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44章 越级上告

作品:《 动力之王

        很不赞同陈耕的改革方案的张英和王大志,在会议结束后立刻就紧跟着陈耕的脚步去了他的办公室,苦口婆心的劝道:“董事长,我们明年您那个改革方案是为了集团着想,可……”

        还没等王大志将“我们认为您这个改革方案有些操之过急”的话说出来,陈耕就微微颔首,说道:“所以你们两个是来劝我不要这么干的,对吧?”

        “呃……是的……”

        张英和王大志对视了一眼,同时点头。

        陈耕定定的望着张英和王大志两人,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张副书记,王副总,你们两位,一定是认为我是在用这种方式来报复你们哈飞的老员工?”

        陈耕的口吻很正式,直接称呼两人的职务,张英和王大志闻言,微微愣了一下,才急忙笑道:“董事长您误会了,我们怎么会这么想……我们主要是觉得,以商飞集团现在的情况,这样的改革有些操之过急了……”

        “王副总,”陈耕很不给面子的打断两人的话,问道:“你觉得咱们商飞集团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

        虽然不明白陈耕为什么会忽然这么问,但王大志还是下意识的回答道:“咱们商飞集团是一家中外合资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股份制企业。”

        “是的,商飞集团是一家中外合资的股份制企业,自主经营、自负盈亏,”陈耕微微颔首:“也就是说,我们不是一家纯粹的华夏国有企业,不享受政府的财政拨款,也没有政府给予的兜底,如果企业经营的好,大家有工资、有奖金、有高额的福利,可如果经营的不好,不说奖金和福利,能把工资发出来就不错了,极端的情况下甚至有可能会破产,我说的没错吧?”

        “呃……是的……”

        “那么,你告诉我,自从商飞集团正式成立以来,华夏方面向商飞集团投入过一块钱的资金吗?”

        “呃……没有……”

        “去年,商飞集团靠着我进口的这批飞机以及我投入的部分资金,勉强维持住了财务平衡,那么现在,你再告诉我,如果此前没有我给商飞集团兜底,现在商飞集团的财务状况会怎么样?集团的总计四万多名员工,会怎么样?”

        “……”

        王大志无言以对。

        “我是华夏商用航空飞行器制造集团的董事长,同时也是商飞集团第二大股东,”陈耕语气一转,结合说道:“商飞集团的成立,我可是拿出了真金白银的,作为集团董事长兼第二大股东,我有责任、有义务将企业经营的更好,这不但符合集团第一大股东:华夏航空工业部的利益,同时也符合我本人的利益,我所做的一切决策,也都是基于将企业经营的更好、让集团的未来和前景更加光明,所以,我的意思你们两位明白了?”

        王大志和张英确实已经明白了陈耕话里面的意思:老子为了整个集团上上下下四万多名工人的吃饭,整天里绞尽了脑汁、想尽了办法,现在你竟然告诉我说我这次的改革,只是因为某个人冒犯了我?

        开什么玩笑?!

        现在想想,王大志和张英忽然发现自己此前的看法确实挺幼稚的,就像是陈董事长说的那样,每天一睁眼,就有四万多张嘴在嗷嗷待哺呢,你觉得我会为了其中的一张乱说话的嘴而瞎指挥?

        呵……

        还能找个更扯淡的理由吗?

        陈耕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张英和王大志已经没办法再继续了,如果继续,那要怎么说?非得把话掰开了,说“我们就是觉得这种改革一旦实行,就没办法像现在这样优哉游哉的过日子”了?说“我们就想过现在什么都有你陈耕在前面顶着的日子”吗?说“就算你陈耕的想法是好的,但还是太过于激进了,贸贸然的实行,恐怕大家接受不了”吗?

        ……………………

        怏怏不乐的从陈耕这儿离开,王大志和张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心中都一个感觉:没招了。

        良久,张英叹气道:“咱们这位陈董事长……有点听不进去劝啊。”

        什么叫听不进去劝?说好听点叫听不进去劝,说的不好听,那就是刚愎自用。

        张英的话王大志怎么会不明白?更别说他心里其实也是这么认为的,叹了口气,王大志跟着说道:“其实也不怪咱们这位油盐不进的陈董事长,谁让人家做生意的本事大呢。”

        “可不是么,”张英再次叹气:“人家是董事长,人家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这么干,咱们能怎么办?”

        “是啊,人家是董事长、是股东啊……”王大志无可奈何的摇头:“以前刚刚开始合资的时候,我觉得还挺好的,可现在……”

        张英深有同感的点头:“唉……”

        叹了口气,好一会儿,王大志忽然一咬牙:“要不……”

        “什么?”

        “去部里跟领导汇报一下吧。”王大志叹了口气。

        “去部里跟领导汇报?”

        王大志的话让张英整个呆住了:如果说之前与陈耕的纷争,还属于对企业管理方式方法的分歧,可一旦去部里向领导告了状,那整件事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老张,你想哪儿去了?”作为多年的老搭档,张英一露出这个表情,王大志就知道自己的老搭档心里在想着什么,立刻解释道:“咱们可是国家干部,航空工业部可是商飞集团的大股东,身为国家干部,咱们发现了国家占大头的合资股份制公司的经营策略发生了很大的、有可能影响大股东权利和收益的改变,难道不需要向上级领导部门汇报这个情况吗?”

        “这个……”

        张英迟疑起来。

        他当然知道王大志的解释很牵强,可张英更明白,一旦陈耕的试点得以正式推开,直接就会动摇自己和王大志的基本盘:老哈飞厂上上下下一万多号工人。

        有件事不说,但大家心里都明白:现在这样陈耕冲锋在前、咱们舒舒服服的在后日子不好吗?一直这样不好吗?干嘛要折腾?

        在大家看来,最好的情况就是维持现状,可偏偏,陈耕要改变现状。

        王大志的提议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还是为了维持现状。

        这样的话……

        “好!”张英一咬牙:“我跟你去!”

        ………………………………

        像是这种事情,自然是不可能直接找一把手的,以“亲自和331厂的领导沟通活塞-6发动机改进事宜”的名义请了个假、可一转头就去了首都的张英和王大志两人,再三权衡之后,找上了部里排名第四的薛松薛老大。

        航空工业部对商飞集团这个试点单位向来非常重视,听秘书说商飞集团的张英和王大志有重要的事情要向自己回报,薛松特意推掉了下午的一个会议,就是要听听商飞集团到底是又有什么大事,居然要让张英和王大志这俩班子成员一起来向部里做回报——最让薛松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在这之前,自己没听到任何一点商飞集团要有大动作的风声?

        可张英和王大志的汇报才进行了一半,已经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薛松,爆发了……

        “你们两个,一个是商飞集团的党组副书记,一个是商飞集团的副总经理,知道D和国家让你们在商飞集团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是为了什么吗?

        是为了让你们跟在陈耕身边,学习如何管理好一家大型的现代化企业集团!

        是为了让你们跟着陈耕学习学习现代的先进企业管理观念!

        更是为了让你们做好陈耕先生的助手,协助他管理好商飞集团!

        不是为了让你们争权夺利、架空领导的,”

        说到这里,薛松气的直咬牙:“看看你们,做的这叫什么事?”

        和一把手争权夺利?

        张英和王大志吓的脚一软,差点跌到地上。

        这口锅绝对不能背,张英急忙解释道:“领导,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

        “我问你们,你们觉得如果陈耕的这一套如果当真能够实行起来,对企业的发展和未来有没有好处?”

        “呃……有……”

        哪怕张英和王大志再怎么头铁,心里头其实也明白,一旦陈耕的这一套当真能够实行,对商飞集团的好处确实非常大。

        “陈耕前脚才宣布了要对Y11运输机项目组、Y12运输机项目组以及Z9直升机项目组进行试点型改革,你们就跑到部里来告状,”说到这里,薛松气的只拍桌子:“一句话,你们到底有没有将陈耕看做是商飞集团的董事长?如果陈耕真的在你们的逼迫下取消了这个改革方案,他董事长的威严和话语权今后还怎么保证?以后商飞集团到底是你么你这些遗老遗少说了算,还是他陈耕说了算?!”

        王大志和张英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们光顾着阻止陈耕对商飞集团进行改革了,却浑然忘记了一点:作为副手,自己有责任、有义务维护上级领导的威严。

        自己的做法是什么性质?

        越级上告!

        说的难听点,甚至可以说是在抢班夺权!

        性质严重不严重?

        非常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