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提醒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三人到了医院,却意外看到许建设带着李会丽出来。



       李英满目茫然,看到姐姐走路拖着一条腿,小跑过去,“姐,你咋了?”



       “被自行车刮了一下,没事。”李会丽让她不要担心,“你们怎么过来了建设这孩子,我都说让他....”



       “你被车撞了,我们怎么能不过来?是我叫着英子一起过来的。”王照宾像吐豆子一样打断媳妇的话。



       李会丽看了丈夫一眼,转瞬间对妹妹笑道,“就你姐夫多事,让你担心了吧?”



       李英摇摇头,“姐你没事就好。”



       她可以肯定之前王照宾在说谎,但是姐姐确实出事了,而且听姐姐的意思,确实是有人给王照宾递消息了。



       “没事就好了,今天还有一趟晚车,咱们也快点回赶回去吧,别在晚了。”王照宾把话岔开。



       看到媳妇从医院出来,无疑是救了王照宾,他大步跑过来打断媳妇的话,虽晚了些,好在还来得急。



       他扶过人,回头感谢许建设,“麻烦你了。”



       许建设看他一眼说,“没事,就是撞人的人跑了,没抓到。”

一秒记住m.soduso.cc

       “小伤口,没什么事,跑就跑了。”李会丽不在意的笑了笑,她好奇的看向王东,“这位是?”



       王照宾介绍道,“王东,以前村里一起长大的,后来搬到了城里。”



       李会丽笑着对王东点点头。



       一行人要回客运店,李会丽的腿又走路慢,许建设便把新自行车借给王照宾让他驮着李会丽先走。



       李会丽开始不同意,说是新婚的车子,她不能用,走几步就到了,在李英强烈要求和许建设说时间紧之后,李会丽这才同意。



       夫妻两个骑着自行车走了,王东笑着也与李英和许建设道别。



       两人往客运站走,李英问了一下医药费多少钱。



       其实李英是觉得两人之间太安静,有几分尴尬。



       前世她与这个小叔子接触的少,但是前世许华明走了之后,是这个十八岁的小伙子担起了家,又为了让她添饱肚子走了歪路,最后残了双腿。



       李英心里是愧疚的,所以与许家人相处的时候,她不知不觉间就变的很亲近,并不像还没有嫁进去的人,仿佛在一起生活了多年一般。



       许建设就是这样的错觉,他也不明白为何会生出这样的错觉来。



       “抹了点消毒水没有要钱。”许建设态度淡淡的。



       他防备着李英,却每每与她接触时又忍不住想靠近,他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特别是想起李英和王照宾的事,在他看来,李英就是个坏女人。



       李英想到王东的话,便问,“许红梅去书店买书了?”



       许建设嗯了一声,想了想还是告诉她道,“她用买结婚东西的钱,回家后我妈会说她。”



       一向胆心怯懦的堂姐,挪用了结婚的钱,许建设要不是亲眼所见,他都不相信。



       碍于许红梅是外人,李英又是要做堂嫂的人,并不好多管,今天来时路上看到许红梅那么巴结安凤兰,再听王东说在书店找到的人,她就猜到了几分。



       许红梅这是想上学,可是她已经二十了,怎么突然想上学了?前世可没有这事。



       抬眼就能看到客运站,许建设稍作犹豫,还是开了口,“当时急着送你姐去医院,我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李英啊了一声,显然对他的话还没反应过来。



       许建设心想难怪这个女人会被王照宾引诱,语气不好道,“你姐在帮着王照宾说谎。”



       丢下话,许建设过了马路,丢下李英一个人站在马路对面。



       李英脸没什么表情。



       在许建设补充的时候,她已经回过味来了。



       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或者说是跟本觉得这不可能。



       但是许建设不会说谎,刚刚在医院门口时她觉得说不通的地方,这时也说得通了。



       姐姐看出王照宾在说谎,还帮他圆了谎,那代表着什么?



       可是....怎么可能呢?姐姐那么疼她,若是姐姐真的帮王照宾圆谎,岂不是姐姐知道她与王照宾的事,甚至还帮着王照宾?



       不,绝不可能。



       这样的想法太疯狂了。



       但是许建设的话....李英想到之前许建设和许成说王照宾趴窗偷看她,或许是这事,才让许建设去多想吧?



       回到车上,李英见姐姐招手走过去,李会丽身子往里面移,拍手让她坐下,“坐这。”



       李英坐下后,她手指着前面又小声道,“许红梅在前面请教知识呢。”



       李英带着心事,上车时也没有注意到这些,听姐姐说,这才问,“安凤兰也坐的这趟车?”



       李会丽到不诧异她是怎么知道安凤兰的名子,只以为是早上坐车时记下的,“可不是,买了不少的月饼,不过这次你姐夫也买了很多。”



       说到这,李会丽声音又低了几分,“先前我离开时路上遇到你姐夫,我想着让他叫你出来吃点东西,总不能饿着肚子,没想到他竟然和你撒谎我被车撞了,一定是他的乌鸦嘴,才害的我真被车撞了。”



       李英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少吃一顿又饿不坏,我又不是小孩子,以后不要总惦记我。”



       先前还堵着的心,一瞬间通了。



       她就知道姐姐最疼她,怎么可能会帮王照宾勾诱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