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九章:死人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许华明把事情安排的明白,两人不等回身去找董老头,就听到村西头有哭叫声传来。



       两人齐齐往西边小桥那望去。



       李英脸色一变,心想坏了,王大媳妇果然出事了。



       李英往前迈一步要去西边小桥,又停下来,“你先去,我去找董大爷。”



       许华明脑子比她好使,先过去一定有所发现。



       李英没有注意到她在这一刻对许华明的认同,许华明却眼睛有流光闪过,对她点点头,大步离开。



       李英眼角余光扫过他的衣角,先前被捋平的衣角又卷了起来,她笑了。



       这边李英刚进屋,董老头已经出来了,他一脸不快,“走走走,我怎么就惹了你们这两个冤家。”



       看着他背着药箱,李英笑着接过来,“董大爷,我帮你背。”



       董老头不客气的递过去,撇一眼她的身体,“我观你体内气血虚,是补的过了,体重才这么大,明天我给你开几份药,你先吃着慢慢调理。”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他人双手背在身后,一边往外走一边摇头叹气,“小姑娘家家的,这么胖可怎么嫁人啊。也就许二狗那傻子美丑不分噢。”



       李英:.....



       她道,“她只能说谢谢你提醒我,让我认清自己。”



       “咱俩不算外人,这话也就我能对你说。”



       李英,“你说的是,感恩。”



       两人一路斗嘴到了西边小桥,离的近的村民已经凑了过去,许华明就站在里面,高高的个子虽然低着头,但是让人一眼就能看到。



       李英扯着董老头往里挤,“让让,让让。董大夫过来了。”



       围观的众人还不等让开,李英的大体格子就把人都挤开,拉着董老头进去了。



       地上王大媳妇躺在地上,浑身湿捞捞的,雨还在一直下,李英也分不清是被淋湿的,还是人从水里捞出来的。



       不过看样子,王大媳妇已经没气了。



       王大这时才过来,冲开人群扑到地上,抱着媳妇哭了起来。



       王根生傻呆呆的跟在身后,李树珍已经吓的的傻站在原地。



       陆续王照宾和李会丽也赶了过来。



       人越聚越多,雨也越下越大,漆黑的夜里,只有两束手电的光。



       董大夫把过脉,站起身抹一把脸上的雨水,“有身孕两个月了,好好的人就这么没了。”



       “天啊,一尸两命。”



       “王家这是怎么了?一件接着一件的。”



       “村长,还是先把人抬回去吧。”



       “我的儿媳妇啊。”李树珍终于发出声音,破开铁钢,震人心肺。



       这一声让王家人都哭了,便是王根生也落了泪。



       闻者伤心,有些妇人也忍不住跟着落泪。



       王家现在也没有主事的人,还是许华明叫了村里几个壮小伙子,把王大媳妇抬回王家。



       李英落在人群最后,看着被雨水冲洗的地面,心知是没有什么线索了。



       人群从村西头又聚到王家,里外屋都是人。



       李英没跟过去,她先回了家。



       意外李会丽也没有去,李会丽脸色仍旧惨白,不过比昨日好了许多。



       看到李英,她还有心情说话,“我接到大哥的电报,他这几天就到。”



       李英停下脚步,回头看她,“你给大哥打的电报?”



       她给大哥汇钱的时候根本没有留地址,大哥怎么可能找到这,除非是有人给大哥又送了信。



       李会丽冷着脸,“我要结婚,大哥得过来和王家商量婚事。”



       丢下话,李会丽走了。



       李英抿着唇,冷眼看着东屋,李会丽最好是只谈婚事。



       回到屋里冷静之下,李英又开始期盼大哥过来,又有些紧张,这么多年不见,当年她听信李会丽的话,偷走家里的粮票和钱,也不知道家里是怎么熬过来的。



       王家那边怎么解决的,李英也不好奇,换了衣服又去外屋用白天孙大娘给的柴烧了炕,烧到一半时李会丽从东屋出来。



       “柴留点我也要烧炕。”以前这些都是李英做,现在两人闹掰了,李会丽躺了两天凉炕,又是大冷的天,终于熬不住了。



       李英没看她,“柴是我自己抱的,你要烧自己抱去。”



       说到这李英又不客气的给她一句,“对了,家里的柴也都是我打的,我已经和孙大娘说好了,那些柴等我一走,就都给她了。”



       “你....”李会丽气道,“不就是点柴吗?”



       她说完了,见李英不在意,心里又恼,“李英,你为了报复我和许华明在一起,等大哥来了,你们俩把婚事也办了吧,大哥最疼你,不然传出去,丢脸的还不是大哥。”



       李英好笑道,“我丢什么人啊,你出去随便打一个人看看,谁会相信我和许华明睡了?要说丢人,还是想想你自己吧,在苞米地里还不知首被多少人撞到过,连孩子都搞出来了,还有脸说别人,呸。”



       “你呸谁呢?”被别人骂也就算了,现在被李英这个蠢女人看不起,李会丽气的直咬牙,“你就是嫉妒王照宾喜欢我。对,他接近你,就是利用你而和我私会,你现在知道很生气吧?以前我对你好也是骗你的,蠢货,看着你被我骗的团团转,当时我有多开心你知道吗?”



       李英见她丑陋的嘴脸,也不急,“我就呸你一下,你就受不了了?也是啊,被我这种貌丑无颜的女人骂不要脸,偏还是事实,心里怎么能舒服啊?我是蠢货也没有睡了男人满村人都知道,是吧?”



       “你....”



       “别你啊我的,你想和我吵是吧?”



       李英一抬嗓门,李会丽反而老实了。



       她打量李英的目光也透着猜疑,她总觉得李英不是李英了,哪里有些怪怪的,又说不出来。



       王家那边人慢慢的散了,而且已经报案了,镇里也来了人。



       镇里的人一来,王家更不能多留人,许华明也借口换衣服走了,他没有回家,而是先去找李英。



       他敲的后窗,李英都躺下了,听到有人拍后窗跳起来,一推开看到许华明并不意外,“完事了?”



       许华明身上穿着雨衣,李英还特意多看一眼,发现来来回回这么多次,许华明衣服还真没有湿的地方,这人挺厉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