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九章 感情调解员

作品:《 月魔宫主

       看着关晓媚竖起来的小耳朵和做作的动作,刘小夏直接按开了免提,关晓媚三人瞬间洋溢出绚丽的笑容,因为电话是黄蕾打来的。



       “刘小夏,你现在在哪里?”黄蕾的语气有些急。



       “北都大学,刚下课,什么事?”



       “你得帮帮晓月,她两天没怎么吃东西了,很憔悴。你来学校找我们,事情很着急。”



       刘小夏叹了口气。“她和强哥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陈双庆喝了酒,说了些不该说的话,你多长时间过来,只有你能帮上忙了。”



       刘小夏沉默了十几秒,“来黑猫咖啡吧,我十五分钟到。”



       放下电话,刘小夏不耐烦的说道:“白赚一个媳妇,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整天打仗,这不是闲的吗?”



       “为什么打仗?”关晓媚问道。



       “肯定是闲的!现在媳妇多难找,张晓月又不丑,张自强简直是有病。傻叉!我最烦做红娘了。”刘小夏嘟囔道。



       王雪珺眼睛一亮,“你做过红娘?”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没有啊!现在去见张晓月,不就是得当红娘吗?”



       “这不是红娘,这是感情调解员。不懂别乱说话,让外人听见笑话。”王雪珺捂着嘴偷笑。



       关晓媚和周圆圆剪子石头布输了,过来找王雪珺剪子石头布,王雪珺输的干净利落。



       关晓媚瞬间大喜,“哈哈,右臂是我的。”



       “瞧你这点出息,我整个人都是你的。要不要我背着你?”刘小夏宠溺的说道。



       “真的吗?要,背我!”关晓媚瞬间兴奋了,直接蹦到刘小夏背上,“老公,你真好!开心到起飞。”



       “呵呵,”王雪珺打趣道:“那你今晚少飞一次。”



       关晓媚哼唧道:“你说了不算!白!蛇!城墙都没你脸皮厚。”



       “呵呵,我呀,一颗红心,全是老公。为了老公,脸皮做防弹衣都没问题。是不是呀?小黑狐狸精。”王雪珺反唇相讥。



       刘小夏心里一热,鼻血差点冒出来,“出门了,都少说两句。”



       “哎!恶性竞争,老公坐山观虎斗,底线都没了。”周圆圆哀叹道:“最毒妇人心,老话说的一点没错。”



       “何止是底线,底裤都不穿了。”关晓媚气呼呼的,她被拽入了恶性竞争的漩涡,片刻不得歇息。



       王雪珺惊呼一声,“你偷看我穿衣服?”



       刘小夏喉结耸动,看向王雪珺,“别瞎胡闹。”



       “嘻嘻,逗你呢!”王雪珺嬉皮笑脸。



       “出门,老子迟早心脏得出问题。”



       “你确定不是肾脏?”周圆圆问道。



       “你低估了一位真气境强者的实力,侮辱了一位真气境强者的尊严,今晚咱俩得仔细讨论。”刘小夏威胁。



       “你确定不是肾脏?肾脏?肾脏?”周圆圆又连续侮辱了三遍。



       刘小夏果断认怂,闭口不言。



       “老公,别怕,我会保护你的。”关晓媚柔声安慰。



       “晓媚,还是你好,我太感动了!不过你也低估了真气境强者的实力,我不需要你保护,老公的快乐,你体会不到。哈哈!”



       周圆圆三人出门磨磨叽叽,导致刘小夏的时间观念严重恶化,来到黑猫咖啡时,黄蕾和张晓月已经到了。



       看到刘小夏背着笑靥如花的关晓媚,再看到一左一右的周圆圆和王雪珺,黄蕾感觉心里有些空荡荡的。她想起了球场上飞扬的刘小夏,想起了散发着极度自信的刘小夏,“刘小夏。”



       “黄蕾,晓月,最近我一直在北都大学上课,好久不见。”刘小夏随时给大家散播他在北都大学上课的虚假信息。



       张晓月眼神灰暗,挤出一丝微笑,便垂下了头。



       同样的包间,同样的四个人挤在三人位,不同的是,王雪珺没了怨言,毕竟,愿赌服输,她人品很好。



       “晓月,你和强哥怎么回事?”既然是被请来做感情调解员的,刘小夏便主动开口。



       张晓月垂首不语。



       黄蕾看了眼周圆圆三人,“刘小夏,咱们能单独谈谈吗?”



       刘小夏摇了摇头,“我仨媳妇嘴巴特别严实,保准不说。你有话直说就行。”



       黄蕾沉默数秒,心疼张晓月,便将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张晓月脸皮薄,一直低垂着头抹眼泪,能请刘小夏帮忙调解,说明她真的没了办法。



       听完后,刘小夏也没说话,直接拿出手机,拨给张自强。



       “夏哥,什么事?”张自强的状态听起来不错。



       “强哥,我做感情调解员呢!有件事得找你商量,来黑猫咖啡,速度。”



       “感情调解员?”张自强反问一句后,有些回过味来,故作轻松的问道:“夏哥,你帮谁调解啊?”



       “帮一个傻缺,白捡一个漂亮媳妇不要,非他娘折腾的傻缺。抓紧时间,来黑猫咖啡。”



       “我不去。”张自强态度坚决。



       “强哥,杀人犯还有死缓呢!我们到现在对神迹都一无所知,神迹出现的又这么突然,张晓月又重情重义。这可是我第一次帮别人调解感情,我三位媳妇都在呢!我警告你,我是被黄蕾骗出来的。我仨媳妇都在这里抹眼泪呢!你抓紧过来,要不然,你连我都害了。”



       张自强沉默了半响,“夏哥,我不想去。”



       “现在是神权时代,你和张晓月,是天定的缘分。你把她给折腾死了,猜一猜,下辈子你的命运是好还是坏?会不会被神迹鞭尸啊?抓紧过来,否则我曝光你的隐私。你别逼我,我媳妇现在逼我呢!我绝对干得出来。”刘小夏威胁道。



       也不知道是哪句话打动了张自强,他同意了。



       刘小夏放下电话,骂道:“是不是犯贱?”



       周圆圆笑眯眯的问道:“我们要不要抹几滴眼泪,你话说的这么漂亮,我们可不能给老公丢了颜面。”



       关晓媚摆了摆手,“请收起你的馊主意,我幸福都溢出来了,眼泪是绝对没有的,我可不是演员。”



       “我流的是幸福的眼泪,不可以?”



       “姐姐,你给我们留条底裤可以吗?我可不是雪珺。”关晓媚突然感觉自己的竞争力有些弱,社会太险恶。



       王雪珺瞥了眼黄蕾,“是老公不让我穿的,我有什么办法?”



       刘小夏一口水差点喷出来,“你们仨,都给我消停点,成吗?”



       黄蕾的脸腾的一下子红了,她有些愤怒,也有些委屈,有些咬牙切齿,“刘小夏。”



       “我媳妇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刘小夏解释道。



       黄蕾气鼓鼓的看向窗外。窗外,有人正在撒狗粮,一名帅气的男生,怀抱一大束玫瑰花,单膝跪地求爱。女生不为所动,再三拒绝。最后和女伴快速离去。



       “刘小夏,你混蛋!”黄蕾突然怒冲冲的对刘小夏吼道。她也有些郁闷,这些天,追她的男生陡然增加,她脑海中出现最多的,反而是求之不得的刘小夏。她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原因。



       “你有病吧?我老公招你惹你了?”关晓媚怒气蹭的一下子冒了出来。



       刘小夏更莫名其妙,“黄蕾,我招你惹你了?”



       王雪珺笑眯眯的说道:“老公,都怪你长得太帅,哎,这世界上,又多出来一个怨妇,可惜长得丑了点。”



       黄蕾拿起包,“晓月,我在外面等你!”说完,她站起身往外走。



       “黄蕾,女人嘛,外表美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心灵美。我们姐妹,只是长了一副漂亮的皮囊。你没必要自惭形秽,男人都不看皮囊,只看心灵美。”周圆圆杀人诛心。



       “姐姐说的太对了,长得漂亮是爹妈给的,不算本事。心灵美才是真的美。”王雪珺补刀。在她们眼里,一切异性都具有威胁。



       黄蕾脚步不停,走出了包间。她肺都快气炸了。



       “晓月,看到了吗?黄蕾的状态,就是你的状态。你要记住,男人从来不会嫌弃女人风骚,嫌弃的,是女人对其他男人风骚。你不需要给张自强道歉,你只需要去爱,你爱陈双庆一百分,爱张自强就得是一千分,一万分,你这么做了,爱情也回来了。”周圆圆一个大转弯,反正都是她说的有理。



       张晓月目光一动,抬起头,看向周圆圆,“怎么做到爱一千分?”



       “八个字,不要脸皮,没羞没臊,将最好的自己,展示给对方。”王雪珺好为人师,补充道:“我就是这么做的。”



       张晓月沉默数秒,“我,我只是一名学生。”



       “呵呵,”周圆圆笑着摇了摇头,“佛度有缘人,听不听,随你!晓媚也是学生,还是北都大学的,她当着我们的面都可以做到,你做不到,只能说明一点,你不愿意做,你不爱张自强,你不想和他好好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