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百零七章 密诏

作品:《 陈年纪事

        卫雍也是一脸的赞同,点了点头,应和道:“我之所以躲到这江西来,便是觉得如今这世道有些不妥,来与你商量一番罢了。”

        卫雍说罢,再次将手抚上秦媛的脸颊,满目的柔情。秦媛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微微侧了脸,低咳一声,说道:“你说的倒是简单,如今你身为羽林卫的指挥使,又如何能够轻易离京?”

        卫雍看她脸颊绯红,唇角的笑意更深,低声说道:“你且听我慢慢说与你听。”

        秦媛听出卫雍话中似是带着几分的无奈,便将心中的那点不自在抛到了一边,望向卫雍,急声问道:“可是京中出了什么事情?”

        卫雍低叹了一声,这才收回了手,缓缓说道:“正如我方才与你说的那样,如今京城的形势十分混乱。”他说着,垂了眼眸,双手微微握紧,“宁王薨逝之后,陛下便对太子起了戒备之心,如今很多事情都交给了晋王殿下,即使是燕王殿下偶尔也能分得一两分。偏在这个时候又出了太子求娶这档子事情,陛下便对太子更加忌惮了几分。

        “我原本还想着寻个由头自请出京,结果却没有想到,陛下竟是先找上了我。”卫雍抬眸,看了秦媛一眼,眼神复杂,半晌才继续开口说道:“陛下听说这崆峒山的山匪牵扯上了按察副史温琮,因为太子平日里便对这个温琮赞誉有加,陛下怕太子与此案也有什么牵扯,又怕萧晚忌惮太子的身份不敢彻查,这才颁了一纸密令,命我秘密出京,彻查此案。”

        秦媛听完卫雍的话,眉头便紧紧的拧在了一起。她沉思了片刻,这才有些不解的说道:“太子竟是与温琮还有联系?”

        “此事我也是问过燕王之后才知晓的。”卫雍声音平稳,低声解释道:“这温琮调任江西之前,曾在东宫担任太子洗马,为人温和有礼,学识渊博,很是得太子看重,所以......”

        卫雍的话未说完,秦媛便了然的点了点头,说道:“那便难怪了。”她说着,不由得嗤笑一声,“陛下也太过多疑了些,太子殿下虽然算不得聪慧过人,但是却也是憨厚耿直的,又怎么会做出这等勾结山匪的事情来呢。”

        卫雍听了,表情更是复杂,看着秦媛欲言又止。

        秦媛看了他这副为难的表情,心中更是不解,低声问道:“有什么话,你直说便是了,摆出这副表情是做什么。”

        卫雍这才抬眼看了看紧闭的门扇,将声音更是压低了几分,附到秦媛耳侧低声说道:“我原先也认为太子殿下虽然算不得什么聪明人,但是人品至少还是叫人信得过的,可是,怀衍几句无心的话,倒是叫我不得不多心。”

        秦媛不答,只抬眼斜睨着卫雍,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卫雍将声音压得更低,用仅有二人能够听清的声音说道:“我出京之前,怀衍曾来府中探望祖母,我们二人便闲话了几句。说起太子如今的形势,怀衍也十分的忧愁,似是抱怨一般的跟我说,朝中这些大臣一个个都是见风使舵的主,太子每年送上厚礼的时候,他们倒是收的欢快,这会儿却是没人出来替太子说上一句话了。”

        卫雍说罢,身形便稍稍后移了几分,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秦媛听了卫雍这几句话,心中也是万分震惊。她沉默了半晌,终究还是有些想不通,抬头看着卫雍,疑惑道:“太子竟还花重金收买朝廷官员,他竟是能够做出这等事情的人么?”

        秦媛想起太子那一脸耿直的模样,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这种事情与他联系起来。

        卫雍对于秦媛的这个态度似是有些不满,他微微撇了撇嘴,说道:“你倒是信任他。”他身体后倾,半倚在软塌上,这才继续说道:“不过这事儿我也是听怀衍这么说了一嘴,具体是真是假倒也没事情去求证。不过,依着怀衍与太子之间的关系,恐怕此事十之八九是确有其事。”

        秦媛自是听得出卫雍语气中的不满,微微挑了唇角,笑着说道:“你如此阴阳怪气的做什么,我对于太子的那点了解,还不是从我父亲那里知道的,你瞅瞅你这副拈酸吃醋的小媳妇儿样子。”

        卫雍听她如此形容自己,猛地从软塌上坐直了身子,越过榻几便将秦媛困在了软塌之上。

        秦媛见他猛地欺身过来,一时间没有防备,身子后倾,后脑眼看着就要撞在榻角上。

        卫雍却是长手一捞,便一把扶住了秦媛的头,将人往自己这边拉了过来。

        秦媛抬手便要去推卫雍,却又哪里推的动他,她抬头正欲说些什么,却看见男人的脸便就停在自己一寸远处,呼吸可闻。

        卫雍看着秦媛双眸如水,唇瓣娇艳如花,手上的动作不由得又紧了几分。

        秦媛同样抬头盯着卫雍,看着他眸色深沉,似是有什么正在翻涌一般,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些许的期待。

        卫雍看着秦媛再无反抗的意思,再看她那柔软下来的眼神,似是受到了鼓舞一般,低头便想要吻上去。

        门外却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不合时宜的声音:“主子,萧大人知道您到了赣州,请您过去说话。”

        卫雍积攒了半晌的勇气随着卫风这一句话竟是瞬间泄了个干净,他缓缓松开秦媛,垂着头坐回榻上,半晌才哑着嗓音沉声回道:“知道了,就说我马上过去。”

        站在门外的卫风自然听出了主子这声音中的不妥,心中咯噔一声,暗道自己莫不是来的不合时宜,可是这小板站在院门口已经有一盏茶的工夫了,自己实在是不好意思再拖下去了。如今既然已经开了口,便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卫风只得硬着头皮应了声是,便快步走到了回廊的另一侧等着。

        卫雍静静的坐了好一会儿,这才侧头望向一旁的秦媛,长叹了一声,站起身说道:“那我先去萧巡抚那边问候一声,晚些时候再过来看你。”

        卫雍说罢,便起身向门口走去,手刚触碰道门扇,却听身后的少女低低的唤了他一声:“等等。”

        卫雍疑惑的转过身,却见少女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他正欲开口问何事,却见少女抬手拽了他的衣襟,向自己凑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