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四章:出事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许华明兄弟并没有在院子里跪多久,就被急匆匆赶过来的王根生打断了。



       原来是村里那几个长舌妇昨天在许家离开之后,又去了董家,第二天开始喝汤药,又开始大肆宣扬传染病会死人的事,董家已经被挤爆了。



       董老头那里平时准备的草药有限,有先到的抓完汤药走了,没有抓到的直接闹到王根生家里去了。



       王照宾中午回的家,烧是退了,可是浑身也无力,再被挤进来的人一吵闹,又发起高热来。



       王根生好言相劝,又是解释,可村民就是挤在他家不走。



       眼看着小儿子病着又出不去屋,他先从家里挤出来找到了许家。



       “我昨晚也和你说过,不要乱说,现在事情闹大了,你看看怎么解决?”王根生根本不给许华明说话的机会,这时好在他还记着自己的身份,语气也缓和下来,“村民都在我家,一边走一边想办法吧。”



       许华明跪在地上没动,说了一声,“叔,你等一下。”



       然后,他扬声朝西屋里问,“妈,王叔过来了,我先跟他过去,等回来接着跪。”



       王根生五官都拧成了一团,“哎呀妈呀,这都啥时候了,快点吧。”

http://m.soduso,cc首发

       许建设老实的跪在一旁,“叔,这你可就不懂了,我妈把我们拉扯大,我们再不孝敬,那还是人吗?”



       王根生,“我又没说让你们不孝敬,现在事情急,有些细节能不能不注重?”



       许华明站起来,轻拍裤子上的灰,看拍不下去,皱一下眉头,“叔,你先回去,我换条裤子就过去。”



       “哎呀妈呀,还换啥裤子,这时候谁能看你这个,快走吧。”王根生急的拉着人就走。



       眨眼的功夫,两人就出了院子,许建设撇嘴,抬头见他、妈探头听院里的动静,立马扬着脖子说,“妈,我跪着呢,没动。”



       许婆子哼了一声,收回头去。



       王家那边确实乱了套,许华明到的时候,李树珍脾气急已经和几个妇女吵了起来,言语之间无非是提责王根生这个村长不负责任。



       这也是王根生最不愿看到的,他进院子后,已经有一部分人看过去,他还是喊了几声,等大家都围过去,他将许华明推出来。



       “昨天晚上在许家,许华明和我说了董老头那里的发现,毕竟只是董老头的认知,这个事情我也不能就告诉大家是痢疾,秋天寒气重,还有可能是胃肠问题,当时我还说着今天让董老头给大家开一些针对胃肠的药,不信大家可以问问许华明。”



       “村长,你这么说,那就是得痢疾会死人是传言了?”人群里有人忍不住问。



       “这个不好说,就说感冒吧,咱谁没有得过,吃药就会好,可有些人不重视慢慢的拖久了,就会转化成别的病,发烧的厉害,身体器官也会衰竭,自然就会死人了。”



       今天送小儿子去医院,小儿子发热,当时医生这么讲,王根生也就明白了。



       他这时一说出来,围着他的百姓也听得一愣一愣的。



       “咋感冒还会死人呢?”



       “别吓人了。”



       王根生心底的焦躁退下去,抬手示意大家安静,“这可是我今天亲耳听医生说的,镇里的医生总不能骗人吧?所以董老头说痢疾会死人,这也不是夸张。当然了,如果我们急时治疗就不会有问题。”



       他声音缓了缓,见大家都听他说,语速慢下来,“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痢疾,极有可能是胃肠问题,但是胃肠也不能忽视,万一拖成大病呢?我的意见仍旧和昨晚一样,让董老头开些药先给大家预防上。”



       “现在他家啥药也没有了,开啥啊?”



       “可不是,马婆子几个到是精明,早早的就把药都抓走了。”



       “难怪他们说的那么欢。”



       “自己没事了,当然不急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心中也极是不满。



       王根生待大家说的差不多了,这才又让大家听他说,“咱们后面就是山,采药也方便,几天不是问题,大家不要急,慢慢来。想要预防的可以到我这里备注一下名子,按顺序给大家分药。”



       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大家只能听王根生的。



       王根生让许华明帮着记名,当着众人的面还道,“华明啊,这次的事情我虽是村长,可是没有你帮忙,也不可能办成,辛苦你了。”



       许华明蹙眉,“王叔,药采了之后也不一定时间来得急,不如去外面看看能不能收上一些来?”



       昨天在董老头那里听说痢疾的危害后,回家也听母亲说了,许华明觉得这样拖下去不行。



       村里不知到底有多少得的,但是现在不先治疗,就怕拖久了严重了那就是大事故了。



       “华明,这事就这么办了,有生产队的时候咱们俩就搭班子,现在这点小事也一样能解决。”



       “你是村长,我只是帮记名,与我没有关系。”许华明淡淡道。



       王根生脸上的笑僵了一下,“你这孩子,你为了全村人着想,这事也是你提出来的,怎么可能没有你的功劳呢。”



       “按我的想法,就是去镇上看看有没有卖草药的,或者告诉镇里。”许华明不上道,仍旧坚持已见。



       旁边有报名的村民,听不懂这些,只觉得许华明不通人气,“村长,这次的事大家都感谢你,能帮大家解决问题,就是你自己的功劳,和许二狗没关。”



       “就是,你人好想着他,可人家也不一定领情。”



       一人一句,无非是说功劳就是王根生的,与许华明没有关系。



       王根生劝了大家几句,越劝大家说的越厉害,干脆也就不说了,面上带着笑,心却异常的沉重。



       他丝毫不怀疑董老头的医院,他说是痢疾,一定是。



       眼下没有药,这事又不能闹到上面去,只想着拖几天有药了,大家吃了就没事了,王根生哪敢去领这个功劳。



       说是功劳,就怕事情真压不住,到时就是大事了。



       至于不往上报,眼下报上去怕是他这个村长也就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