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怀孕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董老头从回到村里之后,因为身体不好,在生产队时也很少上工,挣的工分少分的粮也就不多,在村里这么多年能活下来没被饿死,完全是靠着他的医术。



       现在又都分地了,董老头原本就不是河夹芯子的人,也没有分到地,六十多岁的人,现在就指着靠给村里人看病挣钱养自己。



       今天这事要真赖到他身上,不就是断他的活路吗?



       李树珍冲着董老头闹,王根生也第一时间喝住她,“乱说什么话,是咱自己的问题,怎么能冲着老董去。”



       又一边摆出大度的作派,“行了行了,今天的事情也弄明白了....”



       李英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王叔,话可不能这么说,事情还没弄明白呢。药调换了是我的错,可是药开错了也正常吧?现在王婶子把错推到我身上,我可能不担这个错。”



       王根生想和稀泥李英相信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不过谁敢站出来得罪王根生呢,大儿子是个性子阴狠的,村里最不是东西的刘二曾经偷过王家的木头,被王家大儿子大冬天晚上扔到冰河里去,显丢了一条命。



       从那以后,大家更不敢招惹王家。



       如今王照宾又考上大学,王根生又是村长了,谁傻着为了一个孤女往上冲。



       李英打断王根生的话,仍旧追着董老头问,“董大爷,附近几个队上的人都到你家开药,我姐的药咋变就成了活血的了?你是不是也欺负我们姐妹没有依靠呢?今天只是一个止药的药,你给开成活血的,王照宾嘴口窜血,如果换成别的病呢?这样弄反了到时可是出人命的事。”

http://m.soduso,cc首发

       “做为一个大夫,如果医术不行,谁还找你看病?找你看病,那就是把命交到你手里啊。”



       “虽然我来村里年头不多,可是我也从大家嘴里听说董大爷的医术是可以的,按理说不可能犯这种错吧?”



       董老头心里也恼了王家把错推到他身上,可眼前李英这个丫头也不是个好东西,要不是她一直闹腾,用得着现在这样吗?



       就看眼前,还逼着他说实话呢。



       罢了罢了,这丫头不是个东西,可也没有坏他的名声。



       董老头算是看明白,这丫头是知道她姐的事,就是要捅开呢。



       心中叹气,对面众人的注视,董老头刚要张嘴,就被王照宾打断了,“董大爷,你的医术我们信得过,这事也和你无关,乡亲们也不会因为这一件事就信不过你的医术,你不用担心这个。”



       暗暗警告董老头还不算,王照宾瞪向李英,“我看你是个女人,我不和你计较,今天你也别太过份。”



       “照宾。”王根生也喝斥儿子一句,“回家。”



       李树珍也对着李英嘲弄一笑,“是啊,和个疯子计较什么劲,掉价。”



       李英将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是啊,心虚的人当然不敢计较,把我姐肚子搞大了,现在又小产了,当然不想这事被人知道了。”



       一句话像惊雷一般,在屋子里炸开。



       “英子。”李会丽身子摇摇欲坠。



       原来她真的知道。



       从让挑拨王婶子让她帮忙熬药的时候起,她就一直算计着这个。



       太可怕了。



       一个人怎么能有这么深的心思?



       许建设从外面挤进来,怀里揣着他哥让人告诉他送来的信,进来就听到李英一番话,也愣在了当场。



       他第一个观察的是他哥,被绿成这样,怕他哥受不住。



       见他哥没事,静静的站在他,这才松口气,转念又觉得自己想多了,他哥刚刚让人捎信给他就是站在李英那边,又怎么可能伤心呢。



       许建设就放心了,不过他也坏,这时还推一把,似小声嘀咕,可声音大的屋里人都听得到,“我说怎么每次放假回来总能看到他们两人从苞米地里出来,原来是造小人去了。”



       造小人。



       还挺现代化的说法。



       李英笑了。



       看热闹的人也有笑的。



       “照宾,这是真的?”李树珍错愕的望向儿子。



       王照宾想狡辩,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董老头帮他回了话,“是真的,昨天李会计过来找我,我把过脉之后发现她小产了,才给她开了活血的药,再清一清没有流干净的东西,所以你家小子错喝了那药后才会一直嘴口流血。”



       董老头说完,长长叹口气,“自打进河夹芯子,这些年我自认一直安分守己,别人的事也不掺合,今天说出这些,这里我也不能呆了。”



       “各位乡亲,都回去吧。”



       董老头突然出声,让很多人都意外,他说的话也让众人动容。



       “董叔,事不关你,你不用离开。”



       “对,咱们河夹芯子也不是欺负人的,这些年你帮大家多少忙大家心里都清楚,你放心,谁为难你,村里人都不会同意。”



       一个人都站出来表态。



       王根生还在想着李会丽小产的事。



       对外人来说是丢人,他们也觉得丢人,可是对王家来说,实质上这是喜事啊。



       王根生大儿子结婚六年,肚子去年才有动静,今年春天生下个丫头。



       王家人口单薄,最想看到的自然是儿孙满堂。



       李会丽的优秀王根生一直看在眼里,儿子与她在一起,自然也是好事。



       那边村民还在挽留董老头,也想让王家人站出来表态,可王家这边也乱套了,王根生一句话不说,呆呆的蹲在地上,仿佛受了打击。



       李树珍仍旧抓着儿子在追问,至于李会丽早就呆了,像木头一样傻傻的杵在那。



       事情扯出来了,又有证人,李英心中大爽,她走到董老头那,“董大爷,你别生气,我正好也要离开这,咱们俩一起走,以后我给你养老。”



       在到董老头家里后,李英心里就有了算计。



       是的,针对李会丽和王照宾,也针对董老头。



       自从发现自己的金手指后,她需要学习中医方面的知识,她记得前世曾听董老头说过他家是中医世家,后来出事了,沦落到此。



       有这么大的一个潜力股在身边,李英怎么会让人跑了。



       董老头冷哼一声,“我还有手有脚,不用别人来养。”



       这个坏丫头眼珠一直转来转去的,定没有好主意,董老头又在她身上栽跟头,哪里会上她的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