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信服力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董老头哪会被她三言两语骗了。



       “我不知道你是在哪里懂的医术,医者父母心,为医者是救人,不是害人,看你年岁小,我也只有这句忠告给你,你好自为知。”



       说完,董老头摆出一副不开口的模样。



       李英不急,“大爷,一看你就是误会我了。那我问你,我姐找你问过附子的事吗?”



       董老头看她。



       李英笑着解释,“那她一定有在你这里知道过附子的作用吧?”



       董老头的眉头已经拧了起来。



       “那看来我猜对了。”李英把面食里有附子的事说了,“我天生味觉灵敏,吃食里放了什么东西一闻就能闻出来,这几年无缘无故的我身体一直发肥,我一直以为是自己体质的原因,直到前几天我在山里遇到村里的村民,见他们手里拿着附子,这才知道是一味草药,而我的吃食里就一直有附子的味道。”



       “不可能,她是你亲姐,为啥要给你下药?”董老头不相信自己的无失之举,害到了人。



       有一年他在山上遇到李会丽,李会丽问他手里拿的是什么,他就多说一句是附子,甚至还把附子的作用及禁忌和她说了,原本只是好心提醒,却没想到最后成了害人的工具。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是啊,在没有发现吃食里下药前我也不懂,后来我乍她她也承认了,她说就因为羡慕小时候大哥对我比对她好。”李英耸肩,“就这么点的事,亲姐妹都能下得去手,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董老头也默然。



       李英适时的吓他一句,“我姐这人连这点事,亲姐妹都能下药,你说今天你得罪她,她日后会怎么对你?”



       董老头刚升起的那点同情心,就被气没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就你这嘴,活该你被下药。”



       李英咦了一声,“我说的是实话啊,大爷你咋还生气了?在说我又不是不负责,我都说了给你养老,谁能像我这么有担当啊。”



       董老头冷哼,“许家小子追着你让你负责,你咋不说担当了?”



       李英:.....老头你很八卦啊。



       董老头语气冷淡,“你连自己都不知道咋活,还说给我养老?我看你是让我养你还差不多。”



       李英愣了愣,觉得董老头这么误会也正确啊,她咋没想到这个呢。



       老头挺精明啊。



       李英不说话。



       董老头见此情形,觉得自己说对了,越发得意,双手背在身后,略有嫌弃的上下打量她,“到是长了一副狗鼻子,闻味就能闻出来,可惜....可惜...”



       李英觉得他那句可惜不是在可惜她,而是可惜狗鼻子没长到他身上。



       李英:.....她拍拍炕,“大爷,你就是再不待见我,也不能当面说啊,好待我是个小姑娘,脸面你也得给我留点吧?再说你也说我这鼻子好,那你有医术,我有鼻子,咱们俩要在一起,还能不挣钱?”



       “你那么大的脸谁和你争?”董老头哼了哼,“我有医术能挣钱,你的鼻子哪能挣钱?”



       “我能闻啊,今天许成身体情况不对,我就闻出来了。”



       董老头根本不信,“你就吹吧,你要真能闻出来,我老头子拜你为师,以后叫你师傅。”



       这个行啊。



       李英眼睛一亮,“当真?”



       董老头见她还敢接话,也来了脾气,“当真。”



       “那找个证人吧,我怕你赖帐。”



       “找什么证人?”许华明从外面带着许成进来,看看面红耳赤的两人,刚他从窗下走过时就听两在争论,到不是在吵架。



       “大爷,证人来了。”李英一激动,没多想扯过许华明往董老头面前一推,“一个不够,可以再找几个。”



       董老头丢不起那个人,“坏丫头,你真当我会上当?我输了收你叫我师傅,岂不是成全你了?”



       李英小声道,“我输了你给你一百块钱。”



       “一百块钱?”许成眼睛都瞪大了。



       现在谁家有钱啊,队上分的那点粮还不够吃用的,更不要说钱了。



       除了城里上班的有钱,许成长这么大还没有看过钱呢。



       “你?”董老头冷笑,“你见过一百块钱吗?”



       李英,“....我挖过一颗超过五十年的老参,买了二百块钱。”



       还在耀武扬威的董老头:.....“五十年?”



       李英见他不信,拉许华明给她做证,“是许华明的朋友帮我卖的,不信你问他。”



       董老头还是不信,“他都是你的人了,自然是帮你。”



       李英:.....当着小孩子面这么说不好吧?



       许华明道,“大叔,确实有这么回事,王东介绍的人。”



       董老头陷入了沉默。



       安静了许久,才幽幽来了一句,“暴殄天物啊,那么好的东西咋就让你挖了去。”



       李英:.....



       算了,她将要做师傅的人,和徒弟计较啥.



       李英长叹一声,“董大爷,你赌不赌了?“



       董老头一咬牙,“赌,不过赌注不是一百块钱。”



       李英反正不会输,敞亮道,“什么条件你随便开。”



       董老头还在心疼那颗老参,咬牙道,“你输了就把人参拿回来,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好。”李英应的干脆。



       干嘛要拿回来,她这个鼻子,去山里转一圈就行了,什么参能躲过她的鼻子。



       打赌的事就这么订下来,这才说正事。



       “只要证明我的鼻子好使,这个赌我就赢了,那咱们就从村民身上下手。”李英心里早就有了想法,“我闻出谁和许成有一样的症状,就是我赢。”



       “谁知道你是不是早就打听清楚了。”董老头道。



       “这个简单啊,你把人叫来,我蒙着眼睛不知道是谁,这样总公平吧?”



       董老头一想这个行得通,爽快的应下,只想快点把老参弄到手。



       许成的排泄物在院子里,他去看了一眼,神色凝重,“排泄物里有血,虽然不多,看样子是痢疾。”



       又道,“这事不能耽误,得马上通知村里人,这个病传染啊。”



       这事就落在了许华明身上,这事得先和村长去说,王根生这个时间怕是在许家,他直接回家找人就行。



       许成跟着他,又回头看李英,略为迟疑要不要留下。



       李英看他小可怜的样子,对许华明道,“让许成留下吧,董大爷给他配药,趁着症状轻,先吃药。”



       许华明点头,走时才想起来问,“你的鼻子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