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三章:中毒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李会丽从厕所里出来时,两条腿都站不稳了。



       面白如纸,一方面是失血太多,另一方面是吓的。



       从房后刚走回前院,就听到村子里闹了起来,正巧孙大娘从外面回来,看到李会丽惨白的脸,大为吃惊。



       “这是生病了?脸咋这么白?”



       李会丽强打起精神应酬,“大娘,村子里是咋了?”



       “你说这个啊。”孙大娘直摇头,“王照宾他、妈给他抓几副汤药,原本是消炎退火用的,结果董老头也不知道给抓的什么药,吃了反而脸肿的更大,眼睛都睁不开了,鼻子还一直往外窜血,没窜几下人就晕了,王家用马车把人送镇里医院去了。”



       李会丽身子一晃,把着板栅栏才站住,“人没事吧”



       一定是李英那个恶魔做的。



       她引来王妈送药过来,再趁着她和王照宾说话偷偷在药里做了手脚。



       “口鼻窜血,我过去时看到他爸妈身上被喷的都是血,我看不能轻了。”李会丽本身脸就白,听了这消息被吓到了也不会让人起疑心,孙大娘还在关心她,“会丽啊,我看你脸色也不咋好,听村里人说昨晚你也去董老头那去抓药了,到不是说他医术不行,就是这生病了有时还得去正经医院,你要是身子还不好就去镇里的医院看看吧。”

http://m.soduso,cc首发

       经王照宾这一事,怕是再也不会有人找董老头看病了。



       吐那么多的血,谁看了心里不打怵啊。



       孙大娘也没多说,催着李会丽回去好好休息。



       李会丽哪里坐得住,人回到屋里转了一圈就又急冲冲的走了。



       李英在收拾东西,这两天事情就会有了断,她也可以回去大哥那边了。



       至于李会丽出去,李英知道她是去董老头那里了。



       她还就等着李会丽去呢。



       这边东西没有收拾完,听到脚里又响起脚步声,这人怎么回来了?



       李英一抬头,愣了一下。



       许华明站在窗外,直直的看着她。



       好在是大白天,换成晚上就他这副样子还不得把人吓到。



       两人谁也不说话,对视中,李英心想这人什么意思,回想他让她负责的话,不会又追到家里让她负责的吧?



       在李英胡乱猜疑中,许华明淡定的进了屋,这回两人又隔着门看着彼此。



       李英觉得这人有点一根筋,“许华明,那天的事虽然是我先主动的,可你不是也没拒绝吗?最后也很主动吧?这么一说也算是咱们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扯平了是吧?”



       所以再追到家里要求负责没意思吧?



       这话李英想着他聪明,能考上大学又年轻轻做副生产队长的人,不用说的太直白也懂这个意思吧?



       “你没吃董老头开的药吧?”许华明答非所问。



       李英皱眉,“我又没生气,吃什么药啊。”



       说完,李英脑子一机灵,打量着他,“你这是担心我?”



       “刚刚遇到你姐,村里人说昨晚她去开过药。”



       还真是担心她才过来的。



       活了两世,前世受尽指点,走到哪里都像过街老鼠一样,没有人关心过她,突然有人关心了,还真有点感动。



       想着又误会他,李英态度也好了些,“我没事,又没有生病吃什么药,你这不是看到我好好的吗?”



       许华明淡淡的嗯了一声,目光落在炕上的包裹上,眉头又是紧皱,“你要走?”



       李英目光也落回包裹上,“是啊,这几天我就回我大哥那去,虽然在村里呆了几年,可到底是外乡人。”



       “我让我妈明天上门提亲。”



       李英急了,拦下他的想法,“我都说过不用你负责,你这人怎么回事?我长的貌丑无颜配不上。”



       “我不在乎。”



       “那我在乎啊,你长的好又马上上大学,将来一定会遇到比我好的,我嫁给你万一哪天你看上别的女人抛弃我怎么办?那时我就成二婚的了。”



       “我不会。”



       李英可不管他会不会,狠狠瞪他,“你会。”



       许华明脸色不好看,也没有做声,扭身坐在炕上,就看着李英。



       这是要闹一出?



       还要赖在这不走了?



       李英摸摸自己的脸,又低头看一眼自己肥胖的身材,前世出事后是瘦了下来,模样也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压过李会丽。



       可那是瘦下来之后啊?



       现在她的模样,就是她自己都不忍照镜子,许华明怎么能不嫌弃呢?



       难不成他的欣赏眼光和别人是反的



       李英想到这,就直接问了,“你觉得村里谁最好看?”



       见许华明不懂,李英又补充道,“女的。”



       许华明看着她,“你。”



       李英:.....真是睁眼说瞎话啊。



       她深吸一口气,“请你认真回答我的问题,这个很重要。”



       许华明也很认真的回道,“你想让我说谁?”



       李英牙疼,许华明完全不上道,她想到那些劝他的话根本行不通啊。



       正当她坐下来要好好劝劝他时,就听外面有人喊她,李英听出是孙大娘,大步走出去,“孙大娘,咋了?”



       孙大娘隔着板栅栏一脸急色,看到许华明跟着她身后出来,也没多想,“二狗在正好,会丽那边出事了,在董老头家,你们快去看看。”



       “我姐咋了?”李英眼睛亮了亮。



       孙大娘也往外走,“王家人回来了,听说是你姐把她的药给王照宾错吃了,王照宾才出事的,李树珍那个人别看着平时挺贤惠大度的,最护犊子,王照宾出事是因为你姐,她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李树珍正是王妈的名子。



       “我这就去看看。”李英眸子晃了晃,不想王家人回来到是挺快的。



       按时间算,他们应该还没有到镇上吧?咋就回来了呢?



       重生回来后,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两世的恩怨,今天也可以做个了结了。



       李英步子都觉得比平日里轻松了几分。



       走了几步才想起来还有许华明在,一回头,见他就跟在自己身后几步远,李英才记起刚刚孙大娘说许华明的话。



       原本想让他先回家,再一想村里人还不知道许华明和李会丽分开的事,便也不再多嘴。



       两人一前一后去了董老头家。



       村子里不大,站在这边就能听到董老头家院子里传来的哭声。



       李英进院子时,就见围观的人都看着她,目光复杂,还透着打量。



       她大步走过去,人群自动让出路来。



       董老头的屋里到没有几个人,王照宾和他爸妈坐在炕头,李会丽面无血色的坐在炕梢,董老头靠着北墙坐在凳子上。



       一进屋,李树珍指着李英就嚷,“正要找你叫你过来,你来的正好,你说那药是不是你调换的?看你平时默不作声挺老实的,没想到心这么狠毒,看你们姐妹俩可怜,我家的红砖大瓦房给你们住着,没想到恩将仇报,你要害死我儿子,你这是犯法你不知不知道?”



       四下里也是细碎的议论声,外面围观的村民交头接耳,对着李英指指点点的。



       李英在村里的名声还真不好,人都以貌取人,在这年代也是。



       现在家家条件不好,她们又是姐妹相依为命,家里又靠李会丽一个人养,就凭这一点李英就落了下峰,有了好吃懒做的名声。



       再加上她近二百斤的体重,也会让人觉得家里吃的都进她肚子了。



       就这几点上来说,李英在村里的名声也不好,好吃懒做又阴沉,平日里村里人也与她少有交集,反而办事能力强又会说的李会丽,在大家眼里全身都是优点。



       “你闭嘴。”李英不客气的喊回去,她身板大,轻微用力,声音就震耳膜,这副河东狮吼的气势一开,刹时整个屋子院子都安静了,脸大的好处就是绷起来看着就一脸横肉,很吓人,“证据呢?没证据你就说我下毒,你信不信我告诉你污蔑?污蔑罪也是犯法的。”



       李树珍咽了咽唾沫,“你...你要干啥?”



       李英横她一眼,“王婶子,我好歹也是个大姑娘,将来还要嫁人呢,我一进来你就指着说我下毒,证据呢?今天这事你不说清楚了,我和你没完。”



       “英子,你闭嘴。”李会丽吼她,“你发什么疯?还不快点回去,这里没你的事。”



       “会丽,我看你也别帮她求情了,她就是个不知感恩的东西,她不是说让我说清楚吗?那今天就好好说说这事。”李树珍以前是生产队长媳妇,就没有被人喊过,今天被一个小丫头吼了,加上儿子被害的这么惨,火气又上来了。



       “妈,这事算了。”王照宾脸肿的像被吹起来的气球,随时都会爆掉。



       “婶子,这事是我家对不起照宾,英子还小,你就原谅你她这一回吧。”李会丽也在一旁求情。



       李树珍摸摸儿子的头,又看看李会丽,“你们俩都是好孩子,有心放过她,可有些人不感恩,今天不让她知道厉害,以后还不知道她会下什么样的毒手。”



       一旁有人看不下去了,“会丽,我看你王婶子说的对,英子也老大不小了,二十岁了,天天只知道好吃懒做,今天还敢下毒,不好好让她长记性,以后还得惹大祸,将来你带她进城,万一再惹事,那些城里人可不会这么好说话。”



       有一个人开口,其他人也就都忍不住了,七嘴八舌的说着。



       “对,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她,小小年岁就这么狠,谁还敢娶她。”



       “这样的谁能娶啊。”



       “真是没良心,也不想想她姐带她有多苦。”



       有人看到许华明也在,借机会挑拨许华明,“华明,你和会丽将来结婚我看也不用管她,没听说过娶媳妇还要养小姨子的。”



       “可不是,别到时再把你家祸害了。”



       有人到是不担心这个,“放心吧,许婶子那么厉害,在许家她翻不起浪来。”



       李会丽还在一旁劝着,这个叫嫂子那个叫婶子,一直帮李英说好话,她越是这样越让众人对李英火大。



       李英淡定的走到一旁凳子那坐下,大身板坐的笔直,面对一众人,她淡淡道,“你们接着说,说完我在说。”



       众人:.....七窍生烟。



       这也太嚣张了。



       可她身板大,往那一坐像座山似的,加是上一脸横肉,被她这么直直盯着,有些人心里打怵,不知不觉的闭嘴了。



       有人闭嘴,有人也不敢说话,不然太凸显。



       屋子里安静下来,李英满意的点头,她平静的看向王母,“说吧,当着村里的人的面,我也想听听怎么回事。”



       “英子。”李会丽在看到李英进来那一刻,心就提着。



       她不能让李英在这里和王婶子对质,不然刚刚她和王照宾一起说的谎就不攻而破了。



       李英还没等开口,有人站她了。



       “事情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



       许华明人长的俊,就是性子冷,为人处事又一向公证,在村里的威信度也很高,只是平时只管队上的事,其他的事没见过他出面。



       这时他站出来,也让人意外。



       不过想到他与李会丽的关系,立马就误会成他是护着李会丽了,不想让自己未来的媳妇受委屈。



       李会丽全身僵住,神情像世界末日,在众人还在羡慕李会丽找了个好男人时,安静坐着的李会丽突然站起来,歇斯底里的朝许华明喊。



       “许华明,这是我家的事你凑什么热闹,你出去吧。”



       众人愣住。



       看看许华明,再看看李会丽,一头雾水。



       许华明淡淡的看向她,“我管的是自己的家事。”



       有人误会许华明是说他和李会丽的关系,“会丽,华明也是担心你受委屈。”



       李会丽身体在微微颤抖。



       不,不能让他们知道许华明是说他和李英,更不能让许华在这。



       一个李英已经不好弄了,许华明手里还有那些信呢。



       王照宾眼里尽是阴鸷,“许华明,有些事我们给你留面子,大家一个村里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也要去城里上学,家里只有老幼,自己掂量一下轻重。”



       王照宾的话更让村里人搞不明白了。



       这里面好像有什么事吧?



       许华明不畏惧的对上王照宾的脸,半响才问,“你的脸是会爆吗?”



       王照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