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一章:狗脾气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李英还解释,但看许华明的表情,知道解释再多也没用。



       还是那边又有野猪的叫声,这才打破尴尬的场面。



       李英问他,“你怎么遇到野猪了?”



       许华明道,“我以为是谁家的猪走丢了,想牵回去。”



       谁家的猪?



       大哥你那是啥眼神?



       李英突然又硬气起来了,她冷笑双手盘在胸前,“还好今天你遇到的是一头野猪,日后眼睛放大点。”



       许华明道,“不是一只。”



       李英斜视他,“两只?”



       许华明摇头,“一群。”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李英咽了咽唾沫,“那你成功甩掉了吧?”



       在她满是期盼的目光中,看到许华明摇头,李英恨不能按住他的头不让他摇。



       这还不算,他指着小溪对面,“在那呢。”



       李英僵硬的把头慢慢转过去,看到咆哮冲过来的野猪群,已经忘记了跑,还是被许华明一扯,身子这才本能的跑起来。



       “既然没甩开你为啥要站在我树下?”李英喘着粗气往前跑。



       许华明一脸无辜,“我提醒你树要断了。”



       李英:.....你把野猪引跑了,我的树断了又能怎么样?



       结果现在好了,两人一起被野猪追。



       李英欲哭无泪,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胸口都要炸裂开了,脑子因为缺氧也慢慢变成一片空白。



       整个身子往下倒去时,她还在暗戳戳的想是不是许华明故意在借机报复,她可是见识过他坏别人的。



       越想越觉得是这个理,李英哭的心都有了,是她轻敌了。



       身子摔倒,并没有撞痛的感觉,心似要跳出身体,李英大口喘着气睁开眼睛,然后就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眸子。



       眸子黑暗的似能将人吸进去。



       而她的唇也贴到了一处带着凉意的东西上,这感觉有些熟悉。



       她脑子里警铃大作,有不好的预感。



       双手也不知道摸到哪里,撑着要爬起来,腰间却有一异物拦着,又将她压回对方怀里。



       李英:.....



       对上许华明的平静的脸,她欲哭无泪,“我真想起来,你信吗?”



       许华明盯着她,“我懂。”



       李英看着他的眼神,心说:不,你不懂。



       嘴上已经没有了再去解释的机会,许华明反客为主,两人换了位,明明有着一身蛮力,今天也不知道为何使不出来。



       李英:.....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也意外。



       眼见着许华明并没有结束的打算,李英用心全身力气抢到说一句话的机会,“别压坏我的参。”



       然后嘴就被堵上了。



       李英:.....天地良心,她还想说拒绝的话。



       虽然李英一直是抗拒的,可是到最后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出卖了她。



       等一切归于平静,李英慢慢的穿好衣服,还没有想明白息私变成了这样,没被野猪拱,到是被男人给拱了。



       之前李英觉得在智力和体力上许华明都不是她的对手,但是现实一切切打她的脸,而且很香。



       许华明早就穿好站在一旁背对着等着她了,李英惴惴不安,觉得及时和这可怕的男人扯开关系才行。



       深吸一口气,李英心底已经有了打算,三两下把最后的扣子扣好,从地上爬起来,又检查一下自己的人参没事,塞进兜里后才清清嗓子开口。



       “许华明,咱们俩的事算是扯平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许华明回头没好气的道,“明明两次都是你硬来,你这女人还想吃光抹净不认账是不是?”



       这声音、这口气,有些不对劲啊。



       李英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许华明?许二狗?”



       这一刻的许华明面容生动,脑子里想什么,脸上也就表露出什么,“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王照宾那个小白脸?你这个花心的女人,占了我便宜不负责还惦记别的男人,你今天不把话说明白别想走。”



       看着梗着脖子与自己吵架的许华明,李英嘴角抽了抽。



       马的,这是闹的什么鬼。



       李英摸不透,又不敢惹,总觉得眼前的许华明和平日里的不同,她只能低伏作小,“我和王照宾是过去,他现在要娶的也是李会丽,你别往我身上泼脏水。再有你昨天也找我说了,要认我做干妹妹的,今天又指着我骂,谁知道你是怎么回事?”



       许华明三步并两步走到她身前,抓住她的手腕,嘴里说着狠话,“我还没嫌弃你长的像头猪,你到是一直嫌弃我,要不是为了许二狗的面子,你当我会娶你这个母老虎?不识好歹。”



       李英原本一直让着他,现在见他还得寸进尺当着她的面骂她是猪,一把甩开他的手,“知道我是猪还一直追着让我负责,你是智障吗?”



       同时,她也在品着许华明的话。



       他说为了‘许二狗的面子’。



       那不就是他自己吗?



       可听他的语气完全是在说另一个人。



       李英是活过两世的人,听说过双重人格。



       她嘴角扯了扯,不会这么糟心的事都让她遇到了吧?



       许华明从来只有给别人脸色,没有哪个甩他脸色看的,见被一个丑女人嫌弃他,更加委屈,心里骂许二狗是窝囊废,被个丑女人欺负也就算了,还被对方指着鼻子骂,这就是只母老虎啊。



       可恨他每次抢到主意识的时候不多,不然非得好好收拾这只母老虎。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许华明。”李英警惕的往后退。



       许华明现在看她就来气,不过见她吓到了,到是有几分得意,哼哼两声,“我是许华明,你平时认识的许二狗睡觉呢,你想找他来我偏不叫,他能被你这只母老虎欺负住,我许华明可不是好欺负的。”



       李英:.....果然是双重人格。



       只是没有想到许华明另一重人格是这种狗脾气。



       李英不说话,许华明就越发得意,双手盘在胸前,完全是一副恶少调戏良家少女的作派。



       李英看了就觉得头大,手捂着额角,“是你更好,那你说说今天咱们俩之间的事怎么解决,再说我没记错的话,第一次是我压着你,可是你也没有反抗是吧?既然你是自愿的,我也没有必要负责对吧?”



       “主动送上门的我为什么要拒绝?”许华明恼火道,“你那是什么眼神?男人还不都是这个德行,就是猪母没尝过味道,也会觉得新鲜。”



       李英:....马马、的,她手痒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