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章 逼迫出手

作品:《 我真不想兼职神灵

       “嗯……”



       “你真是从这里推断出来的?”



       刚点了一下头,罗恩又问了个有意思的问题。



       张言已经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便也不否认,点了点头后说道:



       “在海上的那位深渊守卫,给了我一些启发,所以先决条件下,我推理的信息是比他们有优势的。”



       好吧,这老头就是来拆台的。



       既然他想拆台,那就如了他的意。



       罗恩给张言的感觉,很像是自己前世认识的一个阴郁老兵,有什么事情平时都藏在心里。



       然后他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某个时间段,爆发出来。



       爆发出来就直接动手的那种。

一秒记住m.soduso.cc

       贝狄威尔的朋友……



       这群教廷的老家伙们,都是怎么交流的。



       心中腹诽了一番。



       ……



       反正罗恩早上就知道,自己是知道海上有个大章鱼的。



       而唐和玛利亚就不一样了,他们一脸懵逼,忍不住询问到,什么海上的深渊守卫?



       罗恩撑住膝盖,站起身。



       目光移向玛利亚和唐,说道:



       “之前海军军舰受到袭击的时候,他就猜测到海上的海怪,应该是和深海的深渊守卫,所以在这个结论下,倒推的此次案件……”



       “深潜者,和海怪有关系,他是带着任务来曼海姆的!”



       “……”



       唐和玛利亚,面面相觑。



       他们这时候才感觉到惊讶,自己明明全程参与的海怪事件,和玛利亚忙活了那么久,还到海上去看了,结果诺亚先生在岸上就推论了出来。



       但是为什么他不讲出来啊?



       “都是推论嘛,这都需要验证的,说不定就是我错了呢……”



       张言有种感觉,他感觉这老家伙,一直在帮自己引战拉仇恨。



       生怕自己和同事关系太好了似的。



       “好厉害……”



       玛利亚看了一眼唐,由衷的赞叹道。



       要知道他们两个几乎是跟在圣光教廷屁股后面转。



       结果什么都不知道。



       “不怪你们,如果你们知道,这是圣光教廷的人引起的,那就不觉得奇怪了。”



       老人像是听到了两人的心声,并对两人安慰道。



       同时他也说出了这里面的原因。



       惊得曼海姆月行者三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他两人惊讶的是,这件事情竟然和圣光教廷有关系。



       而张言惊讶的,是这老头竟然就这么将事情说了出来。



       要是消息走漏出去,不怕军方找圣光教廷闹事吗?



       好家伙,大佬讲话是真的毫无忌讳啊。



       “知道就行了,不要说出来,万一军方知道了,肯定就是你们走漏的风声……”



       众人:“???”



       见众人一脸懵逼,老头子严肃的脸上,才露出一点转身即逝的笑容。



       看样子他早就猜到这个深潜者的来历了。



       间接来说,他已经是承认了张言的观点。



       活动了一下手腕,张言刚才敲尸体的时候,有些用力过猛了。



       既然罗恩主教已经将事件定性,他看到唐已经在记录簿上面开始快速的写起来。



       很好,这就马上结案了。



       速度快的超过他的预料。



       随后罗恩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只是在出门的时候,对着张言说道:



       “诺亚先生,你出来一下。”



       不知道这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张言便跟了上去。



       到了门外楼梯的拐角处,他站定后屏退了跟随的人。



       让张言上前,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罗恩,用手锤着自己的肩膀,晃动着脖子发出咯咯的声响,同时鹰隼的眼睛盯着张言说道:



       “我听过你,在贝狄威尔出事后,就听过。”



       而张言感觉到对方终于要将正事了,表情严肃起来,右手放在左胸对着罗恩恭敬的行礼,并说道:



       “……那是我的荣幸,早上不知道您的身份,失礼了。”



       不过老人像是没有看见,仍旧是自顾自的说道:



       “银月圣剑已经运回教廷总部了,但刚才的伤口,你能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吗?”



       说完,还在张言身上扫视了一圈。



       低着头行礼的张言,心里咯噔一下。



       有一瞬间的慌神,不过本着死不认账的打算,他直起身笑道:



       “伤口是打击伤,您不会看不出……”



       “……”



       “别装了!”



       “用贝狄威尔教你的,出招!”



       没有征兆,他话还没说完,眼前的老人一声低吼。



       一道拳影,陡然朝着张言面部砸了过来。



       他只来得及下意识的后撤步,并偏过头。



       “等……”



       不等他叫停,罗恩后招已经来了。



       右手刺拳被他敏捷的躲过后,瞬间而至的连续两记左手刺拳,又击打在他的胸口。



       差点就打在迷魅鼠待着的口袋。



       来的太快根本来不及躲开。



       肺部的空气仿佛都被打了出去,他感觉仿佛要窒息一般。



       哇!老逼登,要了老命了。



       再退便已经靠上了墙,避无可避。



       墙上的木板被装的啪啪作响。



       这是试探攻击,已经这么狠了。



       接下来,对方右手已经蓄力,即将到来是一记威力巨大的右摆拳。



       张言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只听到罗恩一声怒吼,右手划着残影“咚”一声砸穿了墙上的木板。



       刚才还在的张言,已经消失在他的面前。



       罗恩明显一愣,接着他猛地一侧身。



       就像是背后长了眼睛。



       一击前蹬腿,被他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



       回身反肘。



       人却早就跳开了。



       他忍不住夸赞道:



       “好啊,不贪招,谨慎!”



       刚才那小子,已经鬼魅般的出现在他背后,一击不中,早就退开了。



       并揉着胸口,三分真七分假,一脸痛苦继续向后方撤退。



       罗恩晃动了一下手臂,对着张言勾了勾手,摆出个拳击的姿势说道:



       “嗯!怎么不继续攻过来?小子,你绝对不止这点本事的!”



       “为什么?”



       张言摊开手,一脸诧异的反问道,还真没猜错,这老小子,直接动手。



       刚才要不是自己用影子戏法躲开了,把头盖骨都能被他锤飞了。



       罗恩上下打量着张言,然后的开口:



       “啧……年轻人,深潜者伤口的巨大创面,还想瞒我吗?我很清楚贝狄威尔,那个老家伙,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走了,银月圣剑他知道你留不住,肯定还有别的东西!放心老夫就是好奇,是什么?”



       说的很笃定,他就认准了这个道理做出的推论。



       并且缓缓朝着张言逼了过来,张言摊开手,张了张嘴,显得很无语:



       “我真的,什么!都没有!”



       并且重复强调的一遍:“没有!”



       听后,罗恩站定摇了摇头,嗤笑道:



       “呵……”



       说完他手上突然升腾出银蓝相间的魔力,仿佛火焰一样包裹住手上。



       “真是和贝狄威尔一个德行,老夫不动真格,就不会说实话!”



       伤口?



       对了!



       应该是切面还是太过平整了,没有破坏干净。



       创口太大了,打击出那种巨大撕裂状伤口,至少得拥有巨大的力量。



       罗恩应该也是从伤口判断的。



       所以他以为,自己身上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力量。



       疏忽了!



       第一次造假,出了个容易被老手发现的大纰漏。



       以至于这老东西,今天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



       真像?那肯定不能说。



       强化过的圣剑已经和他融合,不能交出去,这时候只能弃车保帅了。



       很快他脑子里就有了计划。



       他闭眼伸出手,对老人做了个毫无防备的停止手势后。



       将手伸进了衣服兜里。



       动作尽量慢,脑海里正在快速思考着,这会不会有破绽,接下来该怎么说。



       确定无误后。



       他将贴身放好的月影魔术卷轴。



       缓缓掏了出来。



       上面的东西,他已经背的滚瓜乱熟了,现在也是让它发挥余热的时候了。



       他高举卷轴,尽量让自己表现出一副情非得已的样子:



       “好好好!我承认,我手里有东西!”



       老人听到后,手上的光撤去,似乎是等着张言动手。



       但张言却继续说道:



       “但……绝对不是贝狄威尔大人的!”



       “是这个卷轴里的。”



       罗恩眉头拧在一起,露出非常诧异的表情,并说道:



       “你说什么?”



       张言看到他停下后,不再逼近,立即将手里的卷轴,整个丢给了罗恩,待他接住后,指了指他手上的卷轴:



       “是在我地下酒窖藏书室里,一个妮娜的小女孩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