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八章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处理好家事

作品:《 月魔宫主

       黎学智带着冲天的愤怒,来到了另一间卧室。李红刚哄她儿子睡着,她看到黎学智,笑着起身,“邓莹太过分了,不给欢欢换尿布。她是不是找你告状了?”



       “李红,我平时经常踢球,身体素质很好,你熬不过我!”黎学智一字一顿的说道。



       李红一愣,问道:“学智,怎么了?你怎么又生气了。”



       “你再和莹莹发生冲突,我会带着莹莹出去住。我睡不着,你也睡不着。熬死你,我就可以睡着了。你熬不过我。你如果不服气,咱俩可以试试。”黎学智面无表情。



       “黎学智,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清楚,我也清楚。你是我的天缘者,该尽的责任,我会尽。欢欢是你儿子,不是我儿子。我心里爱的是莹莹和我儿子,我说清楚了吗?要不要试一试?先来个五天。”黎学智语气带着挑衅,他声音很大,他知道,邓莹可以听到。



       李红脸一阵红一阵白。



       “我有个学生,也是不喜欢他的天缘者,还没三天,女的就撑不住了,我觉着,你可以撑五天。毕竟,你这么不讲理。”黎学智继续威胁。



       “学智,咱们是天缘者。政府层面,是鼓励你和邓莹离婚的。”李红决定暂时服软,她有儿子,她不敢和黎学智赌。



       “是吗?文件给我看看。政府都放开两个老婆的政策了,你眼瞎吗?”



       李红有些恼怒,“可以呀,那就没有爱,搭伙过日子。”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黎学智冷冰冰的说道。



       李红眼神一冷,“黎学智,你够狠!你出去。”



       “李红,这是我家!”黎学智实在是受够了,“你要是有骨气,可以带着你儿子离开。我愿意睡哪里就睡哪里!咱俩有结婚证的。需要我拿给你看看吗?”



       李红深深的吸了口气,躺在床上,抱着儿子无声的哽咽。



       黎学智烦躁莫名,他扯掉睡衣,压低声音威胁道:“李红,要么,你和邓莹和平共处,要么,我和你鱼死网破。你不是喜欢叫吗?今天晚上,你可以叫的大声一点。”



       李红闭着眼,泪水一个劲的往外涌。



       一声不吭。



       工作室内,庞楠正在啊啊大叫,就在刚刚,随着一笔一百元的进账,今天工作室的收入突破了三千元,这是一个里程碑。装备、游戏币的交易还未走上正轨。这些收入,全部来自销售外挂和辅助内挂的收入。



       一个五十块,一天竟然有六十人转账付费。最关键的,只需要坐在电脑前用QQ聊天而已。



       “老公,工作室一个月的收入,能不能突破十万?”庞楠满脸的高兴。



       秦猛挠了挠头,“今天只是意外,再过段时间,等装备和游戏币的交易走上正轨,应该差不多吧。夏哥真靠谱。”



       “十万的话,咱能分多少?怎么分?”庞楠问道。当初,只说了平均分,却没有说如何平均。



       秦猛也是一愣,想了想说道:“应该是按四份分吧?”



       “对刘小夏不合适吧?他技术这么厉害,好多事情得指望他呢!他或许不在乎,周圆圆她们未必不在乎,女人的心眼就没有大的。”



       “分钱的时候,让夏哥做决定好了。全听他的就是了。这件事,没有他也做不成。”秦猛说道。



       “也不好。刘小夏不在乎,可能会按照四份分,周圆圆她们同样未必高兴,又得顾及刘小夏,不好明说。”



       “那你说怎么办?”秦猛问道。



       庞楠笑眯眯的往秦猛嘴里塞了口桔子,“分六份,周圆圆、关晓媚和王雪珺每人一份,咱们、李剑和吴大江,每人一份。这样分,谁都说不出什么来。以后,和刘小夏合作的机会,多着呢!他自己都说了,这只是一份小钱。他家底厚着呢!”



       “剑哥和江哥不愿意怎么办?”



       “这件事,我提前和他俩说一声。他们必须同意。他们满意不满意,不重要,关键是周圆圆她们得满意。每天形影不离的,刘小夏肯定听她们的。”庞楠分析道:“你想想,当初合伙的时候,刘小夏是让她们三个分别掏的钱,未必没有这层意思。”



       秦猛点了点头,“感觉你说的挺对的,剑哥和江哥应该也不会有意见。”



       杨秀芝在旁边一言不发,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及时回复着QQ的信息。



       秦猛看了眼时间,“十一点了,咱们也回去吧!”



       “好来,明天我早点过来检查信息。”庞楠笑着说道。



       杨秀芝默默的起身,不声不响的跟在秦猛旁边。



       “刘小夏的房子,在新欣嘉园,复式,四室一厅,我盼着你快点爆发,咱也买这样的房子。”庞楠憧憬的说道。



       秦猛有些心虚,“我会努力的。”



       “呵呵,我会鞭策你的。他们睡一张床上,你信吗?”庞楠瞥了眼杨秀芝。



       秦猛缩了缩脖子,第一晚的尴尬,他历历在目,“或许吧,这么私密的事,和咱们没关系。”



       “我只是在激励你。”庞楠暗示道。



       秦猛装作没听懂,“夏哥是个牛人,我会全力以赴的。”



       有人欢喜有人愁。



       张自强和陈双庆迎面碰上了,神迹事件后没几天,陈双庆便换了宿舍,张自强也一直回避和陈双庆的任何接触。



       今晚,陈双庆偏偏喝了酒。



       张自强心里腻歪,他移开目光,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打算离开,面无表情的离开。



       只是,也不知陈双庆怎么想的,或许只是喝多了,“你想知道,那天在宾馆里,我和晓月做的什么吗?”



       张自强吐出口浊气,“庆哥,你喝多了。再见。”



       “我没喝多。我喜欢新车,强哥,你开过新车吗?特别刺激!又新又滑又嫩,动力十足。不过也累,研究一辆新车,也是很累人的。每天都研究,每个部件都研究。有时候得趴着,有时候得蹲着,有时候得躺着。新车调教好了,其他人开,才熟悉的快。哎,累,研究新车,太累!各种玩法,都得试!”陈双庆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这新车,终究是忘不掉她的第一个司机的。”



       张自强静静的听完,转身,挥拳击向陈双庆。陈双庆喝了酒,躲避不及,应声倒地。



       “哈哈,强哥,你恩将仇报。我帮你保养的这么好,技术这么娴熟,你连句谢谢都不说吗?那天,用的是口。”陈双庆得意的大笑。



       张自强想冲上去揍陈双庆,被同学给拉住了。



       张自强满腹郁气的离开了,行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心里迷茫。对于神迹之前的张晓月,他不恨,因为他没有理由。他恨的,是神迹之后的张晓月。他憋屈。



       “自强,累了吧,快洗澡吧。”张晓月殷勤的给张自强递毛巾,她接受了母亲的建议,尽可能修补和张自强的关系。毕竟,是要生活一辈子的。



       张自强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盯着张晓月。这些天,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但今晚,陈双庆的话,再次让张自强怒火滔天。



       “自强,怎么了?我今天一直待在家里,哪里也没有去。自强,我发誓,我永远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张晓月的眼圈又红了,她感觉,她失去了尊严,她明明什么都没有错。



       “呵!”张自强晒然一笑,“你可真能演戏。那天在宾馆,你用的是口,对吗?技术可真娴熟。呵呵。”



       张晓月心里一揪,彻底慌了,“自强,没有,那天,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张晓月,”张自强坐在椅子上,嘴角挂着冷笑,“神迹发生前,我没有怪你的意思。神迹发生后,我是怪你,但我更恨你撒谎。知道谁告诉我的吗?陈双庆。我给你重复一遍他的原话...”



       张晓月的俏脸,唰的一下子白了,面无血色,她的手,情不自禁的开始颤抖,此刻她的内心,无比懊恼、悔恨,那一天,为什么要和陈双庆去开房?这件事,会伴随自己一辈子吗?



       泪水,无声的滑落。



       “张晓月,陈双庆让我谢谢他。我表示认同,他耗尽体力,将你开发的这么透彻。我确实应该给他说声谢谢。咱们是不是应该给他买些滋补品,登门拜谢啊?你自个去。”



       “自强,别说了。我错了。”张晓月只觉着全身的力气被抽空,她擦了擦眼泪,跪了下去,这一刻,她尊严尽失,“自强,我不应该去和他开房,我错了。要打要骂,随你,只求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问了你多少次?你为什么要骗我?你是拿我当傻子耍吗?”张自强冷声问道。



       “没有,我没有!”张晓月无助的摇头,“自强,我不敢说。我当时真的后悔了,又一时心软,我真的半路跑了,我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强,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不会犯任何错误。”



       “你爱犯不犯,和我有关系吗?”张自强拿起毛巾,走进了卫生间。



       张晓月,失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