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十九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作品:《 月魔宫主

       问世间,情为何物?



       回家的路上,关晓媚一直在想,自己和刘小夏,属于爱情吗?



       按照字典的解释,爱情是指两个个体之间互相产生的情感,所体验到的快乐和幸福感。



       按照关晓媚之前的理解,爱情是指一见钟情、怦然心动等心跳的感觉。



       自己和刘小夏,不属于一见钟情。但自己应该是幸福的,那么,带给自己幸福的,是刘小夏这个人?亦或者是因为刘小夏可以修炼,带给自己的无限可能?



       关晓媚不知道。



       她记着,在那一晚,当她得知刘小夏是先天武者,可以修炼时,她的内心,只有无限的激动和喜悦。



       谁不向往长生?



       女人更需要感情?还是更需要物质?



       女人更需要生理?还是更需要心理?



       关晓媚想不明白答案。

http://m.soduso,cc首发

       回到家,家里静悄悄的。周圆圆和王雪珺应该还在新家里修炼。关晓媚站在主卧门口,静静的看着床铺。她晃了晃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臭小夏,只要你不再招惹第四个女人,你永远是我的好老公!为了你,我会容忍周圆圆和王雪珺的!



       刘小夏三人回来的时候,关晓媚的修炼也接近了尾声。



       “晓媚,吃饭了吗?”刘小夏问道。



       “吃过啦。老公,你去冲个澡。我十五分钟结束。”



       周圆圆打量着关晓媚,笑眯眯的说道:“不着急,你慢慢练,我陪老公去冲澡。”



       今晚的关晓媚,状态有些不对。她心里似乎藏着心事,又似乎有些压抑,情绪需要宣泄。周圆圆和王雪珺都被惊到了。



       “晓媚,你没事吧?”刘小夏关切的问道。



       关晓媚仰起头,明眸盈盈透亮,“老公,今晚,别说话,用行动告诉我,你是爱我的!我听别人说,男人是因性而爱!”



       刘小夏将关晓媚拥入怀中,“晓媚,我永远爱你。”



       关晓媚呢喃道:“老公,别说话!”



       刘小夏不再言语,勤恳的劳作。



       在精疲力竭时,关晓媚蓦然哭出了声,她紧紧的搂着刘小夏,低泣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老公,我们不要管情是什么,我们生死相许,好不好?”



       刘小夏不明所以,“晓媚,怎么了”



       关晓媚哽咽着,简单说了下赵燕燕的事情,“老公,谢谢你为我遮风挡雨,谢谢你毫无保留的爱我,谢谢你全心全意的信任,谢谢你带着我们修炼,老公,我爱你,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属于你。老公,爱我!”



       闹钟欢快的响起,吵醒了刘小夏。但被他随手按死。他闲散惯了,让他按时起床上课,他真的做不到。



       刘小夏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十点,周圆圆三人依然在熟睡,如同小猫。



       弄醒关晓媚,刘小夏关心的问道:“情绪好些了吗?”



       关晓媚的眼神有些迷离,“嘻嘻,还剩一点,帮我一把。”



       刘小夏放下了心,“你昨晚吓到我了。”



       “老公,谢谢你。”



       “你是我老婆,为你们做的任何事,我都是心甘情愿的。”刘小夏动作轻柔的安慰着关晓媚,“是我欠你们的。”



       “老公,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全心全意的爱着你。”关晓媚呢喃道。



       “我知道,我感受得到。”



       “老公,你想要的,我们都能给你。我们会让你成为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会为你貌美如花,你不准喜欢上其他女人,我承受不了,老公,我会承受不了的。”



       “我知道,晓媚,圆圆,雪珺,我永远不会伤害你们一丝一毫。永远不会。我发誓。”



       王雪珺惦记着结婚证的事情,有些担忧的说道:“今天没去上课,不会有事吧?”



       “没事,两节课可以,下午的课去就成。学校的管理,不可能那么变态。”刘小夏倒是不太担心。



       但显然,刘小夏乐观了。下午刚进教室,张自强便找到了他。



       “夏哥,拜托你手机别关机好吗?早上的课为什么没来?”张自强递过来一张纸,“需要填写理由,学校现在查的很严。”



       刘小夏看了眼表格,无语的说道:“这也太变态了,这简直是监禁。”



       “没办法,你上午没来,没看到。除了上课的老师,还配了一名巡视员,一起点名,想替别人喊到都不可能的。一会下课后,去找黎老师,你也连累他了。”



       刘小夏皱了皱眉,“太变态了,我肯定做不到。”



       “夏哥,坚持坚持,最多一个学期。下学期课也少一些,大四更轻松了。黎老师也没办法。”张自强劝说道。



       王雪珺戳了戳刘小夏,提醒他在领结婚证前,一定要忍耐。



       刘小夏叹了口气,拿出笔,绞尽脑汁,在理由栏里写到,‘神迹赐予娇妻三名,虽家庭和睦,感情深厚,然,生活困顿,经济拮据。吾夜不能寐,忧心忡忡,每日打工三份,以为饱腹。昨日因工作太过劳累,至精神困顿,头晕体乏,因故未能上课。请学校予以体谅!’



       写完,递给张自强。张自强看了一遍,“夏哥,好文采。我要不是了解你的底细,我都差点信了。明天千万别迟到。就当是给我个面子。”



       “强哥的面子,必须给,明天我不迟到。”刘小夏叹息道。



       “谢了,夏哥。”张自强拍了拍刘小夏的肩膀。



       王雪珺悄声对周圆圆说道:“要不要给老公涨涨工资,五块钱,太剥削了。”



       刘小夏耳朵尖,竖起大拇指,“雪珺,还是你有良心。咱不能做黑心资本家。”



       周圆圆大眼睛笑盈盈的看着刘小夏,凑到他耳边,“钱财乃身外之物,以后用枸杞代替。每次十颗打底,看你表现。多劳多得。”



       “邪恶的资本家。”



       “老公,你再诽谤我,利息可得再提一提了。”



       刘小夏瞬间嬉皮笑脸,“别闹,我是逗你呢!上课,上课,娘的,突然间想温故而知新了。”



       刘小夏的心思,自然不在课堂上,他在琢磨黎学智。黎学智喜欢踢球,两人除了师生关系,还是球友关系。在球场上,刘小夏很照顾黎学智,所以两人关系不错。



       怎么搞定他?钱!



       黎学智原来没多少钱,但肯定不缺钱。但他现在成了天缘者,对方又是个单亲妈妈,想来,他的生活压力会陡然增加吧?



       下课后,刘小夏四人站在小花园里商量对策,刘小夏将他的计划和盘托出,“老黎人品不错,对钱财看的也淡。正常情况,他肯定不会收钱,但现在情况有变,所以,我想试试。”



       “支持,老公,给多少?”周圆圆问道。



       刘小夏想了想,“五万吧,给的太少,震惊不了他,他即便想收,也不好意思收。五万,我再说几句好听的,只要他肯收,事情就有回旋的余地。否则,我直接休学。浪费这个时间,简直是有病。”



       “十万!”周圆圆直接加码,“能用钱解决的事,对咱来说都是小事。黎老师只要敢收,就能帮咱解决这个问题。”



       “咱们去取钱,我试试。”



       周圆圆从隔壁服装店要了个纸袋,十扎红彤彤的钞票,铺满了两层半。



       来到办公楼下,王雪珺叮嘱道:“老公,如果黎老师不收,你也别硬送,咱坚持到领完结婚证再想办法。”



       刘小夏点了点头,“我了解老黎,我心里有数。”



       黎学智有单独的一间办公室,面积不大,稍有些凌乱。看得出来,黎学智的状态有些糟糕,但看到刘小夏,他挤出一丝笑容,“好久没踢球了,刘小夏,你日子过得挺滋润啊!”



       刘小夏笑了笑,“三个老婆美若天仙,想不滋润都难。老黎,你的事,我听说了。”



       黎学智点了颗烟,“天缘者,甘苦自知吧!生活总得继续。”



       刘小夏心里有数了,他取出十扎现金,放在了黎学智的办公桌上,“老黎,我早上实在是起不来。腰酸背痛腿抽筋,你帮帮忙。”



       黎学智足足沉默了数分钟,神迹之前,他想都不会想,直接拒收。现在,他犹豫了,“刘小夏,我看过你的档案,父母栏里,你填写的是务农。”



       “对,我父母都是在县城务工的农民,老家还有土地,户口也是农民。我家庭条件,比秦猛好不了多少。”



       “钱是怎么来的,我之前就有些好奇,你似乎不差钱。”黎学智问道。



       “自己挣得。老黎,我经常逃课,可我没有玩,我在自学编程。从大一上学期,我就想办法利用网络挣钱。做过软件,做过外挂,做过游戏私服,攒了第一桶金,我研发了一款游戏,坦克争霸。”



       “大一下学期,我成立了一家公司,番茄网络。坦克争霸虽然挣得不多,却积累了一些经验。去年十一月,我们上线了英雄争霸。势头良好,一年能赚一个多亿。神迹发生后,我把手里的现金和公司股权,都分给我三个老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