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十五章 仙魔一念间

作品:《 月魔宫主

       刘父从茶几上拿起一包烟,抽出一颗,想点烟。刘小夏皱了皱眉,决定把话挑明。



       “妈,我和你们明说吧。我不会考公务员的。我也不想和你们消耗,今天直接给你们说个明白话。”



       刘父手一顿,点上烟,苦大仇深的抽了一口,浑浊的眼神看向刘母,示意她说话。



       刘母满脸的笑容僵在脸上,“大过年的,咱不说这些事,等过完年咱娘俩慢慢说。”



       “过什么年啊?”刘小夏真的是烦透了,自己身为真气境强者,偏偏解决不了家里的问题,“爸,圆圆她们这么漂亮,每家给六万彩礼,不多吧?”



       刘父手一挥,“不多,十万都不多。”



       “不用十万,每家六万就行。一共十八万,你们解决一下吧!明天我要见到钱。您这么能耐,十八万对您太简单了。明天中午给我吧!”刘小夏说道。



       刘母有些难以置信,“你们都领证了。”



       “领证也得给彩礼啊!我挣的钱,都给你们买了这套房子。我手里也没了存款。要不然,把这套楼房卖了吧。你们回老宅子住。爸,您这么本事,也没脸住在我买的房子里,是不是?”刘小夏讥讽道。



       刘父阴沉着脸抽烟,不说话。他过了两年的好日子,实在没勇气再回到下苦力的日子里了。



       刘母抓了抓头发,“小夏,你动不动就威胁我们。现在卖了楼,不让家里的亲戚笑话死你啊?”

一秒记住m.soduso.cc

       “从这个月起,我不会再每个月给你们钱。我也有家,我也需要养家。你们自己挣钱吧!”



       刘母有些恼怒,她不相信刘小夏没钱,“大过年的,你这不是给我们添堵吗?”



       刘小夏点了点头,“是你们先给我添堵的。妈,我不需要养家糊口吗?你们一天到晚的考公务员,是为了我好,还是为了我爸自己的梦想。你们心里有数。”



       刘父蹦了起来,“我赌个誓,我要是为了我,天打五雷轰。”



       “爸,你真的很无能!好男人,是对外硬气,对家人柔软。你恰恰相反,对外人卑躬屈膝,对家人称王称霸。我无意评价你的人品,我只想说,作为男人,你很失败。”



       刘父冷笑,“我失败,不是我培养的好,你能考上大学?”



       刘小夏心中无语:如果不是刘父的培养,他高二前的成绩绝不会那么差!“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个问题。”



       “那是因为你没有理!我还活着呢,你想翻天,能的你。”刘父语气有些严厉。



       “一句话,十八万块钱,明天能不能给我?”刘小夏懒得废话。



       刘父瞬间被掐住了脖子,愤怒的坐了下去。



       “大过年的,咱不提这些事,你们想吃啥,晚上我给你们做。”刘母慌乱的说道:“我们不提公务员的事了。”



       刘小夏没说话,他太了解父母了,这是他们的缓兵之计。为什么这么烦呢?



       “妈,不管我考不考公务员,从下个月起,我是真的没能力给你们转钱了。你们自己想办法挣钱吧!”刘小夏做出了决定。



       刘母叹了口气,“你就威胁我们吧!你吃香的,喝辣的。不管我们死活,白养活你了。”



       “阿姨,刚才您说,只要小夏考公务员,你们不需要小夏养。”关晓媚气不过,说道。



       “行,刘小夏,你考不考?”刘父抓住话语里的漏洞,急声说道。



       “考!只要我想考,我就肯定可以考得上。前提是,十八万彩礼,给我!你给吗?”



       “我给,卖楼!差的钱,我去借!”刘父盘算了一下,这两年,刘小夏给的钱不少,也攒了几万块钱。加上卖楼的钱,缺口不大。



       “这间房子,是我出钱买的。用我给的钱做彩礼,爸,给您丢人。您去借十八万吧!您这么能耐,分分钟就可以借到。”



       刘父眼睛一瞪,“你是故意为难我,是吧?”



       刘小夏摇了摇头,“我八岁那年,您喝醉了酒,在街上撒泼打滚,嚎啕大哭的盖世场景,我可以记一辈子。我不想为难你,我是厌恶你。如果你不是我父亲,我一句话都不会和你说。十八万,给我,我考公务员。十八万不给我,以后我的事,就不要管。我说明白了吗?”



       刘母心脏怦怦直跳,忙不迭的解释,“小夏,俺错了,俺不逼你考公务员了。你愿意干啥就干啥,你将来吃不上饭,别埋怨俺就行。”



       “妈,你说反了吧?我考上民大,如果不是县里奖励了一万块钱,我的学费你们都凑不齐吧?我吃不吃得上饭,不用你们管。立个字据吧!和你们打交道多了,我也学精了。毕竟,你们说话是从来不算数的。”刘小夏说道。



       “小夏,你这么做,不是让雪珺她们看笑话吗?”刘母感觉颜面尽失。



       “她们是我媳妇,笑话什么?”



       “刘小夏,你懂点人事不?哪里有这么和老的说话的?”刘父也怒了。



       “爸,你经常说,自古以来,我想和您说一句,村里的男孩结婚,哪个不是家里出钱?我和您要十八万,过分吗?您为什么不给呢?”



       “我没有啊!我要是有钱,一百万我都给你。”刘父叫屈的说道。



       “没有钱,你可以去借,可以去打工。要么你给我立个字据,要么你给我十八万。爸,我和您要钱,是为了照顾您的脸面,将来传出去,说我娶媳妇您一分钱不花,不得让村里人笑话死你?”刘小夏的嘴毒起来,刘父压根不是对手。



       “小夏,咱不让人笑话行了吧?”刘母抹起了眼泪,“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你就这么气我们啊?”



       周圆圆心里也郁闷,她安慰刘母,“阿姨,您为什么逼小夏考公务员呢?”



       “我们也是为了他好啊!”刘母自己都感觉委屈,她自认为真的没有私心。



       刘父气得手打哆嗦,“你气死你妈,你就有好日子过了。你不怕遭报应!”



       “立不立字据?”刘小夏逼问道。



       “嗝,嗝”,刘父不知是气得,还是故意的,打了两个嗝,“我不立,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可以!爸,你是条汉子,你是咱老家最有骨气的人。这样,你从窗户上跳下去,不管你死不死,我答应你,我考公务员,并且考上。够意思了吧?”刘小夏的肺都快气炸了,有些失去理智。



       “老公,”王雪珺想劝。



       “都闭嘴!”刘小夏冷声说道:“爸,你跳下去,我考公务员,公不公平?”



       刘父点头,“行,我跳!你个逆子!”刘父骂骂咧咧的往阳台走。



       刘母赶紧往前拽住刘父的胳膊,嚎啕痛哭,“小夏,你想干啥?大过年的,你想干啥?”



       “你们仨给我坐下。”刘小夏一嗓子,周圆圆三女乖乖的坐下。



       “妈,很简单。我可以不找你们要彩礼,也可以考公务员,前提是,我爸从这里跳下去。三楼,运气好的话,死不了。”刘小夏的语气很冷酷,没有丝毫感情。



       “别拉我,让我跳下去!”刘父起了劲。



       刘小夏一把拽过刘母,归还了刘父的自由,“爸,现在没人拉你,您可千万别丢了人。快点跳吧!”



       刘父被将了军,他有些恼羞成怒,他走向阳台,腿有些发软。



       刘小夏心里托底的很,刘父在外面卑躬屈膝,对权威有着极其强烈的崇拜,他没骨气跳下去。



       “爸,您倒是跳啊!这点骨气都没有吗?”刘小夏激将到。



       刘父哪敢跳,被将在这里,连个台阶都没有。



       周圆圆站起身,“叔叔,您就立个字据吧!小夏不考公务员,一样可以出人头地,你何必这么执着呢?”



       “圆圆,你不懂!你公公让我当官,是为了别人能给他送礼,求他办事。”刘小夏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真当了官,不用我贪污,你公公贪污的金额,就足以将我送进监狱。这就是他的目的。”



       刘父急了,“你血口喷人,我要是有这个想法,天打五雷轰。”



       阳台上摆着一个花架,花架上摆着花,花架突然歪倒,两盆花掉落下来,正砸在刘父的脚上,刘父疼的惨叫出声。



       刘小夏冷笑:“老天没有打雷,花架子却倒了。你继续发誓。”



       刘母彻底恼了,“给他立字据,咱不管他了。不管他了。”



       刘小夏松开手,刘母赶紧去阳台查看刘父的情况。刘小夏郁闷的吐出口浊气。



       周圆圆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刘小夏,“老公,你要控制情绪。”



       刘小夏点了点头,悄声说道:“演技不错吧?得彻底解决这个隐患,我讨厌麻烦。”



       周圆圆心疼的点了点头,“老公,我理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