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章:各怀鬼胎

作品:《 八零福气俏农媳

       村子东边。



       李会丽还没走出村头,迎面就遇到了丈夫。



       “不是不回来吃吗?怎么又回来了?”李会丽停下来,等丈夫到跟前了才问。



       夫妻两一起往家里走。



       王照宾看到妻子手里的包裹也是一愣,“给我送饭?”



       “不给你送给谁送?”李会丽横了他一眼,“听你这话是在指责平日里我对你不好?”



       王照宾穿着件白衬衣,下面是一条绿色裤子,干净整结,说话时声音也温柔,“响午的太阳晒,我不是想着还折腾你嘛。”



       现在男人哪个不是大男子主义,王照宾就不一样。



       他浓眉大眼,面相端正,身形挺拔,以这个年代的审美来看,就是俊。



       人说话温柔又善解人意,走到哪让人都忍不住夸赞几句。



       他说妻子,“把包裹给我,你用扇子挡挡阳光。”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路上没有什么人,王照宾说完见妻子不吭声,扔闷声往前走,察觉出妻子不开心,他走过去几步,将苇子编的扇子举到妻子头顶。



       李会丽赌气步子快了几分,王照宾赶紧跟上,问她,“今天在队上不高兴了?”



       村里只有三个人识字,一个是上过初中的李会丽,另外两个是许家的兄弟二人,许华明是副队长,许家老二许建设在上初中。



       而李会丽嫁过来之后就在生产队上做会计。



       “队长开会回来,有消息传生产队要解散实行土地承包制,承包到各户各人。”李会丽脑子活,“我看这样不错,就是我这个会计做不久。”



       她迟疑了一下,“不过队上在研究盖小学,我想申请去学校里当老师。”



       其实李会丽还有一个想法,她想参加成人高考,她想去城里。



       别看李会丽生活在农村,可骨子里一点也看不起农村人,平时说话她和身边的人都不同,她尽可能让自己与农村人区分开,从不说‘咋啊’‘啥啊’之类的。



       “盖小学的事有消息吗?谁管这事,我去说说。”对于妻子的事,王照宾从不含糊,有事第一个上。



       李会丽瓮声道,“许华明管这事。”



       “许二狗?”王照宾眉头一皱。



       李会丽扭头看他,人也停了下来,“怎么一提到许华明你就皱眉头?人又没得罪你。”



       王照宾也跟着停下来,听了这话不见生气,还赔着不是,“你看看你这急脾气,我又没说他什么。”



       “我知道你记恨他。当初我刚到村里和你闹离婚时,许华明站在我这边。那又怎样?过去的事,你不会到今儿个还记着呢吧?也太小气了些。”



       李会丽从小就拔尖,做什么都要比别人好,可惜父母去的早,由兄长养大,又哭又闹才把初中念完。



       考上高中后,任她要死要活闹着上学,家里也没有供她,她一气之下就在村东头老赵太太的介绍下,认识了王照宾。



       老赵太太是改嫁到王家围子的,王照宾是她与前夫的儿子,小伙长的俊又能说会道,李会丽觉得自己找对了人,没有和家里商量就把自己嫁了。



       等到了河夹芯子才知道王照宾就是一个跑腿子,住着两间要倒的泥土房,家里又穷又破。



       李会丽闹着要离婚,王照宾会哄人,哄住了李会丽,又靠城里的亲戚,家里慢慢好了起来,加上生产队又找她当会计,她这才不再闹腾离婚了。



       但是这些年,也没有给过丈夫好脸色。



       “好好好,是我小气,是我不好。”王照宾好脾气的认错。



       纵使这般,李会丽心里也不痛快。



       她问,“我刚刚看你不是从地里的方向回来,去哪了?”



       王照宾笑道,“天太热,我就躲了个懒,从地里回来时绕路去河边洗了个澡。”



       “我出来时英子也刚从村东头的小河边回来,你们两个没遇到?”



       “英子也去小河边了?这还真没遇到。”



       “早上就出门说去小河边,那可能她回来了你才去。”李会丽也没再追问他,还叮嘱他,“英子喜欢的人为了进城,娶了城里姑娘,她心情不好,我不如你会安慰人,平时你多安慰安慰她。”



       “英子是你亲妹子,也就是我亲妹子,她心情不好就让她在咱家多呆些日子,咱没孩子,平时我进城时,她也能给你做个伴。”



       “英子一直嫁不出去,也是她命苦属了羊,都二十了还没嫁人,我那个大哥又一心只关心自己儿女,也不说管管,眼下英子在我这,我寻思给她找门亲事,嫁的离我近,以后有什么事我这边也能伸上手。”



       王照宾眸子动了一下,“咱们村也没合适的,我找人去附近村打听打听。”



       抬眼就能看到家了,夫妻两遇到了许家人。



       许成冲到李会丽跟前,就喊人,“大姨。”



       许华明想拦人都没有机会。



       李会丽也被许成的亲近弄的一愣。



       平时都叫婶子,今儿怎么叫大姨了?



       不过面上,她还是亲昵的摸摸许成的头,“好孩子。”



       看向许老太太,她嘴角上扬,快步走过去,“婶子,难得看你出来。”



       许老太太眼瞎,皮肤干黄人又瘦,看着有几分刻薄,被李会丽热络的叫婶子,她干瘪的脸也没有一丝笑容。



       “是照宾家的吧?”



       许老太太伸手往前摸,李会丽主动将双手递过去,扶住许老太太,“婶子耳朵灵,我的声音一下就认出来了。”



       许成还要往前凑,被许华明揪住带在身旁才老实。



       “老喽,耳朵也背喽。”许老太太见没认错人,脸上也有了神采,“从东边回来的,这是上地了?”



       “家里黄麻还没割完,趁着天好,割完拉回来拨麻。”李会丽扶着人,细心的步子也慢下来,“婶子,你们这是去哪了?”



       问完,她还抬头往许华明方向看一眼。



       许华明和王照宾在说话,正巧这时许华明也看过来,李会丽抿嘴回了一个笑,就移开视线。



       然后就被许老太太的话给说愣住了,“去你家提亲,以后咱们俩家可就是亲家了。”



       “提亲?”和许华明说话的王照宾也愣住了,步子慢下来。



       许老太太笑道,“可不是,给我家二狗提亲。二狗是离婚,但这事不怪他,是那女人心高,我们许家留不住她,二狗品行你们也知道,将来李英嫁进来,我老婆子保证不会让她委屈。”



       李会丽没接话,而是看向许华明打量着,似在认真思索。



       她的眼神,看得许华明尴尬,更是心急,“妈,都说是小孩子乱说的,你咋就不信呢。”



       许老太太虎着脸,“啥小孩子乱说的?她要没那个心,能说那样的话?”



       她扶李会丽的手也重了几分,说道,“今天李英让我家成子传话,让我们上门提亲。你们去附近村里打听打听我许老婆子,别看我早年守寡,后来又眼瞎,可哪个敢耍着我玩??”



       这话就有些仗势欺人了。



       许华明面露为难。



       被逼问的李会丽,突然笑了,“婶子说的对,就是骗小孩子的话,也不能乱说。婶子先别急,既然来了,就先去家里,我当面问问英子,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