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漩涡

作品:《 月魔宫主

       救护车来了。



       唐俊桥被抬到了担架上,两名医护人员抬起担架往救护车走去。刘小夏往前走出几步,看准时机后,运转真气,硬币如同利箭,旋转着飞向唐俊桥的右臂。



       岳婉绮不断的用纸巾帮唐俊桥擦拭额头的冷汗,“俊桥,很快会好起来的。”



       唐俊桥吸着冷气,“我,我知道,婉绮,今晚不能陪你吃饭了,啊...,痛,我的胳膊,啊!”唐俊桥感觉自己的右臂如遭重击,旋即传来剧烈的疼痛。



       两名医护人员看了眼耷拉下来的右臂,一人急声说道:“是枪击吗?快,上救护车,报警。快打报警电话。”最后这句,是对岳婉绮说的。



       岳婉绮看着唐俊桥断裂的右臂,一咬牙,掏出手机拨打110,她决定和刘小夏鱼死网破。她知道,一定是刘小夏搞的鬼。



       上了救护车,一名医生赶紧查看唐俊桥胳膊的伤势,旋即松了口气,“不是枪击,但威力也不小,报警了吗?”



       岳婉绮点了点头,“已经报警了。”



       “我们先回医院急救你男朋友,你留下和警察交涉。”一名医生说道。



       “好。俊桥,你很快会好起来的,坚持下!”岳婉绮鼓励道。



       唐俊桥吸着冷气,“婉绮,我没事,我如果知道是谁对我下黑手,我不会放过,嘶,放过他的,嘶,啊,好痛,医生,轻点,好痛。”

http://m.soduso,cc首发

       “医生,谢谢您了。”岳婉绮连声道谢。



       救护车鸣着笛,离开了。岳婉绮扭头看向刘小夏,她小跑着来到刘小夏面前,冷声质问道:“是你干的,对不对?”



       刘小夏点了点头,“你爱上他,地球或许会被灭世。我想,你的结局,也未必会美妙。纵使有一天,你找我报复,我接了!”



       “你是不是患有被迫害妄想症?”



       “我很正常,如果一定要说我有病,那么一定是爱老婆病。”



       “呵呵,我已经报了警。这些话,你等着和警察说吧!变态!”岳婉绮说道。



       “岳婉绮,你误会我了,我只是一名围观的路人,和老婆们在这里聊天看热闹。警察也是要讲究证据的。”



       “警察一定会找到证据的。你等着。”岳婉绮彻底怒了。



       同一时间,现场的情况,也传到了邱正建的耳边里,赵波放下电话,说道:“因为准备不足,茶室的隔音效果也不错,监视人员只听到几句话,但尘机这个名字,出现了多次。其中一句是刘小夏说的,原话是:尘机将我们带进了一个漩涡,一个大漩涡!鬼知道他死没死!”



       “立刻联系公安部门,联系出警的民警,让他们不要详细调查,更不要和刘小夏产生纠缠。快!”邱正建吩咐道。



       “好,我立刻安排。”赵波快速离去。



       邱正建则陷入了沉思。尘机是谁?刘小夏又是谁?尘机和刘小夏是什么关系?对于神迹,刘小夏知晓多少?尘机将刘小夏拖进了什么漩涡?全部是谜团。



       警察来了,岳婉绮仿佛看到了救星,她跑着迎上前,“警官,他用暗器,打伤了我的男朋友。我男朋友断了两条腿和一条胳膊。”



       杨鹏扫了眼刘小夏,问岳婉绮,“什么暗器?”



       “不知道,刚才我质问他时,他已经承认了。”



       杨鹏皱了皱眉,略一沉吟,他走到刘小夏身前,问道:“她指控你用暗器伤害了她的男朋友,你承认吗?”



       刘小夏微微一笑,“警官,我们只是吃瓜群众,看热闹的。您可以调查了解。”



       “我们会了解的。”杨鹏转身对岳婉绮说道:“附近刚发生了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我们必须尽快过去。这个案件的情况,我基本了解了,我们会查清真相的。有问题,你可以打我的电话。再见。”



       说完,杨鹏都没等岳婉绮说话,带着人急匆匆走向警车。



       “警官,警官,”岳婉绮紧紧跟随,“刚刚他自己承认的,你们仔细找找,一定有证据的。”



       “不好意思,有更重要的案件要处理。我们会调查清楚的。”杨鹏为了凸显案件紧急,小跑着坐进警车。



       岳婉绮愤怒的跺了跺脚,“你们这是不负责任。”



       杨鹏懒得搭理她,催促驾驶员快速离去。



       刘小夏哪知道杨鹏心里的弯弯绕,心情愉快的来到车前,准备回家。



       岳婉绮看到刘小夏准备离开,又小跑回来,“刘小夏,你到底要干嘛?”语气,有些歇斯底里。



       刘小夏耸了耸肩,“我是为了帮你。如果你不舒服,你应该恨尘机,而不是恨我!我和你一样郁闷。我压根不想掺和你的这些破事!我很闲吗?”



       岳婉绮肺都快气炸了,“刘小夏,你敢对着神迹发誓吗?如果你欺骗我,你不得好死。”



       “我没必要发誓,我问心无愧。另外,我很忙的。你好自为之,你再找男朋友,下次,可就不是断手断脚这么简单了。再见!”刘小夏打开车门上车。



       “刘小夏,你给我下来。”岳婉绮又委屈又愤怒。



       “岳婉绮,你需要冷静。我们没有骗你,我们一家人也没心思和你玩游戏。”关晓媚落下车窗说道。



       周圆圆发动汽车,缓缓驶离。



       岳婉绮追了几步,停下了脚步,当汽车消失不见时,她才想起,竟然没有刘小夏的手机号。



       刘小夏的说辞,在神迹之前,岳婉绮是压根不信的。但现在是神迹时代,再想起尘机的种种表现,她竟然有些信了。只是,不谈男朋友,真的好难做到啊!



       这一刻,岳婉绮莫名想到了刘小夏身上带给她的熟悉感,这股熟悉感,又是怎么回事呢?



       岳婉绮来到了医院,唐俊桥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唐俊桥父母也已经赶到了。岳婉绮没见过唐父唐母,这种情形下的初次见面,岳婉绮心里全是内疚,“叔叔,阿姨,你们好。”



       “小岳,我经常听俊桥提起你,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胳膊腿怎么会无缘无故断了呢?”唐父不清楚事情经过。



       岳婉绮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我报了警,警察说会进行调查。”



       “小岳,坐下等吧。医生说要用钢钉固定,哎!俊桥要遭罪了。”唐父叹息道。



       岳婉绮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发呆。她和唐俊桥认识时间不长,感情并不深厚,她考虑的,是未来该怎么办?



       唐母偷偷瞥了眼岳婉绮,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唐父。唐母怀疑,儿子无缘无故受伤,是岳婉绮的其他追求者干的。



       唐父轻轻摇头,示意现在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现在更担心儿子留下后遗症。



       一直等到凌晨,唐俊桥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他刚从麻药中苏醒,挂着大瓶小瓶的点滴,看到岳婉绮,他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婉绮,我没事,很快会好起来的。”



       岳婉绮眼角含泪,“俊桥,加油!”



       “小岳,时间不早了,你回家吧!我们照顾俊桥就好。”唐父说道。



       岳婉绮点了点头,“好的,叔叔,我明天再来看俊桥。俊桥,我先走了,你要快些好起来。”



       “好,明天见。”唐俊桥笑着说道。



       等岳婉绮离开病房,唐母心疼的说道:“俊桥,医生叮嘱了,等麻药劲过了,会有些疼。你得忍着点。”



       唐俊桥咬了咬牙,“妈,我知道。爸,您托托关系,我要知道是谁干的。我绝不放过他。”



       “用不着托关系,是谁干的,岳婉绮心里有数。她一晚上都没有说话。”唐母有些生气。



       “好了,这件事,以后再说。俊桥,你先休息。”唐父不想让这些事情影响唐俊桥的心情。



       办公室,邱正建正在和赵波、耿春明商量唐俊桥的事情。



       “据岳婉绮同事回忆,去年七八月份,岳婉绮刚到银行上班的时候,曾看到岳婉绮和尘机走在一起,岳婉绮给别人介绍时,说尘机是她的男朋友。她说的全名是,李尘机。”耿春明汇报着最新的情报。



       “李尘机,有点像道士的名字!”赵波说道。



       邱正建摇了摇头,将烟头按灭,“他不姓李,他叫尘机。或许是姓尘,或许不是。但绝对不姓李,刘小夏伤害唐俊桥,目的只有一个,阻止岳婉绮和唐俊桥在一起。但他的目的是什么?尘机将他拖进了什么漩涡?”



       “我猜测,岳婉绮应该知道部分真相。我们是不是直接做做她的工作,据我调查,她很爱她的父母。她母亲也在体制内工作。”耿春明说道。



       邱正建思索半响,“领导指示,要慎之又慎。面对未知,我们不能打草惊蛇。关键是刘小夏,他的所有信息,我们必须摸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