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无情?有情?

作品:《 月魔宫主

       岳婉绮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向刘小夏,“刘先生,您不知道尘机的尸首在哪里吗?”



       刘小夏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我来见你,是因为我心地善良,岳婉绮,你这辈子,不可以谈情说爱。”



       岳婉绮有些没反应过来,她皱了皱眉,“刘先生,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罢。这辈子,你不可以喜欢别人。我虽然心里很不爽,但会监督你的。”



       “为什么?”



       刘小夏叹了口气,这也是他最为难的地方,因为原因不太好说。说了,岳婉绮未必信。不说,岳婉绮肯定会找。



       “尘机说,你前世是个大人物。如果你这一世爱上其他人,甚至生下子嗣,会招惹某些大人物震怒。地球会生灵涂炭。这是尘机的原话,我想,这也是他接触你的目的,他一直在阻止你恋爱。”



       岳婉绮沉默了半响,“刘小夏,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你问。”



       “看到你的第一眼,我感觉很熟悉。你给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让我很有安全感,你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刘小夏摇了摇头,“抱歉,我看到你,并没有任何感觉,所以,我没办法给你答案。”

一秒记住m.soduso.cc

       “你和尘机,是什么人?”



       “我是普通人,还在读书。至于尘机嘛,我和他也只是昨天的一面之缘,他给我的感觉怪怪的,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呵呵,我昨晚还和我媳妇开玩笑,说尘机不是人。”刘小夏半真半假的说道。



       岳婉绮沉默了一会,喃喃说道:“我和他在一起,他没有陪我吃过饭,没有牵过我的手,没有说过喜欢我。他像是一个闷声葫芦,撵走了我身边的一个又一个追求者。直到去年九月,他消失了。他照顾我照顾的很好,我让他做什么,他都会一丝不苟的完成。但我不了解他,一丝一毫都不了解。刘小夏,你和尘机只是一面之缘,你为什么会相信他说的话?”



       “他帮我算了一卦,算的挺准的。我这个人也比较迷信,所以,我选择相信他。”



       “他会算卦?”岳婉绮问道。



       “会!”



       “他真的死了吗?”



       “他说他昨晚十点左右会死,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倾向于相信他的话。”刘小夏说道。



       岳婉绮脑子有些乱,她站起身,说道:“刘小夏,谢谢你来告诉我这些。我先走了,再见。”



       “等等,你要答应我,不和其他人产生感情。”



       “尘机是个变态,对吗?”岳婉绮冷声说道:“你告诉那个变态,我已经谈恋爱了。他是变态,我是正常女人。他休想再拖着我!休想!”



       刘小夏皱了皱眉,“这一点,你误会尘机了,它不是变态。阻止你恋爱,也是为了你好。”



       “谢谢!再见!”岳婉绮拿起包,摔门而去。她看明白了,尘机肯定没死,他是个变态,和刘小夏合伙编个瞎话来骗她。



       王雪珺关上包间门,问道:“老公,怎么办?”



       刘小夏郁闷的吐了口气,“凉拌!岳婉绮又没有了记忆,她怎么可能不谈男朋友。除非绑架她,或者她谈一个,给她拆散一个,但我们哪来这么多的时间精力。”



       周圆圆眼睛一亮,“老公,咱们绑架她,关在小黑屋里,怎么样?”



       “馊主意。”刘小夏双手一摊,“绑架容易。万一,她哪天又恢复了记忆,成为了大人物,咱们惹不起,她找咱们算账怎么办?”



       “也是,哎呀,真的好麻烦。”周圆圆烦恼的锤了下头。



       “那就只能她谈一个,给她拆散一个。”关晓媚说道。



       “麻烦,想想就头疼。”除了这个办法,刘小夏也没有其他办法。



       “老公,我们忽视了一个盲点。”王雪珺说道。



       “什么盲点?”



       “神仙如果可以肆意屠杀凡人,只怕凡人早就消失不见了。尘机是不是在误导我们?”王雪珺说道。



       “这又回到了原点,我们无法分析尘机的动机。我们只需要考虑一个问题,我们敢不敢赌?”



       答案自然是不敢!万一尘机说的是真的,怎么办?尘机分明是摆了自己一刀。



       “艹!”刘小夏越想越气,抬起手,狠狠的往木桌上拍了一掌。



       ‘咔嚓,’力度没控制好,茶台直接裂开了几道口子。茶台上的茶杯被震倒,茶水洒了一地。



       “老公,别生气了。”关晓媚柔声安慰,周圆圆和王雪珺收拾狼藉。



       “尘机将我们带进了一个漩涡里,一个大漩涡。鬼知道他死没死!晓媚,你们看到没,弱小就是原罪。咱们招谁惹谁了?”刘小夏又气又急。



       “咱们动不了岳婉绮,动她的男朋友。找私家侦探,天天盯着她。”周圆圆也有些恼怒。



       “对,多找几个私家侦探。”王雪珺说道。



       刘小夏无奈的叹了口气。



       因为破坏了茶室的茶台,付款时,又额外赔偿了一千五。走出茶室,刘小夏瞥了眼马路对面东方银行的红色招牌,“圆圆,晓媚,雪珺,我有个主意,咱们砸钱收买岳婉绮的同事怎么样?三十万,给咱们当卧底,能收买到吗?”



       王雪珺眼睛一亮,“好主意。咱们得先选好目标才行。”



       “如果只是打听岳婉绮男朋友的信息,随便找个人,保准她动心。也不用咱们出面,她自然会帮我们打探到位。”周圆圆说道。



       “咱先取现金,然后你们想办法从银行里骗一个工作人员出来,只要她看见钱,不怕她不动心。”



       “找年轻的小姑娘,她们更缺钱。”关晓媚建议道。



       四人正商量着对策,竟然又看到了岳婉绮,她从银行里走了出来,迎面走向一位捧着一束鲜花的年轻男子。



       “晓媚,给我枚硬币,两枚。”刘小夏说道。



       关晓媚赶紧从包里翻出两枚硬币,塞给刘小夏,“老公,你打算教训她男朋友?”



       刘小夏点了点头,“为了天下苍生,我要警告岳婉绮。”



       岳婉绮从男友手里接过鲜花,主动挽住了男友的胳膊。刚才发生的事情,激发了岳婉绮的逆反心。同时,她也看到了刘小夏,她是故意的。



       唐俊桥并不清楚她的心思,兴奋的合不拢嘴,心里开始盘算晚上是去酒店开房,还是直接回家。同时暗自后悔,应该买一枚戒指随身携带着。



       突然,唐俊桥摔倒在地,连带着岳婉绮都是一个趔趄,“俊桥,没事吧?”岳婉绮问道。



       唐俊桥以为是自己兴奋过头了,刚想说没事,两条小腿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他诧异的看去,其右小腿竟然九十度扭曲,显然是彻底断了。左小腿扭曲幅度也很大。



       “啊!好痛,救护车,快叫救护车,我腿断了!啊!”唐俊桥疼的脸都扭曲了。



       “俊桥,你忍着点,我马上打电话。”岳婉绮也慌了,赶紧取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在打电话过程中,岳婉绮看到了淡定自若的刘小夏。她心里一惊,怒火瞬间升腾而起,旋即熄灭,她想到唐俊桥断裂的双腿,恐惧占据了全身。



       一定是刘小夏捣的鬼,刘小夏究竟是什么人?岳婉绮的心更乱了。



       “六脉神剑?”关晓媚笑嘻嘻的问道。



       “错!”周圆圆矫正道:“六脉神剑是以气伤敌,应该是弹指神通。”周圆圆演过金庸的武侠剧,很熟悉金庸的武侠著作。



       “老公,你最厉害的招式是什么?”关晓媚好奇的问道。



       “太叔剑法吧!”



       “太叔剑法?好古怪的名字。”王雪珺说道。



       “太叔剑法在西青大陆的地位,和独孤九剑的地位差不多。非常难练,最厉害的一式,是第一式,拔剑式,被人称之为拔剑七杀,等去了秘境,我演示给你们看。”



       “拔剑七杀,听名字就很霸气。老公,咱们在这里看热闹吗?”周圆圆问道。



       “看热闹,等救护车来的时候,我再弄断她男朋友一条胳膊,算他倒霉,谁让他找不该找的人谈恋爱了。”



       “别留下证据。”周圆圆叮嘱道。



       “我心里有数,硬币都用衣服擦干净了,没有指纹。”



       “你刚才只用了一枚”关晓媚问道。



       “嗯!”



       关晓媚竖起葱白的大拇指,“一币双腿,太厉害了。”



       “低调,低调,咱们站远一点,省的被人发现。”刘小夏带着周圆圆三女,站在了楼下。



       唐俊桥是真的疼,疼的撕心裂肺,“啊,好疼,嘶!疼啊!”凄惨的呼喊声,周围瞬间吸引了一票看热闹的人群。



       路人们看着唐俊桥扭曲变形的小腿,议论纷纷,讨论原因。



       “俊桥,忍耐一下,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岳婉绮心里酸楚,泪眼朦胧的安慰着。



       唐俊桥嘶嘶吐着气,“婉绮,我,我没事,很快就会好的。”



       “嗯!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岳婉绮眼泪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