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章 疏漏

作品:《 月魔宫主

       夜,深沉。月亮被乌云藏了起来,伸手不见五指。哪家灯火通明,哪家无人居住,一目了然。



       刘小夏又找了一间空房,还是顶楼。周圆圆用床单做窗帘,将窗户遮挡了起来。



       李兴平晚上去朋友家打牌,回来的有些晚,走到自家楼下时,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对,走进楼道,他才猛然反应过来,又跑到楼外观看。一单元东户,共计七层。三楼和七楼有灯光传出。



       李兴平住五楼,妻子回了娘家,所以他家里是黑着灯的。但问题是,七楼的东户,也是他家的,为什么亮着灯呢?莫非是妻子?不对呀!妻子在几百里之外的娘家呢!



       回到家,李兴平先给岳母家打了个电话,本想试探,接电话的便是妻子。李兴平放下了抓奸的心思,糊弄了两句挂断电话,便找钥匙准备上楼去看看。



       刚找到钥匙,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传入了他的耳帘。他瞬间起了兴趣,打开窗户,静静的听。声音来自七楼,声音不止一个人。



       声音,有些挠心!



       李兴平听的爽够了,拨打了报警电话。他担心一个人上去,吃了亏。



       警察来的很快,检查了李兴平的证件后,众人一起来到了七楼。先静静的听了会,确实有人。听动静,还挺激烈。



       “开门!”警察说道。



       “好!”李兴平兴奋的掏出钥匙,拧开锁,却发现门被反锁了,他拍了下门,喊道:“在我房子里的,开门!”

一秒记住m.soduso.cc

       警察态度更粗暴,咣咣咣的拍着门,“警察,开门!”



       屋内,一点动静都没有。



       “开门,再不开门,等我们开了锁,罪加一等!”警察高声说道。



       依旧是没动静。



       “下去个人,去楼下盯着点。让开锁的来。”警察吩咐道。



       话音未落,‘啪嗒’一声,似乎反锁被打开的声音。



       “我再开开试试!”李兴平急忙再开。



       为首警察脸色凝重起来,掏出了手枪。



       这次,李兴平打开了门。屋内,黑漆漆一片。李兴平也有些怕,他打开灯,便躲在了警察后面。



       “里面的人出来,否则罪加一等!”警察喊了几句话,房间里静悄悄的。



       为首警察壮着胆子,平举着手枪,往屋里走。空的!空的!空的!所有房间,空无一人。



       “不对,刚才主卧的窗户上,明明挂着窗帘。”李兴平也不害怕了,纳闷的说道。



       一名警察在北卧室窗户前仔细检查了一番,说道:“窗户上有脚印,从这里离开的,他怎么走的呢?”北卧室外,是笔直的墙体。又没有绳索等外物,怎么离开的呢?



       为首警察略一思索,对案情进行了上报。



       负责刑侦的局领导也被征调到指挥部,在了解案情后,他进行了上报。很快,便引起了邱正建的重视。



       同一小区,临楼楼顶。关晓媚和王雪珺正没心没肺的笑,周圆圆有些恼怒。



       “哈哈,哈哈,这栋楼上空房子也挺多的。”关晓媚嘻嘻哈哈的说道:“老公,没吓坏吧?”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刘小夏也有些小郁闷。



       “哈哈,天为被,地为床,咱们来个大被同眠。哈哈,笑死我了,你太善良了,竟然回去给房主开门。哈哈。”关晓媚乐不可支。



       “露宿外面,我有些不舍得你们。等会吧!等警察走了,咱们换个房间继续睡觉。”刘小夏说道。



       “嘿嘿,回刚才的房间怎么样?”关晓媚有些兴奋,怂恿道。



       “去警察局里睡更好,你要不要试试?”



       关晓媚眼睛一亮,“我认为可行。”



       刘小夏将关晓媚揽入怀里,“没心没肺,咱们都成了流浪犬,你也笑得出来。”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汪汪汪,学的像不像?”关晓媚俏皮的说道。



       刘小夏揉了揉她的头,“知耻而后勇。等我们重新出山时,咱们遨游天下。”



       “好,在全球各地都购买庄园,咱们换着住。”王雪珺憧憬道。



       “我们也不再做拖油瓶。”周圆圆恨恨的说道。



       “哈哈,”关晓媚又笑喷了,“老公,到时候我背着你跑。”



       “好,你们不是拖油瓶,只是修炼的时间短。按照你们目前的速度,三年左右,有望先天。”



       “老公,我们修炼快,不是因为我们天赋好,你每日喂我们吃石珠释放的白雾,对我们帮助极大。”周圆圆柔声说道:“老公,谢谢你。”



       “再说谢谢,等我养好了伤,我收拾你。”



       “嘻嘻,真受伤啦?”王雪珺笑眯眯的问道。



       刘小夏悲痛的点了点头,“内伤。”



       “早说呀,我会点医术,专治内伤。来,我帮你把把脉。晓媚,让让。咦,好像又来了几辆车。”王雪珺听到楼下的动静,有些疑惑。



       刘小夏站起身,往楼下看了一眼,“来了五辆车。至于动静这么大吗?”



       邱正建亲自带队,来到了小区。看着庞大的队伍,李兴平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李先生,请你将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全部讲述一遍,一个字都不要漏掉。”邱正建严肃的说道。



       “好,这间房子和五楼的房子,都是我的。我从朋友家打牌回来,看到这间屋里亮着灯,主卧的窗户上还挂着窗帘...我还听到那个的声音,女人不止一个,所以我报了警。之后的事情,警官便都知道了。”李兴平说道。



       “你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几个女人?”邱正建凝视着李兴平的眼睛。



       李兴平被冷酷的眼神盯得有些害怕,“俩,至少俩,也有可能是仨,我听不清楚。”



       邱正建心里一颤,他判断,十有八九,是刘小夏他们。如果不是开车,他们怎么过来的?此地距离皮县,有一百七十多公里。



       “有明显的声音特征吗?李先生,这很重要,请你务必仔细回忆。”



       李兴平有些恐慌,“领导,他,他们是杀人犯吗?”



       邱正建略一沉默,说道:“他们是好人,不会伤害你。李先生,你仔细回忆一下,有明显的声音特征吗?”



       李兴平仔细回忆了一番,“有个女人的声音,听着很妖娆。虽然我没看到,但听声音就感觉这个女人属于很妩媚的那种。”



       邱正建沉默了。



       “邱处,房间内有四双脚印,卫生间、淋浴被用过,我们找到了几根头发,其中有两根短发,根据长度分析,应该是周圆圆的。”耿春明汇报道。



       “关灯!”邱正建吩咐道。



       ‘唰,’房间陷入了黑暗。



       邱正建走到窗前,看着黑漆漆的小区,此刻,刘小夏会不会正在这所小区的另外的一栋房子里休息呢?



       “赵波,你回去,亲自汇报。我怀疑,他们还在这所小区的某间房子里。”



       “是!”赵波领命而去。



       房间内,鸦雀无声,没人敢说话。李兴平更是瑟瑟发抖。



       “春明,”



       “到!”



       “安排几个人,在楼宇之间观察。遇到目标,请求对方留步。武器全部上交,语言要尊敬。”



       “是!”



       “其他人,都去楼下吧!我一个人静一静。”邱正建略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



       房间内,很快只剩下了邱正建一人。他打开窗户,声音不疾不徐,不高不低的说道:“刘先生,您是贵宾,我们只想和您交朋友。如果您可以听到我说话,请您现身一见。”



       邱正建说完,稍稍提高音量,继续重复说话。



       只可惜,刘小夏已经离开。刘小夏并没有离开田和市,只是来到了郊区,一间空无一人的房子。



       “看到了吧?动用这么大的力量,就是为了找我们。我怀疑,咱们家里,被安装了窃听器,政府掌握了多少咱们的秘密,咱们根本不清楚。”刘小夏有些后怕。



       “太可恶了!”关晓媚攥起拳头,“我们是犯人吗?凭什么监听我们?”



       “怀玉其罪。我们掌握的东西,太诱人。咱们毕竟年轻,缺乏社会阅历和经验,万一被人看出端倪,下场大概率是不妙的。”



       “政府或许已经判断出了咱们的实力,要不然,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王雪珺说道。



       “所以说,永远不要考验人性。敬而远之,是最佳选择。睡觉吧!这里应该是安全的。”



       “老公,你休息,我们轮流值班。”周圆圆说道。



       刘小夏摇了摇头,“我睡觉也没那么沉,有点风吹草动,我会醒的。听话,一起睡觉。安心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