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八十二章:丢参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李英是往董老头家里去,在路上听说的,之后她加快了步子往董家赶,到的时候来看望董老头的人都已经走了,只有董老头独自己躺在炕上。



       一只腿上绑着木板条,背着着卧室门,孤寂的背影看着有几分苍凉。



       李英才和董老头接触几次,看到了都有些余心不忍,“董大爷,你给你送参来了。”



       想到老头子对人参的喜好,李英希望提到这个能让他有些精神。



       董老头身子动了动,没有回头,“先前的那棵参没了,被人偷走了,我再送来一颗那棵就能回来吗?”



       李英脸色一变,“丢了?”



       她问完一句,紧接着问下一句,“还有丢别的东西吗?”



       “一棵五十年的老参就已经够用了,别的东西不偷也够本了。”董老头声音凄凉。



       李英可不这样想,她几个大步到了炕边,“大爷,你有人参的事情告诉别人了吗?有人知道吗?”



       董老头回过身,表情麻木,“你说有人奔着人参来的?”

http://m.soduso,cc首发

       李英已经开始猜人了,“一定是王照宾,你想一想啊,这些日子你得罪的人也就王照宾,那个人恶毒着呢,怕是那天从你家离开后,他暗下里就一直盯着你呢。一定是你平时拿人参出来让他看到,这才动了心思。”



       “那也不一定,万一是那些要开汤药的人呢?”董老头觉得不会这样,“我是看过人参,那也是确定四周没有人才拿出来的,怎么会被他偷看到呢。”



       “这颗看来放在你那里也不安全了,还是我先带着吧,你啥时候用啥时候到我那去取。”李英从怀里把人参掏出来,又给他看一眼。



       看着人参品相这么好,再想到自己丢的那棵人参,董老头像个孩子似的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李小薇也没想到他哭成这样,“哎,你哭什么啊?”



       刚刚也不见他这么伤心。



       “参丢了,我还要叫你师傅,我能不哭吗?”



       李英:.....听着确实挺惨的啊。



       看着头发花的老头哭的这么伤心,李英一时心软,顺口道,“行行行,你别哭了,大不了我叫你师傅。”



       “那人参呢?”董老头用手背抹鼻涕。



       李英:.....她深吸一口气,“我再给你找一棵。”



       像突然被关上的水龙头,董老头立马收了哭声,人也好了,“行。”



       李英:......她怎么觉得自己上当了呢。



       她磨牙,“你不哭就好,我刚刚是....”



       董老头头一仰,长开大嘴又要嚎出声,李英真是怕了他了,立马改口,“好了好了,我答应你。”



       “答应谁?”董老头还鼓着两塞。



       李英再深吸气,“师傅。”



       董老头笑了,“好,老头子这辈子还能收个徒弟也行了,人参不着急找,正如你说的,对方既然盯上了人参,一定还会暗下里盯着,咱们有多少人参也不够被惦记的。”



       李英扯了扯嘴角,“刚刚你怎么没想开呢?”



       她深深的觉得自己真的上当了。



       董老头裂嘴一笑,“刚刚心里难事太多,现在好了,都解决了。”



       李英一头的黑线,敢情他伤心的不是人参丢了,而是和她之间的赌约啊?



       董老头也不算不讲究,“那棵人参我正打算做药,已经用别的药泡了一天,今天打算拿出来晒干,就被人顺走了,现在担心上火的该是偷人参的人,千万不要用了,用了到时中毒只能自求多福。”



       李英瞪大了眼睛,“行啊董老头,你这看着挺老实的,还挺毒的啊。”



       “叫师傅。”董老头摸了摸没有胡子的下巴,“我们董家也算是几代的中医世家,到我这一辈出了事,我才沦落到此,原本以为就这样过了余生,不想还有一段师傅的缘分,从今天起你就开始和我学药术,有那么好使的鼻子,不学医白白浪费了。”



       董老头似早有准备,转身从炕柜里摸出一本书,“拿回去把里面的草药都认全了。”



       李英看着丢在面前的书,摇头,“不需要。”



       笑话,只要尝过草药,她就会知道草药的名子和作用,干嘛还要费那个脑子。董老头眼睛一瞪,“这可是我们董家祖辈传下来的,有些东西并不是现在的书里能找到的。”



       李英不相信,拿过书翻了两页,看到里面的草药图片及名子声,觉得没有什么不同,她这么说了,董老头笑了。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接触中药,等你接触后就知道了。”董老头嫌弃她唠叨,赶她走,还叮嘱她一定要看书。



       李英拿着书走了,当着董老头的面她不在意,但是出了门,还是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心想这可能是古董,古董值钱啊。



       王家那边,王照宾把人参放在炕上,李树珍的眼睛都红了,“真是棒槌,不过看着怎么这么干,不像今天挖的啊。”



       王照宾得意的嘴角一沉,“真的?”



       李树珍指给他看,“今天挖出来的,今天太阳又不大,不可能晒成这样,这棒槌看着得晒最少两天了。”



       “那看来还有一棵了,那个老东西到是深藏不露啊。”王照宾心想现在打草惊蛇,怕再偷另一个也不空易了。



       先前把人参偷到手的得意也没了。



       李树珍也好奇儿子是怎么拿到的。



       “我趁老东西在那边抱柴,从身后把他推到沟里,他当场晕过去,也没有看到了,趁着这功夫我去的董家。”王照宾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李树珍叮嘱他,“这事你千万不要告诉你爸,不然就他那个脾气,还不得和你急。”



       “知道了。”



       王根生一直以儿子考上大学为傲,若是知道儿子为了一棵人参去当贼,还不得气死。



       家里突然出了人命,看到人参的喜悦也退了几分,李树珍叹气,“我就说她是个丧门星,现在好了,把自己的命给折腾没了,害的我还没了孙子。”



       王照宾想到今天他去了一趟自己家地里的窝棚,那里放着一壶酒,还有吃食,窝棚里巷至还有多出来的铺盖,他不明白为什么多出这些,嫂子出事,家里窝棚又有这些东西,他直觉不好,趁人不注意将东西都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