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47章 有本事你丢开我自己玩啊

作品:《 动力之王

        让三哥出钱,以米格—29为基础打造一款舰载战斗机?

        陈耕的这个想法让在场的所有苏联官员们都是眼前一亮!

        米格—29在开发之初只是一款纯粹的陆基战斗机,对于没有舰载机开发经验的国家来说,将一款路基战斗机改造成舰载版本的,其中的难度简直能要人命,但对于已经有了苏—27的舰载版:苏—33重型舰载战斗机开发经验的苏联来说,以路基版的米格—29为基础开发一款舰载版的米格—29,难度当然是有的,但只要能够保证经费,技术方面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印度愿意出这笔钱吗?

        这个问题,也是尼古拉·马林科夫所关心的,他皱着眉头,不是很确定的道:“印度人,他们愿意出这笔钱?”

        “试试不就知道了?”陈耕一脸的轻松,相比于尼古拉·马林科夫的期待以及不确定,陈耕则是一脸的无所谓,似乎他根本不在意这个问题,也不看看未来装备米格—29K的是哪个国家?:“据我所知,似乎印度对米格—29的性能表现很满意,他们手里也有一批‘海鹞’,‘海鹞’的性能与米格—29的差距有多大,难道印度人自己心里没数?正常来说,如果知道自己可以得到舰载版的米格—29K,说不定印度人连给维拉特机航母加装拦阻索的心思都有了。”

        是这个道理!

        陈耕的话提醒了他们,尼古拉·马林科夫和其他同僚们对视了一眼,大家俱皆是点头赞同:米格—29是印度手中最精锐、同时也是性能最强悍的战斗机,印度政府乃至印度空军一直都将手里的米格—29视作自家的门面以及称霸印度洋的“战略威慑装备”,如果不知道有舰载版的米格—29也就罢了,可如果知道了有这么一回事,印度能放弃?

        那不能!

        陈耕接着说道:“在我看来,与其担心印度会不会采购舰载版的米格—29,还不如关心另外一个比较实在的问题:贵国政府是否同意以陆基版的米格—29为基础,开发一个舰载版本的米格—29?”

        这才是最主要的问题,从“陆”上“海”,对于苏联军工行业来说技术上没问题,让印度方面自己出钱这一点问题也不大,唯一的问题就是苏联方面这边的态度。

        “这个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回答,”尼古拉·马林科夫立刻道:“印度一直都是苏联的盟友,只要印度肯出钱,苏联愿意以米格—29为基础,为自己的盟友研制一款舰载版的高性能战斗机。”

        身为苏联国家军事工业装备委员会航空部门的负责人,尼古拉·马林科夫有说这番话的底气和资格。

        “那就没问题了。”陈耕笑着点头。

        陈耕说没问题了,尼古拉·马林科夫顿时松了一口气,但也有人表示了担心:“费尔南德斯先生,如果有了舰载版的米格—29,印度还会买舰载版的雅克—130?”

        也是啊。

        这人的话一开口,尼古拉·马林科夫立刻看向陈耕:“费尔南德斯先生,如果印度知道了舰载版米格坚持要购买米格—29而不是雅克—130怎么办?”

        “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陈耕笑眯眯的道。

        “怎么说?”

        尼古拉·马林科夫眼睛一亮,急忙问道。

        “就看舰载版雅克—130的交付进度了……起码是能够说给印度听的交付速度,”陈耕说道:“如果舰载版的雅克—130在两三年后就可以交付,而舰载版的米格—29要10年以后才能交付,你说,印度方面会不会为了等舰载版的米格—29而让自己的航母无舰载机可用?”

        尼古拉·马林科夫想也不想的立刻摇头:“那当然不可能。”

        “这就是了,”陈耕说道:“印度完全可以先采购一批雅克—130让航母形成战斗力,至于舰载版的米格—29研制成功了之后原来的雅克—130怎么办……航母上保留一部分,其他的飞机交给航母的陆上训练基地,用于训练新飞行员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是吗?”

        对啊。

        前期用舰载版的雅克—130保持航母战斗群的战斗力,等舰载版的米格—29服役后,一部分雅克—130留在航母上为飞行员们提供训练,另外一部分交给舰载航空兵的陆上基地,用于新飞行员的训练,而苏联,则可以在短期内向印度出售两批战斗机,狠狠的赚上一大笔,这个思路真是太棒了。

        不止是尼古拉·马林科夫,其他的苏联官员们都是一脸的喜色。

        唯有尼古拉·马林科夫,他心中一动,忍不住向陈耕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我能不能问您一个问题?”

        “你说。”

        “您把与印度谈判的大致操作过程都给我们说了,而现在我们还没有开始向商飞集团移交图—204的资料……”凝望着陈耕,尼古拉·马林科夫缓缓的说道:“您就不怕我们忽然毁约?”

        嗯?!

        尼古拉·马林科夫的话音一落,其他的苏联官员的目光顿时齐刷刷的落在了陈耕和尼古拉·马林科夫的身上——尼古拉·马林科夫不说大家还没意识到,可伴随着尼古拉·马林科夫的这句话,不少人顿时心动了:是啊,既然费尔南德斯·陈已经把与印度谈判的大致方式都交代清楚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毁约?就像是马林科夫同志说的那样,反正我们还没有向商飞集团移交图—204的资料。

        “怕?”陈耕笑了:“我为什么怕?”

        在十几位苏联高官的注视下,陈耕缓缓的、同时自信无比的说道:“如果你们不怕物资供应出现困难,不怕印度方面知道了你们的计划,你们尽管这么干。”

        这,其实也是陈耕对毛子们的警告。

        无数次和毛子打交道的经历告诉陈耕,“诚实守信”这四个字并不是经常出现在毛子的字典里,如果帽子觉得你好欺负,诚实守信?

        那是什么玩意儿?

        看看印度为那艘“免费”的基辅级航母多花了多少钱就知道毛子是如何“诚实守信”的了。

        “……”

        没想到陈耕居然这么直接,一众苏联高官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是的,刚刚的确是有不少人起了毁约的心思,毁约嘛,对于毛子来说实在是太正常了,就算苏联真的毁约了,他费尔南德斯·陈又能怎么样?

        可陈耕的一席话,却如同一瓢凉水浇在了他们的头上,让他们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是了,自己想的太多了,如果苏联敢毁约,撕掉之前的图—204的转让协议、亲自上阵与印度谈判,费尔南德斯·陈可以用来反击的手段可也着实不少。

        但也不是没有人反驳……

        “费尔南德斯先生,话不是这说的吧,”立刻就有人不服:“您每年从苏联赚到的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您舍得这么大的一笔钱?”

        这谁啊?

        陈耕抬头看去,嗯,认识,也算是熟人,苏联外交部负责印度事务的阿布罗马维库斯处长,这就难怪了,谁让这家伙的老爹是苏联外交部排名第五的副部长呢,根正苗红。

        可不管别人是否惯着他,陈耕可不会惯着他,望着炸毛的阿布罗马维库斯,陈耕老实不客气的道:“我舍不舍得这笔钱不是重点,重点是……阿布罗马维库斯先生,您不妨问问在座的某些先生们,他们是否舍得失去我这个供应商?”

        陈耕笑眯眯的望着阿布罗马维库斯,可说出来的话却是一点都不客气:“这里没有外人,我不妨把话说的直接一点,别管我在苏联赚到了多少钱,可这些年来靠着与我的合作,先生们,你们赚到了多少钱?”

        阿布罗马维库斯顿时一窒,心里顿时有些发去,但却是继续最硬道:“费尔南德斯,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要提醒阿布罗马维库斯先生你,如果您的父亲知道因为你的一句话,导致莫斯科市场上的布匹供应出现了问题,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阿布罗马维库斯的脸色顿时一黑:“你在威胁我?”

        “怎么能说是威胁呢,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陈耕环视了一圈,“或者说,我提醒一下诸位先生们,作为上游供应商的我,其实并不是怎么看中在苏联的这份收益,容我说的不客气一点,我每年在苏联这里赚到了多少钱呢?有没有我的AMC汽车一个月赚的多?

        就算没有苏联的这笔生意,我也就是世界首富,可如果没有了我提供的各类产品,先生们,呵呵……”

        陈耕意味莫名的轻笑了几声。

        在场的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大家齐刷刷的看向阿布罗马维库斯,目光都不太善。

        是的,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能算得上是陈耕在苏联境内的“分销商”,陈耕运来苏联的那些商品,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在场的诸位运送到了苏联的各个地方,从这个角度来说,陈耕可以算是大家的财神爷。

        既然是财神爷,当然要供着才对,可阿布罗马维库斯刚刚的那番话,分明就是在威胁自己的财神爷,众人的反应自然也就可以理解了:你阿布罗马维库斯自己不想赚钱没关系,但别特么的连累了老子!

        阿布罗马维库斯是个二世祖没错,但二世祖并没有和蠢货划上等号,阿布罗马维库斯一开始或许还没反应过来,可当他被几乎所有人都在用看杀父仇人的目光盯着的时候,哪里还不明白自己犯了众怒?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啊,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干了,这一下子是得罪了多少同僚?

        阿布罗马维库斯吓了一大跳,他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同时得罪这么多同僚、得罪大家的财神爷啊,连忙解释道:“我……我就是和费尔南德斯先生开个玩笑……费尔南德斯先生,您说是吧?”

        说到最后,这家伙望着陈耕的目光中已经带上了几分哀求。

        算你小子识相!既然阿布罗马维库斯够聪明,陈耕也就不为己甚,点点头道:“没错,这就是个玩笑……不过,阿布罗马维库斯先生,这样的玩笑今后就不要开了吧?”

        阿布罗马维库斯连连点头:“一定,一定。”

        看着阿布罗马维库斯点头哈腰的样子,陈耕心里暗自撇嘴:毛子,就是一群不收拾就不舒服的贱皮子。

        ……………………

        “康特先生,幸会。”

        “费尔南德斯先生,早就听说您的大名了,”印度驻苏联大使馆的门口,陈耕的手与印度驻苏联大使阿肖克·康特的手紧紧的我在了一起,阿肖克·康特满脸笑容的握着陈耕的手连连摇晃:“我谨代表大使馆200余名工作人员以及印度政府欢迎您的来访,也欢迎费尔南德斯先生您来我们印度考察、投资,我们愿意为您提供最好的投资条件和优惠措施。”

        “康特大使您太客气了,”陈耕笑着点头:“我也很希望能够去印度看看。”

        阿肖克·康特顿时一喜。

        相对于陈耕简单的客气,阿肖克·康特表现的就热情的太多了,一点都不像是代表一国政府的驻外大使,和煦的笑容让那些习惯了自家大使整天板着脸的工作人员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这倒也不怪阿肖克·康特对陈耕这么客气,但那可是费尔南德斯·陈啊,虽然对陈耕的来访有些疑惑,但这重要吗?

        前天,阿肖克·康特忽然接到了苏联外交部传来的消息,说美国大富翁、苏联人民的好朋友费尔南德斯·陈希望拜访康特大使,询问康特大使是否方便。

        面对一位在美国政界、军界以及经济界都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世界首富的到访,阿肖克·康特怎么可能不方便?就算不知道对方的来意又如何?确保整个接待过程不出任何岔子才是最重要的。

        在接到苏联外交部的通知之后,阿肖克·康特甚至向国内做了请示,请示的结果当然不用多说:不管费尔南德斯·陈是为了什么来的,必须以最高规格予以接待,并且尽力邀请费尔南德斯·陈来印度考察、投资。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晚上还有点事,今天就这一更了,明天开始恢复2更。