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六章:谋算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李英见董老头如此热衷人参,到有几分好奇。



       现在这个年代人参属于稀罕物,特别是有年头的人参,有钱没有用,还得有身份才能用,有钱人只能私下里偷偷的买。



       但是董老头是个村医,在山脚下呆了这么多年,也不是见过人参。



       他现在对人参的态度明显有问题。



       李英眯起眼睛,“人参当然能找出来,不过咱们睹的不是村里谁有病吗?”



       “那些人都被王根生忽悠的不着急了,咱们急什么。”董老头的样子像她要跑了一般,两眼紧盯她,“你还是不敢赌了?”



       董老头眯起眼睛,“你要是和我赌,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



       李英撇嘴,“你能知道会什么?”



       董老头见她不信自己,气的跺脚,“好,你还真当我老头子手里没东西啊。”



       他示意李英凑过来,小声在她耳边道,“王根生大儿子不能生育,他那大儿媳妇又怀孕了。”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李英张大嘴,错愕的看着他。



       董老头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给你一个秘密,你和我打赌,什么时候你把人参拿来,我就什么时候叫你师傅?”



       人参真这么重要?连师傅都要叫了?



       李英叹气,“好吧,医者真的能不管那些人的死活吗?”



       董老头笑里带着几分嘲弄,“人的死活?那是现在吃的饱了,又大爱起来,等你挨饿的那天,就明白没有人能帮得了你,只有自己能救自己。”



       董老头把人参包起来,小心翼翼的像在呵护一个婴儿,两眼隔着布仍旧紧紧的盯着,嘴里喃喃道,“若是早些年有这根人参,一切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李英听出这里面有故事,可董老头明显不打算说,她也没有多问,左右等她再找来一颗人参,就可以离开村子了。



       回到家里之后,李英没有看到李会丽,一直到晚上她做了吃的正吃时,李会丽才白着脸从外面进来。



       人匆忙的进了屋,就连站在外屋吃饭的李英,她也没多看一眼。



       这到是奇怪。



       李英挑眉。



       这一天过去后,第二天外面下起了秋雨,李英并不打算上山,而且这样的天气她的鼻子似乎也并不灵敏。



       昨天晚上做过饭,炕烧的很热乎,过了一晚仍旧带着温度,李英就在炕上躺着,看中午雨还没有小的样子,这才爬起来。



       上午李会丽就出了家门,人一直也没有回来。



       李英打算自己弄点吃的,结果看到许建设和孙德顶着雨从村头小桥那跑回来。



       两人进了孙家院子,还不等进屋,屋里的孙大娘就先迎出来。



       她嘴上骂骂咧咧的,“大雨天还收地,王家又不差钱,就不能好天再收?急着投胎啊”



       孙德一脸笑嘻嘻的接过孙婆子手上的塑料布,递给许建设一个,自己那个扯开顶到头顶,“奶,你回去吧,别淋感冒了。”



       孙婆子站这么大会浑身就淋透了,看到孙子衣服都湿了还惦记着,更心疼了,“不干了,那点钱咱们不争了,你们两进屋来把衣服换了。”



       “奶,没差多少了,你快回去吧。”孙德回了一声招呼着许建设走。



       两人顶着塑料布又跑了。



       孙婆子心头的又唠叨两句,回身进屋时看到李英站在院里,她停下脚步。



       这两天李家姐妹的事在村里传开了,以前一直误会李家二丫头,事情发生之后,才知道是冤枉了好人。



       孙婆子心善,心里一直觉得过意不去,这几天就想找机会说说这事,只是这两天一直看不到人。



       今天见人又要走,孙婆子顾不上一身被淋湿的衣服,走到板栅栏旁,“英子,你这是要出去啊?”



       李英见人过来时,就已经停下了脚步,“我去抱点柴火做饭。”



       “雨这么大,干柴火也要从柴火堆里面才能掏出来,这样外面掏下来的柴火就白瞎了,你先别弄了,我家干柴多,我给你抱一捆过来。”



       “大娘,这怎么好麻烦你。”都不想在这呆了,柴火多少,李英也不在乎,“家家柴都自己秋天打,你家人口多,你也省着点用吧。”



       孙大娘却执意拦着她,甚至不由分说已经回屋,转身的功夫就抱了一捆柴出来。



       李英见了也不好再拒绝。



       两家有一块栅栏是坏的,一掰开就能走过来。



       李英接过柴,孙大娘也从空隙走了过来。



       雨这时有些大,两人进屋时,外面已经下冒烟了。



       李英寻了干毛巾给孙大娘,让她坐着,自己背对着人换了干衣服换上。



       “大娘,我这有衣服,你也先换上吧。”年岁大了,现在又有痢疾这事,李英还真怕她个好歹。



       孙大娘拒绝了,“英子,大娘过来就是找你说几句话,说完就走,不用废那个事。”



       “大娘,你说吧。”李英这时才恍然。



       难怪一直要送柴给她,原来是找她有事。



       她又暗笑自己情伤低,这时才明白。



       孙大娘略有不自然的清清嗓子,“以前村里那些流言,大娘对你也有误会,和你说也没少说你,如今才明白是误会你了。”



       李英又是一愣。



       随即笑道,“大娘,我还当是什么事,原来是这事啊,你想多了,我原本也没有放在心上,再说这事也不怪你,三人成虎,有时便是假的也成了真。”



       孙大娘不想李英平时话不多,真交谈时话能说的这么通透,再对比自己的举动,越发觉得自己小家子气。



       “你是好孩子,老人常说人的命天注意,但是老天爷也一向善待善良的人,你将来一定会有大福气。”



       李英笑了,心想若是她计较,那是不是就是坏人了?



       面上她也没再揪着这个话题,问起了刚刚许建设和孙德的事。



       孙婆子一听这事,心里火就大,“别提了,还不是王家这事给闹的,你说王家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天丢人的事多,以往也不这样,这几天也不知道咋了,突然变的刻薄起来了,哪有雇人收粮食还顶着雨来的,他家的粮食下雨天就不怕闷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