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零三章 行动

作品:《 月魔宫主

       当国家机器开始运转,一切牛鬼神蛇无所遁形。邱正建三人正在讨论,林宁敲门走了进来。



       “邱处,发现了刘小夏的疑点。”



       邱正建猛的坐直,伸手去摸烟,“快说!”



       “我查询了刘小夏所有乘坐航班的记录,只有北都飞往田和市的航班记录,在神迹之前,频率约一个月一次。刘小夏在田和市的逗留时间,短的只有两天,长的有一个月。同时,未查询到刘小夏在田和市的住宿信息。”林宁将手中资料递给了邱正建。



       邱正建大致翻了一遍,站起身查看地图,“田和,田和除了有玉,还有什么?”



       “昆仑山。”林宁语气里透着一丝兴奋,“昆仑山号称万山之祖,流传着很多神话传说。”



       “坐了这么多次航班,却只去田和市这一个地方,确实很蹊跷。”赵波说道。



       “田和,昆仑山,武功。”邱正建喃喃自语,“林宁,你带队,去一趟田和。赵波,监控措施再升级,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千万不要被发现。练功场地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准备妥当,从军队调集的人手也已经到位。”汇报完,赵波问道:“邱处,唐俊桥如何处理?”



       “暗中监督,医生全部换成自己人,让他住院的时间变长。”



       家中,刘小夏等人的议题也是岳婉绮。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也看不出岳婉绮有什么奇特之处,她上一世会是什么大人物呢?”王雪珺嘀咕道。



       “不允许她这一世和其他男人有牵扯,或许上一世她并不厉害,她的老公厉害。嘻嘻,和咱们一样。”关晓媚说道。



       “低调,我只是一名真气境的小菜鸟。”



       “现在是真气境,未来是练气士,再未来,是绝世仙君。或许,岳婉绮的前世老公正在四处找她,所以尘机才阻止她恋爱。”关晓媚说道。



       “尘机为什么要阻止?尘机只是一个古书精,人类的死活,和他有什么关系?”周圆圆问道。



       “这个问题,对我们而言是无解的。我怀疑,尘机并没有死。它在利用我们,达成一些它自己的目的。只是受制于知识的局限性,我们猜测不到他的目的。”刘小夏说道。



       “赞同,老公,你觉着岳婉绮会继续找男朋友吗?”关晓媚问道。



       “我猜不到。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吧。咱们要收买内线和找私家侦探同时进行。阻止她谈恋爱。”



       “收买内线的事,我让我妈出面,通过熟人介绍,认识岳婉绮的同事,会更靠谱一些。”关晓媚说道。



       “你怎么和你妈解释原因?”周圆圆问道。



       关晓媚想了想,“不告诉她原因,只让她找关系介绍人。”



       “岳婉绮这么漂亮,追求她的人一定很多。她哪天万一动了情,咱们也未必能知道。”王雪珺说道。



       “尽人事,听天命。咱们只能但求无愧于心。娘希匹,该死的尘机。”刘小夏骂道。



       岳婉绮心情沉重的回到了家,听到动静,岳母穿着睡衣走出了卧室,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呢,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和小唐吵架了?”



       “分手了!”岳婉绮心情沉重的说道。



       “分手?小唐这么优秀,为什么?”岳母问道。



       “不为什么!我不喜欢他!我的事,您就别管了!”岳婉绮心烦气躁,直接回了卧室。她消化了一晚上,依然没消化完刘小夏告诉她的信息。



       太阳照常升起。刘小夏在缠缠绵绵中起床,第一件事,练功。和混元诀相比,刘小夏所练的混元功,难度更高。七十二式,一气呵成。似惊鸿,似游龙。



       刘小夏不清楚的是,他的一招一式,都被附近高楼上的一台高倍数摄像机拍摄了下来。



       某军事基地,一间封闭的仓库内,前后左右四块大屏幕,正在同步播放周圆圆三女的练功视频。视频画质很好,动作看的很清楚。



       两百名男女战士整齐的分散站立,学着视频中的动作一招一式的开始练习。



       邱正建双眼布满血丝,叮嘱着军方负责人孙宏志,“孙团长,一定要实施三级隔离,士兵禁制单独行动,禁制单独打电话。”



       “邱处,你尽管放心,我已经给家里请好了假,我亲自盯在这里,任务完成前,所有人不得离开。”孙宏志保证道。



       “我们并不清楚练习这套武功可能存在的问题,所以,一旦有问题,第一时间汇报。”



       孙宏志点了点头,他并不清楚这套武功的来龙去脉,但他是军人,知道服从纪律的重要性。



       岳婉绮徘徊在医院门口,三次进去,又三次出来,最终,她选择了离开。她取出手机,给唐俊桥发了条简短的分手短信。



       唐俊桥没有看到,麻醉效果结束了,他正在痛苦的哀嚎,唐父唐母泪眼婆娑,一个劲的安慰着。



       岳婉绮的所有行为,包括她怅然若失的表情,跟踪人员都汇报给了赵波,赵波又汇报给了邱正建。



       邱正建沉默片刻,“给唐俊桥转院,切断他和岳婉绮的联系。”



       “好!”赵波领命而去。



       邱正建继续开会,会议室内,坐着十名从全国召集而来的武术大师,大屏幕上,播放着周圆圆的练功视频,头像做了模糊化处理。



       “这套功法,和道家养生功有相似之处,邱处长,这套功法叫什么名字?”张知礼问道。



       “不知道。只知道这套功法不简单,想请诸位帮忙分析一二。”邱正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