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九十四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作品:《 月魔宫主

       到家了。



       自从上了大学,刘小夏一年只回来一次,春节。平日里,每周刘母会给他打个电话,每次通话时长,一至三分钟。今年,家里搬进了楼房,刘小夏第一次回来。



       近乡情怯!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情绪呢?刘小夏想不明白。



       “老公,怎么了?”周圆圆心细,看出了刘小夏情绪的变化。



       刘小夏叹了口气,“突然感觉心头有些沉重。圆圆,再开出去,去银行取钱,给他们十五万吧!”



       周圆圆展颜一笑,“好!”她重新发动汽车,往小区外开去。



       “老公,你常说,事情不会那么好,也不会那么坏,要保持平常心。”王雪珺柔声说道。



       “你说得对,”刘小夏又改了主意,“圆圆,不去银行了,还是给三万。”



       “老公,你应该对叔叔阿姨有信心。十五万也不多。”周圆圆劝道。



       “是呀!你得给叔叔阿姨提升进步的机会。”关晓媚附和道。



       刘小夏略一沉默,“行吧!”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从银行取了钱,四人拎着大包小包上楼。门只敲了两下,刘母便小跑着打开门,然后笑容一僵,感觉有些晃眼。刘母偷偷问过刘小夏,周圆圆三人长得怎么样,刘小夏的回答是都挺漂亮的。但漂亮和惊艳,差距很大。



       “阿姨!”周圆圆三女笑着和刘母打招呼。



       “妈,你让开呀!”刘小夏喊醒了堵在门口的刘母。



       “哦,快进来,开车累了吧?他爸,小夏和他媳妇回来了。”刘母有些慌乱的往后退了几步,对屋里咋呼道。



       刘父穿着邋里邋遢的,一套深蓝色秋衣秋裤,秋衣有些旧了,领口袖口裸露着线头。看到周圆圆三人,也有些懵。



       看到刘父的穿着,刘小夏的情绪瞬间起来了,他恼怒的说道:“妈,你让他去穿上正式衣服。心里有没有点数。”



       刘母也反应过来,将刘父往卧室里推去,“你快点去换身衣服,我刚才让你换,你不听。”



       刘父感觉失了面子,嘟囔道:“我在自己家里,哪里没数了?”



       “这是我买的房子,你不愿意住可以不住。你儿媳妇第一次登门,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礼貌?你知不知道什么是为老不尊?”刘小夏怒声说道。



       “你快点去换身衣服,一见面就吵架,别让儿媳妇看笑话。”刘母看刘小夏发火,慌乱的强拉着刘父往卧室走。



       刘母将刘父硬推进卧室,又小跑着出来,笑着说道:“爷俩不见面惦记,见面就吵,高中的时候就天天打仗,气死了。快进来坐,唉吆,买这么些东西干啥,家里啥都不缺。”



       刘小夏从周圆圆拿过赚钱的纸袋,伸进手去,将十二万现金放入石珠空间,他决定了,只给三万。



       “阿姨,我是圆圆。”



       “阿姨,我是雪珺。”



       “阿姨,我是晓媚。”



       周圆圆三女心里早已做好了准备,心里情绪不大,热情的和刘母问好。



       “坐,我给你们倒水。知道你们要来,我专门去买了一些水杯,喝茶了吧?”刘母动作有些忙乱。



       “阿姨,您坐,我们来。”周圆圆将刘母按在沙发上,王雪珺提起暖壶倒水。



       刘小夏莫名的有些烦躁,家庭一直是他心里的伤痛。从小到大,家庭带给他的,只有嗤笑和自卑。他一直到高中都没有朋友,原因只有一个,他不想别人知道他的家庭情况。



       即便是对周圆圆三女,他也很少提及家庭。这是藏在他心灵最深处的东西。



       “小夏,别生气了。”王雪珺倒完水,坐在刘小夏旁边,悄声安慰。



       刘小夏吐出口浊气。大一、大二的春节,即便是年三十,他也不会陪父母看春晚,父子之间交流为零,母子之间的交流也很少。



       刘母的眼神不断的在周圆圆三女脸上来回瞟,她脑子有些乱,“小夏,大过年的,你安安生生的,我说他。”



       刘小夏没吭气。



       “阿姨,我们给你买了些衣服,也不知道合不合身,走,咱去卧室试试?”周圆圆看气氛有些尴尬,扯着衣服的由头,想缓和气氛。



       “对,咱们去试衣服。”王雪珺笑着说道。



       关晓媚直接站起身,提起六个装着衣服的纸袋,“阿姨,让小夏一个人在这里生闷气,咱们去试衣服。”



       刘母乐的合不拢嘴,周圆圆和王雪珺一拉扯,刘母借坡下驴,“好,我可高兴了。你这个小崽子,回来就找事。”



       刘小夏没搭理刘母。



       周圆圆三女陪着刘母进了次卧,刘父也换完衣服走了出来,看到刘小夏气色不顺的坐在沙发上,他心里也是恼怒,坐到沙发的另一头,也不说话。拿过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卧室内,关晓媚殷勤的拆着包装,王雪珺取出一件梧桐色毛衣,“阿姨,您先试试这件毛巾。”



       “好,我有衣服,你们以后回家,可别买这么多东西。”刘母说道。



       刘母的毛衣有些旧,脱下毛衣,露出了开线的秋衣,周圆圆心里一酸,“阿姨,您的衣服都得换。您平时手里的钱,够花吗?”



       “够花,超市能挣几个,小夏一个月还给我们三千,老家还有些地,够了。小夏争气,上大学不但没花家里一分钱,还给家里挣钱。除了小冬上学,我们也花不着钱。”刘母说起刘小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买了秋衣秋裤。”王雪珺赶紧从地上翻找。



       因为事先问过刘母的身高体重,衣服只有两三件略肥,鞋子也很合适。



       刘母高兴的直抹眼泪,“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买衣服,雪珺,我可高兴了,我太高兴了。小夏脾气臭,你们平时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王雪珺感觉刘母最重视的似乎是自己,心里的愉悦难以形容,她笑着说道:“阿姨,小夏在家里从来不发脾气。我们知道他很善良,刚才他发脾气,是因为在乎叔叔。”



       “哎!”刘母叹了口气,“也不怕你们笑话,爷俩两年多都不说话了。回来过年,小夏要么躲在自己屋里,要么去网吧。两个人都犟,我也没法治。”



       “阿姨,他们为什么不说话的?”周圆圆问道。



       “小夏看他爸爸不顺眼。在他眼里,我们做啥都是错的。”



       “阿姨,我感觉叔叔的责任更大一些。小夏非常优秀,待人做事都处理的极好。”关晓媚说道。



       “哎!他爸爸脾气犟,认死理。小夏脾气更犟,爷俩谁都不听谁的。晓媚,你大学毕业后,准备做什么工作?”刘母问道。



       关晓媚心道:能不能毕业都悬呢!“阿姨,我们要陪小夏一起创业。”



       刘母心里一凉,她心里对经商有着极大的恐惧,这也和刘父对刘小夏的规划严重不符,“创业不牢靠,我觉着公务员挺牢靠的。你学校这么好,考个铁饭碗多么好。”



       关晓媚眨巴一下眼睛,违心的说道:“阿姨,我会多劝劝小夏的,他不一定会听。”



       周圆圆感觉刘母挺可怜的,在家里,被丈夫支配着。儿子赚了大钱,都不愿意告诉家里。



       “阿姨,小夏很聪明,编程技术很厉害,很适合在互联网行业创业,亏不了钱的。”



       刘母叹了口气,“他不考公务员,爷俩还得打仗。我们也是为了他好。”



       关晓媚有些心塞,说道:“阿姨,是叔叔自己想当官,没本事当官,才将希望寄托在小夏身上。当官是叔叔的梦想,不是小夏的梦想。阿姨,我觉着,您应该站在小夏的立场上,多理解小夏。他也是很不容易的。”



       刘母有些不高兴,“我们纯粹是为了他好,将来他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又不占他的光。”



       王雪珺心里叹了口气,劝道:“阿姨,如果小夏做公务员,就没有办法给您一个月三千块钱了。”



       “我们自己能挣,他只要考上公务员,不用他养我们。”刘母说道。



       周圆圆三女都感觉有些没法沟通,也有些理解刘小夏平时为什么从不主动和家里联系了。



       周圆圆想了想,决定有必要将刘母的信息告诉刘小夏,便走出卧室,悄声和刘小夏嘀咕了几句。



       刘小夏点了点头,他再次改变了主意,一分钱不给家里留。不是他心狠,实在是麻烦太多。当初给家里十五万买这套房子,刘母打了几个小时电话,将钱的来龙去脉问了个一清二楚。



       试完衣服,刘母欢喜的从卧室出来,对刘父说道:“雪珺她们帮我买的衣服,可真好啊!”



       刘父笑着说道:“好就好,雪珺,圆圆,晓媚,你们坐。从家里多住两天。”



       王雪珺笑着说道:“叔叔,这事,我们说了不算,得听小夏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