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章:上山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第二天李英走在村里,明显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啊。



       村民们凑在一起,李英一过来,立马就噤声了。



       李英想到昨天的事,也就没多起,快步的往山脚下走。



       天又早,她已经上山了,村里的人家才陆续起来。



       许建设昨晚还跑去看热闹了,回来之后憋了一肚子的话,晚上又不敢去闹他哥,总算等到了早上,直接就冲过去问。



       “王家的事你听说了没?”



       许华明,“王家?”



       许建设眼睛像会说话,仿佛在说:装,你接着装。



       许华明哪有空理他,从压出水来洗脸,一边交代他白天的事,“上午董叔家里的人会多,你先过去帮帮忙,王家收地的事你直接推了,有了昨天的事,别让人家主动开口。”



       许建设想到王照宾昨晚的惨样,听着他哥不承认皱了皱眉,似在决定要不要再好好追问一下他哥。

http://m.soduso,cc首发

       许华明擦完脸见他还站在那,冷声道,“交代你的听到了没有?”



       许建设当然听到了,面露无奈,“大哥,王家那块地收完,钱够用下半学期的。”



       现在家里他们两个都念书,还有瞎眼的老娘一个人在家,带着许成,哪里都需要钱,而且收地也轻松,许建设都干两天了,不想推了这事。



       他硬着头皮说歪理,“大哥,王家对不起你,咱们就更该挣他们家的钱。”



       许华明没接他的话,人往屋里走,“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你好好上学,钱我会定时给你,把活推了。”



       霸道的根本不容拒绝。



       许建设有一搭没一搭的洗脸,心里想着怎么让他哥同意,还没有想出主意,见他哥又从屋里出来了,身上穿了件花衬衣。



       他错愕的张了张嘴,“大哥,你要出门吗?”



       许华明不咸不淡的叫他,“过来。”



       许建设狐疑的看他,嘴上问着啥事,人还是慢慢起过去。



       然后面前就多了一把小圆镜子。



       许建设就更不懂了。



       “拿着。”许华明面无表情的开口。



       许建设就按他哥说的,拿过镜子,又在他哥的指挥下,把镜子对着他哥照,然后看着他哥在镜子前面扭身打量自己,才明白他哥这翻操作为哪番。



       许建设:.....他哥这爱美的嗜好是改不掉了。



       “大哥,屋里不是有大镜子吗?二嘛还拿个小镜子?这也看不到全身啊。”看着他哥面无表神的认真照镜子,身子还在镜子前扭来扭去的,许建设低头用手虚掩着嘴,要不是怕他哥,他估计已经笑出声了。



       照完没有问题,许华明满意了点头示意可以了,“你去山上一趟,有事等我回来再说。”



       “山上?”上山用打扮吗



       哪里给他多问的机会,许华明已经走了。



       “建设,你哥呢?”屋里,许婆子才起来。



       许建设钻进屋里,“妈,我哥今天特别奇怪。”



       许婆子已经把被子叠起来放到了炕柜里,盘腿坐在炕上盘头,“有啥奇怪的?”



       “他穿衣服不在屋里试,还去外面让我用小镜子给他照。”



       许婆子哼了一声,“穿的那件花衬衣吧?我让他剪了做抹布他果真没听。”



       许建设了然,还是还有一事不懂,“我哥说上山,他上山打扮什么啊?”



       “管他做什么。”许婆子问起昨天半夜的事,“哪闹吵吵的,谁家出事了?”



       许建设绘声绘色的把王照宾有多惨说了,还没说完头就拍了一巴掌。



       明明不疼,他还是哎哟一声,“妈,你轻点,再打就傻了。”



       许婆子不客气的说,“打傻了才好,省着你天天去别人家挖茅房。”



       “王家太欺负人,我就是小惩戒一下,再说我只是让人掉下去,那些苍耳可不是我弄的。”



       “村里谁会没事弄那些,也只有董老头用来做药...”



       许建设了然,“看来董叔心里也憋着气啊。”



       嘴上觉得这事解决了,可许建设总觉得有些不对,特别是他哥交代一句‘有事等他回来解决’,家里能有什么事等他解决啊。



       这事中午就有了答案。



       王家出事,许建设今天也不能给王家收地,所以就在家里呆着,然后就听到院里响起了董老头的声音,“许二狗,你给我出来,我家的苍耳是不是你偷的?”



       今天一大早王根生就找到了董家,昨天他们闹到董家,村里人可都看着呢,就董老头家院外面摆了几捆的苍耳。



       清晨王照宾就受了祸害,王根生怎么能不来气。



       就这一句话,许建设脑子里那些不通的地方,顺间就通了。



       果然是他大哥干的,他就说嘛。



       而此时在山上,李英刚到山上就通过闻气味找到了参,然后还发现了很多有用的药材,原本正高兴想摘一些回去,鼻子就又失灵了。



       昨天是闻了很多的草药如此,今天是上山之后闻了很多草药又如此。



       李英大体有些明白她这金手指的弊端在哪里了:不能很多种草药同时一起闻。



       终于知道了原因,李英反而放心了。



       以后也要注意,至于这个弊端带来的不利之处,她这时也没有空去多想,因为她听到不远处有野猪的叫声。



       这边离住的村庄近,深山里的野猪很少往这边来,这时叫的这么大,许是在追着人,李英想了一下,寻着声音的方向去。



       声音越来越近了,李英也知野猪的凶猛,找一颗容易爬的树爬了上去,正当要低头观望时,与树下站着的男人四目相对。



       李英:.....许华明什么时候站在树下的?



       是她快爬到树顶了,还是爬的中途过来的?



       树下,许华明的表情仍旧没有任何变化,却丢出一句李英恨不能钻进地缝里的话,他说,“下来,树要压断了。”



       李英简直想哭出来,太丢人了。



       可树下许华明死死的盯着她,她就是想装看不到人也不行了,绝望的闭上眼睛,她又像大虫子一下慢慢的滑下去。



       咔嚓。



       人刚在地面站稳,就听到一声响,她刚刚爬过的树晃了晃往对面倒去。



       李英有种被雷劈到的感觉,“这个树是被蚂蚁钻空了芯子,你觉得呢?”



       许华明淡淡看她一眼,“我懂。”



       你懂?你懂什么?



       你懂还用那‘我知道你是在在给自己找借口’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