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四章:使计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李会丽眸子顿了一下,自然的把耳边的头发往后面别了一下,掩饰一瞬而过的心虚。



       她解释道,“刚刚想出门看看你姐夫什么时候回来,正巧你们回来了,我看这个点,他也差不多要回来了,便不去找他了。”



       一听到王照宾,李英没接这茬话,拿出买来的布料让姐姐给参谋意见,“姐,这件蓝色的布料做一件连衣裙怎么样?”



       李会丽摸了摸料子,“布子不错,就是颜色是不是艳了些?”



       说到这个,她也严肃起来,“英子,我们俩从小没妈,有些事情也没有人教,今天姐也有几句掏心窝子的话要告诉你,别人都说婆婆就是妈,这话是不假,可婆婆就是婆婆,哪能和亲妈一样,别看面上对你好,私下里还是把你当外人。”



       “许婆子在十里八村是出了名的泼辣,你千万别被她表面给哄了去,嫁到许家后也少说话多做事,这样谁也挑不出你错来。”



       李英说了声好,想到前世在许家里的所见,也不想让姐姐担心,“姐,我看许婶子是个明事理的,你放心吧,我嫁过去有不懂的就问她,她也不会嫌弃我不懂事。”



       “你呀你,才和人接触几次,就这么肯定对方?我说的你就照着做,记住了没?我是你亲姐,还能骗你不成。”李会丽面上平静,心情却沉了下去,假意去看布料将眼里的阴郁掩饰住,“今天买布料这事,你做的就不对。让你去买衣服,你却挑了几块料子回来,就因为样子不好,第一次你这样做,落在旁人眼里怎么说你?记住以后可不许这么任性。”



       李会丽承认自己心里酸了。



       就因为样子不好看,所以就买了布料回来,许华明是把李英当孩子宠,可不管是当孩子还是当女人宠,都是宠啊。



       对亲妹妹,李会丽还是了解的,人嘴笨不会说,和她比不了,可有一点,李会丽与比不过妹妹。

一秒记住m.soduso.cc

       那就是李英太听话,老实又乖巧,长辈都喜欢这样的年轻人。



       许婆子是个厉害的,若是李英嫁进去之后落下了儿媳妇听她话的习惯,那等将来她和许华明在一起,在许婆子眼里定然不如李英。



       思来想去,李会丽也只能叮嘱妹妹少说话,少说话和听话完全是两个概念。



       前者是性子沉闷寡言,不讨喜,后者则完全是乖巧。



       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李会丽只能想到一点就处理一点。



       李英不知姐姐心中所想,说起衣服款式来,她也不好多解释,总不好说许家人不会挑这个理,只怕她刚说出口姐姐就得问她为什么这么肯定的。



       解释一句,会带来更多的问题,她干脆听话的应着,也不多解释。



       再说她想未来与许华明好好过日子,所以才迎合他的想法,况且她也是真的不喜欢那些衣服。



       “好了,把布料收起来吧,放桌子吃饭,明天我还要去队里,等我回来抽空和你一起做。”李会丽把布料又都放回包裹里。



       李英包好拿起来,“那我放西屋去,做这些不着急,还有一件是给许华明做的,我让他明天过来量尺寸。”



       李会丽已经去搬炕桌了,一听这话身子一顿,抱着桌子的手也紧了几分,“刚刚也没有看到有料子啊。”



       等听到李英说到花布料是给许华明做衬衣的时候,又提起许华明在城里相中一件被别人抢走时,李会丽心里的火一股股的往上冒。



       李会丽有些焦躁又不安,仿佛一切都在脱离她的范围,完全控制不了事情的发展,这只是刚开始,那两人结婚后呢?



       心中不快,李会丽也当场就表达出来,只不过理由换了,“糊涂,这种花衬衣做出来怎么穿出去?许华明做的不对你要劝着拦着,而不是放纵他。”



       “你还和我说谎,你还不快说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许华明的?我带你到家里来是散心的,谁知道你竟然私下里喜欢一个离婚的男人,大哥原本就对我有偏见,你又弄出这样的事,以后让我怎么有脸面对他?”李会丽哭了。



       从许家上门提前那一刻时,她心里就憋着委屈,却还要一直忍着对所有人笑,这一刻有了别的理由遮掩,她将所有的伤心和委屈都哭了出来。



       李英吓到了,“姐,你别哭啊,我知道错了,以后听你的还不行吗?”



       她也没想到这一件小事,姐姐会这么生气。



       再想到姐姐误会了,她也着急,“姐,你想多了,我就是想着自己都是老姑娘,每次相亲都被人嫌弃属羊退婚,许华明离婚不会嫌弃我,这才嫁的。”



       “你是这么想,可老家的人怎么想?”李英的话起到了一些安慰,李会丽泪收了些。



       “嘴长在别人身上,还能因为怕他们说,我就一辈子不嫁人了?”李英不服,却也不敢说的太重,生怕姐姐再伤心。



       “我当年就是不懂事,才吃了这样的亏,现在你扑奔我来了,你要出点啥事我能不伤心吗?”李会丽一扭身子,生气的用后背对着妹妹,“如今也就我们姐妹两个相依为命,等你进许家后,有什么事都私下里来找我先商量了再去做,这样我心里总能踏实点。”



       身子被从身后搂住,李会丽的身子微微一僵,只听耳边响起妹妹的声音,“姐,放心吧,有什么事我第一个来找你商量,你要不给我出主意,谁给我出主意啊。”



       “哼,你知道就好,行了行了,别肉麻兮兮的,去掀锅吃饭吧,不等你姐夫了。”



       李英求之不得,看到王照宾她还吃不下饭呢,立马听话的去后屋了,李会丽洗了脸,姐妹两个盘腿坐在炕上先吃了饭。



       给王照宾的饭菜则蒸在了锅里。



       天黑之后,王照宾回来了,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村里的几个人,都是平时过来听评书的,昨天下雨没有人过来,今天早早的都来了。



       李英打了招呼,就回了西屋。



       隔着外屋,能听到几个人在东屋里谈论她和许华明的婚事,又打听王照宾和许华明要做连襟。



       一直到晚上九点多,家里的人才散去,外屋的灯一关,李英的心也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