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暗潮涌动的爆发前

作品:《 我真的只想活过末日啊

       离开矿洞后,沈丛飞一行人完成汇合。



       新据点无可奈何炸毁之后,他们只能去寻找新的临时驻扎点。



       考虑到边境监狱那边,之前有派遣帝国军驻扎,他们这一群伤兵只能换个地方。



       恰好沈丛飞想起,从时间上来看猎人小屋这个资源点,应该又刷新了。



       这样一来,一群人便有了新去处。



       这次的猎人小屋,各方面条件还算可以。



       首先位置靠海,在山顶上,甚至能到距离边缘城还有一段距离的军港。



       其次隐藏在树林里,隐蔽性也不错。



       而且房屋面积,也比之前的猎人小屋要大上不少。



       尽管不是湖畔边那样的豪华二层小屋,但住下他们这一群人却是没问题。



       更别提屋里还发现了正缺少的物资。

一秒记住m.soduso.cc

       抗生素。



       药品有了,接下来还缺一个医生。



       就这样,“医生”陈袁佳被拉过来。



       但面对要取出子弹这回事,还是让她有些紧张。



       尽管代号是“医生”,可没说医疗水平真到了医生的地步,这点陈袁佳还是很清楚的。



       但现在也没办法,不可能说再拖时间去找个专职医生。



       只能赶鸭子上架,先试试了。



       其他人也来帮忙,烧热水,把器具消毒。



       把屋里桌子弄干净,作为手术床临时使用。



       趁着一行人手忙脚乱时,陈袁佳也躲在一边,做起深呼吸,回忆所学的医疗知识。



       过了一会儿,等一切准备就绪,陈袁佳也开始了紧张的取子弹手术。



       除留下的助手,其他人都被赶出屋外。



       唐克和唐母一脸紧张,其他人就完全是“听天由命”了。



       幸好最后结果喜人,手术中没发生什么波折,子弹卡的不深,顺利取出,随后止血包扎,注射抗生素。



       只不过手术期间使用了麻醉弹的缘故,呼吸正常,但人到现在还没醒。



       唐克和唐父唐母一听,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沈丛飞看到这一幕,也算松了口气。



       之前的拖延战术,总算没有白费功夫,救下自己人一条人命。



       想到这里,忍不住发笑,然而这一笑却不知道牵动那根神经,左臂上的旧伤阵阵撕裂的疼,让原本的笑容,都扭曲成痛苦面具。



       “你怎么了……医生!”



       一旁注意到他脸色变化的夏维,赶忙呼喊医生过来。



       陈袁佳见状,走过来拆开旧绷带,检查伤势,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轻叹一声:



       “伤口发炎了。”



       “严重吗?”



       沈丛飞脸上没什么变化,倒是身旁的人,一张俏脸紧张起来。



       陈袁佳注意到身旁小女生的情绪变化,安抚起对方:“放心,这个情况我还是知道该怎么处理的。”



       对于她的情绪表达,沈丛飞虽然有些感动,但也还是觉得对方有些大惊小怪了,主动帮“医生”安抚道:



       “放心吧,咱这体质可是杠杠滴。”



       夏维一听,却依旧神情紧张:“不要小瞧伤口感染,如果不好好处理的话,同样是有……唔。”



       她瞪大双眼,看着堵上自己嘴的,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



       心中猛地一跳,脸上温度也像烧水一般直线上升。



       等双方分开之后,慌乱下,夏维站起身,手足无措。



       “我,我去清理枪了。”



       最后留下一句话,赶忙跑开。



       陈袁佳看着这一幕,调侃面前男孩:



       “喂喂,你这是把老师我视若无物啊?”



       “忍不住了,嘿嘿……嘶,疼疼疼,轻点,轻点,我错了。”



       沈丛飞认错之后,面前的“医生”很自然把手上劲调小。



       尽管知道对方是故意的,但他也不敢在嘴皮了,只能在心里一个劲吐槽:



       所以说,以后找女朋友一定要慎重。



       幸好我女票只玩狙……



       嗯,总感觉好像更危险了?



       ……



       打完抗生素,左臂上的伤口重新包扎过后,沈丛飞找到其他人商量起接下来的计划。



       这次反清剿任务,虽然已经结束了,但从局势上来说,影响却是十分深重的。



       他自己都没想到,这个计划能如此成功。



       原本只是打算,将外面的半数帝国军力拖入这个泥潭,然后打消耗战,进一步拖垮这只队伍。



       但现在,以山中一片树林为代价,换取此行围剿失利,还损失惨重。



       这意味着城中的帝国军,接下来的日子也没有好受了。



       “是时候了,发起反攻吧,把那些入侵者彻底赶出这座城市。”



       其他人听到沈丛飞这番豪言壮志,一时间只觉得他是不是烧坏脑子了。



       但其实,他们心理也隐隐有些期待,对方能拿出一份什么样的保证,能赶跑那些敌人。



       ……



       时间,逐渐流逝。



       从白天,到黑夜。



       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一天,却无人知晓,这是暗潮涌动的爆发前,最后的平和。



       “砰!”



       曾经的市政大厅,现如今已作为帝国指挥部的征用的地方。



       大厅中,上校看着面前一群残兵溃将,怒不可遏:



       “你们说什么?”



       “指挥官都战死了,那你们怎么有脸还活着!”



       跪地的一众溃兵,被吓得打了个寒颤。



       上校忍不住咬起牙,忍住想要掏出枪处决溃兵的冲动,挥了挥手让他们下去。



       顿时一众溃兵感恩戴德退出大厅,前往各地原本的营地报道。



       “上校,没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是否要请示帝国方面进行支援?”



       一旁的黑西装特工,面无表情的提出意见,嫣然一副当秘书的态度,惹得旁边真正的下属军官表情不满。



       “不。”



       “暂时不。”



       上校两指捏了捏眉心,他怎么也想不到。



       就算加上监狱里的那些人,自己的半数军队,居然也能输?



       而且,据溃兵说还是在借助了天时地利,引燃了大半个城市都能看到山火。



       就这样,还没把对方全歼,反而己方兵力,武器,弹药,还有载具,全都损失惨重。



       这哪怕是头猪在指挥,也不可能是这样的结果。



       更别提自己提拔的两个下属少校,都是有过实战指挥经验的精英。



       竟然一举死在这样不起眼的清剿作战中。



       这样说来的话。



       那就是自己对于敌人水平的判断,太轻视了吗?



       上校想到这里,站起身,看着大厅外的城市街道:



       “通知全城,必须得先稳定一下民心,在处理那些反抗者的事。”



       一旁的下属军官行礼后,就去传达这条命令,通知各部开始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