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强权下的情绪

作品:《 月魔宫主

       走进小区,王雪珺有些惊讶。她不明白,刘小夏这么有钱,怎么会住在这么普通的小区。走进楼道,惊讶变为震撼,一层四户,房屋面积肯定大不了。



       跟在后面走进房间,王雪珺的震撼变为心颤。北卧的门开着,她只看到了电脑,没有看到床。



       自己睡哪儿?沙发?北卧打地铺?关晓媚和周圆圆怎么睡?



       王雪珺的俏脸有些发白。但她本来就白,所以外表倒是看不出什么来。



       刘小夏脸皮也没那么厚,他挠了挠头,说道:“雪珺,圆圆和晓媚会抓紧看房子、买房子。”



       王雪珺一夜未睡,脑子有些不够用,此刻心里尽是茫然。在她看来,置办房子,起码得一两个月。这段时间怎么住?她看着刘小夏,委屈的泪水一个劲的往上涌。



       周圆圆换上T恤从主卧走出来,搂住刘小夏的胳膊,笑眯眯的说道:“出了一身汗,黏糊糊的,我帮你搓搓背,洗完澡,咱们一起看新闻。”她是故意的。



       “我自己来!”当着王雪珺的面,刘小夏还有些放不开。



       “剪子石头布!”关晓媚寸步不让。



       周圆圆没搭理刘小夏,对关晓媚说道:“晓媚,我运气很好的。”



       “毫无逻辑的自信。”关晓媚也穿着T恤走出来,又白又细的大长腿,勾魂夺魄。

http://m.soduso,cc首发

       周圆圆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起了作用,轻松取胜,“呵呵,快来!”她拽着刘小夏往洗手间走。



       刘小夏半推半就,扭扭捏捏的做了做拒绝的样子。奈何周圆圆力气太大,他直接被拖了进去。



       “呵呵,真能装,偷偷告诉我,你们男生宿舍夜里聊骚的时候,聊不聊邪恶的话题?”周圆圆语气柔柔的。



       “小心我今晚拼命。”刘小夏恶狠狠的威胁。



       “嘻嘻,您是真气境的强者嘛,不用拼命。不过嘛,只要我和晓媚不投降,王雪珺是没机会的。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我心里清楚。哼哼!”



       刘小夏情感涌动,紧搂住周圆圆,“圆圆,我这一生,一定不辜负你们,一定让你幸福。”



       “傻瓜,”周圆圆红唇凑到刘小夏耳边,“哪个幸?我两个都要!吸干你!”



       有句话说得好,人至贱则无敌。只要自己不觉着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屋里没有别人,尴尬的自然是王雪珺!



       她如坐针毡。



       关晓媚瞥了她一眼,心里有些不爽,从衣橱里取出一件白衬衣,递给王雪珺,“你穿吗?”



       王雪珺心里一颤,下意识看了眼关晓媚露出大腿的位置。要穿吗?当然不要穿!你当我和你们一样是神经病,一样不要脸吗?但,但是,以后怎么办?拒绝后,是不是意味着正式决裂?很明显,她们俩是一伙的,长得又漂亮。



       自己到底在想什么?自己明明是被强迫的!为什么要担心决裂?难道自己对刘小夏有所期待吗?王雪珺心里一团乱麻。



       “爱穿不穿!”关晓媚见王雪珺沉默不语,自然懒得理她,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怜人!傻缺!



       走回主卧,关晓媚挂起衬衫,又接着走出来,扔给王雪珺一个小纸盒,“你需要的,不用谢我!”



       王雪珺拿起纸盒,是测孕试纸。她眼神一黯,刚想说声谢谢,卫生间内高亢的声音让她手一抖,纸盒掉落在地上。



       “呵!”关晓媚冷笑,“你是哑巴吗?没有人强迫你来,要不是你死皮赖脸的找过来,要不是小夏善良,小夏都懒得理你。你以为你是谁?你摆着这张臭脸给谁看呢?”关晓媚气有些不顺。



       关晓媚是在鄙视自己吗?她凭什么鄙视自己?精神病人,不要脸!



       “你真的是北都大学的学生吗?”王雪珺严重怀疑关晓媚在骗她。



       “呵呵,你是想说,我不要脸吗?”



       王雪珺摇了摇头,“我只是无法理解。”



       “王雪珺,你敢和我打个赌吗?”



       王雪珺眉毛一挑,“什么赌?”



       “赌你一个月之后,会比我更不要脸。你如果输了,以后,你在家里永远做小,不准和我们俩争。赌吗?”关晓媚心中冷笑。



       王雪珺深吸了一口气,“我不喜欢赌博。”



       “呵!”关晓媚懒得再理会王雪珺,走进北卧背诵心法。



       听着卫生间里的噪音,王雪珺越发的烦躁,她站起身,走到北卧门口,“晓媚,我衣服放在哪个衣橱?”



       “就放在行李箱里,你可以随时离开,方便。”关晓媚讥讽道。



       “晓媚,你是在故意逼我吗?”



       “呵,你也配?请你帮我关上门,谢谢!”



       王雪珺好气,但又不敢翻脸。她略一沉默,关上了北卧的门。她没有选择,只能委曲求全。



       刘小夏,你混蛋!混蛋!



       北都南站,秦猛接到了庞楠。庞楠二十五六岁的模样,气质出众,身高和秦猛差不多。



       秦猛皮肤黝黑,体型消瘦,除了名校学生的身份,一无所有。



       庞楠十七岁就出来工作,圈子鱼龙混杂,历经千锤百炼。她扫了眼秦猛,小白一个。



       “庞楠,你好。”秦猛内心最多的不是激动,是压力。没钱,真的好难!



       庞楠露出职业的微笑,“你好。”顺手将行李箱递给秦猛。



       秦猛接过行李,带着庞楠往出租车区走,他自然是不舍得打车的,但看庞楠的穿着和气质,不打车似乎又不合适。



       “时间太急,我没租到房子。我临时找了家酒店,标间,我睡地上就可以。”秦猛解释道。



       庞楠没说话。



       酒店是普通的酒店,这样的酒店,在以往,庞楠是不屑于住的。考虑到秦猛的学生身份,庞楠保持了沉默。



       入住后,秦猛连厕所都没敢上,“你先休息,我得去机场接杨秀芝。”



       庞楠面无表情的看着秦猛。她心里清楚,自己和秦猛不合适。但现在被神迹强迫着,她该怎么办?



       秦猛被看得有些发虚,“有,有什么问题吗?”



       “你不用睡地上,你去吧!”庞楠说完,扭头看向窗外。她压根不在意杨秀芝,她在意的是,秦猛以后会有钱吗?



       望夫成龙?



       同样是酒店,同样是标间,张自强和张晓月相顾无言。张晓月心乱如麻,迷茫无助。张自强面无表情,心里膈应。



       张晓月冷漠的态度,又不断的刺激着张自强的神经,“我肯定是要找女朋友的。”张自强蓦然说道。



       张晓月心里一紧,她不傻,如果张自强找了其他女朋友,她会更惨。除非各玩各的,可是,她不愿意这么做,她看向张自强,“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我知道。你没错,我也没错。我不喜欢你,现在不喜欢,将来也不会喜欢。可以吗?”张自强赌气说道。



       张晓月眼睛一眯,拿起包,“张自强,我不在,你也睡不着。”



       张自强脑子一懵,张晓月这招有些狠。他窜起身,拦住张晓月,“你想干什么?”



       “你只有我一个天缘者,我不在,我睡不着,你也睡不着。互相消耗吧!还有一天多的时间,咱们看谁先求饶。”



       “你有必要吗?”张自强的语气软了下来。



       “有必要!因为你要找其他女朋友!”



       张自强皱了皱眉,没好气的说道:“你心里喜欢的是陈双庆,非要我把话挑明了说吗?”



       “是我的错吗?这才几天?我需要一些时间忘记他,不可以吗?我是计算机吗?删除指令就可以!”张晓月愤怒的说道。



       张自强冷笑,开始揭张晓月的短,“你昨天中午和他吃的饭,你以为我不知道?”



       “我是想和他讲清楚。”张晓月莫名的有些心虚。



       “鬼扯!你唬我呢!吃完饭,你们去哪里了?”张自强怒声质问,“你说呀!要不要我告诉你宾馆地址啊?”



       “是,我是去了宾馆。可我后悔了,我又离开了,我什么都没有做!”



       “切!”张自强不屑的撇了撇嘴,“你可真能演戏!你走吧,我运气背,碰到个贱人,我认命!看看谁死!”



       “你说我贱?”



       “哈,你不贱,你贵,你贵行了吧?一次多少钱?咱们按次数来,一次一结账。”张自强的怒火彻底迸发了出来。



       张晓月语气一滞,目光有些悲凉,“昨天,去宾馆的事,我错了!但我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进房间就后悔了。真的!”张晓月辩解道。



       “后悔了一个半小时?”张自强满脸的嘲讽。



       “你跟踪我。”



       “我运气背,碰到了一个贱人,我不应该跟踪吗?你快点滚吧!”张自强躺在床上,满脸不屑,决定拼命。



       张晓月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张自强,你想让我怎么道歉?”



       “我只想让你滚!”张自强面无表情。



       张晓月咬了咬牙,“不好意思,我不会滚,只会走!”说完,她重重的摔门而去。



       回到寝室,张晓月失声痛哭。作为她最好的闺蜜,黄蕾问清缘由后,劝道:“那也不能赌命啊?我去找张自强,你昨天真的什么都没干吗?”



       张晓月摇了摇头,“没有。”



       “你也是犯糊涂,你就不应该去!男人都小心眼。张自强心眼更小。”黄蕾一边换衣服,一边埋怨着。



       张晓月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