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谁不欲长生?

作品:《 月魔宫主

       和关晓媚父母相比较,周圆圆的父母更豁达。当然,既成事实,不豁达也没有办法。



       周母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吃饱喝足,从周圆圆家离开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王雪珺打开副驾的门,准备继续坐在副驾。



       “雪珺,来后面坐,三个人坐,正舒服。”刘小夏说道。



       王雪珺微微停顿,心里的抗拒竟然不大,便笑着说道:“好,老公的话,可不敢不听。”



       等周圆圆启动了车子,刘小夏语气复杂的说道:“雪珺,咱们成为一家人,幸幸福福的过日子,好不好?”刘小夏不愿意再拖了,王雪珺年龄已经二十五岁,现在能否修炼都是未知数呢!



       万一不能修炼,如何处理?只怕是更麻烦!



       哎!神迹太霸道了!



       关晓媚心里一酸,刘小夏对她的爱,从二分之一减少到了三分之一。委屈!



       王雪珺心里有些感动,她能感受到刘小夏的善意,



       “雪珺,姻缘嘛,上天安排的最大喽!”周圆圆笑吟吟的说道。

一秒记住m.soduso.cc

       王雪珺盈盈一笑,“是的,小夏,我是你的妻子,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



       刘小夏转过头,凝视着王雪珺的眼睛,“雪珺,如果你是伪装的,答应我,伪装一辈子,好不好?”



       刚开始对视的几秒,王雪珺略有些心慌,但几秒钟后,她平静的看着刘小夏的眼神,“老公,毕竟时间太短,我不敢说我有多么的爱你,但和你过一辈子的信心,我已经很足了。之前的事,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我不骗你。这一辈子,我不会做一点对不起你的事情。”



       刘小夏没看出问题,他点了点头,说道:“雪珺,我要征服你。”



       王雪珺心里瞬间痒痒的,她夹紧双腿,呼吸有些急促,“老公,我已经被你征服了。”



       “你愿意没脸没皮吗?”



       王雪珺心里有些发僵,她压下了她的不知所措,柔柔一笑,“我的脸皮,留在了昨晚之前。老公,你检查检查?”



       刘小夏沉默了数秒,“再苦再累,我都愿意干。我也有能力,让你们都幸福。我会全心全意的付出,但有一点,永远不要背叛我,我接受不了。雪珺,我阻止不了你的心,但我会阻止你的身体。你如果敢背叛我,我不会饶了你的。代价,你承受不起。”



       这句话,刘小夏不止是说给王雪珺的,也是说给周圆圆和关晓媚的。他对关晓媚和周圆圆信心十足。对王雪珺没有信心,偏偏王雪珺的年龄又最大,他又不敢拖,只能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



       周圆圆压下心酸,笑着说道:“雪珺,能来我们家,是你的福气。证明给我们看吧。”



       关晓媚眼圈一红,视线看向窗外!



       心里好难受!



       有病!变态!



       王雪珺心中骂了周圆圆一句。借着绑头发的机会,克服了一下心理障碍,笑着说道:“好呀,圆圆,你是姐姐,以后,多教我几手!”



       动物性,是人的本性。社会性,是基于自身利益。对于王雪珺而言,做出选择,并不难。她昨天晚上,已经做出了选择。面子一旦放下,底线会越来越低。更何况,刘小夏毫无保留的转给了她七百多万。



       刘小夏的逻辑同样简单。既然神迹强制要求在一起,那么,有感情,利益给足。感情不够,利益同样给足。然后,便是他全心全意的付出,他相信,一定能收获回报,收获感情。



       周圆圆和关晓媚知道刘小夏的目的,原本想发扬一下精神,没成想刘小夏压根不领情。



       “圆圆,晓媚,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鄙视我,唯独你们不行。你们刚才的言行深深的伤害了我的自尊心,我要报复。”刘小夏急切的想要占据三人的心灵,毕竟,他分享了自己最大的秘密。



       周圆圆笑眯眯的轻抚着他的胳膊,“看似寻常的肌肉,恐怖的力量。呵呵,知道你正在求偶期,是我错啦!给你准备一百斤枸杞,算作赔礼,好不好?”



       “成交!只要今晚我不认输,以后我就是王。”



       “傻瓜。你已经是我们的王了,唯一的王。我的肉体,我的灵魂,你已经拿去了。”周圆圆感动的说道:“小夏,知道吗?你才是傻瓜,真正的傻瓜!遇到你,是我们的福分。爱情是自私的,你想要的,我们姐妹拼了命,也会给你。唯独不允许你再有其他女人,因为,我们容不下了。小夏,我对你的爱,超乎你的想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来吧,我陪你疯。”



       “嘻嘻,加我一个。老公阳气足,偶尔疯一次,无伤大雅。老公,我的灵魂,便一直在你手里寄存着吧,生生世世,好不好?”关晓媚调整了一番心态,也表明了态度。



       王雪珺不知情,自然猜不透她们说话的玄机,她笑着说道:“我感觉,我的灵魂一个月内,就会被老公吸走。”这么说,再次表明了她想融入的决心,她认为很合事宜,只是,她低估了刘小夏的耐心。



       毕竟,比起关晓媚和周圆圆,她更缺时间。



       当王雪珺意识到她草率了的时候,不断改口,时间从一个月、一周、三天、一天、零天,到了负数。



       次日中午,王雪珺在银行见到江云燕时,她依然面带桃花,身体酸软。



       “妈,我转给你三百万,房子的事,你自己拿主意吧。我不陪你看了,你喜欢的就买。房产证写你的名字,我,我最近挺忙的,没空陪你了。”王雪珺的语气,软绵绵的,如同一只柔顺的小猫咪。



       江云燕上上下下打量着王雪珺,“闺女,你不是为了安慰我,给我演戏吧?”人生经验丰富的江云燕都有些看不明白了。



       “我给您演什么戏?我瞒得过您吗?我先给您转账。”王雪珺俏脸一红,起身去柜台转账。



       转完账,江云燕陪着王雪珺往外走,问道:“你最近要忙什么?”



       王雪珺脑海中浮现出那颗神秘的小球,神秘的丹药。修炼的诱惑。她眼睛亮闪闪、水汪汪的,“得看着小夏。”



       江云燕一头雾水,“你真是我闺女?”



       “我不和您掰扯,我要去药店买点东西,然后就回家,房子的事你全权做主,不用和我商量。”



       “我也去药店,一直开着空调,太干了,嗓子有些不舒服。你真不是装的?”江云燕自然是不相信的。



       “妈,您有话就直说。我刚才出门时没带脑子,听不明白您的意思。”



       “你出门前就没照照镜子?”



       王雪珺一惊,赶紧从包里翻找出化妆镜,“是有脏东西吗?”



       “对,你自己心里没数?真丢人!”江云燕冷笑着说道。



       王雪珺赶紧往路边躲了躲,有些慌乱的左照右照,没看到脏东西,问道:“是在头发上吗?”



       “骗你的,你可真憨,看来你不是演戏。”江云燕笑着说道。



       王雪珺大怒,“耍我很有成就感吗?您可真是老奸巨猾,吓死我了。您真是我亲妈。”



       “我也怀疑当年是不是抱错了。”



       “您可真够无聊的。我最近会经常关机,联系不上我也不用担心,等我有时间给你回电话。”王雪珺叮嘱道。



       “你忙什么?天天那个?”



       王雪珺俏脸一红,故作无语的说道:“我真是佩服您的想象力,小夏管理公司,也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我得帮他。想什么呢!”



       说着话,王雪珺迈步走进药店,买了许多面膜和一些维生素C。江云燕买了一瓶治咳嗽的药。



       “你买这么多面膜做什么,你用的了?”等结完账,江云燕问道。



       “你看不到周圆圆和关晓媚多漂亮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压力有多大?后宫争宠唉。程度之激烈,你想象力再丰富,不亲身经历,你也是无法体会的。您去忙吧,我下午好忙的。”



       江云燕心里好奇到了极点,“你买维C做什么?这么多!”



       “维C抗氧化,能美白。但不能多吃,你也可以偶尔吃点。”



       “你和周圆圆、关晓媚关系怎么样”江云燕追问道。



       “能怎么样?分享一个老公,洗澡都不敢洗时间长了,生怕出现意外,老公喜欢别人多了一些。关晓媚课都不敢去上,我融入的又晚,被她们占了先机。再加上之前和建斌的事情,哎,早知道有今天,我就不谈恋爱了。可惜没有卖后悔药的。你快去看房子吧!”王雪珺开始撵人了。



       江云燕啧啧称奇,“我还是想不明白你变化为什么这么大。”



       “妈,你别烦我了,成吗?我回家真有事。”王雪珺着急回家背心法,她是真的着急,因为刘小夏也担心她的年龄。



       “小夏在家?”



       “不在家,和圆圆单独约会去了!”王雪珺迈步往小区里走去。



       江云燕紧随其后,“真忘记了?”



       王雪珺眼神微暗,“要不是有这件事,我的处境比现在强多了。我不止忘了,还有些后悔。晓媚。”



       关晓媚穿着漂亮的碎花裙,拎着一个塑料袋走进了小区。王雪珺热情的打招呼,亲热的挽住了关晓媚的胳膊。



       “阿姨你好。”关晓媚保持了礼貌,却失去了昨天打招呼时的热情,毕竟刘小夏不在,她懒得演戏。



       “晓媚你好。”江云燕瞄了眼关晓媚拎着的东西,好像都是化妆品。



       “妈,你走吧。我们回家了。”



       江云燕笑着点了点头。她相信王雪珺开始主动争宠了。只是,她想不明白原因。刘小夏到底哪里来的魔力?



       江云燕想不明白,索性不再去想。她求得,是女儿幸福。其他的,并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