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章:拍板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河夹芯子,地处三条河交叉的地方,位在正中间,东北话又把中间叫芯子,又是河流造成的地势,所以就有了河夹芯子这个名。



       现在家家住着泥土草房,村西头王照宾家的红砖房格外打眼。



       三间的红砖房,分东西屋,中间入户门靠着东西屋的墙,正好是两口大锅,农村家家养猪,常用西边的大锅熬猪食,东边的大锅用来做饭,北墙那边便是刷着绿漆画着大牡丹花的碗架子。



       和别人家相比,王照宾家很干净,地面也不是泥土的,铺着红砖。



       李英回屋后就换了捡来的海魂衫,袖子处过长的蓝色,她捥上去露出一小截胳膊,白色的肌肤又嫩又白,原本就纤细的手指显得又细又白。



       蓝色的确良裤子因穿的久,裤腿那也磨的起了毛刺,时间紧,她只能用水沾湿了将毛刺捋下去,对着柜子上的镜子编了两个辫子搭在身前。



       李英不像李会丽长的明艳,让人一眼看了就觉得漂亮,更不似李会丽有着符合这个年代人审美的鹅蛋脸和葡萄似的大眼睛。



       她长的瘦却很清秀,一双杏眼和樱桃小嘴,浑身透着病态,似一阵风就能吹走。



       前世,李英对自己的长相不满意,甚至无数次想自己怎么长的不像姐姐那样。



       重生回来,活了两世,再看自己的模样,李英觉得格外顺眼。



       她把换下来的红布衣服和蓝色裤子叠起来,这是到这边后姐姐给她的,前世她喜欢的不肯换下来,现在看着却觉得格外的土气。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听到外面传来笑声,李英回身又打量了眼镜里的自己,这才迎出去。



       她走在到外屋还没出去,就听到了前世婆婆的声音,她勾了勾唇角推开门,“姐,回来了?”



       小姑娘穿着海魂衫俏生生的站在那,进院子的几个人除了看不见的许老太太,都被惊艳了一把。



       许华明在村里见过几次李英,只是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盯着小姑娘看,这还是头一次把对方的模样看清。



       眼光往下一移,落在海魂衫上,眼睛亮了。



       他又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着的白衫衣,突然间觉得不好看了。



       “妈。”许成身子最灵,第一个冲过去。



       他这一喊,将刚刚凝固的时间打碎,李会丽回了神,王照宾也收回目光。



       而且刚刚也只是眨眼的功夫,许老太太并没有察觉到什么,“是李英啊?”



       “许婶子好。”李英礼貌的叫人,没有推开怀里的许成,还亲昵的摸了摸他的头。



       “好好好,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你让我家成子带话来提亲,老婆子可亲自上门来提亲喽。”



       李英抿嘴一笑,落落大方,不见害羞。



       反而是许华明一脸的不自然。



       李会丽脑子活,立马绕开这个话题,“婶子,先进屋坐吧。”



       一边又支使李英,“英子,后井那泡了个西瓜,拿过来切了。”



       “妈,我帮你,我力气最大,能抱动两个西瓜。”许成腻味在李英身上不肯离开。



       这时许老太太发话了,“成子,过来扶着奶。”



       许成孝顺,却又不舍李英,听到李英低头让他过去,说一会儿就回来,他这才恋恋不舍的跑回去扶许老太太进屋了。



       屋里,王照宾招待着许家人,李会丽借口换衣服出去了。



       她寻到屋后的井旁,看到妹妹刚把西瓜从水里捞出来,走过去抢过西瓜又放回盆里,“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切西瓜。许家都上门提亲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让许成上门提亲了?”



       李英点头,抬手把耳前的碎发别到耳后,又蹲下身子抱起西瓜,“姐,我也老大不小了,以前在家里也有几个给我说亲的,一听我属羊,对方连相看都不来,直接就拒绝了。许家不嫌弃我克夫我就嫁。”



       “胡闹,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你这是乱来。”李会丽口苦婆心的劝道,“你听姐的,一会儿回去和许婶子认个错,就是你是骗小孩子的。我和你姐夫今天也商量在这边给你找个好婆家。许华明结过婚不说,还带个拖油瓶,你一个大姑娘嫁过去就做后妈,我是你姐,不能让你受这委屈。”



       “委屈啥,许华明虽然结过婚,是他前妻返城离的婚,又不是他做错了啥,他还是生产队副队长,你以前不也说当年你嫁进来时,就他帮着你一个外乡人吗?可见人品也不差。”



       李会丽张了张嘴,盯着妹妹看,李英淡定的由着姐姐看,半响李会丽才问,“你什么时候看上许华明的?”



       李英愣了一下,随后笑了,“姐,你说啥呢,我来村里半个月都不到,平日里也不出门,就是出去也是你带着我,我哪有机会见许华明。”



       “你要嫁他还不是看上他?那因为什么?我是你亲姐,你还不和我说实话?”



       “姐,我都说了,我是觉得他这人和我挺合适。”



       “上面说生产队要解散,他那个副队长还不定当到哪天呢。”李会丽不死心。



       “不能当队长就回家种地,你不说许家老二在念初中吗?明年参加高考,等他出息了,许家也会慢慢好起来。”



       李会丽问一句,李英答一句,最后弄的李丽会都觉得许家最合适。



       她苦笑道,“我劝你,最后还被你给劝了。既然你自己决定了,我也不拦着你,可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你得想清楚了,真要定下来,结婚日子也往后推推,万一有什么还有时间反悔。”



       姐俩抱着西瓜回屋时,其中许老太太声音最洪亮,“我老婆子嫁到河夹芯子后就没被人欺负过,前几年我眼睛瞎了,有人在背后阴着一张嘴脸嘀咕我,没少被我骂,骂不痛快我就到她家里去骂,啥时候我心里这口气出了,啥时候算过去。现在村里少有人敢在我面前叫嚣,李英只要进我许家的门,谁敢说她十羊九不全又克夫,老婆子我第一个撕烂她的嘴。”



       李会丽朝东屋撇嘴,小声和李英说,“许老婆子是出了名的泼辣,许华明媳妇回城后,有几家上门提亲都被她骂跑了,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又干不了重活,她还不得天天坐在炕上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