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16章 放逐和撤离

作品:《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咻!”



       一道巨大的音爆炸响。



       就连远离曼海姆的琴和路德维希,二人都猛地回头看了过去。



       琴好像目不转睛的看着远方,她耳朵其实在这种状态下,是听不到的。



       不过感知力,却很清晰。



       她用亚宁半岛的乡土语言,对着路德维希说道:



       “好大的魔法波动,是超阶魔法。”



       路德维希眼睛却像是能看穿一切,他回过神,用同样的口音回应道:



       “是那小子投的。”



       琴脸上出现了神秘的微笑,带着一些幸灾乐祸:



       “又是黑子射枪吧……”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五阶之下最强单体魔法,达贡危险了。”



       路德维希询问道:



       “他的身上……有亵渎魔法的表现吗?”



       琴从怀里摸出一封信,就是刚才她从诺亚手里拿到的。



       她递给了路德维希,并说道:



       “亵渎魔法……可没这么弱。”



       路德维希点了点头。



       对于琴,他无条件的信任。



       两人转身准备离开,这时候路德维希突然有些抑制不住,开口问道:



       “先生他,为什么会收这么个徒弟?”



       琴突然笑了起来,说了个仿佛玩笑一样的答案:



       “因为之前的,都死了。”



       ……



       在诺亚将黑子射枪投出去后。



       空气中陡然出现了一条被撕裂的通道。



       直直的贯向海底。



       撕裂开海水,朝着深海飞去。



       巨大的音爆响起后,众人只感觉耳边的经久不绝出现了一阵阵嗡鸣。



       只有山上的魔法师才明白,刚才那一瞬间,整个空间直接被投射的黑子射枪撕裂了。



       空间出现了一道裂痕,这声音还是空间的修复自身发出的。



       “中了吗?”



       过了三秒,海面下没有任何反应。



       诺亚身边的卡特琳娜,问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再等等,海底很深。”



       六千多米的海盆下,还有一道深渊,向下延伸着。



       达贡进入了深渊裂缝后,猛地回过头。



       漆黑的海水中。



       在祂伤口陡然出现一个小白点。



       不断在他眼前放大着。



       黑子射枪前端急剧摩擦出来的热量,不断加速破开着寒冷的海水。



       一道道巨大的回波,震荡开海水。



       在达贡的位置上看来,就像是一朵不断盛开的白色花朵一样。



       巨大的危险将他笼罩。



       但下一秒,那花朵已经近在咫尺。



       达贡只来得及抬起利爪挡在了眼前。



       紧接着,一道漆黑的十字架,以达贡为中心,在海底绽放开来。



       瞬间,整片海域仿佛被煮沸了一样。



       无数的气泡冒了出来。



       ……



       “中了!”



       海底冒出的气泡开始大量的上升,却没有众人想象的巨大爆炸。



       已经使用了一次强化祝福的诺亚,只感觉到了急速逃遁的深渊守卫。



       达贡却感知不到了。



       如果不是他瞬移了,那么就是打中了。



       听到诺亚的说辞后,众人朝着海面看去,想看到一些蛛丝马迹。



       只有带头的烈阳教廷的人,说道:



       “黑子射枪是击中后,会被拉进空间裂隙里,不会有任何的残肢的。”



       听到了空间裂隙,诺亚顿时明白了。



       这是将达贡强制丢进了异次元空间里。



       但是这真算是杀死了吗?



       他也不太明白。



       毕竟廷达罗斯猎犬,就生活在那个世界里。



       “……”



       沉默了几秒钟后,在烈阳教廷领头的带领下,队伍中开始欢呼起来。



       声音一直传到了地面上。



       大家看到不断冒出气泡的海面,再看看天上的众人,不知道是谁带的头,也开始欢呼了起来。



       “赢了!”



       “好啊!”



       “……”



       天空中的队伍,确认了诺亚使用超阶魔法击中的消息,传遍了幸存的人们。



       其他人,虽然听不懂,但是大受震撼。



       跟随着一起欢呼起来。



       这时候东边海面上,太阳伸出了海面,阴郁的天空,被万道霞光刺破。



       晨光洒在海面上。



       出现了一抹巨大的金色。



       这时候风暴教廷的雷鸟飞入云层从,搅动着自己的四翼。



       一道道风将厚重的云层割裂开来。



       光芒在云层从留下道道光影,仿佛利剑一样。



       这时候,所有劫后余生的人,包括诺亚自己。



       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活过来了。



       ……



       因为深渊守卫,藏进了深海中。



       远方海域的雷暴也停了下来。



       加上风暴教廷的雷鸟,一直在驱散着附近海域的厚重云层。



       太阳升起后,曼海姆又变成了10月该有的样子。



       被冰雨和大雾占据的天气,终于向太阳让路了。



       因为地震和海啸,整个曼海姆在海水退却后,依旧沉在海底。



       原来的城市变成了片废墟。



       所有人的家园都被毁灭了。



       城市中再无任何幸存的人。



       海啸将城市破坏殆尽。



       工业区的油料被冲了出来,泄漏的污水和油污布满了整个海域。



       下午时分,通过城堡中电台,联系到了附近船只,前来救援。



       曼海姆被毁灭的消息,也传开了。



       让人惊奇的是,整个巨人山上,竟然有数万人获救。



       这真可谓是一场奇迹。



       数万人的撤离,用了足足四天的时间。



       瓦尔兰特皇帝亲自下令,征用大型游轮千万曼海姆近海接送人员。



       秘密调动的还有大量的教廷部队。



       第三天下午16:00随着最后一批人员撤离。



       诺亚也登上了军方的舰艇。



       和他一起撤离的,都是银月教廷的人,还有艾登。



       罗恩早就在第一天回去首都了。



       之所以诺亚留这么久,是被罗恩硬安排在这里的。



       必须让他坚持到最后一天。



       他的意思是,要做就做最好的。



       他的功绩由他这个老头子提上去,但是人必须要留到最后,不管是做样子还是什么别的。



       总之要表现出一个英雄,一个神选者,该有的样子。



       艾登联系上他老爹后,也得到了差不多类似的安排。



       所以他们两个,就这么坚持到最后一天。



       修建临时码头有他们,安排伙食有他们,送别灾民也有他们。



       接见各教廷的官员也有他们。



       反正是强制安排露脸一条龙。



       在这三天中,几乎是彻底出名了。



       他们也累得够呛。



       在船尾吹着和煦的海风,看着逐渐消失在地平线的巨人山。



       艾登提着四瓶啤酒,从甲板上走了过来。



       他将啤酒放下后,起了一瓶,递给了诺亚。



       “来拿着吧,听了我们的名头,人家船长专门批的……”



       诺亚接过啤酒,喝了一口,发现是苦的。



       突然想起这个时代的啤酒,普遍就是这个风味。



       他瘪了瘪嘴,笑道:



       “喝不惯……”



       “那剩下的都归我了。”艾登手抓在围栏上,笑着将剩下的酒全归了自己。



       看着船尾的浪花,突然开口问道:



       “听说你家也是伦底纽姆的?”



       诺亚微微一怔,突然想起了原主的身世。



       他点了点头。



       “我是在首都出生的,不过对家这个词没有什么归属感。”



       这句话说得不只是他自己,也是原主本身。



       诺亚.克莱斯特,出生在1896年,生父在他出生前就抛弃了他母亲,母亲是一位落魄的贵族小姐,领取政府救济艰难度日,在原主四岁的时候改嫁给了一位伦底纽姆的律师——海明威.克莱斯特。



       诺亚也随之改姓了克莱斯特,虽然这位养父对原主还算不错,但是因为他本身还带着两个孩子,所以在家里,诺亚随时都受到两个哥哥的排挤。



       这种重组家庭在后来,弟弟妹妹出生后,诺亚更是变成了边缘人物。



       随着养父后来获得了男爵的爵位,家庭的生活虽然不错,但是他越来越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和整个家庭格格不入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大学。



       伦底纽姆一共有7所世界知名的大学。



       帝国医学院在诺亚考上后,他就搬离了自己的家,一直生活在学校里。



       平日就打工赚钱,基本没有向家里伸过手。



       就这样基本上算是彻底和家里脱离了。



       所以他才这样说,对家没有归宿感。



       艾登没有好奇追问。



       反而点了点头,说道:



       “我也没归宿感啊……不想回去。”



       艾登说完后就开始“顿顿顿”的喝酒。



       不一会儿,就将三瓶啤酒全部干了下去。



       喝完后他又说道:



       “不过这次肯定是要封爵位了,就这个功绩,我怎么也得子爵吧,到时候肯定就不在家里住了,你估计是在教廷里升迁了,到时候也可以不用回去了,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好吧,这家伙好像三瓶酒就醉了。



       看他掏烟都不利索,诺亚赶忙将他扶进了船舱。



       在船上的日子非常无聊。



       诺亚其间还去了一趟幻梦境,本来想将自己的事情给韦恩他们说说。



       毕竟现在已经是六倍的魔法力,并且还出现了结晶。



       结果不仅韦恩不在迷魅森林,就连露丝也不在。



       据说最近幻梦境有大事发生了,祂们都去不远处的黑暗森林了。



       至于是什么事情,听小耗子们说,是有个什么失踪多年的大花妖,回到黑暗森林了。



       一回来,就和黑暗森林的树妖打了起来。



       具体战况不明,反正就算隔条河,诺亚也看不清。



       只得退出了幻梦境,老老实实在船上慢慢琢磨。



       船上其他人没有参考价值,毕竟不是谁都能将堆成山的深潜者,像他一样拿来献祭吧。



       还好,第二天天一亮,在晨雾中,军舰终于抵达了世界最大的港口,伦底纽姆港。



       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繁华港口,诺亚和艾登两手空空的下了船。



       看着来迎接他们的车队。



       对视一眼,双双朝着汽车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