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寿宴风波

作品:《 红楼贾府

       荣国府,荣禧堂。



       贾政看着手中的信件,脸色有些焦急,这是户部左侍郎吕俊派家人送来的,信上抄着户部送往内阁奏折上的内容,而且还将宁荣两府所欠国库银钱数目抄了出来,宁国府五十七万两、荣国府八十万两,计一百三十七万两;



       这么大的一笔欠银,贾政瞬间慌了神,虽说贾政平日不理会这些俗物,却也晓得这会对贾府造成很大的冲击。



       贾政满脸的忧愁,贾赦、贾珍二人却在一旁安心喝着茶,贾琦见状问道:“大哥,咱家就没有什么准备?”



       贾珍抬头说道:“咳,这个,祖父当年确实做了准备,五十七万两欠银全部封存在武库当中,我想荣府应当也是如此的!”说完又看了眼贾赦。



       “大哥,此事当真?!”贾政一脸茫然的问道。



       “嗯,此事只有两府承爵人知道,就是老太太都不晓得!”



       闻言,贾政面色涨红的看了眼贾赦,随后狠狠地瞪了贾珍一眼,二人明明知道却还看自己的笑话。



       “明日就是父亲寿辰了,蓉哥儿去了玄真观,父亲怎么吩咐的?”见状,贾琦连忙开口道。



       “如往年一般,不回来!不过却是吩咐将那《阴骘文》,印上一万张散人。”



       -------------------------------------

http://m.soduso,cc首发

       是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煦。



       今天是贾敬的寿辰,贾母带着荣国府众人早早的就赶了过来,在尤氏婆媳的服侍下吃酒看戏好不自在。



       外院里,宴席已经摆上。



       贾敬不回府,贾珍先将上等可吃的东西、稀奇些的果品,装了十六大捧盒,着贾蓉带领管事的与贾敬送去,不多时,贾赦、贾政带着宝玉等人来了,贾珍连忙出来迎接,引入里间,大家见过礼,彼此相让一番,才各自入座。



       贾政半天没有看见贾琦,便问道:“怎不见琦哥儿!今日还要去军中不成?”



       贾珍放下手中茶,凑到二人边上说道:“北静王爷来了,此刻在书房呢!”



       二人闻言,具是一惊,今日宴席没有邀请亲朋,都是贾家族人,水溶不请上门,恐不是好事,贾赦突然想起,贾琦封伯宴后,告诉自己,他看不透水溶。



       书房内,贾琦看着坐在对面的北静王水溶,很是纳闷,不知水溶这个时候到宁国府来作甚,而且点名要见自己。



       “不知王爷突然驾临寒舍,有何吩咐。。。。”贾琦开口打断了书房中的沉默。



       北静王却道:“今日擅自造访,还望贾兄见谅才是。”



       贾琦连忙起身,拱手道:“王爷说的哪里话,王爷驾临,这是下官的荣幸。”



       水溶笑了笑,也不准备和贾琦客套太多,说“此次上门,一来是给贵府太爷贺寿,二来嘛,有些事情想与贾兄商议一番。”



       闻言,贾琦心中一惊,有事与自己商议,可是,自己与北静王毫无瓜葛啊...........



       “不知是何事?”



       “贾兄手中的商号如今可是势头凶猛,听说都已经往江南扩张了,江南是个好地方啊,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江南之富可见一斑。可惜本王至今没有机会一览江南美景,不知贾兄在江南作何生意,本王能否参上一股,说来不怕贾兄笑话,如今府中进项大减,外头大把的花销,可谓是黄柏木作了磬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



       我屮艸芔茻。。。。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不是贾珍对乌进孝说的话吗?如今怎么从水溶嘴里说了出来!



       贾琦好容易将口中的茶水咽了下去,看着神态自若的北静王,贾琦大脑飞速的思索着。



       不对!‘苏杭’,苏州,自己刚派人去,难道.........



       “哈哈。。。王爷说笑了,满城公卿贵戚谁不晓得王爷府上可谓是金玉满堂、富贵逼人啊,至于生意吗,都是小买卖,不过是将南北两地的物品倒卖一番,赚点辛苦钱,比不得王爷。”



       “哦?贾兄太谦虚了,贾家商号中卖的‘仙人醉’一坛可就是二十两银子,价格如此之高,还供不应求,外面可都传遍了,都说贾家赚的是盆满钵满的,让人羡慕啊,就连本王府中都抢购了一批,用以招待贵客。听说贾兄在金陵开了商铺,不知其他地方是否也会如此。江南可是贾家起家的地方,至今金陵仍旧流传着四大家族的佳话。”



       “哈哈。。。都是场面上的热闹,‘仙人醉’产量低、成本高,下官只是赚点辛苦钱而已,王爷在文渊阁豪掷千金的佳话至今仍在京中流传,下官可都听说了!至于王爷所说的事情,下官自幼长于京中,从未去过金陵,也不晓得金陵之事,至于在金陵开设商号,只是因为金陵族人生活艰辛,家中老太太仁慈,念在祖宗的情面上,给他们找些差事,不至于生活太难。倒是王爷在江南要是有好的买卖,一定要记得下官。”



       “没问题,都是积年的老亲,应该的。至于贾兄所说之事,本王也是受朋友所托,贾兄的勇武之名,满城公卿贵戚谁人不知,我这位朋友早就想认识贾兄了,奈何一直没有机会,日后定要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哦!那就劳烦王爷了,下官随时恭候。”



       “贾兄果真是爽快之人,既然如此,本王也就不打搅了,对了,听说贾家准备给荣府的二老爷挪动挪动,不知可有此事,要是有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本王府中还有事,先走一步,告辞。”



       “请!王爷慢走,我送送您!”



       看着水溶的背影,贾琦心里狠狠地抽动了一下,他怎么知道的!



       -------------------------------------



       天香楼,贾母等人吃完饭,正在看戏,一群人有说有笑的。



       王熙凤是个会来事的,此时逗得贾母哈哈大笑。



       这时,就见个婆子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来到尤氏跟前说了些什么,就见尤氏脸色一变,目光向贾母看来。



       堂中诸人,在婆子进来时目光就被吸引了过去,贾母见此,心知有事,“说罢,出了什么事?”



       尤氏心知瞒不住贾母,连忙上前告知。



       “什么!宝玉被打了?”贾母惊呼一声道。



       “呀!”



       “什么!”



       贾家姊妹听说宝玉被打,很是惊讶,纷纷出声。



       “走,我要看看,谁敢打我的宝玉。”



       贾母没了看戏的心情,起身要往前院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回老太太,宝二爷是被二老爷带去宗祠行的家法,而且大老爷、珍大爷,还有二爷都去了,所以。。。”



       报信的婆子见贾母要前往前院,连忙说道。



       贾母一听前往宗祠行家法,而且三府的当家人都去了,心知其中必有缘由,“琏哥儿呢,让他来见我。”



       婆子连忙出去叫贾琏。



       不一会,就见贾琏跑了进来。看着对自己使眼色的王熙凤,点了下头,示意没事。



       “回老祖宗的话,具体的,孙儿也不知,只是宴席中间,二弟进来,与父亲、二叔等人说了些话,二叔又招了宝玉前去问话,接着就见二叔大怒,嚷着要行家法,孙儿前去询问,只是听珍大哥说了句,宝玉泄了府中密事,所以。。。嗯,孙儿只知道这么多了。”



       宝玉泄了府中密事?众人听此,具是惊得不敢言语。



       贾母楞在原处,半晌不见动静。王夫人小声哭泣着,薛姨妈和宝钗在边上劝慰着。此刻她们还不知道其中牵连了薛蟠,否则肯定坐不住。



       原来当日众人议完事,散去之后,贾政叫来宝玉查验功课,见其有所长进,很是欣慰,不免一番鼓励,即将高升,又逢后继有人,贾政飘了,拉着宝玉,将荣禧堂众人商议的事情,告诉了宝玉,需知贾宝玉是个留不住话的人,晚上和薛蟠喝酒,聊着聊着就将这件事说了出来,薛蟠更是个大嘴巴子,结果此事就这么传开了。



       就在众人担心不已的时候,就见香菱带着个婆子慌忙走了进来,来到薛姨妈跟前,小声说着。



       “啊!怎么会呢?”薛姨妈听完婆子的话,当场惊叫出声。



       不待贾母等人问及缘由,贾蓉走了进来,上前给贾母等人请安后,将前院发生的一切说与众人听明。



       祠堂中,宝玉扛不住打,很快供出了薛蟠,贾琦派出去打听的人也回来了,是薛蟠昨晚在酒楼喝醉后,将此事传了出去,因此命人将薛蟠拿住,带往二门外打了三十板子。



       得知宝玉是受了薛蟠的累,贾母顿时面露不虞,碍于亲戚间的脸面,没有说什么,但是对于一来就惹事的薛蟠心中很是不喜,贾母知道,薛蟠上京就是避祸来的。安慰了薛姨妈两句,给王夫人使了个眼色,在众人的拥簇之下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