       蒙面人首领刚要下令撤退,便被冯啸一刀拍在了地上。



       冯啸打算留个活口审问,这才改劈为拍。



       蒙面人首领被拍晕在地,等他醒转过来看时,正见到冯啸一张满是杀气的脸。



       左右看看,他的人横七竖八躺了一片。



       “说,谁派你来的?”冯啸语气低沉,透着森森杀意。



       刚才仔细搜查过这群蒙面人的随身物品,看不出来他们究竟是谷阳城哪方势力。



       “这位爷……小的们只想讨要些买路钱……还请大爷饶命!”



       “嗯?”



       冯啸一愣。



       山贼?



       联想此前蒙面人首领那句撤退的暗语,再加上这伙人稀松平常的实力,冯啸有八成相信了。



       而且,无论是韩家还是其他势力,都不太可能只派出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来。



       噗!



       想明白了原委,冯啸一刀结果了蒙面人首领的性命。



       “呕……”



       一旁,苍小天终于吐了。



       冯啸看看苍小天,没说话。



       清理了这伙山贼的尸体,冯啸带领众人重新上路。这么一耽搁,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赶到天河边。



       早有人备好船只,冯啸一挥手,众人上了船。



       苍小天一看,头都大了。



       他好不容易压下了呕吐的感觉,这一上船,胃又开始翻涌了。



       小船在天河河面颠簸了两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到了河对岸。



       苍小天第一次乘船跨越天河,半条命都没了。



       冯啸看着苍小天病怏怏的模样,心中暗暗叹息:苍九海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



       找了客栈住下,苍小天连晚饭都没吃。



       妈的,这感觉比宿醉难受多了!



       看看冯啸带来那几人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苍小天不禁有些惭愧,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



       睡到日上三竿,苍小天起来后总算恢复了些精神,也终于有了胃口吃东西。



       他本以为冯啸一早已经去谈好了买卖,一问才知,冯啸竟然在等他。



       这让苍小天更加惭愧。



       水足饭饱,苍小天几人略作收拾,出了客栈。



       此前为了不引人注意,冯啸特意嘱咐众人身着便衣赶路。



       苍小天明白,这要求就是针对他的。



       如今到了天门城,他们要去谈生意,自然要衣着光鲜才是。



       与谷阳城韩家一家独大不同,天门城是两强争霸。



       罗家和申屠家。



       冯啸按照家主苍九海的吩咐,便是来找罗家谈矿石提炼之事。



       而苍小天,自然是代表家主苍九海而来。



       “少爷,待会到了罗家,讨价还价之事交给冯某便可……”



       一边走,冯啸交代苍小天。



       其实不用他说,苍小天也有这个自知之明。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管过家族事务,此刻你让他参与,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呦呵!这几位朋友面生得很,是远方来的吧?”



       冯啸正跟苍小天说着话,却见迎面走来几人,挡住了去路。



       为首之人衣着华贵,手拿纸扇,是标标准准的翩翩佳公子。



       冯啸看了眼对方这阵仗,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一抱拳:“这位兄台,在下几人走南闯北做些小买卖。初来宝地,还望行个方便!”



       说完,冯啸朝苍小天几人一招手,就打算绕过翩翩佳公子等人。



       强龙不压地头蛇。



       冯啸几人来天门城可是有重要事情,当然不想多生事端。此刻稍微示弱,速速脱身,办正事要紧。



       “慢着!”翩翩佳公子脚步一挪,再度挡住了去路,“做买卖?哈哈哈,我申屠家在天门城经营各类行当。诸位若不嫌弃,直接来我申屠家岂不正好?哦对了,忘了介绍,鄙人申屠引。敢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见到对方再度拦住去路,冯啸面色一寒。他已经主动示弱了,对方仍旧咄咄逼人,这就有些得寸进尺了。然而,再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冯啸硬生生压下了心头怒意。



       申屠家?



       自己等人运气也太不好了吧,刚到天门城便遇到了申屠家的人。



       苍小天跟在冯啸身后,早就心头火起,但他明白,一切有冯啸定夺。



       申屠引目光玩味地打量冯啸几人,在苍小天脸上还多停留了片刻。



       昨日傍晚冯啸一行人刚一登陆,申屠引便接到了探子的消息。



       河对岸过来的?



       申屠引很好奇冯啸一行人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就在冯啸斟酌着该如何回话的时候,一声大笑从不远处传来。



       “哈哈哈……冯兄弟,原来你们在这啊?害得我好找。”



       一名红脸老者带着几个随从,快步走了过来。



       冯啸回头看去,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来人。



       然而,身经百战的冯啸立即反应了过来,赶紧抱拳迎上去:“真是抱歉!我家少爷说想四处逛逛,这才……真是对不住!”



       冯啸很清楚,敢在这个时候出头帮他们解围的,定然是天门城另一霸主罗家的人。因此,他很好地配合对方演了这么一出。



       冯啸一边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苍小天。



       苍小天一头雾水,只得尴尬一笑。



       红脸老者一摆手:“无妨无妨。走吧,我们回去再说!”



       说着,拉住冯啸的手,转身便走。



       走了两步,老者才想起来什么,转过身来对着申屠引略一拱手:“申屠公子,改日再叙啊!”



       言罢,领着冯啸一行人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申屠引自打看到红脸老者一出现,便是脸色一沉。然而,直到红脸老者将冯啸一行人领走,申屠引却是一个字没说。



       罗家二长老罗霸天凶名赫赫,申屠引还真不敢惹他。“杀!”



       除了身背包裹的三人立即朝苍小天靠拢外,其余五人在听到冯啸那一声号令刹那,便抽出佩刀向那群蒙面人砍去。



       很显然,冯啸带来的这几人都是训练有素。



       蒙面人没有想到这帮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明显有点准备不足。刹那慌乱之后,纷纷抽出刀剑应敌。



       噗噗噗……



       一交手,形势一面倒。



       蒙面人根本不是冯啸一合之将,眨眼间便被砍到了三人。



       这么弱?



       冯啸心中纳闷,手上却完全不留手,左右砍杀。



       另外五人以少敌多,却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苍小天在一旁看着,脸色煞白。



       太可怕了!



       “点子硬,风紧扯……”



       啪!



       蒙面人首领刚要下令撤退,便被冯啸一刀拍在了地上。



       冯啸打算留个活口审问,这才改劈为拍。



       蒙面人首领被拍晕在地,等他醒转过来看时,正见到冯啸一张满是杀气的脸。



       左右看看,他的人横七竖八躺了一片。



       “说,谁派你来的?”冯啸语气低沉,透着森森杀意。



       刚才仔细搜查过这群蒙面人的随身物品,看不出来他们究竟是谷阳城哪方势力。



       “这位爷……小的们只想讨要些买路钱……还请大爷饶命!”



       “嗯?”



       冯啸一愣。



       山贼?



       联想此前蒙面人首领那句撤退的暗语,再加上这伙人稀松平常的实力,冯啸有八成相信了。



       而且,无论是韩家还是其他势力,都不太可能只派出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来。



       噗!



       想明白了原委,冯啸一刀结果了蒙面人首领的性命。



       “呕……”



       一旁,苍小天终于吐了。



       冯啸看看苍小天,没说话。



       清理了这伙山贼的尸体,冯啸带领众人重新上路。这么一耽搁,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赶到天河边。



       早有人备好船只,冯啸一挥手,众人上了船。



       苍小天一看,头都大了。



       他好不容易压下了呕吐的感觉,这一上船,胃又开始翻涌了。



       小船在天河河面颠簸了两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到了河对岸。



       苍小天第一次乘船跨越天河,半条命都没了。



       冯啸看着苍小天病怏怏的模样,心中暗暗叹息:苍九海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



       找了客栈住下,苍小天连晚饭都没吃。



       妈的,这感觉比宿醉难受多了!



       看看冯啸带来那几人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苍小天不禁有些惭愧,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



       睡到日上三竿,苍小天起来后总算恢复了些精神,也终于有了胃口吃东西。



       他本以为冯啸一早已经去谈好了买卖,一问才知,冯啸竟然在等他。



       这让苍小天更加惭愧。



       水足饭饱,苍小天几人略作收拾,出了客栈。



       此前为了不引人注意,冯啸特意嘱咐众人身着便衣赶路。



       苍小天明白,这要求就是针对他的。



       如今到了天门城,他们要去谈生意,自然要衣着光鲜才是。



       与谷阳城韩家一家独大不同,天门城是两强争霸。



       罗家和申屠家。



       冯啸按照家主苍九海的吩咐,便是来找罗家谈矿石提炼之事。



       而苍小天,自然是代表家主苍九海而来。



       “少爷,待会到了罗家,讨价还价之事交给冯某便可……”



       一边走,冯啸交代苍小天。



       其实不用他说,苍小天也有这个自知之明。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管过家族事务,此刻你让他参与,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呦呵!这几位朋友面生得很,是远方来的吧?”



       冯啸正跟苍小天说着话,却见迎面走来几人,挡住了去路。



       为首之人衣着华贵,手拿纸扇,是标标准准的翩翩佳公子。



       冯啸看了眼对方这阵仗,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一抱拳:“这位兄台,在下几人走南闯北做些小买卖。初来宝地,还望行个方便!”



       说完,冯啸朝苍小天几人一招手,就打算绕过翩翩佳公子等人。



       强龙不压地头蛇。



       冯啸几人来天门城可是有重要事情,当然不想多生事端。此刻稍微示弱,速速脱身,办正事要紧。



       “慢着!”翩翩佳公子脚步一挪,再度挡住了去路,“做买卖?哈哈哈,我申屠家在天门城经营各类行当。诸位若不嫌弃,直接来我申屠家岂不正好?哦对了,忘了介绍,鄙人申屠引。敢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见到对方再度拦住去路,冯啸面色一寒。他已经主动示弱了,对方仍旧咄咄逼人,这就有些得寸进尺了。然而,再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冯啸硬生生压下了心头怒意。



       申屠家?



       自己等人运气也太不好了吧,刚到天门城便遇到了申屠家的人。



       苍小天跟在冯啸身后,早就心头火起,但他明白,一切有冯啸定夺。



       申屠引目光玩味地打量冯啸几人,在苍小天脸上还多停留了片刻。



       昨日傍晚冯啸一行人刚一登陆,申屠引便接到了探子的消息。



       河对岸过来的?



       申屠引很好奇冯啸一行人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就在冯啸斟酌着该如何回话的时候,一声大笑从不远处传来。



       “哈哈哈……冯兄弟,原来你们在这啊?害得我好找。”



       一名红脸老者带着几个随从,快步走了过来。



       冯啸回头看去,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来人。



       然而,身经百战的冯啸立即反应了过来,赶紧抱拳迎上去:“真是抱歉!我家少爷说想四处逛逛,这才……真是对不住!”



       冯啸很清楚,敢在这个时候出头帮他们解围的,定然是天门城另一霸主罗家的人。因此,他很好地配合对方演了这么一出。



       冯啸一边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苍小天。



       苍小天一头雾水,只得尴尬一笑。



       红脸老者一摆手:“无妨无妨。走吧,我们回去再说!”



       说着,拉住冯啸的手,转身便走。



       走了两步,老者才想起来什么,转过身来对着申屠引略一拱手:“申屠公子,改日再叙啊!”



       言罢,领着冯啸一行人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申屠引自打看到红脸老者一出现,便是脸色一沉。然而,直到红脸老者将冯啸一行人领走,申屠引却是一个字没说。



       罗家二长老罗霸天凶名赫赫,申屠引还真不敢惹他。“杀!”



       除了身背包裹的三人立即朝苍小天靠拢外,其余五人在听到冯啸那一声号令刹那,便抽出佩刀向那群蒙面人砍去。



       很显然,冯啸带来的这几人都是训练有素。



       蒙面人没有想到这帮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明显有点准备不足。刹那慌乱之后,纷纷抽出刀剑应敌。



       噗噗噗……



       一交手,形势一面倒。



       蒙面人根本不是冯啸一合之将,眨眼间便被砍到了三人。



       这么弱?



       冯啸心中纳闷,手上却完全不留手,左右砍杀。



       另外五人以少敌多,却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苍小天在一旁看着,脸色煞白。



       太可怕了!



       “点子硬,风紧扯……”



       啪!



       蒙面人首领刚要下令撤退,便被冯啸一刀拍在了地上。



       冯啸打算留个活口审问,这才改劈为拍。



       蒙面人首领被拍晕在地,等他醒转过来看时,正见到冯啸一张满是杀气的脸。



       左右看看,他的人横七竖八躺了一片。



       “说,谁派你来的?”冯啸语气低沉,透着森森杀意。



       刚才仔细搜查过这群蒙面人的随身物品,看不出来他们究竟是谷阳城哪方势力。



       “这位爷……小的们只想讨要些买路钱……还请大爷饶命!”



       “嗯?”



       冯啸一愣。



       山贼?



       联想此前蒙面人首领那句撤退的暗语,再加上这伙人稀松平常的实力,冯啸有八成相信了。



       而且,无论是韩家还是其他势力,都不太可能只派出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来。



       噗!



       想明白了原委,冯啸一刀结果了蒙面人首领的性命。



       “呕……”



       一旁,苍小天终于吐了。



       冯啸看看苍小天,没说话。



       清理了这伙山贼的尸体,冯啸带领众人重新上路。这么一耽搁,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赶到天河边。



       早有人备好船只,冯啸一挥手,众人上了船。



       苍小天一看,头都大了。



       他好不容易压下了呕吐的感觉,这一上船,胃又开始翻涌了。



       小船在天河河面颠簸了两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到了河对岸。



       苍小天第一次乘船跨越天河,半条命都没了。



       冯啸看着苍小天病怏怏的模样,心中暗暗叹息:苍九海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



       找了客栈住下,苍小天连晚饭都没吃。



       妈的,这感觉比宿醉难受多了!



       看看冯啸带来那几人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苍小天不禁有些惭愧,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



       睡到日上三竿,苍小天起来后总算恢复了些精神,也终于有了胃口吃东西。



       他本以为冯啸一早已经去谈好了买卖,一问才知,冯啸竟然在等他。



       这让苍小天更加惭愧。



       水足饭饱,苍小天几人略作收拾,出了客栈。



       此前为了不引人注意,冯啸特意嘱咐众人身着便衣赶路。



       苍小天明白,这要求就是针对他的。



       如今到了天门城,他们要去谈生意,自然要衣着光鲜才是。



       与谷阳城韩家一家独大不同,天门城是两强争霸。



       罗家和申屠家。



       冯啸按照家主苍九海的吩咐,便是来找罗家谈矿石提炼之事。



       而苍小天,自然是代表家主苍九海而来。



       “少爷,待会到了罗家,讨价还价之事交给冯某便可……”



       一边走,冯啸交代苍小天。



       其实不用他说,苍小天也有这个自知之明。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管过家族事务,此刻你让他参与,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呦呵!这几位朋友面生得很,是远方来的吧?”



       冯啸正跟苍小天说着话,却见迎面走来几人,挡住了去路。



       为首之人衣着华贵,手拿纸扇,是标标准准的翩翩佳公子。



       冯啸看了眼对方这阵仗,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一抱拳:“这位兄台,在下几人走南闯北做些小买卖。初来宝地,还望行个方便!”



       说完,冯啸朝苍小天几人一招手,就打算绕过翩翩佳公子等人。



       强龙不压地头蛇。



       冯啸几人来天门城可是有重要事情,当然不想多生事端。此刻稍微示弱,速速脱身,办正事要紧。



       “慢着!”翩翩佳公子脚步一挪,再度挡住了去路,“做买卖?哈哈哈,我申屠家在天门城经营各类行当。诸位若不嫌弃,直接来我申屠家岂不正好?哦对了,忘了介绍,鄙人申屠引。敢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见到对方再度拦住去路,冯啸面色一寒。他已经主动示弱了,对方仍旧咄咄逼人,这就有些得寸进尺了。然而,再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冯啸硬生生压下了心头怒意。



       申屠家?



       自己等人运气也太不好了吧,刚到天门城便遇到了申屠家的人。



       苍小天跟在冯啸身后,早就心头火起,但他明白,一切有冯啸定夺。



       申屠引目光玩味地打量冯啸几人,在苍小天脸上还多停留了片刻。



       昨日傍晚冯啸一行人刚一登陆,申屠引便接到了探子的消息。



       河对岸过来的?



       申屠引很好奇冯啸一行人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就在冯啸斟酌着该如何回话的时候,一声大笑从不远处传来。



       “哈哈哈……冯兄弟,原来你们在这啊?害得我好找。”



       一名红脸老者带着几个随从,快步走了过来。



       冯啸回头看去,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来人。



       然而,身经百战的冯啸立即反应了过来,赶紧抱拳迎上去:“真是抱歉!我家少爷说想四处逛逛,这才……真是对不住!”



       冯啸很清楚,敢在这个时候出头帮他们解围的,定然是天门城另一霸主罗家的人。因此,他很好地配合对方演了这么一出。



       冯啸一边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苍小天。



       苍小天一头雾水,只得尴尬一笑。



       红脸老者一摆手:“无妨无妨。走吧,我们回去再说!”



       说着,拉住冯啸的手,转身便走。



       走了两步,老者才想起来什么,转过身来对着申屠引略一拱手:“申屠公子,改日再叙啊!”



       言罢,领着冯啸一行人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申屠引自打看到红脸老者一出现,便是脸色一沉。然而,直到红脸老者将冯啸一行人领走,申屠引却是一个字没说。



       罗家二长老罗霸天凶名赫赫,申屠引还真不敢惹他。“杀!”



       除了身背包裹的三人立即朝苍小天靠拢外,其余五人在听到冯啸那一声号令刹那,便抽出佩刀向那群蒙面人砍去。



       很显然,冯啸带来的这几人都是训练有素。



       蒙面人没有想到这帮人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明显有点准备不足。刹那慌乱之后,纷纷抽出刀剑应敌。



       噗噗噗……



       一交手,形势一面倒。



       蒙面人根本不是冯啸一合之将,眨眼间便被砍到了三人。



       这么弱?



       冯啸心中纳闷,手上却完全不留手,左右砍杀。



       另外五人以少敌多,却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苍小天在一旁看着,脸色煞白。



       太可怕了!



       “点子硬,风紧扯……”



       啪!



       蒙面人首领刚要下令撤退,便被冯啸一刀拍在了地上。



       冯啸打算留个活口审问,这才改劈为拍。



       蒙面人首领被拍晕在地,等他醒转过来看时,正见到冯啸一张满是杀气的脸。



       左右看看,他的人横七竖八躺了一片。



       “说,谁派你来的?”冯啸语气低沉,透着森森杀意。



       刚才仔细搜查过这群蒙面人的随身物品,看不出来他们究竟是谷阳城哪方势力。



       “这位爷……小的们只想讨要些买路钱……还请大爷饶命!”



       “嗯?”



       冯啸一愣。



       山贼?



       联想此前蒙面人首领那句撤退的暗语,再加上这伙人稀松平常的实力,冯啸有八成相信了。



       而且,无论是韩家还是其他势力,都不太可能只派出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来。



       噗!



       想明白了原委,冯啸一刀结果了蒙面人首领的性命。



       “呕……”



       一旁,苍小天终于吐了。



       冯啸看看苍小天,没说话。



       清理了这伙山贼的尸体,冯啸带领众人重新上路。这么一耽搁,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赶到天河边。



       早有人备好船只,冯啸一挥手,众人上了船。



       苍小天一看,头都大了。



       他好不容易压下了呕吐的感觉,这一上船,胃又开始翻涌了。



       小船在天河河面颠簸了两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到了河对岸。



       苍小天第一次乘船跨越天河,半条命都没了。



       冯啸看着苍小天病怏怏的模样,心中暗暗叹息:苍九海一世英名,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



       找了客栈住下,苍小天连晚饭都没吃。



       妈的,这感觉比宿醉难受多了!



       看看冯啸带来那几人都是生龙活虎的样子,苍小天不禁有些惭愧,自己是不是太没用了?



       睡到日上三竿,苍小天起来后总算恢复了些精神,也终于有了胃口吃东西。



       他本以为冯啸一早已经去谈好了买卖,一问才知,冯啸竟然在等他。



       这让苍小天更加惭愧。



       水足饭饱,苍小天几人略作收拾,出了客栈。



       此前为了不引人注意,冯啸特意嘱咐众人身着便衣赶路。



       苍小天明白,这要求就是针对他的。



       如今到了天门城,他们要去谈生意,自然要衣着光鲜才是。



       与谷阳城韩家一家独大不同,天门城是两强争霸。



       罗家和申屠家。



       冯啸按照家主苍九海的吩咐,便是来找罗家谈矿石提炼之事。



       而苍小天,自然是代表家主苍九海而来。



       “少爷,待会到了罗家,讨价还价之事交给冯某便可……”



       一边走,冯啸交代苍小天。



       其实不用他说,苍小天也有这个自知之明。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管过家族事务,此刻你让他参与,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呦呵!这几位朋友面生得很,是远方来的吧?”



       冯啸正跟苍小天说着话,却见迎面走来几人,挡住了去路。



       为首之人衣着华贵,手拿纸扇,是标标准准的翩翩佳公子。



       冯啸看了眼对方这阵仗,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一抱拳:“这位兄台,在下几人走南闯北做些小买卖。初来宝地,还望行个方便!”



       说完,冯啸朝苍小天几人一招手,就打算绕过翩翩佳公子等人。



       强龙不压地头蛇。



       冯啸几人来天门城可是有重要事情,当然不想多生事端。此刻稍微示弱,速速脱身,办正事要紧。



       “慢着!”翩翩佳公子脚步一挪,再度挡住了去路,“做买卖?哈哈哈,我申屠家在天门城经营各类行当。诸位若不嫌弃,直接来我申屠家岂不正好?哦对了,忘了介绍,鄙人申屠引。敢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见到对方再度拦住去路,冯啸面色一寒。他已经主动示弱了,对方仍旧咄咄逼人,这就有些得寸进尺了。然而,再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冯啸硬生生压下了心头怒意。



       申屠家?



       自己等人运气也太不好了吧,刚到天门城便遇到了申屠家的人。



       苍小天跟在冯啸身后,早就心头火起,但他明白,一切有冯啸定夺。



       申屠引目光玩味地打量冯啸几人,在苍小天脸上还多停留了片刻。



       昨日傍晚冯啸一行人刚一登陆,申屠引便接到了探子的消息。



       河对岸过来的?



       申屠引很好奇冯啸一行人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就在冯啸斟酌着该如何回话的时候,一声大笑从不远处传来。



       “哈哈哈……冯兄弟,原来你们在这啊?害得我好找。”



       一名红脸老者带着几个随从,快步走了过来。



       冯啸回头看去,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来人。



       然而,身经百战的冯啸立即反应了过来,赶紧抱拳迎上去:“真是抱歉!我家少爷说想四处逛逛,这才……真是对不住!”



       冯啸很清楚,敢在这个时候出头帮他们解围的,定然是天门城另一霸主罗家的人。因此,他很好地配合对方演了这么一出。



       冯啸一边说着,还用手指了指苍小天。



       苍小天一头雾水,只得尴尬一笑。



       红脸老者一摆手:“无妨无妨。走吧,我们回去再说!”



       说着,拉住冯啸的手,转身便走。



       走了两步,老者才想起来什么,转过身来对着申屠引略一拱手:“申屠公子,改日再叙啊!”



       言罢,领着冯啸一行人头也不回地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