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五章:堂妹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许家。



       许华明端着盆回到家,人刚进院子,许成就顺着香味跑出来,围在许华明的周围转。



       许华明心情好,拍开他,“你奶呢?”



       许婆子平时除了做饭,白天多是坐在院子里,今天许华明在院里扫了一眼,也没有看到人影。



       “大姑手坏了,我奶带着她去看病了。”许成像小尾巴一样跟在许华明身后进了屋。



       许华明扫了一眼厨房,掀开锅盖将铝盆放在锅里,随后又将盖盖上,许成眼睛盯着铝盆里的鸡肉吸了吸口水,却也没有闹着要吃。



       儿子懂事,许华明从包里掏出那根没动的麻花,揪了一截给他,“吃吧。”



       许成眼睛瞪大,欢喜不已,仍旧不忘记双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才接过来,他先在鼻子前闻了一下,“二狗,是我妈给我的吗?”



       二狗一出口,许华明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听到他后一句后,难得好心情没和他计较回了一声是。



       许成捧着麻花往外跑,嘴里还喊着,“有妈的孩子是个宝。”



       “成子,这是咋了?”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奶,我妈给我买麻花了。”



       “好好好。”许婆子笑的合不拢嘴,她眼睛看不见,只能往院里喊,“二狗,回来了?”



       许华明这时也正好走出来,“妈,回来了。”



       又看到老娘身边的堂妹,在他家里养的白胖的,这一秋天在杨家呆的又瘦又黑,用脚指头也能想到是下地干活了。



       许华明对这些到不计较,目光落在包着红包的手上,眉头才皱起来,“红梅,你的手怎么了?”



       许红梅心虚的低下头,“削土豆时割了一下。”



       许婆子直接不给面子的接过话,“削土豆能差点把手指头削掉?你帮你姥家割地没啥,你姥咋也得给你弄一把好镰刀,现在把人弄伤了才让你回来,这几天家里有事我不和她计较,等我忙完手里的活,好好找她说道说道。”



       许红梅低头沉默,呆滞着一张脸,像个木头人。



       许婆子就是没看到,也能想到侄女是什么样,气道,“行了,回屋去吧,一天天也不让人省心。”



       许红梅听话的走了。



       许婆子心里的火发不出去,气的骂道,“就这副性子,让人欺负死也活该。”



       身后,许红梅听到大堂哥还在劝大娘,“妈,杨家就那样,和他们家计较,你不得把自己气死?消消火,我现在去弄饭,刚刚送李英回去,李会丽让我带了一盆鸡肉回来。”



       “奶,还有麻花。”许成鬼机灵。



       刚刚许婆子骂人时,他就低头吃麻花,见奶的火消了,才又凑上来。



       许婆子抚着孙子的头,一边训儿子,“才刚订亲,咋能就从人家里拿菜,像什么样子,正巧今天成子去抓鱼,在盆里一直没动,一会儿吃过晚饭,你还盆里把鱼也送过去。”



       “妈,晚上队里开会,这些天你也知道一直在商讨土地承包到户的事。”白天现在家家忙自己的自留地,所以队上的会都改成了晚上。



       “奶,我去送,我去。”许成嚷嚷着执意要去。



       儿子有事,孙子又闹,鱼也不能放一宿,许婆子也就同意了。



       许家晚饭简单,主食是窝瓜,现在家家口粮紧缺,许家的自留地种的全是土豆和窝瓜,两样东西一直能放到明年开春,也不用担心坏掉。



       一盆的鸡肉,土豆少肉多,许家这一秋天也没有开过荤,许成吃的满脸是油,许华明看了少不得又训斥几句,到是要照顾老娘,也少了对儿子的关注。



       完全没有存在感的许红梅面前,也堆了一堆的鸡骨头,看着比许成吃的还多,她吃的快下桌子也快,吃完就钻回自己的东厢房去了。



       “奶,我大姑吃的比我还多。”许成小心眼,数了数自己吃过的骨头,又去数许红梅坐前的骨头,又嘟囔道,“她一块窝瓜也没吃。”



       “你是男孩子,就该让着女孩子。”许华明训儿子,“把桌子收拾了。”



       许成嘟着嘴跳下炕,他个子不高,一站在地上,头与炕桌持平,“二狗,你没听说过尊老爱幼吗?她可是做姑姑的。”



       许华明一巴掌拍在儿子头上,“快点干你的活。”



       时间不早了,许华明不敢耽误,吃过饭就去了队上,许婆子饭后坐在炕上,刚刚儿子和孙子说话她没有接,可都听进了耳里。



       这次红梅回来后,整个人确实有些不对。



       农村人谁没有个大伤小病的时候,可也没有说耽误收拾桌子,今天红梅早早的放下筷子回屋,明显是躲懒去了。



       往日里人可不是这样,性子虽然老实,可也不会如此。



       十四岁就带到家中养着,那时许婆子眼睛还没有瞎,红梅那孩子从小性子就怯懦,这些年过来她也没有将人掰过来。



       但是人心怎么样,她还是看得明白的。



       许婆子叹了口气,她倒没想着养这么多年得什么回报,只盼着不养出白眼狼就行。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许婆子听到外屋还有动静,喊道,“成子,几点了还不去送东西?一会儿外面的天黑了看你敢不敢回来。”



       “奶,没事,我现在有妈了。”许成欢快的回着,双手还是听话的将没洗完的碗放下,手放在衣服上一擦,回身端起地上放着的盆就往外走,人都走到院子了,还喊着,“奶,我走了。”



       夜色下,许成小小的身影,端着个他半个身子大的盆,晃晃悠悠往村东头王家去了。



       许家的院子里,东厢房里许红梅见院子里安静了,这才又躺回炕上,她也没想到在姥姥家一睁开眼睛,就重回到了二十岁这一年。



       前一世,大伯家出事后,她听姥姥家的安排,嫁了人,过的一生悲惨,如今重生回来,她不再指望任何人,要靠自己改变人生。



       黑暗中,她眸光闪烁,而上学是唯一的出路。



       另一边,许成端着盆没走几步,盆就扣到了地上,看着一地乱蹦的鱼,他蹲下身子又吭哧吭哧的捡鱼,再起身往王家去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