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七章:盘根错结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李英听着也觉得奇怪。



       农民最珍惜粮食,下雨天晒不了粮食,割下来的粮食放在地上被雨水泡,那就是糟蹋了。



       李英点头,“确实下雨天收粮太赶了。”



       孙大娘仿佛打到了宣泄的地方,“也不是我在背后讲究谁,王家这事做的确实不地道,今天下雨我家孙德就去王家说停一天,还是找的王根生。”



       “结果你听王根生怎么说?”孙大娘身腰一板,一只手像拿着旱烟袋,声音也勒紧,“他说‘这可不行,不是我们王家不地道,是地里的粮食不能再耽搁了,收完了也不用你们抗回来,就直接放在地里搭起来的架子上就行。’你听听这话,说的好像他还怎么照顾两孩子似的。孙德回家一学这事,我就来气,要不是家里人拉着,我都找他家去了。”



       “王根生这人我看是丢到家了,他支棱一辈子,现在老了老了,面子里子都没了。”



       说到这,孙大娘似觉得不妥,“你姐平日里是不错,就是被王照宾给带坏了,女孩子没有嫁人前,可一定要守好自己的名声,名声比命还重要啊。”



       李英满口应心,孙大娘也没有多坐,回去换衣服了。



       把人送走,李英有些心不在焉,她还在想着王家的事,王根生好面的人,按理说他的为人,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可现在他不在乎留下刻薄的名声,执意如此。



       他为什么这样做呢?

一秒记住m.soduso.cc

       莫名的,李英的脑子里闪过董老头说起王家老大的事,还有王家大儿媳妇又有身孕了,再结果顶雨收地,两者明明没有关联,李英却觉得还真有事。



       王根生怎么可能给别人养孩子,除非他是....



       一想通这个,李英哪里还顾得上做饭,翻出雨衣就出了家门,直奔许家而去。



       许家除了许建设,其他的三口人都在家,许成坐在炕上拿着编草鞋的草在乱瞎,屋地全是干草,许华明身边已经放了两双篇好的草鞋。



       许婆子侧坐在炕上,摸着手里的千层底在纳鞋底。



       她一进来,许婆子从脚步声就认出了人,脸上带着笑,“英子过来了,快坐吧,没被淋湿吧。”



       李英叫了一声婶子,然后说找许华明有事,人也不坐。



       “二狗,那你和英子去吧。”许婆子听了更高兴了。



       许华明放下手里的活,跟着李英到了外屋,李英心知眼睛瞎的人耳朵灵敏,又怕因为自己想的多而让许婶子担心,就又去了东屋。



       许华明在后面跟进来,随后带上门。



       李英连身上的雨衣都没有摘,“你现在马上出门,把你弟弟和孙德找回来,我怕他们俩出事。”



       许华明眸子顿了一下,没问因为什么,转身就往外走。



       看着外面下着的大雨,李英喊住他,把身的雨衣脱下来给他,“拿着吧。”



       许华明没客气,接过雨衣走了,李英一直站在外屋门口看着人走远了,这才带上门去了西屋。



       到了西屋,许婆子也没有问儿子干什么去了,只拉着李英看她纳的鞋底怎么样。



       李英接过来帮着纳,“我以前做过几次,手上生,纳的不好婶子别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未来的儿媳妇,许婆子怎么都觉得好。



       秋雨很冷,坐在热乎的炕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许婆子问起了李英家里的事,李英也没瞒着,把家里的情况说了。



       “都是苦命人,二狗的父亲没了后,我一个女人拖着两个半大的孩子生活,那时村里人看着我们孤儿寡母好欺负,我是硬咬着牙让自己立起来的,慢慢恶名传出去,这日子才好过些。”



       “你大哥自己养一大家子人,你姥姥还活着,加上你们姐妹,还有自己的孩子,你那个嫂子没有一点怨言,已经是个好的了。”



       又道,“你小不懂事,抽空回去和他们认个错,兄妹之间没有解不开的仇。”



       李英应着,不时看看窗外的雨。



       雨大了,天也黑下来,家家为了省电,既使这样也不开灯。



       这时,李英的肚子叫了起来。



       她尴尬的收紧肚子。



       许婆子笑道,“饿了吧?今天就在这吃,二狗不在家,你去做饭,让许成给你烧火。”



       许成在李英进来后就很安静的趴在炕上听两人说话,听到做饭,立马就下炕,看着小家伙这么兴奋,李英也不好拒绝。



       按着许婆子说的,李英做了闷饭,把倭瓜土豆都切成块,和粗粮一起煮饭,里面放了油和盐,吃起来也省事,饭菜都有了。



       农村的大铁锅,做半锅就够吃了,李英多放了倭瓜和土豆,虽然秋收队上分粮食了,可是根本不够,许建设上学还要带粮食,留下家里的更不多了。



       饭做好了,许华明终于回来了,身边还有湿透的许建设,许建设老实的跟在身后,看到李英时抬一下头,之后就一直低着头。



       等许建设去换衣服,李英才有机会问许华明,“建设不高兴回来?”



       “他的想法不重要。”许华明换了衣服刚从东屋出来,这次是件白色的衬衣,蓝色的裤子,衣袖还挽着。



       穿的这么干净正式,李英愣了一下,“你在家里也穿的这么好?”



       许华明拿碗筷的手顿了一下,淡淡的嗯了一声。



       然后就听到身后李英小声嘀咕一句,“到是挺爱干净的。”



       许华明莫名的松了口气。



       饭桌摆好,许建设也进来了。



       有许婆子在,没有冷场的时候,一顿饭吃完,李英见外面已经大黑,便提出要回家,许婆子直接做主让许华明送人。



       走在雨中,两人各穿了件雨衣,李英再想自己把雨衣借出去的事,就有些耳热,怕是许华明又觉得她嘴上说‘不要,而心里恨不能扑人了’。



       大雨天,村里也没人出来,就是开灯的人家也不多。



       李英问,“你过去时,只有他们两个在吗?”



       许华明嗯了一声,然后才平静的问,“出了什么事?”



       李英望向天边,天边有一条白白的亮光,应该是云朵后面落日的余晖,“我觉得王根生好像要算计他们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