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五章:帮凶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李英平静的看着暴跳如雷的王照宾,她歪了歪头,一脸的无辜。



       “我说的是实话啊,你还说要娶我姐,逼着我姐和许华明分手,这可是我亲眼撞到的。”李英指着他的脸,撒起谎来脸一点也不红,“因为我撞到你为难我姐的事,你就让村里的刘二趁着我去地里给我姐送饭时去半路拦我,刘二没打得过我,你就不给刘二钱,刘二才和你打的架。”



       李英说完了,还一直在强调他脸受伤的事,“要不是因为你脸肿成这样,怎么会吃汤药啊。”



       “你一张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人能拦得住你,你说我强迫你姐,你姐在这,正好让大家都听听,我有没有那样做。”王照宾信心满满又得意的看着李英,满脸挑衅。



       李英嗤笑,“我又没有说谎,我姐干嘛要撒谎?”



       说这些时,李英还看着李会丽,“姐,我没有说谎吧?”



       在李英开口说出王照宾喜欢她那一刻,李会丽就知道李英在让她表态,还有李英开出来的条件,李会丽已经决定了自己选择哪个。



       可是.......当着众人的面让她选择站队,李会丽又迟疑了。



       所有的人都在等李会丽开口。



       李树珍急了,“会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年我们家是怎么照顾你们姐妹的,你心里也有数,做人可不难忘恩负义。”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王照宾也不满李会丽的犹豫,原本翘起的唇角慢慢沉下去,目光渐冷的看着李会丽。



       李会丽不敢看他。



       李英笑出声来,“王婶子,你就别再警告我姐了,王照宾纠缠我姐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我一直看在你照顾我们姐夫的份上没说出来,可王照宾....才是忘恩负义那一个。”



       “忘恩负义?我到要听听我家照宾怎么忘恩负义了?就因为不喜欢你?”李树珍可不怕。



       一个没有背影的孤姐妹,还想坏她儿子的名声不可能。



       “英子,咱们走吧。”李会丽深吸一口气,轻扯了扯李英的衣袖。



       她觉得这样也算是表态了吧?



       李英回手握住她的手,捧在身前变成两只手握着,“姐,你的身子怎么这么凉?还不舒服吗?”



       如果说以前听到这些话,李会丽不会觉得什么。



       今时不同往日,李英突来的关心,总让李会丽坐如针尖,后背发凉。



       她不觉得是多想了,而是这几天李英只要对她一笑,定没有好事。



       “姐,你别怕,今天我把事情说出来,就不在乎会遭王家报复,青天白日的,咱们不能让人欺负了。”



       李会丽心里急燥,“英子,回去吧。”



       她定定的看着她,她明白李英一定知道她的意思,只是装糊涂。



       刚刚她没有站出来指责王照宾,沉默不回答也算是站在李英这边,可李英怎么就不满意了。



       是,她承认她刚刚的举动只会让人猜疑,不会肯定。



       可是王家是她们能惹得起的吗?



       见好就收,差不多就行了。



       姐妹两个在这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没有人插嘴,可人就是多想的动物,看到李会丽这么害怕,先前还在观望迟疑,此时已经信了六分。



       王家一向宠着王照宾,可李会丽长的好看又年轻,王照宾也是大小伙子,到了该结婚的年纪没有结婚,怎么可能真的什么也不懂。



       一时之间不怀好意和猜疑的目光纷纷落在王照宾身上,或是王家夫妇身上。



       王根生绷着脸,声音沉沉的,“照宾,到底是咋回事?你妈让你时常去看看李家姐妹有没有啥困难,你真乱来了?”



       先前,王根生还想着睁只眼闭只眼的过去,可李英这丫头没眼色,非要闹的大家都不好看。



       可到底是嫩了些,事可不是她一个人说几句就成真的。



       王照宾立马明白了他爸的意思,压下眼底的凉意,他只盯着李会丽问,“会丽,我承认咱们俩平时接触是多些,我妈时常让我去给你家送东西,后来要参加高考,咱们在一起做题看书的时候多,但是你和许华明处对象,我也一直知道,又怎么可能私底下乱来呢?”



       他对李英没好态度,对李会丽一直很客气,原本大家还觉得王照宾有些仗势欺人,这时看他的举动,到觉得是想多了。



       王照明自然不傻。



       李会丽为什么站在李英那边,一定是有把柄被李英捏住,若说把柄,那也只有那两封信了。



       思及至此,王照明早就在信丢了之后,就想到了有一天被人拿出来的应对之策。



       王照宾扭头对着王父道歉,“爸,有件事我一直也没有说,实在是难以启齿,今天事闹成这样,我也不怕被人笑话了。”



       他像鼓足很大的勇气,才下了决心,“我承认我确实喜欢会丽,她自强又吃苦耐劳,更是心善人美,我很欣赏她,可是想到她和许华明的关系,我知道我不能将心底的喜欢表达出来,所以我将自己的爱慕之情都写在信里,又把信埋在了大石头下面。”



       他落落大方的接受屋里人的瞩目,“大家如果不信可以去山脚下小木屋那边的大石头下看看,我就把信埋在了那里。”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看向许华明,“当天我去那边埋完信,起来还看到许华明从山上下来,不知道你记不记得这件事了。”



       信在许华明手中,在别人扯出来之前,王照宾直接自己说了,如此一来,就是许华明真把信拿出来,也没有用了。



       李英眼里的笑意慢慢退下去。



       这边许华明回道,“那天我没有上山,信是建设拿到的。”



       “信被建设挖出来了?”王照宾先是一惊,随后又笑道,“谁拿到无所谓了,以前我一直担心自己的心思被人知道,会让人骂我不是人,明明会丽已经和你谈对象了,我还生出喜欢她的心,或许是老天爷冥冥中自有安排,信被建设挖到,我心里的不安也少了些。”



       王照宾深深对许华明鞠一躬,“华明,对不起,一个村长大的,我却明知道你和会丽谈对象还生出这样的心思,对不起。”



       许华明看着他。



       后知后觉,他觉得他上当了。



       刚刚那么一回答,岂不是变向的承认他那天看到王照宾埋信,甚至有私心挖出来。



       他长了长嘴,半响‘啊’了一声。



       这一声不是回应王照宾这句话,而是才恍然大悟。



       别人看不出来,李英在王照宾给许华明挖坑后,就一直盯着许华明,看到这个憨憨才反应过来,一时觉得好笑,笑过之后又气他太笨。



       李会丽也没料到反转的会这么快,心里同时也庆幸刚刚没有站李英。



       李树珍心里安了,嘴里训儿子,却更似宠腻,“你这孩子,什么时候生出这样的心思?还好华明不是计较的人,不然就是他饶你,我和你爸也不饶你。”



       一边又和许华明道歉,“这事照宾确实有错,哪怕是动了心思也不成,也是我想的少了,看会丽姐妹俩日子过的苦,总想着有点好东西就给她们送一份。谁能想到现在出这样的事.....”



       她遗憾的看了李会丽一眼,显然对她也很失望。



       这事落在旁人眼里,也觉得李会丽是白眼狼了。



       刚刚王照宾被冤枉都没有站出来。



       一时情势扭转,所有的指责和鄙视目光又落在李英姐妹身上。



       李会丽身子微微颤抖。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甚至不敢置信的看向王照宾,既然他早就想好了理由为什么不告诉她?



       这样她也就不会让李英要挟住了。



       一时之间,李会丽心情复杂,也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以前听话的妹妹,变的像一头要吃人的狼,就是前一刻还说爱她的男人,也突然变的这么陌生。



       “好了,事情就这样吧,到底是没有父母教养,有些方面缺失也正常。”王根生满意的看了眼儿子,同时眼里也透着警告。



       王照宾会意,“李英,今天的事我不和你计较,完全是看在你姐一个人带你辛苦的份上,刚刚要不是你说那样的话又一直让你姐表态,你姐能浑身冰冷吗?”



       李会丽绝望的眼里升起一抹亮光了。



       是啊。



       这一切就解释通了。



       而且刚刚她留了一手,也确实是给自己留后路。



       啪。



       李会丽一巴掌重重甩在许华明脸上。



       所有人愣了,包括李会丽。



       她吓傻了,“我是要打李英,不是你。”



       许华明淡淡为嗯了一声,“我知道。”



       言外之意他就是为李英为动挨这一巴掌的。



       场面有些诡异。



       众人脑子不够用了。



       李会丽的脑子却格外清醒,立马就想到怎么说怎么做对自己最有利,甚至还能将一切的错推到对方身上。



       她这么想,也就直接做了,“许华明,你能不能不再包庇她?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现在又怎样?你们一个是我未婚夫,一个是我妹妹,你们.....你们不要再逼我了。”



       吼完许华明,她转身指着李英吼,“还有你,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刚刚你满口胡言,我不拦着你,只想着马上带你离开这,你偏要闹。到河夹芯子之后,王叔王婶一直很照顾咱们家,你的心怎么能这么黑,编排出那些话,我是你亲姐可以不在乎,可是照宾做错了什么?”



       精彩啊。



       一拨又一拨,李英都觉得眼睛不够用了。



       王照宾脑子厉害,将证据硬是靠自己扭转过来,现在李会丽更是借势发挥,这两人的脑子,李英就是多活一世,都难对付两人,好在她有金手指。



       “这要的人还和她说什么废话,会丽啊,要我说就是你平时把她宠的,连自己半斤八两都分不清了。”



       李树珍在一旁说着风凉话,就是对李会丽也没有了好口气,“这事怪我,以后可不能烂好心,搭了东西不说,还差点害了自己儿子。”



       李会丽今天是吃力不讨好了,“婶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把英子教育好,对不起。”



       她在这边鞠躬认错。



       李英这边根本不理会,只问董老头,“董大爷,你给我姐开的是什么药啊?止血的吧?我姐我知道,她来了月、事,所以大半夜到你这边来抓药,我说的没错吧?”



       董老头自始至终都被扯在其中,他又清楚李会丽的脉相,心里自然知道刚刚谁说的真谁说的假,面对李英这丫头,他也同情,可是.....胳膊怎么可能拧得过大腿啊。



       “是止血的药。”在一定的环境下,人性的自私总会显露的最明显。



       侧耳偷的李会丽松了口气。



       结果李英咦了一声,她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这事不对啊,既然是止血的药,就是凉性药吧?那我姐的药和王照宾的药对换了,王照宾也广发是消肿,可他并没有,反而像吃了火血的药一样鼻口流血啊?”



       书信的证据怎么有小产更有力度呢?



       董老头脸色变了。



       李会丽大呼,“英子。”



       李英看她,“姐,我是傻,不如你聪明,可刚刚的事我也看出来了,你站在王照宾那边,以前我一直以为是王照宾纠缠你,现在看来你们俩是两情相悦啊。你现在还为了外人,往我身上泼脏水,许华明可是我姐夫,你说那些话让大家误会,良心安吗?”



       李会丽眼睛差点瞪出来。



       贱、人,她明明已经睡过了,还厚着脸皮现在说是她姐夫?



       她睡的时候怎么不想这个?



       “那你是承认我调换药了?”李树珍只盯着这个。



       李英点头,回答的却不是否认,“我不是调换药,我是心疼姐姐,所以想让她先喝药,哪里知道姐姐和王照宾在西厢房里说话,等我想着提醒她时,王照宾已经把药喝了。我一想反正者阳消炎的,也就没有告诉他们。”



       “现在看来,姐姐吃了凉药,血流的更多,王照宾吃了姐姐的药一直口鼻流血,真是奇怪啊,来月、事了不是该吃止血的凉药吗?怎么还吃活血的药啊?”



       似在喃喃自语,李英的声音却能让屋里每个人都听到了。



       “好啊,原来是你。”王照宾突然跳起来,指着董老头,“你自己开错药,果然问题在你身上。”



       董老头蒙了。



       你们在这里互相揭短,怎么还扯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