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四章:憨憨别急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噗嗤。



       李英实在忍不住笑了。



       许华明还真是个憨憨。



       接触过几次,她可以肯定许华明绝对不是在嘲讽王照宾,问的一定是心里话。



       围观的人中也有人笑了。



       许华明问了他们心里都想的话。



       “你、他、M....”王照宾跳起来要打人,被王父按住。



       王根生一直也没有开过口,儿子出的这事已经够丢人,眼前更是闹剧,“好了。都安静一下。”



       如今是村长了,威慑力还在。



       许华明也给他面子。

http://m.soduso,cc首发

       王根生看着李英,“英子,在叔的眼里,一直把你们姐妹当成自己的孩子,你还小,今天这事就算了,叔知道你心里已经悔过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最懂,真要有理,还会一直拦着不让说吗?



       怕是事情根本不是儿子和李会丽说的那样。



       李英淡淡一笑,“叔,其实我现在还一头雾水呢,我是听孙大娘说我姐出事了,这才赶过来的,进来婶子就指着我骂,又说我下毒,我真不知道自己干啥了,这事还是说说吧,给我订罪名也得让我心里清楚是咋回事吧?”



       王根生脸一沉,“你这孩子,咋还不知道好赖呢?你姐带着你不容易,我看你是个孩子,不和你多说。”



       这是个倔的,王根生不和她说,只和李会丽说,“会丽,带着你妹妹回去吧。”



       能让队上的人信服,王根生自己有他的一套为人处事方法,同时也骂自己儿子,“二十多岁的人也不知道让人省心,回家去。”



       他双手背在身后,嘴上叼着烟袋,起身就要走。



       “英子,走吧。”李会丽咬紧牙站起身,每动一下身内的血都在往外流。



       刚刚强撑到这,原本想让董老头再给她重开一副止血药,哪知道董老头半路找人将王家人给拦了回来,非要把今天草药的事弄清楚。



       李会丽被李树珍为难时,王照宾突然编谎把李英扯了进来,她只能顺水往李英身上推,想着这事先压下去,哪知道李英就过来了。



       “看在你姐的面上,我不和你计较。”李树珍也看出丈夫不对,没再揪着不放,到是狐疑的看了儿子一眼,又骂向李英,“就你这德行还敢肖想我儿子,不要脸。”



       自己的儿子有多霸道她也清楚,今天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难道真是怜香惜玉了?



       可就李英这模样的?



       李树珍厌恶的又打量李英一眼,看了第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



       这种女人也配喜欢自己儿子?



       是的,王照宾刚刚在屋里说李英喜欢他被拒绝,怀恨在心才在草药上动手,把他和李会丽的草药对换了。



       往李英的身上泼脏水,怎么能让李英问清楚。



       李英乐了,“你们这一人一句的,说的像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可我现在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做啥了?不过我刚刚好像听明白了,你说我肖想王照宾?这事从何说起呢?”



       “英子,够了。”到最后一步,王婶子突然爆出一句,李会丽心差点跳出身体。



       李英歪头,一脸无辜的看着众人,“姐,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啊?我被人冤枉了,你不帮我辩解,还一直不让我说话,知道的是你怕得罪王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不让我说实话呢?”



       “英子,不要恼了。”李会丽苦苦哀求,落在众人眼里只觉得可怜。



       “我们家可没仗势欺人。”李树珍还要说话。



       王根生打断她,“不要再说了,还不嫌丢人吗?回家。”



       王照宾收到他爸警告的目光,原本还想嚣张,也收敛起来,恨恨的瞪了李英和许华明一眼,略有得意的起身。



       李英冷声道,“这是往我身上泼了脏水就想走啊?行啊,我不是本村土生土长的,被人欺负也没有人帮我出头,也正常。既然你们说我给王照宾下毒,应该是董老头说的吧?没有懂医术的断定,你们也不可能这么说,那我只能找董老头了。”



       “对吧,董大叔,是你说我下毒的吧?”



       “英子。”李会丽上前去拦着,“姐求你了,不要闹了,咱们回家吧。”



       李英甩开她的手,“我闹什么了?我为自己正名就是错?那我就应该被冤枉吗?你是我姐吗?我看你是外人吧?”



       李会丽身子晃了晃,“英子...”



       “怎么这样和你姐说话?”



       “白眼狼,是谁养大你的?”



       村民们看的气愤。



       李英回头冷嗤,“难不成就因为她是我姐,她说我杀人我也要承认吗?那这样的姐我可真不敢要。”



       董老头昨晚没睡好,今天又被闹,头隐隐作痛,“我没有说你下毒。”



       “不是你说的,那怎么他们说我下毒了?”李英奇怪的又看向王家三口,“这就奇怪了,朗朗乾坤,这是要冤枉好人啊。”



       王根生以前是生产队长,生产队解散,现在他又是村长。



       如果不能公正做事,那么以后谁还会听他的信服他?



       李英正是捏准了这一点,一句话成功让王根生停了下来。



       “李英,你别给脸不要脸,你背着人偷偷说喜欢我的事忘了?我给你留脸你还不要了是不是?”王照宾既然扯了谎,自然是要把李英这名声坐实了,“就你长的像猪一样,我没说难听的,你还得寸进尺了是不是?你不就是怀恨在心吗然后把我和你姐的药汤给调换了,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别给你点脸就不知道东西南北。”



       “你在我面前脱了我都没看你一眼,你还不知道自己有多恶心人吧?”



       先前有过来看热闹的,就已经从王照宾这里知道李英喜欢王照宾被拒绝,又恼羞成怒下黑手的。



       “王照宾,你不要再说了,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没有错,再说那都过去了,英子也不是顾意的,我代英子和你道歉,英子还小,你这样说她将来还怎么嫁人?”李会丽声嘶力竭的吼向王照宾,转身扑到李英身上,她想做出安抚的动作,可惜李英实在太胖了,李会丽像抱着树一样,“英子,别怕,有姐在呢,咱们走,明天就去城里。”



       四下里细碎的议论声,还有异样的目光。



       “真不要脸。”



       “和刘二晚上钻小树林的一定是她。”



       “要是我直接自己找棵树吊死得了。”



       “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她哪里会觉得丢脸。”



       一个女人当着男人面脱光,这样的事说出来,还在这个年代,可以说女人的名声就没了。



       李英没急着反驳,是因为她想到了前世,前世她被传与村里的刘二乱搞男女关系,骂她破鞋不要脸的,骂她婊、、子的,那些不能入耳的话硬生生毁掉她一辈子。



       这一刻,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刻,孤立无援,千夫所指。



       然后,手突然被握住,淡淡的暖意通过手慢慢传到身体,四肢,最后到胸口,如一抹暖阳射进来,融合化冰霜。



       李英的目光顺着握着自己的那只手,慢慢往上移,最后落到那张冷硬的脸上。



       过往的一切如烟雾一般被吹散,眼前骤然明朗。



       男人低沉的声音更似大提琴,“她喜欢我。”



       许华明的举动已经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惊了。



       更不要说他说的话。



       两人是姐夫与小姨子关系,可现在这是什么?



       许华明虽然说李英喜欢他,可是他的动作也告诉在场的众人,他也喜欢李英。



       李会丽浑身一片冰冷,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完了,这回彻底完了。



       濒临绝望之下,她立马又打起精神来。



       不,她不能放弃。



       所以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一切又表现的那么自然,“你们....你们....”



       她连连后退,仿佛被眼前这一幕打击到了,身子摇摇欲坠。



       李英回头,对她裂嘴一笑,肥胖的身子却是灵活的上前一步扶住她,将人扶起来时,还在她耳边小声威胁道,“我的好姐姐,是想护住你自己的名声还是王照宾,你自己可做好选择啊。”



       将人扶稳,李英又退开。



       她身板宽大,刚刚说话时用后背挡着,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只有拉着她手的许华明注意到了这一幕。



       他深思的看一眼李英,又收回目光。



       李英的话有用,李会丽忘记了装晕,脑子里都在想她说的话。



       她直直的看着李英的背影,是她想的那样吗?



       这时仍旧没有人说话,都在看着李英和许华明。



       李英其实很不高兴许华明站出来,但也正是他的举动,将她从前世的绝望回忆中拉回来,她神情复杂的看他一眼,打起精神来对付王照宾。



       是的,她现在改变报仇计划了。



       恶人自有恶人魔,她要让李会丽和王照宾相爱相杀。



       “姐夫,你不用帮我,我知道你是不想我姐难过。”李英慢悠悠的抽回自己的手,无奈的对在场的众人笑了笑。



       别说,她这么一解释,在场的众人都散了口气。



       有人拍胸口,“就说这不可能是真的。”



       有人也笑了,“可不是,差点被吓死。”



       许华明皱眉看着李英,明显不满她的举动。



       李英眼角的余光扫到这一幕,嘴角边闪过一抹笑,目光落在王照宾身上时,阴冷刺骨,王照宾也恶毒的看着她。



       “王照宾,你说我当你面脱衣服,你有证据吗?没有吧?你是不是要说当时只有咱们俩个人?那就奇怪了,你去我家时为什么只有你和我?你去我家又做什么?如果你说是在外面,就我这体格子只要在村里一走过,就有人看到吧?可有人看到我和你钻小树林了吗?”



       “别说村子后面的小树林,就是山上的树几十年了,我这身板钻进去也会被卡住吧?”



       噗嗤,不知谁笑了。



       不过立马憋了回去。



       在场的人这时也觉得李英这话对,她这么胖还真钻不进去。



       只要在外面一定会被人看到,可是没有人看到过,那一定是在屋里了。



       可王照宾去人家屋里干什么?



       李树珍发现情况不对,立马站出来为儿子说话,“我看你们姐妹两可怜,家里做点好吃的都会让照宾送过去,你不要以为我儿子是为了你才往你家跑的。”



       李英顺势道,“是啊,不然就靠我姐一个人的工分,哪能把我养这么胖,也多亏婶子时常往我家送吃的。”



       借势,李英就把她胖是靠李会丽养的理由摘了出来。



       李会丽脸色微变,她不回头也知道村里的人在打量她。



       可她还在想李英刚刚说的话。



       人都是有私心的,更不要说李会丽现在考上了大学,要进城里,到时接触的人更多,王照宾是村长的儿子,可是与城里的人比,就逊色很多。



       李英的话一说,李会丽就明白了李英的意思,李会丽甚至很快就衡量出选择什么对她最有利好处最大。



       她低下头,那些已经不值得她去计较了。



       屋子里再次响起李英的话,“那就说说你说在家里,我勾引你,你说我脱当了衣服勾引你,嘴长在你身上,当然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还想说你要非理我呢”



       “呸,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我儿子会非理你?”李树珍一直抢不上话,总算插、进一句来,“在场这么多人,大家都长眼睛,就你这样的谁能下得去手?”



       这话其实挺对。



       李英也觉得自己现在形象不好。



       但是听到这话,她突然想看看许华明是什么表情,然后也就真扭头去看他了,很意外。



       许华明仍旧淡淡的,甚至在李英看他的时候,他还回看过去,那眼神仿佛在问‘有什么不对吗?’



       李英:.....



       转念想想也对,他追着要负责的举动,对她这么丑的女人,也就他这样的憨憨能做得出来。



       压下心底的笑意,李会扭头对着李树珍笑了,“是啊,你说的很对,所以你儿子喜欢的不是我,而是我姐。你儿子非理的也不是我,是我姐。”



       今天的惊雷已经够多了,一件接着一件,在场的众人就像坐着小船漂浮在大海上遇到了暴风雨,忽起忽高,心也跟着忽上忽下。



       原本以为要上岸了,谁能想到,更大的风暴在后面呢。



       又让众人来了一个措手不及。



       李树珍没等反对,王照宾跳起来,“你放屁,老子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