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 人终为己!

作品:《 月魔宫主

       会议室为之一静。有资格做这个决定的,只有刘小夏。



       刘小夏略一沉吟,“军哥顾虑的也对。军哥,光哥,梅姐,清哥,你们每人占股5%,不需要你们出资。剩下的股份,我仨媳妇平分。咱们齐心协力,跑马圈地。相信我,只要圈住了客户,我相信,一定会有人愿意买。挣钱的买卖,咱们不愿干,有的是人愿意干。”



       吴晓光笑着推辞,“这股份,我受之有愧。我们研发部只是负责了简单的界面设计。”



       “咱们公司,不需要同患难,但一定要共富贵。你现在俩老婆,也得养家糊口嘛!就这样,你们每人5%。”



       “多谢夏哥赏饭。我出个主意,在刚开始,女性用户的注册数量肯定会很少。咱们可以雇些兼职,从各个城市选一批美女,引导她们注册,陪聊天。能迅速起到带头作用。提升用户的满意度。”吴晓光建议到。



       齐向军笑了笑,“晓光很有经验嘛!咱们还是得注意影响,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别影响声誉。”



       张梅表情有些复杂,问道:“军哥,你消息灵通。如果放开一夫多妻,关于婚内财产的法律也得跟着修改吧?”



       齐向军挠了挠头,“我个人认为,我们大部分的社会制度,都会进行改动。有的制度改动,可能是翻天腹地的。毕竟,社会的基础构成单元变了。但要说回到古代,男尊女卑,我认为也不现实。毕竟经历了女***,又是互联网时代,女性的稀缺性,注定了女性的话语权会增强。在法律改动的过程中,应该会更重视对女性的保护。”



       张梅问齐向军,也只是寻求一个心理安慰,她叹了口气,“小夏,梦缘网的股份,请你帮我代持可以吗?”



       大家都是聪明人,张梅这么做,自然是为了防着她的老公。毕竟,一旦放开政策,她老公能否变心,她真的不知道。



       “梅姐,让圆圆帮你代持吧!从现在起,我是一名卑微的老婆奴。立志让老婆幸福快乐。钱的事,我能不碰,就不碰了。”刘小夏说道。

一秒记住m.soduso.cc

       张梅挤出一丝笑容,“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要是再多一些,社会中的光棍就更多了。我开始理解圆圆她们的幸福了。”



       周圆圆笑吟吟的看了张梅一眼,心道:你的理解一定偏差极大。你这辈子,都想象不到做小夏老婆的快乐。



       吴晓光见气氛有些沉默,岔开了话题,“咱们政府的领导层也真不容易,碰到神迹降世,这么多社会问题,想想都头疼。”



       “牵一发而动全身。在当前这种局势下,宗教国家的问题反而最少。有一些国家,本身就是一夫多妻制。”苏云清说道。



       “不一样的。”吴晓光说道:“他们的一夫多妻,是各过各的日子,互不打扰。在神迹的安排下,现在的一夫多妻,却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难度系数完全不一样。”



       齐向军岔开了话题,说道:“梦缘网的项目,可以提供至少三十个工作岗位。咱们公司一些员工的天缘者,可以安置进来。”



       “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大家都不容易。我感觉北都的人口应该会增加不少,工作也会变得难找。”刘小夏说道。



       齐向军点了点头,“这是必然的。大家都向往来大城市生活。未来最尖锐的矛盾,是在偏远农村。一层层挤压下去,很难想象。”



       “宗教势力一定会抬头。”苏云清说道:“如果对生活失去了希望,信教或许是一种解脱。学习印度,底层的人将希望寄托在下一辈子。总比犯罪要强。”



       “清哥,印度的犯罪率并不低,很高的!”吴晓光说道:“古代行军打仗,都有军妓制度。欲望是无法消除的。”



       话题总是会不经意间就聊到神迹的影响,毕竟,神迹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可回避的问题。



       “政府也是无奈,”齐向军叹了口气,“对于神迹的了解,一直是零。如同盲人摸象,一切全凭猜测。如果明年再有新的天缘者增加,或许,几年后,人们会完全适应。”



       “明年一定会有。”吴晓光笃定的说道。他之所以如此笃定,是因为神迹在三天时间一到,又变回了之前的诗句。



       “听说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恐慌性结婚,随着事情的进一步发酵,这股风气只怕会愈演愈烈。”苏云清说道。



       “结婚有用吗?”齐向军意味深长的说道:“有恐慌性结婚,就有恐慌性的拒绝结婚。说到底,真正有用的,是实力。是竞争力。”



       “也是!”苏云清附和道:“神迹降临之前,小三小四也很多。我去过特区,里面有些小区,被当地人称作二奶小区。”



       关晓媚听着心里很不爽,“你想表达什么意思呢?女人就一定得依附男人呗?”



       苏云清有些尴尬,笑着说道:“没有,我只是陈述事实。”



       “清哥我是了解的,咱们公司的最佳暖男,妻管严二号,对老婆那叫一个体贴入微,难得的好男人。”刘小夏出马给苏云清解围。



       “对,军哥是妻管严一号。咱们公司,都是好男人。”吴晓光也帮忙说好话。



       关晓媚嘴角含笑,看向刘小夏,“老公,你是妻管严几号?”



       “我再次声明,我不是妻管严,我是老婆奴。别用妻管严这样的侮辱性词汇来侮辱我!”刘小夏求生欲满满。



       “呵呵!”关晓媚开心了,眉开眼笑的,“算你过关。”



       王雪珺有些羡慕。在这个家里,敢说话这么强势的,只有关晓媚。周圆圆说话时都是察言观色。哎!没办法,谁让人家底气足呢!



       呵!男人!



       “哈哈,关总威武,夏哥的暴脾气,竟然消失不见了。”吴晓光笑着说道。



       “光哥,口中积德!我现在是戴罪之身,戴罪之身动不动?有资格有脾气?”刘小夏满脸的得意,“好了,今天的会议,咱就开到这里。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发财的大会。预祝咱们一起发财!”



       “有夏哥做领路人,不发财都难!我有种预感,疯狂赛车,成绩肯定也差不了。男人嘛,既然找不到老婆,总得娱乐嘛!”吴晓光彩虹如潮。



       刘小夏眼睛一亮,“光哥,你带给我一个灵感。咱们下一款游戏,应该制作女生喜欢的。哪里有女生,哪里就有男生。撩妹才是王道,其他都是扯淡。”



       “夏哥,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一直说,男人的世界,三样东西最重要,妹子,妹子,妹子!”吴晓光嘚瑟道。



       张梅心里憋着气,怂道:“晓光,这里坐着四位女性,你宣扬你这套理论,合适吗?”



       吴晓光笑容一僵,被卡住了脖子。



       王雪珺温柔一笑,“梅姐,没关系,我们都是已婚妇女嘛!心有所属,其他男人,和我们都是绝缘的。”王雪珺逮着机会就表忠心。



       张梅叹了口气,“我不是天缘者,这些天,一想到法律面临修改,就吃不好睡不好。”



       此刻,张梅倒是有些羡慕天缘者了。毕竟,缘分天定,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当然,一对一最佳。她不相信,周圆圆三女真如脸上表现的这般幸福。



       “梅姐,别太担心,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好男人一定占了大多数。”周圆圆安慰道。



       “但愿吧!”张梅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



       关晓媚积极出言献策,“梅姐,你得把控住家里的财政大权。钱你管着,再加强监管,他即便有想法,也没有机会的。”



       “对,增加查岗的频率。”王雪珺帮腔道。



       “我孩子才一岁,又得工作,又得照顾家里,哪有时间查岗。”张梅无奈的说道。



       “咱们女人其实比男人辛苦。”关晓媚同情的说道:“依我看,之前的男女平等,都是口号。男女从来就没有平等过。”



       “平等不平等,不重要。幸福最重要。追求幸福,总得有舍有得嘛。我们仨,都做家庭主妇,也算是牺牲小我,成就幸福。是不是?老公!”周圆圆笑眯眯的说道。



       “对,没毛病。”刘小夏心道:你们这是为了监视我,要点脸!



       “或许是我太敏感了吧!幸福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像小夏这么优秀,这么有责任心的男人更是少之又少。”张梅说道:“总之是担惊受怕。”



       关晓媚挥舞着小拳头,“老公,你要引以为戒!”



       刘小夏有些无语,“晓媚,天缘者是没有办法。除了天缘者,其他想改变的男人,除非实力够强,否则,大部分肯定是以悲剧收场。人应该掌控欲望。形势越错综复杂,越得感恩,越得珍惜。尤其是有家庭的,家庭是港湾。肉体可以没有归宿,灵魂不可以没有归宿。”



       王雪珺心里一暖,看向刘小夏的眼神泛起了秋波。她已经看到了她未来的幸福。



       农庄,泳池,草坪。欢声,笑语,稚童。



       王雪珺夹紧了腿。



       齐向军深有感触,“如果每个人都懂得感恩、懂得珍惜,社会不会这么复杂。人生是苦是甜,都在自己手里握着。”



       “不和你们浪费时间了,我得回家做饭了。天大地大,伺候老婆吃喝最大,走了!”刘小夏笑着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