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有花堪折直须折

作品:《 月魔宫主

       家中,在酣战。



       关晓媚的思想准备工作严重不足,她原本计划,哪怕再痛,也要将刘小夏吸干榨净,但只走了一个回合,关晓媚便心里了然,她低估了一位真气境强者的实力。



       太强悍了。



       她如同一片孤舟,在茫茫大海中,狂风巨浪,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一次次被巨浪淹没,一次次重见光明,心力憔悴,主动投降。



       非战之罪也!



       关晓媚躺在沙发上,因为身心疲惫,迷迷糊糊中,她竟然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又被战斗的余波吵醒。她疲惫的看了眼时间,满足的叹了口气,心道:自己和周圆圆肉体凡胎,可笑的是,之前两人还互相防备着,目前来看,只怕不想联手都不成了!



       真气境强者,好强!



       自己也要活三百年,一千年!一定可以!



       宾馆内,江云燕的手机铃声响起。



       王雪珺一直睡意全无,听到铃声,赶紧下床去拿手机,是父亲王建和。

http://m.soduso,cc首发

       “雪珺昨晚是不是失眠了?”王建和的声音,透着焦急。



       “爸,我昨晚没有进入梦境空间,我猜测,我或许已经不是天缘者了。”王雪珺的语气,透着一股子轻松。



       “雪珺,你有没有失眠?”王建和追问道。



       “我心里激动嘛,一直没有睡意,爸,怎么了?”王雪珺有些奇怪的问道。



       王建和沉默了几秒,说道:“雪珺,昨天晚上,梦境空间都消失了。但没有生活在一起的天缘者,全部失眠了。网络上各种猜测都有,根据门户网站的正规报道,天缘者,应该得生活在一起才行。”



       “我刚才看了一篇报道,有一对天缘者,住在酒店相邻房间,是失眠状态。还有一对天缘者,住在一个家里,一个睡在主卧,一个睡在次卧,都可以入睡。雪珺,情况很严重,你让你妈接电话。”



       王雪珺,懵了!



       江云燕一看形势不对,夺过电话,急声问道:“老王,发生了什么事?”



       王建和又将他在网上看到的信息详细的说了一遍,“云燕,明天必须得见到刘小夏,我估计,天缘者成为夫妻,是不可改变的。”



       江云燕心里一惊,“网上的推测是,不住在一起会失眠?”



       “基本是这样推测的。我感觉,八九不离十。天威难测,雪珺的思想工作,你得继续做。”王建和忧心忡忡的说道。



       江云燕叹了口气,心道:如果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三个女人天天见面,这日子怎么过?“我知道了,雪珺不懂事,过一会,我就和她去找刘小夏。”



       “一定要叮嘱雪珺,见到刘小夏后,有些话,没必要说。刘小夏有三个天缘者,话语权在他手里攥着呢!憋屈一时,好过憋屈一辈子。这是天威,耍小性子是没有用的。”



       江云燕瞥了眼呆愣愣的王雪珺,“话我会说,但她听不听,咱们说了也不算。生活是她自己的,咱们管不了那么多。”



       挂断电话,江云燕叹了口气,劝道:“雪珺,这么多天缘者,一个两个失眠,是意外。大批量失眠,不是意外。你爸让我告诉你,你才25岁,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你要考虑清楚,你每天朝夕相处的是谁。你要考虑清楚,是一时委屈重要,还是一直委屈重要。”



       王雪珺呆呆的坐在床沿上,无助的说道:“妈,我该怎么办?”



       “闺女,妈也是女人,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得屈服,不是屈服刘小夏,是屈服神迹。你得忘记,忘记建斌,忘记过去。雪珺,即便是这样,你是否幸福,依然是未知数。你是否幸福,取决于刘小夏。取决于他的人品和他的前途。闺女,你现在可以给我讲讲,在梦境中,刘小夏和她们俩的对话吗?”



       王雪珺沉默半响,说道:“她们俩,一个叫周圆圆,一个叫关晓媚,都很漂亮,关晓媚还是北都大学的高材生......”



       江云燕耐心的听着,等王雪珺讲完,她叹息道:“雪珺,如果你第一天就把这些内容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我绝不会让你犯第二天晚上的错误。周圆圆和关晓媚,都是聪明人。现在这个时候,识时务者为俊杰。她们俩的手机号,你偷偷记了没有?”



       王雪珺摇了摇头。



       “雪珺,听完你的描述,刘小夏又是民大的高材生,肯定不差。一会见到刘小夏,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心里得有数。”江云燕苦口婆心。



       王雪珺没说话。



       江云燕看了眼时间,“洗漱吧,你简单的化化妆,咱们早点去学校。人生地不熟的,得现打听。”



       街道上,人们行色匆匆。



       学校里,学生们交头接耳的议论着。公共电话亭前,排起了长队。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手机。



       “要不是你爸当机立断,咱们今天未必买的上机票。”江云燕看着乱糟糟的场面说道。



       王雪珺默默无言。她化了淡妆,穿着漂亮的碎花裙,脸上却缺少了笑容。



       母女俩一路打听着,来到了信息学院,江云燕找了间开着门的办公室,客气的咨询,“您好,我女儿是天缘者,我们想打听一位学生的联系方式,请问找谁可以咨询?”



       “你们去302办公室,他们会告诉你的。”



       “好的,谢谢您!”



       302办公室面积很大,除了坐着办公的,还稀稀朗朗的站着十几个学生。江云燕找了个坐着的,老师模样的人,客气的问道:“您好,我女儿是天缘者,我想打听一下刘小夏的联系方式。”



       段洪涛抬起头,看了眼王雪珺,暗自羡慕刘小夏的好福气,扭头问道:“自强,刘小夏是不是你们班的?”



       张自强也是一夜未睡,精神状态有些糟糕。更糟糕的,是他的心理状态。张晓月有多爱陈双庆,他心里门清。前天更是一起去开房了,太膈应了!



       “是,段老师,什么事?”张自强打起精神问道。



       段洪涛站起身,“这是来找他的。大姐,这是张自强,刘小夏的班长,具体情况,你问他。”段洪涛为双方做了简单的介绍。



       江云燕微笑着,用包做掩护,掐了王雪珺一下。



       王雪珺心底叹息,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你好,我叫王雪珺,和刘小夏是天缘者,我想问一下他的联系方式。”



       “你好,我和夏哥是舍友!”张自强同样羡慕刘小夏的艳福,太漂亮了,如果和张晓月对换该多好,“夏哥手机一直关机,我再给他打一个试试。”



       张自强掏出手机拨打刘小夏的电话,依旧是关机,他挠了挠头,“要不,你先记下夏哥的手机号,他很少关机的。”



       “好,谢谢!”王雪珺取出手机,存好刘小夏的手机号。



       “我估计夏哥在玩游戏,手机或许是没电了。”张自强没话找话的解释着。此时的场景,谁还有心思玩游戏呢?



       江云燕笑着问道:“张同学,小夏是天缘者,昨晚应该失眠才对,他昨晚没有住在宿舍吗?”



       张自强摇了摇头,“夏哥一直不在宿舍住,他在校外自己租的房子。他很少关机的,我QQ联系他试试。”



       秦猛满头大汗的走进办公室,找到张自强,急切地问道:“强哥,夏哥怎么一直关机?”



       秦猛是着急和刘小夏借钱,宿舍内,除了陈双庆,数刘小夏有钱。陈双庆正在气头上,自然不会借钱给大家。



       “不知道,我也纳闷。”



       “你身上有多少钱?先借给我应应急,我一会找夏哥借了,再还给你。”秦猛说道。



       张自强叹了口气,“真没钱,我正准备给家里打电话要钱呢!段老师,你口袋里有钱吗?先借点。”



       段洪涛苦笑着摆了摆手,“来晚了,昨天就被搜刮干净了。”



       秦猛也是无奈,“我去找黎老师。”



       “别!”张自强赶紧拦住他,悄声说道:“黎老师正烦着呢!你别去打扰他!你再等等不行吗?我估计夏哥一会就开机了。”



       “再等就买不上机票了。从花都过来,坐火车太慢了!”秦猛解释道。



       “你另外一个天缘者不是模特吗?她没钱?”



       秦猛沉默了数秒,叹了口气,“有钱吧,但是不借。夏哥在做什么,大家都失眠,他没失眠?”



       张自强瞥了眼王雪珺,没吱声。



       “你知道他住在哪里吗?我去找他去!”秦猛有些走投无路的感觉。



       “剑哥知道,你问剑哥,他去过一次。”



       “好,我走了!”秦猛说完便转身要走。



       “同学,你等等,我们和你一起,我女儿和小夏是天缘者。”江云燕主动说道。



       秦猛早注意到了王雪珺和江云燕,听到王雪珺是刘小夏的天缘者,他挠了挠头,“好的,阿姨。”



       秦猛拨通李剑的电话,问来了刘小夏的家庭地址,“剑哥,这么远吗?夏哥不是说他在学校对面住吗?”秦猛有些疑惑。



       “你说的是他大一的时候吧?现在他和方蓉住一起,就住在这里。我上学期期末考试前,去过一次,不会有错的。”李剑肯定的说道:“方蓉是个富婆,这是她自己买的房子。超有钱。”



       “哦,剑哥,具体地址你短信发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