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老姜和嫩姜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李英一看李会丽跪下,脸上的神情别提多精彩了,强忍着没叫一声好出来,一边庆幸许婶子看不见,不然这么好的戏她还要配合着神情变化,也太扫幸了。



       李英心里数着。



       足足有三十多秒,许婶子才在李会丽这一跪中回过神来。



       而且还在确认,“英子,你姐是不是跪下了?快把人扶起来。”



       “婶子,我姐没跪下,你别急。”李英声音听着抽噎了一下。



       “你这孩子,咋还哭了?不哭不哭,有事慢慢事,亲姐妹之间有啥说不开的。”原本还忧心李会丽的许婆子,注意力又都回到了李英的身上,许婆子握着她的手,声音都轻了,“你姐疼你,她就是怕做长辈的怪你,这事怎么能怪你呢,要怪就怪二狗守不住自己...”



       有些话太露骨,许婆子就是泼辣惯了,也张不开口直接说出来。



       这事太荒唐了。



       荒唐的虽然是人家小姑娘,可占便宜的是自己儿子啊。



       有哪个父母不向着自己孩子的,许婆子又是个护短的,不管是怎么开始的,结果是英子已经是许家的人了。



       那她就得护着。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许婆子这辈子最骄傲的就是自己生的这两儿子,大儿子长的好又稳重,人聪明又孝心,小儿子聪明机灵。



       这媳妇生猛是生猛了些,身体也大了些,可眼光好啊,看上她儿子还能主动抢占先机。



       站在婆婆的角度看,选儿媳妇模样不重要,长的好反而更不好,长的丑点行,能安份过日子。



       看看刚刚,她姐才说一句,这孩子立马就愧疚的哭了,多善良的孩子啊。



       许婆子的手落在略有些大的脸上,摸索着帮她把头发捋到耳后,“这事你也吓坏了是不是?婶子都明白,都怪二狗现在才说,让你担心受怕这么多天,等过会儿我再骂他。”



       一边又说,“开始会难受些,等些日子就好了,这事不会有人知道,你姐也不会说出去,放心吧。”



       说完,又重重拍拍李英的手。



       李英嗯了一声,声音小又透着几抹小心。



       许婆子一声都心疼坏了。



       这孩子长的坨大,胆子也太小了。



       跪在地上的李会丽看傻眼了。



       “婶子?”



       安慰人是不是弄反了?



       该安慰她才是啊?



       许婆子坐直身子,面朝着李会丽的方向,“会丽,你先坐下,不用站着,咱们坐下说。”



       李英强憋着笑,声音脆爽,“姐,你听婶子的别站着了,坐下说吧。”



       李会丽气的闷伤,她不信一切都让李英玩弄在手掌之间。



       站起身,李会丽对李英露出一抹邪恶的笑,深吸一口气,身子重重的跪了下去。



       扑通一声。



       这声音不小,李英听着都觉得漆盖疼。



       她对李会丽竖了一下大拇指,无声说了一句:你牛。



       她是真心佩服李会丽的狠,李英对自己可下不去这么狠的手。



       “婶子,这事我知道传出去太难听,小姨子勾引姐夫,所以你放心,这事会让它烂在肚子里。”膝盖开始是麻木的,现在终于有了感觉,像骨头碎裂了一般,仿佛跪在针尖上,李会丽咬紧牙,声音哀哀,“我心里一直很愧疚,忘记英子已经二十了,却只顾着自己,现如今出这样的事我不怪她,我只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这件事我听说后就一直想找机会和婶子开口,结果拖到今天,是我的错。”



       李会丽心里恨啊,恨不能从李英的身上撕下一块肉,可她又不敢得罪李英,她怕李英把她和王照宾的事吐出来。



       所以只能哄着来。



       但是就真这样被李英拿捏又成全她,自己又不甘心啊。



       所以想来想去,只能以退为进,面上看似是在把一切错承担下来,又处处为李英说话,则实却坐实了李英勾引姐夫的名声。



       没有哪个做婆婆的会喜欢这样的女人。



       “你这孩子,有事说事,咋还跪下了,你这一跪,可把英子架在火上烧了,你这是真为她好还是想毁了她啊?”许婆子嘴快,想什么说什么,性子直,又喊李英,“英子,把你姐扶起来。”



       李英听话的下炕,她没去扶人,走了两步回头对许婆子说,“婶子,我姐不起来。”



       许婆子道,“她不起来就是心里还在怪着你。”



       李会丽声音更变了,“婶子,我...我没有。”



       这是什么脑思路?



       许家人还是正常人吗?



       李英面带嘲讽,眸子转了转,声音突然冷下来,“姐,你不起来我就把实话和婶子说了?”



       唰的一声。



       她声音刚落,李会丽像掉进了铁板上,一刹间跳起来。



       许婆子看不到也听到了,她侧着耳朵听,“英子,你说啥实话?我咋越听越糊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