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二章:原来你是这样的大哥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李英牙咬的格格作响。



       许华明摸摸头,摸到后脑勺嘶嘶两声,忍不住埋怨李英,“看看你的大体格子,把我头撞个包。”



       “我看撞的很好,不是把你撞出来了吗?”李英现在是哪哪看他不顺眼。



       许华明指着她,你你了半天,眼睛一翻倒了下去。



       这一幕可吓到李英了。



       她大步跑过去,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用手指戳戳他的脸,“喂,你没事吧?”



       这人不会真撞坏脑子了吧?



       李英心想这大山上的,她又背不动人,再跑下去喊人,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正犯愁拿他怎么办,地上的人闷哼两声,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仍旧是那双眸子,李英对上之后却知觉得不对了。

一秒记住m.soduso.cc

       “你...没事吧?”她问。



       许华明语气平平的问她,“你没事吧?”



       随后坐起来,手还忍不住揉着头,李英看了提醒他,“撞了一个包。”



       她眼睛没有离开过许华明的身上,眼珠转来转去的,“刚刚的事你还记得吗?”



       冷硬又平板的语气,一听就和先前那个不一样。



       许华明站起身,一脸狐疑的看着她,“刚刚怎么了?”



       果然不记得了。



       李英绷着脸也站起来,“没事,咱们下山吧。”



       眼前的许华明话少人又沉稳,李英怎么和他说?



       结果人没有出去两步,胳膊就从身后被扯住,李英回头咬牙切齿道,“干嘛?”



       许华明神情有些古怪,“我....我衣服是你穿的?”



       “谁给你穿衣服?”



       要不要脸?



       李英瞪他。



       许华明平静道,“我接住你倒下时衬衣是放在裤子里面的,现在都扯到了外面。”



       李英用力瞪他,眼珠子恨不能飞出来,“听你话里的意思,是在你晕迷的时候我脱你裤子了?你把我李英当成什么人了?我要是真想脱,也会在你清醒的时候脱。”



       许华明道,“我懂。”



       “你懂你懂,你懂个屁,我看你什么也不懂。”李英气的无法,最后幼稚的上去狠狠往他脚上踩了一下,这才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有双重人格?刚刚你晕倒之后你的另一重人格跳出来指着骂我是猪,还对我下手,你现在醒了一脸无辜,我还无辜呢。”



       “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咱们俩的事算是扯平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也别哥哥妹妹的叫着,不知道的让人听了还以为是情哥哥情妹妹呢。”



       李英一个没忍住,就骂了出来。



       活了两世,她觉得自己已经过了年轻气盛的年岁,结果今天被许华明逼的,愣是像小孩子一样。



       许华明从说出我懂一直到李英暴跳如雷的指着他骂,全程都没有说话,更没有反驳。



       他这副样子落在李英的眼里,反而让李英觉得自己是任性的那个。



       明知道这男人是在让着她,可她心里就是忍不住想发火。



       李英又忍不住踢他一脚,“你说话啊?”



       “我没有双重人格。”



       “听你这么说,还是我找借口占你便宜了?”



       许华明不语,只看着她。



       “许二狗,我告诉你,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是长的好看点,又优秀点,可我李英不在乎,将来有大把的男人等着我挑,我不是非得赖着你。”



       “啊,你是不是在想我是故意这么说,就是想赖着你?”



       “不是。”



       “就是,你不用解释了。”



       “那我说是?”许华明问。



       李英冷哼,“看吧,我就知道我猜的没错。”



       许华明:.....



       按理说这个时候不管有没有脾气,换作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有些神情波动,可许华明仿佛猜到了她会这样,仍旧是毫无表情。



       李英看到这一幕,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火气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心里想想她也够傻的,跟一个憨憨气这么大的气,对方啥反应没有,到是把自己气的够呛,图啥呢?



       这人有双重人格又不是



       她扭身往山下脚,身后同时也响起了脚步声,李英没回头。



       两人一路沉默的下了山,在山脚下看到了等在大石头旁边的许建设。



       同一时间,许建设也看到了两人.



       他快步的冲过来,“大哥,你们总算是下来了,董家和王家都在咱们家呢,中午就过去了,一直也没有走,我还是偷偷跑出来到这等你们的。“



       “等我们做什么?”李英到没牵怒到许建设身上。



       “王照宾的事啊,你不知道吧?他昨晚掉茅房里去了,还弄了一身的苍耳,早上人就送镇上医院了,中午才被拉回来,听说烧是退了,可人还病泱泱的呢。”



       回想她刚刚在山上指着许华明的鼻子骂,大日头的中午,李英竟觉得后背有些冷。



       李英觉得她该做些什么,挽回补救一下,“许建设,你大哥有双重人格你知道吗?”



       许建设愣了一下,“双重人格?”



       “是啊,刚刚在上山摔倒后,突然性格大变,还对我....动手动脚的,后来又倒下,你大哥再醒来什么也不记得,又不承认自己有双重人格。”李英满是期盼的看着许建设,他们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总该更了解一些吧?



       许建设张大了嘴,看看他哥又看看李英,再细品品李英说的话,又看看他哥,对上他哥淡淡的眼神,他打了个机灵。



       头也用力的点头,“我哥是有这毛病,不过不常这样,有时撞到头就会这样,原来这叫双重人格啊?我们家还总以为他是吓到了呢。”



       李英松了口气,甚至露出了一抹笑来,她喊许华明,“听到了吗?你自己不知道,你家人还知道呢。”



       许华明淡淡的噢了一声,似终于恍然大悟,知道她并不是在说话。



       当然,他只是淡淡的,后面的那些都是李英自己认为的。



       李英还在为自己解释,“你也看到了,我并不是针对你,是你的另一重人格就是个狗脾气,叫狗、男人都是轻的。至体什么样我就不说了,反正也不是真实的你,以后你也要注意些,不要再撞到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