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不爽了呢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许华明不语,只看着她。



       目光里的认真看的李英打了个冷战。



       好吧,其实想渣的是她。



       她扭开头,就看到许建设对着两人笑。



       李英:......这个时候不是该解决李会丽给他戴绿帽子的问题吗?



       李树珍已经被扶到炕上,人缓过来后,一把推开扶着她的李会丽,李会丽踉跄两步才站稳身子。



       她眼睛红红的,强忍着才没哭出来。



       李树珍指着她骂,“往我平日里一直照顾你,你不要脸的还勾引我儿子?呸,你们姐妹两没一个好东西。”



       指着人骂不解恨,李树珍还往李会丽的身上碎了一口,“臭不要脸,我在村里也豪横半辈子,还没有人敢招惹我们王家,你们姐妹今天这是下的套让我儿子往里钻吧?呸,死绝户的东西,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就你也配得上我家照宾?你想的到美。”



       “住我家的房,平时受我家照顾,现在还勾引我儿子,坏我儿子名声,你做损了也不怕遭报应。”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你就这么缺男人?自己有男人不够,还惦记别人,你不要脸我现在就撕了你的脸,让你一辈子也别好过。”



       李会丽呆呆的站在那,任由李树珍骂着。



       李英笑着上前,“婶子,有话慢慢说,有理慢慢讲,你咋还当上泼妇了。婶子又不是疯狗。”



       “行了,别在那装人了,给谁看呢?刚刚是谁不依不饶的?如今闹的满村子都知道,你们满意了吧?”李树珍一想到日后受人指点的日子,心里就恨,恨的直咬牙,“刚到村里的时候,婶子长婶子短的叫着,哄的我把吃的喝的往你家送,就是新房子也借你们住,人心不足蛇吞象,你们还惦记上我儿子?呸,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我儿子是你们能惦记的?想大着肚子进我们王家的门,好在老天爷开眼,让你算计落了空,看哪家能接受你,这就是报应。”



       “行了。”王根生喝斥着。



       王照宾也担心的看着李会丽,一边劝着他妈,“妈,别说了,这事不怪会丽,我们是真心喜欢彼此的。”



       王照宾走过去,将李会丽拥在怀里,甚至示威的看向许华明。



       “你给我闭嘴,是不是觉得考上大学以后我就管不了你了?你这还没发达我就当不了你的家,等你真发达了,我还不得在你面前矮三倍啊?”看儿子这样,李树珍火更大了。



       王根生皱着眉,“你都和孩子说些什么呢?真要坏了照宾的名声你才满意是不是?”



       “我坏他名声?坏他名声的人都在屋里呢,你咋不管我说这些为了谁?今天的事咋回事你也看到了,现在你还护着他们?”李树珍越想越伤心,双手往大腿上一拍,又哭了起来,“这日子没法过了。”



       “你现在又哭又闹的就不丢脸了?”王根生态底也低下来,“有事说事,既然两孩子在一起了,这事今天又扯开,就成团两孩子,这几年会丽的品行你也知道,总比娶个不知根知底的进来好。”



       “一头和别人处着,又勾搭照宾,这样的女人谁敢娶回家?”李树珍哭道,“我不怕丢脸,一屋子不要脸的,我还怕啥丢脸。”



       “好了好了,一个老娘们,和你也说不通。”王根生见她油盐不进,也恼了,“你闹你闹,我不拦着你,这日子也别过了,闹完就散。”



       李树珍见丈夫还要不过,哭的更伤心了。



       王照宾小声的安慰着李会丽,一边还和他妈解释,“妈,这事不怪会丽,是我看上她,她和许华明处对象也是许婆子提的,会丽的户口挂在他们家,所以当时也不好意思拒绝,两人谈半年也没有出去约过会,她一直和许华明保持距离,这些事我都清楚。”



       “至于我俩的事,这几天就想和你说,可李英喜欢我,知道我和她姐在一起后,才搞出这事些,也气的会丽小产。”王照宾握着李会丽的手,“妈,那可是你孙子,就这么没了,你咋不心疼心疼啊。”



       李会丽低着头,紧咬着下唇。



       今天的一切都超出她的预料,她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整个人似被丢进万丈深渊,漆黑冰冷中,站出来的王照宾像一道光,让她终于又看到了希望。



       她紧紧抓住这根救命稻草,早就忘记了进城后攀高枝的想法,“婶子,是我辜负了你的期望,自打我来到河夹芯子之后,你就一直照顾我们,结果...但是...我是真心喜欢照宾的。我没有想到英子今天会做出这样过击举动,闹的人人皆知。”



       李树珍哼了一声,根本不接受。



       李会丽咬咬唇,扭头,冷声对李英道,“英子,你二十岁了,今天的事是姐最后一次帮你承担,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咱们姐妹的情谊就到这吧。”



       “我对不起你,明知道你喜欢照宾,还和照宾走到一起,可你不是也报复回去了吗?”李会丽语气一抬,紧紧盯着她,“你和许华明不是也睡了吗?咱们俩现在也别说谁对不起谁了,扯平了。”



       “说的像咱们姐妹还真有情谊一样,我啥时候喜欢王照宾了?有证据吗?拿不出来吧?到是你和王照宾一直说自己清白,结果两人连孩子都搞出来了,拿大伙都当傻子呢?你说我和许华明睡了,你亲眼看到了?”李英撇嘴,“如今闹到最后,错的却成了我,三人成虎,连我亲姐都站在外人那边,自然我说什么也没有人相信,那我就不争辩了,说我喜欢王照宾陷害你就陷害你吧,这事也说不明白了。不过我相信老天爷可是开眼的,是非曲直大家心里都明白。”



       李英胖的满是横肉的脸一横,说话时带着狠劲,“反正做大损缺大德的不是我,遭报应也不是我。”



       “你是我姐,这十年来你一直养我,这情我记着,现在看王家也不算是没良心还能接受你,那我也放心了。”语气一转,李英突然变的好说话了。



       变脸跟翻书的人,刚刚还咬牙切齿的人,突然又和蔼起来,就是在场的人也看的一愣一愣的。



       不要说李会丽脸色变了。



       她急时出声制止她,“你记得我照顾你十年就行,我不求你回报,这十年里我也有照顾不周到的时候,两者全当抵平了。”



       李会丽怕啊,李英每次向着她说时,总会爆出惊雷来。



       李英故意夸张的张大嘴,“姐,你别担心,我要说的不是你和王照宾的事。”



       “不管....”



       “我是说不和你去城里的事,你也说了,咱们姐妹情谊就到这了,有些东西确实强求不了。”



       李会丽听了这话,不但没有松口气,脸色反而更白。



       她抓着王照宾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力道加重。



       王照宾一疼,倒吸一口气,也横眉冷目瞪向李英,“你知道你姐对你好就行。”



       他话音一转,针对一旁默不作声的许华明,“许华明,你就是报复会丽和我在一起,也不能啥得下得去口啊。”



       他假意打了个冷战,摆出被恶心到的样子。



       “混帐东西,说什么呢?”王根生大骂,“你惹下的祸还不知错是不是?马上跟华明认错。”



       许华明笑了笑,还憨憨的抓了抓头,“王叔,照宾这是成认和会丽私通了?”



       私通?



       奸、情?



       被冠上这样的名声,那是一辈子的污点。



       李英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扭开头,裂开嘴角无声的笑了。



       有了城里那事,就知道这不是个受气的主。



       这招绝啊。



       除了看热闹的李英和许建设,外加董老头,在场的人皆是脸色大白。



       王根生最先回过神来,他语气放缓,“华明啊,你比他俩大,在你眼里他俩是孩子,年轻人做事没有分寸,有时一冲动这事也就出了,哪能是私、通呢?”



       李树珍也忘记哭了,“是啊,华明,大家一个村里住着,事情不能这么严重。”



       许华明一脸诚恳,“叔,我阅历少,懂的不多。会丽和我半年前订亲,她和照宾又有了孩子,这事你看该怎么说对,你教教我。”



       许华明这哪是在请教,是在打他的脸啊。



       王根生这辈子就没这么脸烫过。



       他心中一梗,黄土埋脖的人还要跟个晚辈低头,“照宾不懂事,做下这种错事,叔无颜面对你啊。可两孩子是真心喜欢的,你和英子又....”



       他没说完,许华明就疑惑的打断他的话,“叔,我和李英咋了?”



       “你俩都睡了,现在还有啥狡辩的?”王照宾在一旁气不过,就是他给许华明脸了,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许华明眉宇间升起许些忧色,“先前听你说李英喜欢你才陷害你,我一直当真,现在看来是确实是你在撒谎了。”



       王照宾,“你啥意思?”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都不知道,你说的这么真。”



       许华明是个冷脸没表情的主,他说话时一板一眼的,落在人眼里,第一感觉就是他特别真的在和你讨论问题,并不是在拿你开涮。



       王照宾急燥的就要发火,李会丽抢先道,“华明,是你亲口对我说的英子是你的人,你要娶她。”



       许华明嗯了一声,又摇头,“你说错了,是我是英子的人了。”



       王照宾不耐道,“你他、马是智障吗?这有啥区别吗?”



       许建设正看的来劲,突有不好的预感,想阻止他哥已经来不急了。



       “有区别,是她睡的我。”许华明认真的回道。



       许建设捂脸,心想完了。



       他哥怎么一根筋啊。



       换个说法有啥的?



       王根生手一抖,手里的旱烟袋差点没掉地上。



       接受众人注视的李英:.....她扯着嘴角,露出一个招牌式的笑,心里却已经忍住数次想直接把许华明踢出去的冲动。



       王树珍捂着嘴,她是个妇女,看着李英的大身板,显然已经明白许华明说的意思。



       一个男人被女人给....她活了大半辈子也是头一回听说啊。



       李会丽咬了咬唇,“华明,你是男人,不管是谁主动的,你们两个不都是在一起了吗?而且你也接受了英子。”



       许华明是个情绪不外露的人,此时他薄唇抿出一条不悦的弧度,“不,我是被迫的。”



       言外之意,与你和王照宾不一样。



       他的话,又让李英受了一轮注视,她不自然的又回一个招牌式的笑,心里骂道‘泥嘛,一句话翻过来嚼翻过去的嚼,还没完没了了是不’



       这还不算,下一刻只觉肩膀一沉,许华明手上的温度隔着衣服透到她身上,“你会负责?”



       李英:....马、、的,他还上演逼婚戏码?



       许华明的话音一落,屋里就响起一片吸气声。



       而李英的身体虽然慢了半拍,不过还是条件反射似的往旁边躲要甩掉许华明的手,结果显然笨重的身材不如那只手灵活,再次落在李英的肩上。



       李英喉咙发紧,“这话从何说起呢?我咋不记得做过这事呢?”



       许华明一言不发。



       李英底气又足几分,直接甩开肩上的手,直接对上李会丽。



       “对了,我刚刚要说的话还没说完呢,咱们继续啊。”



       “我也没想和你去城里,咱们俩离家出走时,你让我偷走家里的粮票和钱,这事过去近十年,我也得回家和大哥认个错,大哥把咱俩养大,做人不能没有良心。”李英也假意的抹把眼泪,“当年我才十岁,大哥那么信任我,把家里放钱地方告诉我,我却听你的都偷走了,懂事后每每想起这事,我都良心难安,大哥一个人担起家,不能把咱们养成白眼狼啊。”



       一溜烟的又坏了李会丽一把手,李英转身离开了。



       至于被她搅合的这些事最后怎么处理,她才不在意,反正目地达到,李会丽日子别想好过,王照宾也别落得好名声,以后他们俩狗咬狗去。



       望着李英的背影,许建设对他哥长长叹口气,看他哥这张英俊的脸,莫名生出一种‘儿子’被嫌弃的酸涩感来。



       那边王照宾也阴**,“好不爽啊。”



       李会丽生怕牵怒到她身上,心中就是一紧,面上低低的温声宽慰他,“或许村里一时会乱传,不过久了大家一定不会相信英子的话。”



       王照宾阴鸷的目光仍旧望着窗外李英背影消息的方向,“许华明哪里比我强?她强他也不强我?”



       李会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