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疯了?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八零福气俏农媳



       李会丽刹那间脸变的煞白。



       第一个想法就是她下药李英知道了。



       这还不是可怕的,以姐妹两在村里的名声,就是李英闹开了,村里的人也不会相信她,只会认为她在说胡话。



       吓到的她的是李英反下毒。



       她怎么懂那些?



       想到这几天李英的变化,越想越陌生,根本就是她认识的那个。



       砰的一声,李会丽撞开门。



       李英吓了一跳。



       进来的李会丽指着她问,“你不是李英,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



       李英坐起来,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李会丽这是发什么疯。

一秒记住m.soduso.cc

       她这几天变化这么大,确实让李会丽起疑心。



       “你不是李英,李英不可能懂那些。”



       “懂哪些?你下的那些附子吗?有哪个做亲姐的会给自己妹妹下药,我还想问你是谁呢?”



       “你闭嘴。”



       李英凑过去,李会丽吓的往后退,退到不能再退,身子低到墙上,全身僵立在那。



       李英也停下来,她微扬下巴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惋惜的摇摇头。



       “流了不少的血啊,附子的份量有点多,我就按着附子的量放的野葫芦,你这次要是不吃止血的药,能不能挺得过去就不好说了。”



       李会丽一脸骇然,“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英坐回炕上,耷拉在炕沿边上的两条腿慢悠悠的荡着,微微歪头,邪气一笑,“你让我变猪头,我就让你变干尸。”



       心里,李英大爽,特别是这邪气一笑,绝对够气场、绝对够气势。



       深不知因为太胖,邪气的笑没表达出来,整张脸厚肉拧成一团,完全是阴森狰狞。



       李英这边还在装酷,替她懊恼,“你说咱们姐妹之间的关系刚刚缓和,你咋就不安分点呢,现在后悔了吧?”



       李会丽害怕、绝望,唯独忘记了怨恨。



       面前的太可怕,她可以确定她不是李英。



       恶魔两个字在脑子里闪过。



       她瞪大眼睛。



       对,一定是恶魔附体。



       李会丽逃一样的冲出去,回到东屋用身子紧紧的顶着门,生怕下一刻李英冲过来。



       她慌乱的左顾右盼,惊吓中感觉到裤子透了。



       想到李英那句让她变干尸,李会丽一刻也不敢再耽误,直接冲出家门,往村中间住着的老村医家而去。



       大半夜的,村子家家都已经睡了,李会丽这么一吵,惊的村里的狗乱叫,灯一盏盏又亮起来。



       有些好事的披着衣服出来看,隐隐只见有人进了老村医的家。



       砰砰的叩门声乍然响起,下一刻老村医家里传来喊骂声,“谁啊?大半夜的要吓死个人喽。”



       同时,屋里的灯也亮了。



       老村医的骂声,让李会丽当头一棒,这才回过神来,人也冷静下来。



       怕闹的人尽皆知,她声音也低了,“董大叔,是我。”



       “是李会计啊。”董老头已经出了屋,听到是李会丽,也不那么气了,推开门,“李会计啊,大半夜的是出啥事了?”



       董老头就一个人,早年听说在外面是个中医,后来回到老家这边来,这些年来在村里给人看看药,在村里人缘不错。



       李会丽是队上的会计,分东西时也时常偏坦一些董老头,董老头嘴上不说,心里都记着。



       李会丽白着脸,裤子颜色暗看不到血,可浑身带的血腥味却很浓。



       董老头皱眉,再看她惨白无血的脸,“你受伤了?快进来。”



       李会丽双腿发软的走进屋,却不敢往炕上坐,“董大叔,你能给我开一些止血的药吗?”



       “我这有血止的药,那也得把把脉啊,药不能乱吃。”董老头见她不坐,直直的站在那,也犯到几分,“这里没有外人,我给你把把脉吧。”



       妇人方面的事不好说,董老头也没多问。



       李会丽想着自己就是来月、事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把手伸了过去。



       董老头摸了一会儿,原本就皱在一起的眉又深了几分,“我再把把另一只手。”



       李会丽白着脸把手递过去。



       她一直盯着董老头的脸看,没有错过他的一个神情,看他越发凝重的神情,心也直直往下坠。



       董老头收回手,一脸为难的看着李会丽。



       “董大叔,我能挺得住,你说实话吧。”李会丽想到李英那个恶魔,浑身又是阵冰冷。



       “李会计,你...小产了。”



       “什么?”李会丽声音拔起来,又刹那间捂住自己的嘴。



       董老头起身去柜子里拿了几包药出来,回身将药放到她面前的炕上,指着其中白纸包的那包,“这个晚上回去熬了先喝掉,将肚子里的淤血清理掉,不然会一直血流不止,这几句明天每天煎服一包调养身子。尽可能少碰凉寒东西,虽然天还热,小产和生孩子没区别,要好好调养,吃些好的。”



       “今晚的事我不会说出去,你不用担心这个,不早了,回去吧。”



       李会丽白着脸,拿着药从屋里出来手,还觉得不真实。



       她明明是来月、事了,怎么可能是小产了?



       一直回到家,抬眼看到站在西屋门口的李英,李英瞥了一眼她手里的中药,李会丽白了白脸,没开口握着药回了东屋。



       面上看似平静,却自己明白有多紧张,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李英会不会已经她是小产了?



       不,她不可能知道,早上她有说过是来月、事的,一定是这样她才会下药。



       西屋的炕上,李英挑眉,她也是刚刚李会丽冲进西屋,闻着她身上的血腥味,脑子里闪过她是小产,才知道的。



       当时她灵机一动,才说了那句吓唬李会丽的话,果然李会丽去看大夫了,还抓了药,至于那些药,不用看她只用鼻子闻了闻,药有什么用就已经显现在脑子里。



       她莞尔的勾起唇角,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呢。



       李会丽一晚上被吓又经历小产这样的骇人事情,睡的晚加上大失血,第二天起来的晚了。



       起来时看到西屋没有了人,李会丽也没空去多想,先把董老头开的第一包药煎上,王妈就提着几包药过来了。



       一只脚刚迈进屋,就把来的目地说了出来,“还好赶的急时,早上给照宾开了几副药,正巧在村里遇到英子,她说你在煎药,我正好借借光,用你这边的小炉子一起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