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二十五、师哥突现欲擒师妹 破庙偶得转眼即逝

作品:《 冷啸长歌

       一大早,老太傅坐着轿子来到太子府,小饼子告知太子还没起床。



       老太傅拄着拐杖一屁股坐到太师椅上,喘着粗气,道:“我就在这等。”



       小饼子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走吧得去禀报太子,说老太傅大人来了,太子要是正做美梦还不得朝他一顿发脾气,不走吧,老太傅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小饼子一看这阵势,老太傅不见太子不肯离开。



       半个时辰以后,太子打着哈欠从里面出来,老太傅颤颤巍巍起身欲行礼。



       “罢了罢了,老太傅年事已高不必拘礼。”太子坐到案子后。



       老太傅站着,道:“太子,最近可有习字读书?”



       “有啊,天天习字,读书,修身齐家平天下,这不是老太傅教我的嘛。”



       “太子谨遵教诲老臣心安,这汴京城里城外游玩的地方可真多,切不可留恋一处风景。”



       “老太傅放心,哪里该去哪里不该去,我有分寸。”



       老太傅点头,想了想又说道:“听说,太子最近得一人,不知是何人?”



       “一个世间俗人而已,不足让老太傅费心。”

一秒记住m.soduso.cc

       老太傅见问不出什么来,也就告辞出了太子大殿,站在殿外,他仰望天空,太子已经成人,有些事情不必明说,想必他也能知道,还不明说,在明说还能怎么说,自己不过就是规劝而已。



       清晨的郊外,一片雪白,空气里还散发着氤氲的雾气,宗政骞尧牵着那匹棕红色的马,雪里映着马,出了城,来到郊外,他想去梅花庵打探虚实,既然有人用梅花针给他引路,那么梅花庵肯定应该知道点什么消息,虽说两浙路离汴京很远,为了查个水落石出一点线索都不要错过。



       刚走了没多远,树上就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冰碴窸窣窸窣地掉下来,宗政骞尧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慕容姑娘,嘿,你怎么总是在树上飞来飞去,吓我一跳。”宗政骞尧道。



       “你出门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你去哪?我也要去。”慕容潇潇从树上落到地上,还是一身黑衣。



       “我说,你就别跟着我了,好吗?我喜欢一个人,不喜欢有人跟着。”宗政骞尧下了逐客令。



       “你可知道,你身上还流着我的血,这么快就想摆脱我了?”慕容潇潇指着他说道。



       “你听,这是什么声音?”宗政骞尧道。



       二人侧耳倾听,声音又没了。



       “哪个混账想在姑娘这里赖账?我们姑娘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话音刚落,一个秃头上留着一撮毛的家伙挡住了二人的去路。



       “大师哥,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漕帮里的小师妹岂不是要被人欺负死了。”阙缨道,他手里攥着一根钩棒,一头尖,另一头有刀,刀上有两个向内的钩子。



       “漕帮是大名顶顶的慕容风的地盘,我素来和你们漕帮没有来往,我哪里有欺负慕容风的女儿了?”宗政骞尧道。



       “你少油嘴滑舌,先吃我一棒。”不等话音落下,他的钩棒就朝宗政骞尧飞了过来。



       只见宗政骞尧面不改色,只是轻轻地一抬手,往旁边一拨,阙缨的钩棒就飞了出去,落在不远处,棒子还在地上蹦了蹦,好像在嘲笑阙缨。



       “你……”阙缨指着宗政骞尧。



       “我什么我?你什么你?君子动口不动手。”



       阙缨一把抓起慕容潇潇的胳膊,道:“师傅让你回去成亲。”



       慕容潇潇使劲往外挣脱着,喊道:“我不成亲,也不回去……你休要让我回去。”



       “嘿嘿,干嘛呢?男女授受不亲啊,松开。”宗政骞尧低声道。



       阙缨没办法,还是松开了慕容潇潇,她活动着被他拽疼了的手腕,道:“你回去告诉我爹,我不嫁,要嫁让他自己嫁吧。”



       宗政骞尧骑着马朝前面奔去,慕容潇潇跟上去,阙缨在后面看着二人的背影,喊道:“师妹,师妹……诶……”



       英王府里,来了一个穿青色衣,外穿袖衫的男人,他是谯笪翼,一个禁军里的仁勇校尉,他朝英王揖了揖,道:“英王殿下,据可靠情报,宗政骞尧朝东南而去,估计是去了两浙。”



       “两浙?莫非他是真的去寻梅花庵了?你给我派几个人盯着便是了,还有,王家活着的人找到了吗?”



       “正在找。”



       “千万不能让他得了先。”英王闭着眼睛拉长声地说道。



       “是,殿下。”



       英王朝他摆了摆手,谯笪翼退了下去。



       三天后的一个傍晚,宗政骞尧和慕容潇潇的马跑的实在太累了,他们来到荒郊野外的一所破庙前,宗政骞尧下了马,道:“不走了,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一下,给马喂点草料,明早再走。”



       慕容潇潇下了马,盯着破庙看了看,这是一座乡野小庙,门已经不复存在,窗户上的纸撕碎零散地随风飘着,风从窗户的孔洞穿过,雪挂在窗棂上依稀可见,庙外面的墙上似乎有壁画,年久已经看不清楚。拴好马进得庙内,佛龛上供奉着的好像是观世音,风吹日晒,身上的漆已经斑斑驳驳,角落里还堆着一些干草,也好,至少晚上能取暖,比睡在墓地要好多了,总算还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二人拿出自己备的干粮,吃了一些填饱肚子,喝了一些水,休息了一会体力恢复了些。



       慕容潇潇看了看草堆,总不能两个人都睡在一起吧,她把草抱开一点,想能打成两个地铺就好了,她选了一块被风的地方,抱过来一些草铺好,待她第二次再去抱草的时候,就听得“唉……唉……”这叹息声吓的她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连忙蹦跳着跑到宗政骞尧身后躲了起来,喊道:“有鬼!有鬼啊!”



       “哪来的鬼?在哪呢?”宗政骞尧问道。



       “那……在那里……草堆里……”慕容潇潇给他指点着位置。



       宗政骞尧看了一眼草堆,拿出自己的箫,朝草堆慢慢地走去,他轻轻地挑开一点草堆的草,没有,再挑。



       慕容潇潇在他身后抓住她的胳膊,使劲地掐着。



       再挑一下,一个人头露出来,慕容潇潇吓的靠在宗政骞尧后背上“啊啊”地大叫着。



       是个老女人,头发白黑相间,黝黑的皮肤泛着红光,脸上的皱纹很深,干瘪的嘴唇,双手粗糙,指甲很长,指甲缝里充满了黑色的异物,老人就躺在那里,偶尔还呻吟几声。



       宗政骞尧把手放到她的鼻子上试了试鼻息,朝慕容潇潇伸出了手。



       “嗯?什么?”她问道,她都懵了,才缓过点神来。



       “水!”他低声道。



       “哦……”她晃了晃水壶,递了过去。



       宗政骞尧拿着水壶,打开盖子,喂点水,老人贪婪地吸吮着,大口地喘着粗气。喂了些水,又给了些饼渣,不能给太多,估计她好几天没吃东西了,给多了容易发生堵塞。



       忙完了这些,已经是亥时了,慕容潇潇有点睡不着。



       倒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宗政骞尧,她所结识的那个男子,表面上冷冰冰的,毫无血性,可是,今晚,她看见了他柔软的一面,那么温和,那么暖心,她有点欲罢不能,想着这个男人,她不禁朝他躺的地方看了看,他面色温润,呼吸匀称。



       她忽然产生了一个好奇的想法,想凑上去看看他,摸着自己跳的噗通噗通的小心脏,她不禁羞红了脸。



       暗夜里,“嗖”的一声,宗政骞尧腾空而起,箫已经抬手伸了出去,“当啷”“噗”声音响过,什么东西好像打在哪里了,来不及查看,他身形一转,穿门而出。



       院子里,宗政骞尧站定,手里的箫还在身侧,只听他冷声道:“出来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腾空朝他飞过来,一把刀寒光一闪朝他劈过来。



       “哼!”他闷哼一声,抬手朝前面一个人的刀挡去,“当啷”两种兵器接火的时候,只见那个人朝后又飞了回去,“刷刷刷”后面人的刀和箫没过上三招,人已经不见了,再看宗政骞尧,他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四下找找,角落里似乎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前面倒下的那个人,冲到角落里,低头一看,他回头怒视着宗政骞尧,一甩头好似下定了决心,捂着胳膊朝黑暗里闪去。



       慕容潇潇从庙里冲出来,她拿着火把,朝角落里的那个人冲去,掀开他脸上蒙的黑布,是个秀气的男人,只是已没了气息,她又翻了翻他的身上,除了用的刀以外,没有别的近身物品。



       “行了,别白费力气了,什么都不会留下的。”宗政骞尧注视着那把刀,那是一把锋利的刀,只是这个人的功夫还没练到火候,能锻造这样兵器的地方一定也得是较大的作坊。



       “他们是来杀你的吗?”慕容潇潇问道。



       “哼!未必!”他转身朝庙里走去。



       进了庙里,慕容潇潇看着他的背影,低声问道:“我以为你睡着了,原来……”



       “你不是也没睡着吗?”宗政骞尧看了看草堆里的那个老婆子,说道。



       慕容潇潇低头抿着嘴巴,想了想,又捂着脸偷着笑了,她害羞死了,连她没睡着他都知道,她想什么他不会也知道吧?



       “诶……唉……”老婆子醒了,睁开了浑浊的眼睛,她把一个胳膊抬了抬,朝外指了指。



       “你是说外面有人?”宗政骞尧看着她的表情问道。



       她摆了摆手,把手伸进自己的枕头下,摸了摸,道:“有人……抢……我的……银子。”老太婆断断续续地说道。



       “你看清是什么人抢的了吗?”慕容潇潇平和了一下情绪,问道。



       老太婆摇了摇头。



       “老人家,你怎么在这里?你没有家吗?”宗政骞尧问道。



       老人家听他这么问,立刻目光呆滞,看着门外,许久,她脸颊流下来两行热泪。



       宗政骞尧看了看慕容潇潇,朝她的水壶努了努嘴,慕容潇潇拿出洗脸巾给她擦了擦泪,又给她喂了些水。



       “我有家,我的家在……汴京,我……我儿子死了……我……”老人家说着哽咽着。



       宗政骞尧一听一震,莫非她是……



       “你儿子叫什么名字?”他问道。



       “我儿子……叫……大柱……”



       “是王大柱吗?”宗政骞尧迫不及待地问道。



       “你认识他?”老人家抓住他的衣襟,瞪着大眼睛问他。



       “哦,老人家,我就是衙门里的官差,就是想了解你儿子是怎么死的,好给他鸣冤。”



       “我儿子……我……他们给我……好多钱……”老人家说道。



       “他们是谁?”



       “他们让我……远走高飞,再也……不要回去。”



       “为什么?”慕容潇潇看了一眼宗政骞尧问道。



       “他们说我儿子……得罪人了,人家还会找……我……问罪……”老人家喘息着。



       “对了,老人家,你以前是不是在周家做过厨子,周启川家,就是那个游骑将军家里。”宗政骞尧道。



       老人家一听他这么问,眼睛里立刻闪过害怕的眼神,慢慢地垂下眼睑。



       慕容潇潇一看她这个样子,拉着她的手安慰道:“老人家,你不要怕,有什么你就和我们说什么,我们会给你做主,还有,你丢的银子,我们会想办法给你找回来。”



       老人家听她这么说,她抬头看着二人,半晌,道:“周家的老爷为人忠厚,对朝廷那是一片忠心,就是那年,有人让他把征的兵……”话没说完,“嗖”“嚓”两枚暗器穿透了她的喉咙,她头一歪,倒了下去。



       宗政骞尧拎起箫,朝门外奔去,只见一个黑影“嗖”跳入林子里,不见了,他追出去,哪里还有什么黑影,少卿,他一无所获回到破庙。



       慕容潇潇递给他一个螺旋状的暗器,宗政骞尧看了看,道:“你知道江湖上哪家用这种暗器吗?”



       “这种螺旋飞镖很普遍,大多数的帮派都会用,你要是问我哪一家用,那可真不好说。”慕容潇潇道,她说的确实是实情,这种很普遍,要想从这里查,像大海捞针一样费力。



       “她刚才要说有人让他把征的兵……”宗政骞尧在地上踱着步,猜想着下面的话。



       “周家的灭门惨案看来是后面有人做的,肯定是周将军没满足他们的条件。”慕容潇潇道。



       “是啊,但是这个条件究竟是什么呢?还有,我们后面有人,以后一定要小心。”宗政骞尧分析道。



       “你说他们为什么不杀我们?”慕容潇潇道。



       “不是不杀,应该是杀不了或者是留着我们还有用。”宗政骞尧道。



       阿良在赵九门外停下来,他咳嗽一声,道:“殿下,消息回来了,长啸先生去了两浙,是去梅花庵打探消息。”



       “他不是要找杀那个新兵的凶手嘛,那你就满足他一下。”



       半夜了,长公主府里清冷得很,她在床上躺了许久,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平躺、转身、侧卧,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翻身起来,她又翻出那张无字的纸条,正看反看,上面一个字都没有,心下道:结婚五年有余,你一走也是五年多了,是啊,我们都不在一起生活,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也很正常,我们再见面会不会都很陌生……



       她望着窗外,转身,又看到了那把古琴,移步过去,坐到琴架旁,她洋葱一样晶莹剔透的手指抚着古琴,古琴发出叮叮咚咚悦耳的声音,乱弹了几下,她抚着宗政骞尧上的那几根弦,轻轻地侧耳趴在古琴上,感受着弦的心声。



       一大早上,乡野破庙院子里飞沙走石,宗政骞尧腾空而起,说时迟那时快,慕容潇潇也跳了起来,她的长剑已经逼近他的前胸口,宗政骞尧的箫也不是吃素的,“咣当”二人的兵器碰撞在一起,擦出了火花,一个向左压,一个偏不让向左,两人就在空中僵持着,面色严峻,他们在消耗内力。



       少卿,宗政骞尧一松劲,整个身体朝后翻去,慕容潇潇的长剑剑剑直指他的要害部位,就是差了一点距离,宗政骞尧腾空的脚踏在一棵树上一蹬,整个人朝前冲去,慕容潇潇用力过猛,没来得及转身,宗政骞尧已经站在她身后,她一个转身,他的长箫已经抵在她的胸口处,一动不动。



       “我告诉你,不要跟着我,你偏不听是吗?”宗政骞尧冷冷的声音。



       “说我跟着你,你有什么好?”慕容潇潇怒气冲冲的声音。



       “好,从此我们天各一方,你走你的阳关大路,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相关。”宗政骞尧一抵她的胸口。



       “你可真是霸道,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是吗?”慕容潇潇恨恨地道。



       “你就是颗扫帚星,从一出了汴京,我就被你的家人堵在路上,你还是离我远点!滚!”宗政骞尧怒道。



       “好,你骂我是吗?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今天我就和你分道扬镳。”说完,慕容潇潇自己牵着马冲出了破庙的院子,边哭边向前冲去。



       宗政骞尧收回自己的箫,冷哼了一声,他骑着马朝来路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