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三章:狗、男人之始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李英叮嘱一番,又说有事,逃一样的走了。



       许建设兴奋的跳到他哥身旁,“大哥....”



       还没等问出来,就听他哥冷哼一声,瞬间像被泼了冷水,八卦的火苗也灭了



       许建设立马信誓旦旦发誓保证,“大哥,你放心,以后不管谁问,我都说你有双重人格。”



       他大哥为了能近身,连狗、男人都当了,今天他知道了,按他大哥的性子,许建设又打了个冷战。



       许华明冷声道,“少玩文字游戏。”



       许建设咧嘴。



       明白他大哥听出他话里的漏洞,他只说以后不管谁问都说有双重人格,却没有保证今天的事不说出去。



       许建设在心中感叹。



       果然精明如他大哥,糊弄不了啊。

http://m.soduso,cc首发

       家里还有人等着,两人没有多逗留,冲冲赶回家去。



       王根生和董老头就在许婆子那屋坐着,许华明回来后并没有急着去西屋,而是先回东屋把自己的花衬衣换下来,仔细看了一下后背有没有被磨坏,然后才动手轻的将衣服叠起来放到柜子里。



       做完这一切,他才去西屋。



       原本以为的吵架场面并没有发生,王根生只是像寻问一样把事情说了,又说他只找到董老头,结果董老头找到许家,他才跟着过来的。



       王照宾和李会丽的事还没有过去,王根生也知道和许家不能撕破脸,所以把事都往董老头身上推。



       事实上他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心里认定是许家在背后搞的,面上也是先向着董老头发难,毕竟苍耳是证据,就摆在那呢。



       董老头的脸僵的厉害,一看就是憋着气呢,“许二狗,许成我送回来了,昨晚起来一次,吃了药之后人也好多了。”



       董老头没有质问许华明,却句句都在逼许华明站出来。



       大意也就是你敢陷害我,我就不给你儿子看病。



       许婆子这时开口道,“按理说,这事不是我家做的,也不会是董家做的。谁都能想到这时你家老二出事,就是我们两家中的一个。而且还有苍耳,这不是让你立马就怀疑上董家了吗?”



       王根生脸僵了一下,心知儿子这事难出头,心里恨啊,面上却还是客气的请教,“老婶子的意思是?”



       “问问你家老二,平时是不是得罪谁了怕是对方就是借着这次机会,报复他又把罪名推到我们两家身上。”许婆子分析道。



       王根生强挤着笑,“不会吧?老二那孩子平时是被我们惯的娇气了些,平日里人缘却不错,也没有听说他和谁闹矛盾啊。”



       许婆子笑了笑,“刚刚二狗没回来,你们又都找上门,我也不好多说。”



       “你家老二平时人缘好我也知道,可我听说前两天他才和刘二打过架,你们这次去董老头那给他抓药,不就是怕脸上的肿消不下去,耽误了上学吗?我说的没错吧?”



       许婆子也不等王根生回复,直接一锤定音,“全村都知道的事,我没有说谎是吧?”



       王根生能说什么?



       他只能强笑道,“婶子这么一提醒,我才记起这事来。哎,这两天事太多,我这脑子也乱乱的。”



       “乱不怕,事能捋明白就行。”



       董老头对许华明翻了个白眼,对王根生说,“那些苍耳都是村里的人看到割回来放到我院外的,知道我能用上,我想着等晒干了再摘回来,结果就出了这事,谁割的谁拿走的我都不清楚。”



       “我在村里住着有些年头,好好的我怎么会大半夜去你家,就是我动作在轻,两捆苍耳也得拖着走,我年岁大了,搬是搬不动了。”



       “董叔,我这不是看到苍耳,才找你问问,并没有怀疑你,当时你直接闹到这边来,我才跟着过来的,这事都是误会,刚刚许婶子一说,咱们的误会也就都解开了。”王根生好商量的口气。



       他会说话,让人听了心里舒服,又知道什么时候低头。



       董老头没揪着不放。



       王根生憋了一肚子气在许家等一下午,许华明回来了,结果根本不用他出面,许婆子就把事给解决了。



       王根生也走了。



       人了出院子,董老头就跳起来指着许华明,“许二狗,明天我要看到十捆苍耳,不然我和你没完。”



       董老头走了。



       一家人才说话。



       “跪下。”开口的是许婆子。



       许华明没动,坐在炕上的许建设瘪着嘴走到地中间跪下,他为自己辩解,“妈,真不是我,昨晚我和孙德给王家收地去了。”



       “脚呢”许婆子不听,只问大儿子要脚。



       许建设急的给他哥使眼色。



       许华明淡定的起身。



       许建设心想他哥好狠啊,明明是两人都出手了,慌乱之下,把他哥也扯下水,“妈,我哥还装双重人格占李英便宜呢,骗女人比我犯的错更可恨。”



       “妈,明天建设确实和孙德在收地....”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不过许建设嘴快,他一堆话说完了,许华明的话仍旧慢慢的说着,耳清楚的传进了许建设的耳里。



       许建设:.....这回彻底完了。



       他不敢看他哥的眼神,“妈,是我去做的,我和孙德拿着他家的锯把踏板给锯断了。”



       得,为了让他哥心里舒服,他还是招了吧。



       许婆子僵坐在炕上,“二狗,老二在说啥?”



       许华明淡淡看一眼弟弟,随后坐回炕上,“我以为再次有牵扯,她就会同意嫁进咱家,结果还是不行。”



       许婆子点头,“那你们....”



       许华明嗯了一声。



       “她不想嫁给你,还和你...现在的女孩子都是咋想的呢。”



       许建设小声道,“我哥装双重人格。”



       怕他妈不懂,还给解释,“就是撞到头后,装自己是另一个人。”



       许婆子明白了,随后忍不住笑了,“从小就知道你蔫坏,长大了也改不了。”



       语气骤然一变,“你两都去外面院子里跪着,啥时候天黑啥时候起来。”



       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许婆子骂道,“一个死性不改,天天挖别人家茅房,一个还敢骗小姑娘,日后是不是还要去抢钱啊?大的没大的样,小的也没小的样,没一个省心东西。”



       许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