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七章 最是无情父母恩

作品:《 月魔宫主

       “阿姨,我是王雪珺,白雪的雪,珺是一个王字旁,一个君子的君。我是蓉城人,我父母都在市政府工作,我爸也是正局级,我妈是处级......”



       王雪珺准备的最仔细,又是最后发言,专挑着刘母爱听的说。



       刘母高兴的合不拢嘴,“雪珺,好,你们可真好。你们什么时候回来一趟,咱们见见面,聊聊天。”



       “阿姨,我们也盼着去见您呢!小夏一直说不急,我们一直催着他呢!”



       王雪珺小女孩似的告状。演戏嘛,她也不差!



       刘母生气了,“他凭啥不让你们回来?你让他接电话,我教训他!”



       周圆圆夺过电话,解释道:“阿姨,我是圆圆,不是不想回去看您,是最近秩序还没有恢复,学校里管的也严格,小夏每天都得去学校报道。您别生气,他现在得养家糊口,工作很努力、很辛苦,这会都一直在编写程序呢!”



       刘母瞬间没了脾气,钱是她的软肋,家里现在都得依靠着刘小夏接济,说不让刘小夏往家里汇钱,只是刘母的场面话。



       “小夏打小就很努力很勤奋,别人都夸他,他从小就聪明,小时候我带他去算命,算命的都说他有官运、有福气,挺好,挺好,我太高兴了,真是太高兴了。”刘母絮絮叨叨的说道。



       类似的话,反反复复,颠过来倒过去,一通电话足足打了一个半小时。



       “哈哈,亲亲老公,猜猜婆婆催着我们要干什么?”

一秒记住m.soduso.cc

       通话结束,关晓媚笑眯眯的走进北卧,小猫般的趴在刘小夏肩上。



       “回家呗,还能干什么?”



       “错!催着我们抓紧时间领结婚证。婆婆说了,有了结婚证,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她心里也踏实。”



       周圆圆和王雪珺蹲在地上,一南一北,殷勤的给刘小夏捶着腿。



       帝王般的生活。



       “好,等下来具体文件,咱第一时间去领证。我也盼着呢!”刘小夏知道三女心里不踏实。



       “哈哈,老公,婆婆还说,让我们监督你,好好学习,一定要考上公务员。工作稳定,生活优越。呵呵,公务员可养活不了三个家庭小主妇,老公,要是婆婆知道了咱们这么有钱,会不会揍你?”关晓媚笑嘻嘻的问道。



       “你们千万别说漏嘴。这套房子,就说是你们三家凑钱买的。”刘小夏叮嘱道:“一定别说漏了。”



       “嗯,记着呢!老公,婆婆听了以后,特别开心。”关晓媚柔声说道。



       “娶媳妇没花钱,还一口气娶了仨。买房子也不用他们操心,我每个月还给他们三五千,这么好的事,搁谁谁都开心!”刘小夏说道。



       周圆圆大眼睛亮闪闪的,“老公,我们知道,你这么做,都是为了给我们加分。爱死你了,给你奖励!”周圆圆猩红的香舌舔了舔嘴唇,俯过来身子。



       ‘呼!’刘小夏浊气上升,清气下降,“雪珺,晓媚,谢谢你们!”



       “嘻嘻,老公,我们很快就要持证上岗了。哈哈,再去酒店开房,都不用怕查房了!我要伺候你!”王雪珺春波洒了一地,又动情了。



       齐州,家里。



       刘父、刘母更兴奋,满脸的喜气,“仨媳妇,两个家里都是当官的。正局级是什么官?是局长吗?”刘母问道,她对行政级别的划分不太懂。



       “可不是局长,比咱县长都厉害。咱县长才是个处级,正局级是正厅级,相当于齐州市副市长的级别。小夏这个小兔崽子还挺厉害来。我以前小看了他了。他考公务员的事,你得催着点。他又聪明,她俩家里又都是当官的,将来弄个市长,还不和玩一样啊!这是大事,你可得多盯着点。”刘父说道。



       刘母有些犹豫,“咱说话,他也得听才行啊!他现在也算是结婚了,又有仨媳妇,还凑钱在北都买了房子。咱逼他有用吗?”



       “艹!”刘父一拍桌子,霸气横生,“你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当官发财,当官发财,啥意思?只有当了官,才能发财。你听说过发财当官吗?小夏是老大,学校又好,他当官,让小冬将来做生意。他媳妇家里又都是当官的,多少钱挣不到?你懂个屁!”



       刘父满脸的不屑。



       刘母心里不痛快,“他连天缘者的事情都瞒着咱,你逼我有啥用?你有本事,你直接给他打电话!”



       “他要是能接我电话,我用得着你吗?我告诉你,这件事,是大事。小夏年龄小,不懂事,你别耽误了他的前途。你想想,他要是当了市长,咱回村里,得多么风光啊?祖坟都得冒青烟!”刘父说道。



       “行啊,我多催着他点呗!”刘母的表情有些无奈。



       刘父有些坐立不安,如此天赐良机,万一被刘小夏浪费了,他岂不是得后悔一辈子?



       “不行,你给小夏打个电话,我要听他个准话。他已经大三了,明年这个时候就得准备考试了。你给他电话!”



       刘母有些犯难,她感觉刘小夏不会听他们的。但经不住刘父的威逼利诱,她还是拨通了刘小夏的电话。



       “小夏,你爸让我问问你,明年的公务员考试,你有把握吗?”刘母自以为问的很委婉。



       “妈,你告诉我爸,让他别做梦了!当官,让人求着送礼办事,是他的梦想,不是我的。另外,你们都需要我养活呢,我考公务员,工资这么少,我喝西北风不成?我挂了。”刘小夏美好的心情瞬间烟消云散,怒声说道。



       “你敢!”刘父一声暴喝,质问道:“你刚上大学的时候,你怎么给我们保证的?”



       刘小夏理都不理,直接挂断了电话。



       刘父勃然大怒,再次拨打,直接被拒接!再打,关机!



       ‘砰!’刘父放下手机,抓起水杯,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手机太贵,他不舍得摔!



       “小兔崽了...”刘父破口大骂,脏言秽语不断。



       刘母叹了口气,拿来扫帚簸箕,将水杯碎片都扫起来,劝道:“他仨媳妇,得养家糊口,公务员的工资确实低。”



       “你懂个屁,当公务员,谁指望工资过活?”刘父烦躁的拍着桌子,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他这仨媳妇,家庭条件都不差。在北都买这么大的房子,人家连眼都没眨!用得着小夏的工资?这么好的机会,他要是敢不考公务员,我就灭了他!”



       刘母不乐意了,“能的你!要不是我儿子给我钱花,你现在还天天在工地下大力来,你也就是嘴上逞能。”



       “我嘴上逞能?”刘父的眼睛立了起来,“他要是敢不考公务员,我就喝农药!你明着告诉他!”



       刘母心里生气,出门去了别的屋。



       北都。



       刘小夏也有些郁闷。



       王雪珺轻抚着刘小夏的胸口,柔声安慰,“老公,别生气。考公务员的事,咱们慢慢和公公沟通就是了。不着急。”



       “生活如此美妙,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狗屎!”刘小夏怒声说道:“要不是因为有你婆婆,我管他是死是活。”



       “老公,给我们讲讲你和公公的事情吧!我们心里也好有个数。”



       之前,刘小夏只讲了他小时候的贫穷经历,一直不愿意多说家里的一些细节。



       他不愿意被别人知道,因为会自卑!



       刘小夏叹了口气,“你们的公公,两大喜好:抽烟、喝酒!他年轻的时候,投机倒把赚了点钱,成了万元户,也因为这个,才娶了我妈。好光景没几年,家里便一贫如洗。平心而论,他算不上好人,也算不上坏人。我觉着,作为男人,他很失败。小时候,他稍有不顺心,就会家暴。揍我,揍我妈。他酒量不大,却喜欢喝酒。每顿饭都得喝,吃不上饭,也得抽烟。”



       “尤其是回老家的时候。有一次,他喝醉了。躺在土路上,撒泼、打滚、嚎啕痛哭。那一年,我只有八岁。我束手无策。这件事,给我的心里留下了阴影。路人嘲讽的眼神,让我感受到了浓浓的耻辱。”



       “悲哀的是。开心,他喝醉。不开心,照样醉。所以,我极度厌恶抽烟喝酒的行为。喝醉后他干的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我妈一直给他找理由,说他一直过得不如意,才借酒消愁!呵呵,依我看,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孔子说,五十知天命。他也快五十岁了,别说天命了,他一直是心比天高,自认为才高八斗,却只是半个文盲罢了。他现在应该做的,不是证明自己,不是赚钱,而是弥补。弥补这些年,对我妈的亏欠。一个女人,不舍得吃,不舍得穿,无怨无悔的陪老公下死力气,还挨老公揍!我都替我妈感觉冤屈!”



       刘小夏越说越来气,情绪有些上头。



       “他都快五十岁了,一事无成,心里还一直不服气。再折腾一百次,失败也是必然的。他这样的人要是能发财,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公道?”



       “我如果当官,不出五年,铁定进监狱!不用别人,就我父亲,指定四处收礼,各种显摆炫耀,他心里只有他自己的情绪,他压根也不会替别人考虑!”



       “钻头不顾腚!别人求他办事,不用给钱,花几十块钱买两瓶酒,恭维恭维他,他恨不能倒贴一千、一万,也要帮别人把事情办成,以彰显他的能耐!傻叉!”



       周圆圆轻抚着刘小夏的胸口,“老公,别生气了。咱找家旅行社,让公公婆婆全国各地旅游,多见见世面,我相信,公公会有所改变的!他只是生活过得太憋屈了!”



       刘小夏感动的搂紧周圆圆,“憋屈的人多了,也没见过他这么不讲理的。你这个法子,或许是个办法。”



       “嘻嘻,老公,那你奖励我,好不好?”周圆圆大眼睛秋波涌动,“有点想。”



       “嘻嘻,知道老公心情需要调节,我帮忙!”王雪珺笑盈盈的插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