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八十章 计划

作品:《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在海底深渊中,不知名的某个海沟处。



       长得如同蛟龙一般的模样,六米多长,已经在世间存在了无数岁月的深潜者之王。



       被称为父神的达贡,正在潜航回海底之城拉莱耶。



       刚才他悄悄尾随在伊丽丝身后,确认她已经按照预定的计划,去到了曼海姆。



       她是至高存在的孙女,也是深渊之主,伊索格达的女儿,有着和隐秘者克希拉一样的任务。



       她将承担起其父,再次重生的任务。



       老实讲伊索格达在陨落后,按照预言石板上的提示,达贡已经等待了一百年。



       这一百年深渊住民都在低调行事。



       以至于圣光之主的走狗们,越来越猖狂,甚至打起了拉莱耶的主意,时间已经让人类这个愚蠢又短命的种族,忘记了被深渊梦魇支配的恐惧,在百年前,魔法师这种高灵感的存在,如果没有受到祝福,可是不敢进入海边十里范围的。



       伊索格达的噩梦,早就被他们遗忘了。



       很好,那就遗忘吧。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再过不久,深渊之主将会再次降临。



       ……



       这次重置时间线,消耗掉了不少的珍贵的材料。



       不过还好,重置时间线后,这些材料有一部分再生了,



       但其中一些比较重要的材料,并没有因为重置时间线而再生。



       他一个神格没有达到要求的神话生物,使用奥博图斯的沙漏还是太过勉强了。



       时间线清理的不干净,要不是冥冥某个至高存在给了一些帮助,或许在重置的时候,他就因为无法处理掉这些信息,直接被时空错乱抹杀掉了。



       毕竟是触碰时间线的禁忌手段。



       传说中三柱原神之一的本源。



       这几乎是一场玩命的游戏。



       要不是之前那两个人类破坏了他们的计划,谁愿意去干这些事情?



       这两个家伙,是不稳定因素。



       重置时间线的时候,就是因为这两人的存在,差点无法处理。



       明明是两个普通人……



       “或许,是现在存五大主神的棋子也说不定。”



       很有个可能。



       这两个不安定的存在,或许会让深渊之主降临出现大问题。



       这次可不能让这两人在捣乱。



       一定保护好预言中两位见面,并按计划让伊丽丝离开。



       是这次的主要目的,不能出岔子。



       他们才是深渊之主降临的关键。



       为此,一定要做更周密的计划。



       就连后续的反应,也需要表现的更加激烈一点。



       “嗯……毁灭掉曼海姆,应该是够激烈了吧。”



       只是在这之前,必须让伊丽丝和西蒙一起离开……



       这需要时间想想办法……



       谁能想到,圣光教廷最年轻的红衣主教,竟然会成为深渊之主降临的工具。



       圣光之主恐怕是万万想不到的。



       真想看看,深渊之主再临,祂在知道真相时候的反应。



       ……



       在另外一边,诺亚和艾登离开了银月修道院。



       经过之前的战斗经验,诺亚知道其实手枪加上魔法晶石的弹头,有非常大的作用。



       而这些东西,如果要在教廷里领取的话,只能领取到很少的数量。



       就算是他将魔法子弹,全都交给了枪法如神的艾登,造成的威慑力和杀伤也是非常有限的。



       所以诺亚决定,按照原时间线,这段时间他该去的地方,拿一些好东西。



       “在码头上有个黑市商人,叫做米罗的胖子,他那里有最新的自动手枪,并且在他那地方,魔法晶石这类的珍贵材料也是有的……”



       坐在副驾驶,诺亚对艾登说着码头上的黑市商人,米罗的故事。



       在原来时间线里,一大早诺亚去买东西,就刚好遇到他们一群手下,将新款式的自动手枪放在桌上烤肉吃。



       然后他就被用枪顶着头了。



       只要当时的米罗来晚一步,他这群手下,可就全部被送走了。



       换做现在经历过生死的诺亚,更是对规矩有种天生的漠视,只要对方拿起枪,他敢保证,直接将里面全部处理的干干净净。



       无非就是杀完人,几个强效驱散事情。



       特别是这种傻缺马仔,死了也没人管。



       说起米罗,本来就是和这群人打过交道的艾登立即就来了精神,这家伙身边带着个柯西法尔人保镖。



       据说是他在海上救回来的,之前一直怀疑这货是特工,但是因为这家伙还算懂事,而且一直都算老实。



       只是真的没想到,他竟然有本事搞到新款式的自动手枪。



       看来这位最近是开辟了新的渠道了。



       诺亚因为错过了21号的明矾单子,加上巴德的单子,身上就只有几镑不到。



       艾登还等着给以前的战友家里打钱,口袋里都还差40镑。



       两人都打定主意这次过去黑市,是去“赊账”的。



       对方同意还好说。



       不同意,那就只好上晚间新闻了。



       大概播报的内容,他们都想到了:



       “由英勇的警方与月行者小队成为配合,捣毁了黑市,成功抓捕了威胁曼海姆安全的武器走私商一位,并在战斗中击毙数名马仔,初步鉴定该商人为当地黑恶势力,长久以来欺行霸市,并走私过大量的违禁品,同时也参与过运输柯西法尔特工的工作……”



       一路上,已经成功变成黑心人的艾登还表示,自己待会儿,也许还要找诚实的米罗借点钱用用,最近有些缺钱……



       听到他这个需求后,诺亚想了想说道,表示如果对方配合的话,还是不要拿他们的钱了。



       以后这位黑商说不定会成为他们的合作伙伴。



       能够搞到新武器和材料的人,难道不是人才吗?



       如果对方配合,杀鸡取卵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干了。



       今天来赊账,那也是被逼无奈。



       这时候,他突然想到那个身怀巨款的深潜者嫖客,正好他们的计划里,也需要抓捕个深潜者。



       这不是就是送上门的钱袋子嘛。



       他还记得那家伙叫做:维克.怀亚特,是个三十一岁的首都侦探。



       于是诺亚便对艾登说道:



       “在今天凌晨的时候,我们就会搞到超过一千镑的现金。”



       这个消息让艾登一愣。



       见他如此,诺亚一脸神秘的笑了笑,让艾登今天晚上和他一起去玉兰街的妓院。



       到时候就等着数钱就行了。



       码头已经不远了,艾登降低车速后,眉头拧了起来,露出非常不解的表情。



       诺亚知道这小子想歪了,未免待会儿他分心,笑道:



       “你这是什么表情,搞得我像要你去卖一样……放心绝对,你只管带好子弹,自然有人从海里给我们送钱上来。”



       艾登看着诺亚似笑非笑的表情,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事情,跟着笑道:



       “……那我就期待着你说的好事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码头外的巷子。



       打上黑色雨伞,两人下车对视了一眼,诺亚拍了拍自己的枪,说道:



       “到时候你讲话,我来威慑。”



       大概是之前时间线配合过一次,两人有种陌生又熟悉的默契感。



       诺亚点了点头,他们便走进了码头。



       这时候他才想到,之前渔村里,在海边被女妖控制的孩子里,就是之前在这里带路的那群孩子。



       当时他们被控制着,走进了海里。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在不在。



       忐忑间,两人转过街角,诺亚抬眼一看,却只看到空荡荡的角落。



       没有一个孩子。



       他紧皱眉头,喃喃道:



       “不在?没有被重置吗?”



       ……



       他陡然想起之前,有个和自己名字一样的孩子。



       那个带路的小诺亚。



       莫名的,诺亚一时间,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艾登看到他发呆,拍了下他询问道:



       “怎么了?”



       诺亚晃了晃神,摇了摇头:



       “没什么……走吧!”



       就在这时候,他们背后的巷子里,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只见一个顶着油布遮雨的干瘦小男孩。



       他穿着单薄的麻质单衣,套着不合身的老旧西服,搭配了一条肥大的裤子,和一双开了口的劣质皮鞋。



       在冰雨下,用冻得发颤的声音,吸着鼻涕,搓着手,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止不住颤抖,尽力学着大人的样子,发出颤抖的问候:



       “嘿,早上好先生!需要帮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